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你洗澡不用手?/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不大,好在东西齐全。

环顾四周后,倪初夏不客气地坐在床上,懒洋洋开口,“厉泽阳,我帮你应付爷爷奶奶,你要怎么谢我?”

谢?

“那瑶姨的事,你打算怎么谢我?”厉泽阳眼底泛起波澜,还真是一点亏不能吃。

呃……

听他这么说,倪初夏悻悻不语,就当说了废话。

趁着她发呆的时间,厉泽阳拿出医药箱,回到床边坐着,“袖口卷起来。”

“哦。”乖乖地应下,将毛衣袖口掀起,递到他跟前。

厉泽阳执起她的手,这样的伤在他身上,不算什么,但对象是她,自然另当别论。

手指触碰上,温热和那抹触感令他眼底有些波动,手腕很细,看来以后得轻点握。

感受他的指腹轻揉手腕,只刚开始有点刺痛,刺痛过后便是一阵清凉。

她抬眼看着垂下头的男人,见他模样认真,眼底划过一抹狡黠,表情瞬间变化,“你轻点,疼死了!”

厉泽阳的手一顿,看了她一眼,随后垂下眼帘“很痛?”动作放轻不少。

“当然,我都要哭了。”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装的很像。

“嗯,那就忍着。”男人头也没抬,换了药膏继续上药。

卧槽!

软硬不吃,她的事情要怎么办?!

倪初夏转了转眼珠,决定从长计议,就不信他不会有有求于她的一天!

手腕的药涂好,厉泽阳收起药箱,“去洗澡,记得手腕别碰水。”

倪初夏定定地望着他,一副请赐教的模样,“你洗澡不用手?”

她又不是哪吒有三头六臂,别说洗澡了,不用手连衣服都脱不了。

“需要我帮忙?”厉泽阳转身回望,表情未变,语调却是上扬,戏谑意味很重。

语结,倪初夏冷哼走进浴室,嘀咕出声,“臭流氓!表面再怎么一本正经也改变不了流氓本性。”

倪初夏艰难洗好澡,习以为常裹上浴室挂着的浴袍,推门走出来。

她的头发很长,因为没干,便将头发捋到一边,歪头让它们悬在半空,露出白净纤细的脖子。

房内灯光柔和,笼罩在她身上,更显美丽,引人遐想。

厉泽阳站在阳台上,一只手握住手机,看到这幕时,视觉受到冲击,微怔。

“泽阳,怎么不说话了?”与他通话的那端追问,隐约察觉不对。

“…小姨,云轩工作量大,要是有人照顾他,你也能放心不是?”几秒钟走神,又重新回到刚刚的话题。

“嗯,说不定给他娶个媳妇,放荡不羁的性子就转变了。”周欣极为赞同厉泽阳的话,对他也相当放心。

厉泽阳手指搭在栏杆上,食指上下敲动,黑眸染了深意。

“泽阳,多亏你和我说那小子的近况,从明天开始就安排他相亲,相中为止。”

“还是要小姨费心。”

电话挂断,厉泽阳眼睑微动,薄唇轻轻抿起,眼底的算计一闪而过。

回到房内,就见她穿着他的浴袍怡然自得靠在床上,显然已经适应了陌生的环境。

共处一室已经不止一次,但对她心中想法还是有些好奇,是习惯随遇而安还是自信自己不会动她?

不得而知,他也没深究。至少,她的不排斥就是好事。

趁厉泽阳去洗澡,倪初夏下床走到衣柜前,麻溜地找了套他夏天的便服穿在身上。

“小夏,还没睡吧?奶奶给你准备了夜宵。”

厉奶奶端着两碗面敲门走进来,看到倪初夏穿着自个儿孙子的衣服,眼睛一亮。

“奶奶,您不用忙活……”

“小夏啊,奶奶有两个孙子,老大做生意,老二当兵,他们陪奶奶的时间太少了……现在好了,有你在,奶奶有孙儿陪了,还能做夜宵。”

听着老人絮叨,倪初夏的话卡在嗓子眼说不出了。她对着老人一笑,端起一碗面大口吃起来,“奶奶,您做的面真好吃,厉…泽阳一定也会喜欢。”

话落,厉泽阳推开浴室门出来,只听到后半句,被很多人喊过的名字却不及她叫的一半动听。

“你们夫妻两吃吧,碗筷就放在那明天让保姆过来收。”厉奶奶说着,对厉泽阳比划了加油手势,走出房内。

鼻尖萦绕沐浴过后的清香,倪初夏偏头就见男人挨着自己坐下来,优雅吃着面。

浴袍穿在她身上,男人只得裸着上半身,下半身用浴巾裹住。他的头发未干,水滴顺着发梢流下来,倪初夏的视线也随之移动,最终落在下面,腹肌若隐若现。

倪初夏“咕咚”咽下口水,艰难移开视线,头一次发觉自己的色女本性,光看看都觉得口干舌燥。

两人沉默吃完面,厉泽阳套上睡袍,端着碗出了门。

“啊……”

见他离开,倪初夏直接趴在床上,整张脸埋在被子里,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将碗筷放在水池中,厉泽阳没上楼,而是走到后院。

秋风卷起落叶,男人却未感觉到凉意,反而体温升高,内心异常躁动。

站在后院,望着二楼那间亮灯的房间,还是等她睡了再上去。

倪初夏睡得迷迷糊糊,感觉身侧陷下去,试图睁眼,最后抵不住困意睡过去。

房内异常安静,有得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关上灯,房内陷入黑暗,月光悄然洒下,留一室暖意。

“老太婆,你多大了,还干这么…不成体统的事情?”厉建国扶额看着兴冲冲蹲墙角的老伴儿,好想敲晕她。

“嘘……吵什么吵?又不是不知道咱孙子那狗耳朵多厉害,闭嘴!”厉奶奶呵斥,依旧兴冲冲地贴在门上。

“……”厉建国无声叹气,配合地蹲下来。

半睡半醒间,厉泽阳倏尔睁眼,听到两位老人的对话,无奈摇头。

“老头,一点动静都没有,没道理啊?”照理说刚结婚的小夫妻不是最热爱活塞运动?

“这都大半夜了,估计早结束了。”厉建国没好气开口,要是被手底下人知道他做这事,脸面往哪搁?

就在厉奶奶耐心快要磨光时,房内突然传来压抑的叫声,明显是女人所喊。

厉建国老脸一红,见老伴儿还不走,一把拽起她,“不害臊啊,听到了还不走,真是……”

他到底做了什么孽,才娶到这样的媳妇儿?七老八十了,还这么任性!

------题外话------

夏夏vs厉先森

厉先森胜!

压抑的叫声哦…浮想联翩

感谢[兰丰了]投的五星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