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搬过来和我住/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小姐、姑爷,可以过来用餐了。”早餐准备好,倪程凯请两人去了饭厅。

落座,倪初夏顺手拿了桌上的早报,翻了两页摇头叹气。

厉泽阳看向她,黑眸深邃带着探究,在等她后话。

“照片拍得太随意,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措辞不精准、文笔烂大街,连能吸引人的照片都没有美感,靠什么博眼球?!

厉泽阳:“……”

“吃完了就赶紧离开,尽量避开外面那群记者。”放下报纸,挑眉看着他。

“你和我一起走。”俊逸眉峰微皱,声音染了几分凉薄。

“当兵的都这么闲?”虽然他们结婚了,但婚姻法没规定夫妻必须无时无刻在一起吧?!

“我在休假。”听出她语气中的嫌弃,厉泽阳也不恼,表情依旧冷漠。

“那你就更应该回家休息,别浪费大好的假期啊!”

倪初夏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她也好去医院看林瑶。若他陪着去,演情侣是必然要做的,那感觉实在…不好。

“陪你不算浪费。”

男人的表情、声音都未变,说出来的话也很违和,却令倪初夏心漏跳了两下。

“见鬼!”低语咒骂自己,埋头吃饭没接话。

用过早餐,倪初夏在后院外练了会儿瑜伽,又回房洗了澡,磨蹭半天时间也没到九点,内心是崩溃的。

“姑爷,我希望您能好好待大小姐,她从小就失去妈妈,内心并不似表面那么坚强。”倪程凯语重心长,眼眶有些湿润,“这些话本不该我说,可倪家现在的情况您也知道。”

倪德康不在,他再缄言不语就没人为她考虑了。

“嗯。”男人轻声应下,“今天她会搬到我那边,费心了。”俨然是一副男主人的模样。

“应该的。”倪程凯神色激动,像是自己嫁女儿一样,见倪初夏下楼,迎上前,“大小姐,我这就让人给您收拾东西。”

“……”倪初夏一脸茫然,走到厉泽阳身边轻踢他的脚,“喂,这是要干什么?”

“搬过来和我住。”

男人坐着,抬眸看向她,眼底晕染深意,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不搬!”果断拒绝,他们本来就是假的,这戏做的未免太真了。

“想好再说话。”厉泽阳从沙发上起来,比倪初夏高很多,俯身盯着她。

“干嘛…”气势下去,却偏偏不认怂,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借力,垫脚回视,“你是不是又想威胁我?!”

厉泽阳挑眉,不置可否。

“你!”一副拼命的架势,却在对上他的视线后,瞬间偃旗息鼓,“搬就搬,不过,我是为了不让程凯叔担心才搬的。”

对上她漂亮勾人的眸子,厉泽阳眼底泛起波澜,结果已经得到,至于她心里如何想,并不重要。

约莫半小时,行李整理好。

“你开车先走,我走后院避开那群记者,到时候电话联系。”

倪初夏转身要走,手腕被男人握住,“我和你一起走。”

“你车怎么办?”

“让人过来开走。”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裴炎的电话。

瘪嘴,他都不嫌麻烦,她也就无所谓。

穿过后院,两人从隐蔽的门出去。

“小时候我爸不让我出去玩,我都是从这里偷溜出去的。”每次被发现都免不了挨骂,后来黄娟带着倪柔嫁过来,为不让她诟病,就没再这么做过。

厉泽阳看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唇角微乎其微勾起,眼底有些许溺宠。

“初夏!”韩立江一早就等在这里,他和倪初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这里有道门,“我就知道你会从这里出来。”

收起笑容,倪初夏不悦皱眉,怎么哪里都有他?!

“这位先生,我有话要对初夏说,麻烦你……”

“有屁快放,我没时间和你耗!”倪初夏白了他一眼,她可没忘记昨天他捏自己肩膀时的狠意。

韩立江扬起绅士的笑意有些僵硬,却很快恢复,“初夏,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难道还不清楚我的人品嘛?”

昨天的记者招待会被搞砸,回家免不了被数落,搞不定这件事情,他连本职都保不住。

美眸浅眯,倪初夏轻嗤出声,“人品?这东西你有嘛?”

韩立江脸色沉下来,却没翻脸,“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了,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好不好?”

“不好!”果断拒绝,没有丝毫犹豫,“韩立江,你要是足够聪明就别再找我,我要是烦了,对你没好处!”

耐心缺缺,倪初夏递给厉泽阳一个眼神,和他并肩离开。

韩立江站在原地,眼睛危险地眯起,掏出手机编辑了条信息发出去。

不识相,就别怪他不顾这么多年的情义!

被韩立江这么搅和好心情早就没了,倪初夏撅着嘴扯着路边的花草。

见她格外安静,厉泽阳眉头微皱,声色隐晦难辨。欲要启唇说话,被接连的快门声打断,紧接着一群记者冲过来。

倪初夏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团团围住,脸上挂满惊愕。

“倪小姐,你和身边的先生是什么关系?”

问题被抛出,快门声与逼问声交织。

“你们认为我和他是什么关系?”这次,倪初夏没再选择逃避,而是正面回应。

许是因为刚刚的惊吓,她的面色有些发白,却让不积口德的人紧抓不放。

“有相关人士透露,在你未和韩先生感情出现问题时,就已经和身边这位先生不清不楚,对此你作何解释?”

“凡事讲究证据,更何况你还是法制节目的记者。”倪初夏四两拨千斤回话,令那人哑口无言。

“倪小姐,你和身边的先生走得近,是否为了报复韩先生的出轨?”

听到这个问题,倪初夏身形怔了一下,眼底明显划过悲伤,“我被他所做伤害,深知其中苦楚,又怎么可能如你所说那么做?”

问话的记者是女人,像是感同身受一般,没再追着问。

其余人见从倪初夏嘴里问不出什么,转而将矛头指向厉泽阳,“这位先生,你昨日自称是倪小姐叔叔,急于撇清关系,意欲何为?”

------题外话------

嘻嘻婚后合法同居了!

激动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