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厉泽阳,你来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凶什么凶?我招你惹你了!”毕竟在电话里,她也不怵他,还有点得意忘形。

“我现在过去,站在那等我。”

电话挂断,倪初夏对着手机扮丑,学他生气的样子,“我现在过去,站在那等我,呸!我好怕怕呀!”

说完,欢快地转身进了包间。

于潇坐在与门相对的地方,抬眼就见她含笑进来,有些好奇给她打电话的人是谁,能让她笑得如此灿烂。

经过今晚的相处,她觉得倪初夏与那些世家名媛不一样。目光落在她脸上,巴掌大的脸,五官精致秀丽,眼睛漂亮勾人,说话时亮闪闪的,令人忽略不了,于潇垂下头,手指搅着桌布,心里很挫败,这样的人,厉泽阳对她上心实属正常。

“于医生,吃好了吗?”倪初夏礼貌询问,并未注意到她的变化,见她点头继续问,“等会厉泽阳过来,是在这里坐一会还是去外面等?”

听她这么说,于潇猛地抬头,与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相对,原来刚刚的电话是他打来的。

“于医生?”

“出去吧。”于潇回神,抱歉一笑,拿了包绕过倪初夏走出去。

再不出来,她怕包间里密闭的空间会令她窒息。尤其是在想到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没一会可能还在电话里和别的女人调笑,就难受的不行。

倪初夏抿了抿唇跟上去,与于潇前后脚出了雅尚轩。

秋季的夜晚威风徐徐,带了点凉意。

倪初夏环抱双臂,身穿着卡其色宽松毛衣、偏深色牛仔裤和板鞋,束起的长发被微风撩起,垂头站在那儿,倒像是大学生。

韩立江经不住云暖缠闹,应下来吃饭,刚下车就看到这样熟悉的一幕。

时间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他快要毕业,实习回到学校就能看见倪初夏抱着保姆熬的汤等在男寝楼下,以致那时候熟知的人见到自己都会调侃,“会煲汤的小女朋友今天没等你?”

这么一想,一晃四年都过去了。韩立江有些恍惚,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那个乖巧安静等着他的女孩弄丢了。

“初夏……”他走过去,轻声唤了一声。

倪初夏看了他一眼就打算走,她怕多看几眼就忍不住上去揍他了。

“初夏,我们聊聊好嘛?”韩立江上前拉住她的手,眼底有些恳求。

“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聊的。”用力甩开他的手,眼神凌厉看向他。

她的态度已经表明,该说的那天也都当着记者的面说了。

“初夏,就当我求你,别急着拒绝行吗?”韩立江上前拦住她的去路,不依不饶。

倪初夏不耐看着他,双手环胸,挑起眉示意他快点说。

韩立江见她不走了,面露欣喜,“初夏,这几天我一直都想着我们的过去,我还爱你,回到我身边好吗?”

过去?

倪初夏差点笑出声,她和他有什么过去?

“好吗?”韩立江见她表情淡漠,追问。

“韩立江,你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做了那样的事情后,还理所应当的觉得我非你不可?”倪初夏笑了,满眼嘲讽,“还有,我和你有什么过去可言。”

“初夏……”

“别叫我的名字,听了觉得恶心!”彻底炸毛了,倪初夏面色铁青,“一面在外界抹黑我,一面和我道歉求原谅,你好意思嘛?”

那些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将强加在她身上的过错放大无数倍,让她成为众矢之的,抹黑她的目的无非是想替他自己开罪。

“网上那些不是我做的,我……”韩立江想说他只是那一次让记者围堵她,之后就再也没做过,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下了,她不会相信的。

此时,厉泽阳驱车刚到。

“泽阳。”于潇迎上去,神色欣喜,见他左右张望,压住心中醋意,“倪小姐遇到熟人,在那边说话呢。”

厉泽阳眼尖,精准找到了倪初夏的方位,扫及那处看到韩立江,眸色转深,寒意涌现。

“让裴炎送你回去。”撂下这句话,厉泽阳拨通裴炎手机,边走边交代。

越是靠近,脸色越阴沉。

于潇站在原地,目光触及倪初夏那里,就明白他为何这样。

“韩立江,你给我放手!”倪初夏手腕被捏的生疼,像是要断了。

“初夏,你答应和我重新在一起,我就放开你。”韩立江目光急迫,势必要让她同意。

他以为,倪初夏只是生活中的调剂品,可是今早看到报纸上写她和别人在一起,即使知道不能全信,也足够让他难受。

明明倪初夏是他的,明明是他的才对。

“你……”

啊——

话未说完,只听韩立江一阵嚎叫,直接趴在地上。

“厉泽阳,你来了。”看到厉泽阳站在跟前,倪初夏不安的心神奇地定下来。

男人静静地看着她,他听出了那声“厉泽阳,你来了”中的欣喜。黑暗里,他也看到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她依赖自己,或许在她心里自己是不一样的,对厉泽阳来说这是良好的开始。

“嗯。”收起异样情绪,男人轻点头。

“你到底是谁?我和初夏之间的事和你没关系!”韩立江忍痛站起来,语气阴冷。

这个男人出手好快,他甚至都没看到是怎么出手,不禁令韩立江又想到了上次,他徒手就卸了自己的手腕。

男人只是轻睨了他一眼,转身走向路边。

倪初夏动了动手腕,狠狠瞪了他一眼,“以后不许再烦我,否则我放他打死你!”

原本走得不快的厉泽阳听到这句话,步子顿了一下,眼睑微动,脸上的寒意散去了不少。

就在这时,倪初夏追上来,“还好你来了,不然手腕都要断了。”

听她抱怨,目光移到她的手腕,暗沉下来,袖口卷起,纤细的手腕红了一大片,与周围白皙的肤色对比,触目惊心。

“该。”醇厚好听的声音飘来,气得倪初夏想咬人,“怎么就该了?”

“知道他渣,还不离远点?”用男性优势去欺负女人,这样的男人的确渣。

“今天是意外,不然我脑袋抽了才去招惹他!”倪初夏愤懑不平,气得直跺脚,一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偏头看着她被气红的小脸,心念一动,伸手捻起她贴在嘴角的发丝,低声说:“嗯,认识的很深刻。”

------题外话------

厉先森:‘否则我放他打死你’这句话听着很别扭。

wuli夏:夸你呢!

——

亲密的小动作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