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成已婚妇女的感觉如何?/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眉头紧拧,对于他们的行为很反感。

“是为了保全倪小姐的名声吗?”记者咄咄逼人,势必要问出所以然来。

脸上浮现寒意,厉泽阳冷言道:“知道妨碍现役军人执行职务要判刑吗?”

“……”那人愣在那里,显然没料到厉泽阳会来这一招。

“看来你们是都想去牢里走一趟了?”随意扫了一眼,厉泽阳单手插进裤兜里,冷峻淡漠的模样令人心生畏惧。

兴致高涨的记者,在听到他冷言冷语后,纷纷收起相机停止发问。毕竟他就是上次为倪初夏解围身着军装的男人,虽然没拍到清晰的照片,但据知情人士爆料,军衔很高。

倪初夏挑眉,看向他的目光饶有兴味,还真有两把刷子。

记者有所收敛的时候,厉泽阳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离开人群的围堵。

“小夏,上车。”男人二十五岁上下,肤色很白,是清秀俊美型,他将车停靠在路边,招呼两人上车。

待两人坐上车后,车速陡然加快,甩掉了意欲追上来的记者。

“高祥,谢了。”倪初夏舒服地靠在后座,虽是道谢的话,却听不出诚意。

高祥大学期间也是学摄影的,不过比倪初夏高一届,算是师兄,毕业之后进了珠城电视台工作。可以说倪初夏能在珠城树立名媛形象,他的功劳很大。

“好不容易帮你把韩立江的真面目扒出来,你自己倒是暴露了。”高祥无奈摇头,通过内后视镜打量起厉泽阳。

厉泽阳警觉性很高,感到他的目光,抬眸直射过去,黑眸极深,却让高祥觉得压抑,这个眼神明显带着敌意,但他记得没得罪过这号人物啊?

“你怎么会来?”懒懒地开口,这个点应该是上班的时间,怎么会出现在倪家?

“接到消息今天有大料,没想到主角是你。”高祥收回视线,压住心中的疑惑。

倪初夏眼眸暗下、微微眯起,像是意识到什么,身体前倾,“是韩立江对不对?”

这个人渣!

如果不是韩立江泄露她会从后院离开,那群记者又怎么会知道?!

“话都是说的好听,刚才还一个劲求我原谅他,背后却放冷箭,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双手环胸,气呼呼地开口。

高祥摸了摸鼻子,不明白倪初夏怎么就从韩立江所作所为总结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这不是让他们躺中枪吗?

此时,厉泽阳眼睑微动,目光移到倪初夏脸上,见她脸颊被气得泛红,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显然,他和高祥的关注点不同。

“看着我也改变不了你不是好东西的事实!”正生气,见厉泽阳目光不善看着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原谅他,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他的表情未变,但声音却陡然冷下来,脸色也染了寒意。似乎听到她答应、附和,就会翻脸。

双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望着他,闪动光泽,“你故意挖坑让我往里面跳是吧?我才不会上当!”

虽然和他只相处了几天,但早就摸清他骨子里的恶俗,为了逼她就范,可是威逼利诱齐齐上阵,她要是接话了,说不定现在已经被秒的完败。

视线与她相交,见她眸中亮晶晶倒映自己,男人的面部线条少了几分凛冽,点缀一点柔和。

就这么看着,倪初夏却移不开眼了,这个男人长得真好,至少在她看来,他比她见过的男人都要好看。

棱角分明的侧脸染着刚毅、冷硬,不说话时唇永远紧抿,让她不受控地联想起那晚,他用冰凉的唇吻着她。

想到这里,心跳漏跳几下,慌忙将视线从他唇上移开,落在他最吸引人的眼睛上,冷酷与淡漠都在其中,黑眸深不见底,隧而幽深。

这样的男人心思最晦暗难懂,令人产生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的错觉。

炙热的目光难以忽略,厉泽阳干脆与她对视,“看出什么来了?”

“咳咳……你长得不像你妈。”慌张别开眼,试图掩藏不纯洁的想法,但脸颊的红晕和眼神的飘忽却出卖了她。

没点破,厉泽阳淡然开口,“我像父亲。”

“你爸一定很帅。”儿子这么好看,老子应该会更好看。

“也是你爸。”厉泽阳纠正,表情认真。

“切,改口费拿来再说。”摊开手,没了刚才看他发呆时被抓包的尴尬,“先说好,我改口费很贵的。”

厉泽阳抿唇无言,目光落在一处,如果爸还在,再贵他都会拿出来吧。

高祥有些懵逼,他们聊天时都是正常音量,他听到也不为过,但越往后怎么画风越不对了呢?

“小夏,这位先生你不介绍一下?”高祥变相地问,这两人没有情侣的腻歪,但话语间却透露着不正常的熟络。

“哦,他是……”

话未说完,便被他本人打断,“厉泽阳,倪初夏的丈夫。”

倪初夏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该说话的时候装哑巴,现在却说得比谁都快。虽然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话都说出来,已经没有办法收回,也只好作罢。

倪初夏的丈夫?六个字,短短六个字,却令高祥震惊不已。

他咽了咽口水,眉毛就快拧成麻花,“小夏,成已婚妇女的感觉如何?”

------题外话------

夏夏:已婚妇女……老娘明明是少女!

厉先森:少女就算了,少妇还凑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