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不是骗,是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一怔,不清楚厉泽阳这句‘认识的很深刻’指的是什么,疑惑地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没有意识到两人之间逐渐氤氲的暧昧气氛。

男人摩挲她的脸颊,依恋地收回手,薄唇勾起,“回家吧。”

于潇依旧站在那里,其实裴炎已经来了,她完全可以坐车离开,但就是不舍得、不死心。看到这一幕,心里难过极了。

见两人并肩走来,收起情绪走上前,“倪小姐,你没事吧?我以为你和那个男人是朋友,对不起。”

“没关系的,于医生这事本来就不怪你。”倪初夏摆手,扯到手腕疼得额头浮起薄汗。

“裴炎,送于潇回去。”厉泽阳冷声吩咐,打开副驾驶车门,不顾倪初夏眼底的惊讶将她塞进去。

车子绝尘而去后,倪初夏才找到语言,“你不送于医生回去?其实让裴炎送我回去也是一样的……”

“闭嘴。”厉泽阳沉声训斥,黑眸深邃染了丝丝不耐。

冷不丁被他这么一凶,倪初夏愣住了。

“你凭什么凶我?”

见男人不语,解开安全带,“停车!”

“系上。”

倪初夏瞥了他一眼,当没听见,双手环胸不理会。

“倪初夏,你……”

“你想说什么?”倪初夏转头看着他,眼睛宛若星子,明亮耀眼,“是不是又想凶我,呵斥我?”

厉泽阳心里头无奈,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扭头看向窗外,她说那些话是好意,对上他满脸不耐烦和冷声呵斥后,顿时觉得委屈死了。到底找谁惹谁了,莫名被韩立江弄伤,他不安慰就算了,还出声呵斥。

“倪初夏?”

“别叫我,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倪初夏闷闷开口,将头倚在车窗上,心情低落。

见她如此,厉泽阳没发动车,单手搭在方向盘上静默看着她,目光落及她的手腕,眼眸沉下来,“手腕还疼吗?”

问的不是废话,都肿了能不疼?!

倪初夏动了动身子,就是不回话。

“回家涂完药就不疼了。”男人难得说出安慰的话,有些不自在。

“哼,你骗小孩呢?”手腕上的伤起码得一个星期才能消肿。

“不是骗,是哄。”厉泽阳好笑看着她,这样的脾性倒像是孩子。

听他这么说,心中划过异样,刚刚他是在笑吗?

这么想,倪初夏心里有些懊恼,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笑过,就这么错过了。

“把安全带系上,听话。”厉泽阳自然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当是在生闷气,沉声开口。

“就不!你能把我怎么样?”倪初夏趁机扭过头,皱眉看着他,见他表情依旧淡漠,哼了哼,坏男人!

厉泽阳倾身上前,强行给她系上,为防止她再次解开干脆维持这个姿势。

两人离得很近,近到都能数清他的睫毛,感受男人的鼻息扑来,倪初夏瞪着他,“你这是干嘛?占我便宜?”

“不正如你所愿。”厉泽阳偏头凝视她,目光如炬。

“放屁!”恼羞成怒,倪初夏用手肘推开他,极力忽略发烫的脸颊,她疯了才希望被他占便宜。

见她不闹了,厉泽阳略微摇头,重新发动车,驶向珠城军区大院。

夜晚车辆不多,车行四十分钟到达军区大院,厉泽阳放缓车速打开车窗,警卫班的人看到他的脸立刻放行。

这时,倪初夏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并不是临海苑,眼珠陡然一转,手覆上门把手,警惕地看向厉泽阳,“你要带我去哪?”

“叩叩——”

男人还未开口,倪初夏听到有人敲着车窗。

偏头看过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站在车外,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她是奶奶,下车记得喊人,今晚会在这里住下。”厉泽阳将车熄火,解释。

“你…麻烦下次提前通知一声行不?”倪初夏从牙缝里挤出话,猝不及防就见家长,万一穿帮了怎么办?

“我相信你能搞定。”厉泽阳说完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黑眸潋滟光泽,在黑夜里格外好看。

“那是当然。”小声嘀咕,因为被夸赞眸中氤氲得意。

“是小夏吧,让奶奶看看。”厉奶奶握住她的手,眼角堆满笑意,“长得可真好看,咱们泽阳可宝贝你了。”

“奶奶,您再夸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倪初夏脸上也染着笑意,语气神态娇羞却不做作。

听了她喊的这一声,厉奶奶满足了,拉着倪初夏进了屋,尽显骄傲,“老头子,咱孙媳妇叫我奶奶了,听到了嘛?”

倪初夏这才注意到,客厅里还站着一位老人,穿着正统军装,面容严肃。

“没听见。”厉建国厉声开口,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

老人的眼神犀利,好似在他面前所有的伪装都是跳梁小丑。当然,这其中不会包括倪初夏。

“嘿,这死老头就这副德行,从不给人好脸色,小夏啊,咱不理他。”厉奶奶没好气看了她一眼,就要拉着倪初夏上楼。

倪初夏歉意地看了厉建国一眼,轻声喊了爷爷。

“小夏啊,泽阳从成年晚上就没在这过夜,看来还是老婆的话才管用。”厉奶奶说着,看向厉泽阳时眼底划过揶揄。

“老太婆,听到了没,倪丫头可是先叫我爷爷的。”

此话一出,倪初夏差点踉跄了,上一秒还是严肃骇人的军官,现在却是洋洋得意,画风转变太快。

“奶奶,我带她上楼就好,您和爷爷早点睡吧。”男人将她拉到身边,避开手腕受伤处握住走向楼梯。

厉奶奶连连点头,慈爱笑着,目送两人走上楼。心里乐开了花,这小夫妻啊,就是腻歪,腻歪点也好,早点生小曾孙。

“死老头,不许得意!”

“刚刚倪丫头叫我你可是听见了。”

“今晚去书房睡吧,别指望我给你盖被子。”

“哎,怎么又生气了,开玩笑……”

两位老人拌嘴的声音渐渐消散,逗乐了倪初夏,“爷爷和奶奶感情真好。”

厉泽阳扬眉,不置可否。他从小和两位老人一起生活,两老一直都是这样,每天吵吵闹闹,但感情好的令人羡慕。

男人敛下眼睑,黑眸潋滟光泽,罕见地勾唇,他们也会这样的。

嗯,或许会更好。

------题外话------

打蛇打七寸,厉先森很懂夏夏,知道她夸一夸就得意的不要不要,自愿上钩了

感谢【兰丰了】送的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