024、下次如你所愿/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男人,倪小姐还好没来,不然鲜花就要插在牛粪上了?!”

“说得对,珠城第一名媛可不能毁在他手上!”好事者愤懑不满,招待会现场充斥着谩骂。

韩立江隐忍没发火,额头早已青筋暴起,瞥眼见手机屏幕亮起,快速拿起手机接通。

“初夏!”

“我在招待会门外。”看了眼厉泽阳,眼神示意他开门。

厉泽阳深深看了她一眼,将车门打开。

“我这就来接你。”

韩立江挂断电话,事已至此,只能靠倪初夏尽力来弥补。

记者见事情有变,纷纷端起相机跟在韩立江身后,生怕错过头条八卦。

倪初夏推门下车,绕到驾驶座,双手搭在车窗外,“喂,等会场面万一控制不住,你记得来救我!”

韩立江表面上温润如君子,但内里谁又清楚?!况且她要做的可是对他极为不利的事情,难保他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

“以什么身份?”厉泽阳偏头,黑眸与她相对。

“保镖…”见他脸色瞬间冷下来,倪初夏很快弯下迷人的眼睛,“开玩笑啦,别那么认真,你想用什么身份都行!”

谁让她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呢,厉泽阳帮了她,他现在就是老大,得供着!

倪初夏走向现场。

此时,大半记者已经出来。

韩立江迎上来,面露笑容,“初夏,你来了。”

不动声色避开韩立江伸出的手,眸子微转朝他点头。

对于她的排斥,韩立江早已经习惯,只当她是不喜在外人面前如此。

“倪小姐,你此次露面,是为了宣布和韩先生订婚嘛?”

“刚才有人曝出韩先生在外早有女人,请问你知道这件事情嘛?”

“倪小姐,请问韩先生和你大学室友苟且,你作何感想?”刚刚犀利讽刺韩立江的记者再次开口。

轰——

此言一出,人群像是炸开了锅。

“有什么问题回招待会现场再问,还是那句话,与婚期无关的一律不予回答。”

倪初夏至始至终脸上都染了浅浅的笑,再次避开韩立江虚扶腰间的手,抬眸精准的找到某网络直播平台镜头,“没有订婚了,我和他不会订婚的。”

“初夏!”韩立江没想到她回这么说,脑袋一片空白。

“你若找别人或许我不会如此绝情,但她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是闺中朋友,我实在接受不了,很抱歉。”

倪初夏红着眼说完,低垂眉眼格外柔美,令人心生怜惜。

“初夏,我和叶雨真的没什么,也不会再有来往,你不是说过会相信我嘛?”情绪激动,韩立江伸手钳住她的肩膀。

多年来树立的形象绝对不能毁了,不然他拿什么向他爸交代!

倪初夏忍痛温柔一笑,目光柔和落在他脸上,“我们好聚好散,做不成夫妻至少还能是朋友。”

透过车窗看到这幕,厉泽阳眉头略微皱起,推门走下车。

“韩先生,倪小姐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放手?”先前两次挑事的记者开口,目光不善。

韩立江瞪了他一眼,手劲加重,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倪初夏,你是故意的?”

先前就听叶雨提起她城府极深,当时他没多想,可如今将事情串一起很多都已明了。

云暖为什么会突然来招待会闹事,十有八九是倪初夏的手段。

“放开我!”动了动肩膀,发现根本无法挣开。

“你会为你今天做的事情后悔。”没有韩家的帮助,倪氏建材撑不下去的。

“啊——”

未等倪初夏回话,韩立江的手就被厉泽阳掰开,诡异的扭曲着。

“她不会后悔,反倒是你会为伤到她而后悔万分。”话落,不留情面将他踹倒在地。

解恨,太解恨了!

倪初夏愣愣地看着男人的侧脸,她承认这一刻她被帅到了!

“没事吧?”视线相交,醇厚的嗓音响起。

倪初夏吞吐口水,表情恢复摇了摇头。

“这位先生,请问你和倪小姐是什么关系?”

“先生,昨天为倪小姐解围的那位神秘军人是否就是你?”

“……”

记者蜂拥而上,已经把开招待会的主角忘掉,镜头对着厉泽阳和倪初夏。

厉泽阳好看的眉峰拧起,显然不适应这样的情况。

“我是他叔叔。”厉泽阳面色泛着寒意,薄唇轻吐,“让开!”

音落,握住倪初夏的手腕离开。

许是因为气场强大,那些记者竟然都止步没再上前。

脑中都在搜索,倪初夏什么时候冒出这么年轻的叔叔了?

坐上车,倪初夏动了动肩膀,疼得泪水狂飙。

“很疼?”厉泽阳沉声问。

“韩立江简直丧心病狂,肩膀都要被他捏碎了。”早知道他这么没品,就在电话里揭穿他,何必遭这么大罪。

男人眸光转深,沉吟不语。

“哎,刚才干嘛说是我叔叔?”她根本就没叔叔,还不如说是她哥呢?!

“你想让我说老公?”厉泽阳双手握住方向盘,眼睑微动。

“你想太多!”倪初夏翻了白眼,手轻轻按着肩膀,因为痛,脸色有些发白。

“下次如你所愿。”车速加快,男人目光平静落在前方。

自称叔叔,自然有他的道理,她刚在媒体面前表态和韩立江解除婚约,这个时候若曝出结婚的消息,对她不利。

倪初夏不满哼了两声,拿了手机轻靠在座椅上。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事情已经传了出去,不少人打电话过来,其中不少都是假意关心,实则打探消息的人。

看到有岑曼曼的未接电话,倪初夏按了回拨。

“初夏,你没事吧?”岑曼曼一早就在关注记者招待会,唯恐倪初夏受到伤害。

“没事,别信媒体夸张的报道。”她不看也知道贴出来的是‘韩倪感情破裂’、‘因韩氏少东劈腿,倪家小姐抹泪离开招待会’之类博眼球的标题。

“那就好。”悬着的心放下来,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定格的一幕,试探性开口,“你和厉家二少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曼曼:你和厉家二少是怎么回事?

厉先森:自行体会

wuli夏:压与被压的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