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你怎么对得起她?/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裴炎话落,那端的呼吸凝滞住,不知是惊讶还是气得,最后微乎其微轻叹,“别让人伤害她。”

“是,头儿。”裴炎从不去揣度厉泽阳的想法,接到指令也就挂断电话,推门走下车。

岑南熙闷哼,脸色煞白半蹲在地上,咬牙切齿,“倪初夏,你活腻了是吗?!”

若不是看在她是岑曼曼的朋友,就刚刚她所说的话,他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你这个女人有病是不是?”车内的女人下车,恶狠狠瞪着倪初夏,随后将岑南熙扶起来,关切地问:“岑总,你怎么样?”

“没事。”岑南熙脸色难看,推开女人的手,眼露凶光。

“大姐,你假睫毛掉了。”见她一脸惊慌去车上拿包补妆,倪初夏眼底的鄙夷加深,“岑南熙,你要搞起码找高档一点的货色,这样的女人你也能亲下去,口味怪重的啊!”

“看在你和曼曼是朋友的份上,赶紧离开。”

“曼曼刚刚就在马路对面看着你,岑南熙,你怎么对得起她?”提及岑曼曼,气就难消。

她那么单纯善良,哪怕明知道岑南熙的话只是说说而已,却依旧相信他会履行承诺,可是最终等来了什么?

“你说什么?曼曼看到了?”岑南熙面色陡然一边,那双风流的眼里染了慌张,不自觉上前握住倪初夏的肩膀。

“别装了,你要真在乎她,就不会做这些混账事!”握紧拳头,极力压制住想扇他的心,转身愤懑离开。

“夫人,您没事吧?”裴炎出声询问,有些担心。

“没事,送我去倪氏。”说完,倪初夏倚在座椅上,兴致不高。

到倪氏与方旭碰面后,倪初夏便让裴炎离开,她则坐上公司的车同方旭一起走访工人的家。

傍晚时分,方旭和倪初夏并肩离开走访的最后一位工人的家。他低头看着倪初夏,想说些什么,最后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走到车旁,倪初夏双手环胸,扬眉看着方旭。

“倪小姐,厉氏出资,除了倪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外,有其他要求吗?”虽然厉氏出资能解燃眉之急,但毕竟是商人,其中的厉害关系应该清楚,方旭不信厉泽川会单纯为了股份签下合同。

“你觉得他能提什么要求?”美眸浅眯,语气依旧平淡,听不出情绪。

“毕竟是商人,一切以利益为主,还是要谨慎一点。”方旭笑了笑,语气温和沉稳。

倪初夏轻笑几声,漂亮的眼睛弯下,“大概被我的美貌迷住了。”

这……

方旭哑然失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海外注资公司的要求我会着手处理,这段时间辛苦。”收起脸上的笑,说完,倪初夏拦下路边的出租车,去找严瑾和岑曼曼。

皇冠盛宴,珠城会所。

倪初夏推门进去,酒味扑鼻而来。

“初夏,快来劝劝曼曼吧,从来到现在酒就没停过。”严瑾有些无奈,这么喝下去非得进医院不可。

“让她喝。”看了眼不停往嘴里灌酒的岑曼曼,倪初夏冷哼,“为不值得的人这样,还指望我去劝。”

严瑾眼底很惊讶,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话。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倪初夏,大学四年,别说是重话,连生气都屈指可数。

“初夏,你来啦?”岑曼曼红着眼走到她跟前拉住手,“陪我喝酒吧,我们三个一起喝!”

“岑曼曼,你出息了!”表现出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却又拿她没办法。

说是聚一聚,最后却只有倪初夏和严瑾在说话,岑曼曼则抱着酒瓶倒在一旁,酒醉不醒。

“曼曼还是放不下他吗?”严瑾的视线落在一旁,有些放空。

“她就那点出息。”话虽这么说,倪初夏却将外套脱下给岑曼曼盖上,“一切交给时间吧,或许有一天她就想开了。”

听着她的话,严瑾回神,目光移到她脸上,淡笑着,“初夏,你变了不少。”

“我一直都是这样,以前都是装的。”倪初夏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说话也没有保留。

“每个人都会伪装,可若是一直伪装,或许就成真了。”严瑾眨了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认真地说。

“让外界看到伪装就好,无时无刻,岂不是累死。”扬起酒杯、碰杯,眼都不眨喝完杯中的酒。

“我现在可是娱记,你也不怕我为了生计出卖你。”见倪初夏悠然自得,轻笑出声,防备之心消散了。

耸肩,倪初夏勾人的眼睛弯下,划过一丝狡黠,“我乐在其中,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上头条。”

“还是要小心,你刚和韩立江闹僵,还是低调一点才好。”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自嘲一笑,以前怎么会觉得她难相处的?

“嗯,我会的。”倪初夏抿了一口红酒,浅眯美眸望着她,“你呢?当初为了进娱乐圈拼死拼活,为什么放弃?”

严瑾眼底一阵悲痛,很快掩下,故作轻松开口,“水太深,不太适合我这个玻璃心。”

这句话逗乐了倪初夏,虽然大学四年她们之间的交集不深,但用玻璃心来形容,太违和了。

“脱离明着潜规则的圈子到了暗着滚床单的行业,水就不深了?”

“呃……”严瑾语结,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眼前的女子说出来的,惊讶了好半天。

两人又闲扯了一会,被手机铃声打断。

看着屏幕显示陌生一串号码,倪初夏眯了眯眼,挂断了。

直到手机第三次响起,才按下接听键。

“在哪?”男人醇厚低沉的声音传来,毫无温度。

醉醺醺的倪初夏听到这道声音,打了冷颤清醒过来,“干、干嘛?”

“知道现在几点吗?”依旧是问句,声音比刚刚还要冷。

没了刚刚的慌乱,此时倪初夏舒服地靠在沙发上,语气懒洋洋的,“怎么?我和朋友聚一聚,这你也要管?”

那端陷入冗长的沉默,倪初夏等得不耐烦,“喂,没事我挂……”

厉泽阳压根没给她挂断的机会,待她反应过来时,耳边已经传来“嘟嘟”忙音。

------题外话------

叮——

你已成功惹怒你的老公,想想该怎么办吧?

夏夏:要不我献身?

厉泽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