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趁早死了这条心/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大爷的,谁让你来我房里睡了?!”

倪初夏不满的声音响起,使得厉泽阳眉头微皱。

“起来去隔壁睡。”借十个胆子给她,也不敢和他共处一室。糊涂的事情做一次就好,可不能再出岔子。

“新婚之夜,你确定要这么做?”慢慢起身,将薄被盖在腰间,眸光溢出亮光。

呸,还新婚之夜呢!

“我……当然确定了!”美色诱惑是没有用的,她是有原则的人,贼床绝对不上第二次!

“管家若发现夫妻分房睡,于理不合。”厉泽阳目光幽深,荡漾点点波澜,极为惑人。

“谁让你告诉程凯叔的?咱们说好不许干涉对方生活的!”眉头已经快拧成麻花,程凯叔知道的事情,爸也一定会知道。

这下该如何是好?

要是倪德康得知她随意就把自己给嫁出去,肯定得气死不可。

“我没有应下。”厉泽阳表情恢复寡淡,只是那双黑眸却还是格外明亮。

贱人!腹黑男!

倪初夏觉得自己要是气球早就炸了,被气的!

“行吧,一起睡就一起睡!”倪初夏气愤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刻意往外挪了挪。

厉泽阳视线悠悠落在她面上,见她紧闭双眼,表情视死如归,墨眸里浅显的笑意晕染开。

房内灯关上,倪初夏感受床凹陷下去,蓦地睁开眼,手紧紧攥着被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倪初夏眼睛一眨一眨,实在熬不住瞌上了眼皮。

半睡半醒间,感受一阵暖意袭来,倪初夏猛地惊醒,嗓音颤抖,“我警告你,要是你做过分的事情即使我们结婚我也一样能告你!”

“嗯,睡吧。”男人轻声应答,嗓音好听,染着性感。

他离她很近,抬手轻揉她的发,缓缓将眼睛瞌上。

“最好是这样。”实在困得不行,倪初夏嘟囔出声,便睡着了。

翌日。

云家,水榭雅居,位于城南。

此时此刻气氛异于往常,显得格外凝重。

云暖坐在沙发上,内心局促不安。

“你看看外界是怎么写咱们云家的?!小三、倒贴……”云昊用力拍在桌上,火气极大,“你缺心眼还是没脑子,竟然跑去闹事!”

云暖身子抖了一下,小脸吓得惨白,“爸…我就是不想让韩大哥订婚,我喜欢他。”

“趁早死了这条心,等你岑伯伯从国外回来,就商量你和岑南熙的婚事。”云昊头疼,还得想怎么和岑家解释,岑家老太君可不好糊弄。

“我不要和那个花心鬼结婚,我就喜欢韩大哥。”云暖急得眼泪打转,岑南熙长得就是花心样,绯闻也从来没有断过,她才不要和他结婚!

“你……”

云昊扬手就要落下来,被匆忙下楼的白茹月拦住,“云昊,有话好好说,你打孩子做什么?”

“妈…”云暖委屈地喊了声,扑在她怀里哭的很伤心。

“暖暖不哭了,妈妈在呢谁都不能欺负你。”白茹月轻拍她后背,低声安慰。

“这孩子就是被你惯的,做事没轻没重,迟早吃大亏。”云昊声音沉下,无奈摇头。

“吃亏也是你这个当爸的没用。”白茹月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拍了拍云暖的后背让她上楼。

“这几天你给我在家好好反省,哪都不许去!”云昊见她离开,怒气冲冲开口。

等云暖离开,白茹月拉着云昊坐下,“你做什么,孩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你了解岑家那孩子嘛?确定暖暖嫁过去不会受苦?”

“岑家家大业大,她嫁过去能受什么苦?”云昊极为看中岑南熙,他在年轻一辈中可以算得上翘楚。

“再说韩家那小子,城府极深,暖暖要是嫁给他才会吃大亏受大苦。”见过韩立江几次,面上谦逊,但骨子里却极为高傲自大,这样的人绝不是良配。

“那你说怎么办?暖暖一心系在他身上。”白茹月一脸无奈,心里没了主意。

“等岑奕兆从国外回来,尽快定下婚事,岑南熙不错,暖暖会慢慢接受他的。”云昊沉吟片刻,目光转深,“眼下绝不能再让她和韩立江见面,这几天你看紧点。”

“嗯,也只能这样了。”白茹月应下。

客厅至此陷入沉默。

白夕语站在楼梯口,听到对话,眼底闪过一抹算计,握拳上楼。

——

临江别墅。

倪初夏醒来时,床上只剩她一人。检查衣着,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心平静下来。

洗漱、换衣后,倪初夏走下楼。

“大小姐,公司方副总刚刚来电,说是厉氏珠宝集团答应注资倪氏。”倪氏有救了,倪程凯打心眼里开心,终于有人愿意帮倪氏渡过难关,老爷这么多年的心血总算不会付诸东流了。

倪初夏眼睛弯下,勾唇一笑。

“姑爷,真是多亏有您。”倪程凯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厉泽阳,眼中的感谢之意很真诚。

说来也奇怪,倪初夏大学四年都是他充当司机,却从没见过他,可是按照昨晚他所说,他们之间应该很早就认识。

不管两人如何认识,领证结婚是不争的事实,昨晚厉泽阳对倪初夏的态度他也看在眼里,决定压下心中的疑惑。

倪初夏听到姑爷二字,汗毛直立,呶呶嘴最终也没说出话。

------题外话------

猜一猜厉先森说了什么让倪程凯把夏夏卖了?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