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你走了我怎么办?/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说,还想让我谢你?”

“谢就不用了,你也帮过我很多次。”倪初夏摆手大方回答,心里更加确定他喜欢于潇,毕竟这货闷骚。

“晚上用餐地点记得发来。”深深看了她一眼,眸中隐晦难辨,之后起身离开座位。

倪初夏低头看了眼没吃完的食物,抬头看着他逐渐走远,一咬牙起身追了上去。

“喂,你干嘛去?”喘着气赶上他,倪初夏出声问。

“有事?”

“你走了我怎么办?”

这句话成功止住他的步子,倪初夏没料到他会停下,没刹住车撞到他后背。

转身见她眼睛红红的,厉泽阳俯身凑近,伸手拭去泪珠,“这么不舍得我走?”

“呸,自恋狂。”她是被撞疼的好不?

想想他身体好像哪里都是硬的,最后遭殃的也是自己。

“不是说请于潇吃饭,先在附近逛一逛,等饭点我让裴炎过来接你。”厉泽阳直起身子,抬手轻捏她的脸颊,“下午有点事,先走了。”

倪初夏愣了一下,回神见他已经到了车旁,快步追上,扬了扬手机调侃,“地点我会发给你的,记得过来哦。”

“还有,以后说话不准动手动脚,听见没!”冷哼两声,握拳在空中挥了挥,以示警告。

她要不表态,这男人做起那些暧昧动作都快得心应手了!

厉泽阳打开车门看过来,目光如炬望着她,薄唇轻轻抿起。

他的沉默在倪初夏眼里又是另外一个意思,毕竟无声胜有声。闷骚的男人,喜欢又不说,万一被别人抢先有他懊悔的。

唔,她就勉为其难帮帮他吧!

时间尚早,准备让岑曼曼出来逛街,转念想着昨晚醉酒,按岑南熙的性子肯定不放行,思虑再三,最后将电话拨给了严瑾。

“初夏,知道是谁帮你了?”

“还惦记着呢?”倪初夏无奈,缓步走着,“你要有空就过来找我,当面和你说,怎么样?”

“我正好在外面跑新闻,把地址发来。”严瑾一口应下,收起相机。

倪初夏环顾四周,选了喝下午茶的地方,把地址发给严瑾。

约莫半小时,严瑾赶过来,一口气喝了为她点的软饮。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参加马拉松,盯谁呢?”倪初夏笑看她,好好的明星不当去做狗仔,不是遭罪嘛。

“莫少白,就那个一直在好莱坞发展的华人,前不久低调回国了,我们这一行都盯着他呢。”怕倪初夏不了解,严瑾特地做了解释。

“盯他做什么?难不成她是低调回国产子?”倪初夏握住杯子,指腹摩挲杯身,慵懒靠在沙发上。

“噗……”严瑾听完她的话喷了,“初夏,人莫少白是男人,一个漂亮精致总之很完美的男人!”

“…你都用漂亮来形容了,他能有多完美?”不以为然地扬眉,显然对这个莫少白不感兴趣。

“我给你看照片,你看到就会觉得我没夸张了。”严瑾拿出手机,搜好图片递给倪初夏,一双杏眼直溜溜盯着屏幕。

“啧……”

“是不是觉得怦然心动?”严瑾轻笑出声,“我刚进娱乐圈,就听好多前辈提过莫少白,全都是夸赞的话,关键他零绯闻。”

见平时御姐风格的严瑾秒变迷妹,倪初夏刻意多看了两眼,“怦然心动的感觉倒是没有,就觉得他有点眼熟。”

“他代言的品牌随处可见,你眼熟也正常。”严瑾收起手机,随意接话。

也对,在这样的鲜肉时代,谁白谁俊就是偶像,眼熟也就不奇怪。

倪初夏脑中突然浮现厉泽阳的样子,他穿着军装,身材挺拔,裸着上身,蜜色肌肉紧致……

猛地抬手轻拍两颊,企图甩开不该想的画面,脸颊浮起不正常的红晕。

“说,你刚刚是不是在YY莫少白?别嘴硬不承认。”

被严瑾逮个正着,倪初夏没藏着掖着,轻抿手里的饮料,“我刚刚是有YY,但对象绝对不是你说的那人。”

“那是……和你传绯闻的男人?”严瑾笑看她,调侃意味浓重。

“咳…我欣赏成熟有魄力的男人。”十指紧握杯身,此时才惊觉,原来她欣赏的类型竟然和他如此相像。

“话说回来,帮你的人不会就是他吧?”严瑾已经把娱记身份发挥的淋漓尽致,还惦记着是谁势力这么大,竟然将各大网站头条封锁,撤回印刷发行的报纸。

“嗯,是他。”含糊不清应了声,倪初夏神色有些不自在。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你和他又是怎么认识的?”严瑾下意识开口询问。

“他就是一当兵的,不过…那什么军衔挺高的。”回答前一个问题后便停下了,至于后面的问题,决定忽略,总不能说因为一夜情结识的吧?

“有多高?”

“就少将吧。”脑海中浮现她所看到的肩章,一颗金星加金色橄榄枝,是少将没错。

“……”严瑾呆愣了,双手死死扣住桌角,“就?初夏,你知道少将意味着什么嘛?”严瑾见她依旧淡然处之,立即科普知识,“意味着他的职位最低也是正师级,最高可就是……”

倪初夏轻轻点头,没有因为严瑾的话而惊讶。

其实在知道他的军衔后,她就上网搜索了,加之对珠城的了解,自然知晓他和城西厉家的关系。

不过,这下听严瑾详细分析,更加令她觉得,自己和厉泽阳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同时,也对他找上自己要求结婚难免产生怀疑。

“说说傍到军官的感想如何?”

“便秘。”倪初夏弯下眼睛,笑容耀眼,“就那种感觉。”

“咦,你能别这么重口嘛?”严瑾眼底满是惊吓,显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倪初夏笑得更欢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用便秘来形容很切合实际。

------题外话------

厉先森:和我结婚是便秘的感觉?很好。

假期结束了,吐艳

——

感谢【兰丰了】、【青墨舞端本人】、【11181101】、【海鸥1】、【高冷小公举】、【一年级】送的鲜花、钻石、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