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夫人刚刚踢了别人的命根/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至厉泽阳离开很久,倪初夏才缓过神来,耳边却不停回荡他醇厚好听的声音,抬手轻拍脸颊,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环顾房内,布局很简约,以黑白为主,站在落地窗前就能看到海。

倪初夏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推开衣柜,傻眼了。左手边是清一色军装,右手边只挂了两件日常装。

“啧啧,一颗金星、金色橄榄枝,军衔很高啊,不错。”手放在军装的肩章上,倪初夏扬眉笑得开心,有个名义上的少将老公,说出去多有面子,已经将刚刚某人的恶劣行为抛之脑后。

将他的衣服全数挪到左边,不客气地挂起自己的衣服,随后开始收拾其他东西。

岑曼曼来电话时,倪初夏刚巧收拾好,呈大字状舒服地躺在床上,“喂,找我什么事?”

“我找你还非得有事情吗?”趁着午休时间打电话,的确有事情,就是想弄清楚倪初夏和厉泽阳到底什么情况。

“老娘还不知道你的脾性,有什么说什么?”倪初夏眼睛都快翻到天上,对于岑曼曼那点小心思,她还能不清楚?!

“那我可就说了啊,你和厉家二少爷在谈恋爱?”岑曼曼不确定地问,语气中隐隐还有些激动的意味。

“屁!”一个鲤鱼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倪初夏那双漂亮勾人的眼睛微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在和他谈恋爱?”

最近是集体眼瞎吗?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说!

“呃……”听出倪初夏情绪变化明显,更加深了岑曼曼心中的疑惑,“那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和他……”欲要脱口而出,却又觉得在电话里一时半会说不清,修剪精致的眉头蹙起,“曼曼,我去你公司找你,当面和你说。”

“好,我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等你。”收线,岑曼曼垂下眼帘,总觉得这些天在倪初夏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

咖啡厅。

岑曼曼撑着手歪头看着路边,见倪初夏从部队公务车上下来,眸光一亮,看来是真有情况。

“等急了吧。”倪初夏走得急,以至坐下来还有些微喘。

“没有,午休时间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岑曼曼摇头,表情耐人寻味,“初夏……”

“行了,我来就是要和你坦白的,别用一副便秘的表情看着我。”她和岑曼曼这么多年感情,本来也没打算瞒着她。

岑曼曼:“……”

汗颜,她就是好奇而已,表情怎么就便秘了?!

“我和厉泽阳领证了。”

“没了?”

“嗯,没了。”点头,倪初夏轻抿一口咖啡。

岑曼曼坐在那里,目瞪口呆。

“事实就是这样,老娘也赶了一回潮流。”拨了拨头发,倪初夏眨着美眸,看上去漫不经心。

“倪初夏,你没事吧?”花了好长时间,岑曼曼才算反应过来,“你玩什么不好玩闪婚?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怎么就……”

“嘚,反正都得结婚。”无奈耸肩,当初韩立江没和叶雨勾搭,或许她就和他订婚了。

“可是你们之间没有爱,万一他……你们不合适呢?”岑曼曼搞不懂,婚姻是大事怎么能草率解决了。

“别担心,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回以笑容,倪初夏低头搅拌杯中的咖啡。

如今的社会中,有多少婚姻中是有爱情的,她和厉泽阳之间的确没有爱,各取所需而已,其实最适合不过。

“算了,你开心就好。”岑曼曼见她表情轻松,觉得自己太杞人忧天,想着从小到大她做事都很有分寸,也就抿唇不再劝说。

倪初夏望着她眼睛弯下,笑得极为勾人,“严瑾回国了,找个时间出来聚一聚?”

“好啊,我没问题。”岑曼曼对她的美已经免疫,见她脸上的笑意僵住,略微皱眉,“初夏,怎么了?”

“最近和岑南熙怎么样?”笑意敛下,视线落在窗外,语气很淡。

没料到她突然提及岑南熙,岑曼曼先是一愣,而后开口,“还和以前一样。”

“曼曼,非他不可吗?”目光回落在岑曼曼白净的脸上,声音听上去很无奈。

“初夏,那种感觉你是不会懂得。”她是真的很喜欢岑南熙,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身份横在那里,他们之间还有可能?!

定定地看着她,是啊,她是不明白,为什么岑曼曼非得一颗心扑在那个男人身上,即使知道没有可能,还会飞蛾扑火。轻吐一口浊气,倪初夏伸手握住她的手,“曼曼,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伤害?

岑曼曼愣愣地抬头,轻声问,“初夏,到底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再次将视线落在窗外,眼底压抑着怒气。

窗外,停靠在路边炫红的跑车内,一男一女相拥亲吻,恍若无人。

看到这一幕,岑曼曼白净的脸煞无血色,唇瓣抖动,情绪难以自控。倪初夏都能认出他来,更何况她和他同处屋檐二十多年。

心很痛,像是碎了,美梦也醒了。

“曼曼。”

“我…我没事,真的。”艰难收回视线,岑曼曼抿了抿唇,抬手将眼角的泪擦干,“初夏,和严瑾就约在今晚吧。”

“好。”

“我先去上班,晚上见。”勉强扯出一抹笑,试图让倪初夏能安心,随后握着包起身离开。

岑曼曼离开不久,倪初夏也推门走出来,她没有回到裴炎的车上,而是径直走到那辆骚红跑车边。

“叩叩叩”

敲了敲窗户,倪初夏面露不善看着抱在一起的男女,怒火难以平息。

“倪初夏?”被人打搅好事,岑南熙语气不好。

“岑少爷果然风流,大庭广众之下都能亲的这么生猛,怕是给张床就直接上演毛片了吧。”皮笑肉不笑,倪初夏冷眼看着她,眼底净是鄙夷和厌恶。

“你……”岑南熙推门下来,危险地眯了眯眼,“倪初夏,我不记得哪里得罪了你。”

倪初夏扬手,用尽全力挥过去,却被岑南熙一手握住,“你别太过分!”

“是吗?”眼底划过一抹精光,抬腿袭向他下身。

裴炎远远看到,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不自觉夹紧了双腿。

“怎么了?”听出裴炎呼吸顿住,厉泽阳低声问。

“头儿……”斟酌词语,憋半天才开口,“夫人刚刚踢了别人的命根。”

------题外话------

裴炎:头儿,这个夫人太彪悍了…

厉先森:……(看来得保护好命根!)

——

美妞们国庆节快乐~!

爱你们,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