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想要什么奖励?/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你真的不会离婚?”

话落,别墅的灯亮了。

男人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僵硬,他转身,目光隐晦难辨,反问道:“你很想离婚?”

“没、没有的事。”倪初夏摇头,脱了鞋光脚走进去。

哎,她现在就是想离婚也做不到。厉泽阳是军人,他没重大过错,她提离婚也没用。

“先去洗澡,等会下来煮饭。”男人薄唇紧抿,黑眸中倒映她的模样,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煮饭——

倪初夏瞪大了眼睛,她长这么大只煮过方便面,哪里会啊?

奈何她的眼神控诉,厉泽阳直接忽略,跨步上楼去了健身房。

洗完澡下楼,厉泽阳已经坐在沙发上,发梢滴着水,显然也是刚洗过澡。

倪初夏走过去,漂亮的眼睛弯下,讨好地说:“家里有泡面吗?我煮面很好吃。”

“没有。”见她这副讨好样子,男人唇角微乎其微勾起,眼底染了很浅的笑。

“那有什么?”

“自己去厨房看。”厉泽阳拿起军事杂志,靠在沙发上,模样慵懒。

看他享受的样子,倪初夏沉下脸,气愤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食材是很多,但她却无从下手。

厉泽阳的视线落在杂志上,心思去丝毫不在,时刻听着厨房里的动静,偶尔听到叹息声,薄唇挽起,眼底笑意转深。

没一会,就见她‘噔噔噔’上楼,然后飞速下来,又钻进厨房里。厉泽阳放下杂志,起身走过去。

倪初夏系着围裙正在切菜,不娴熟却很仔细,等菜切好,她看了眼摆在一边的手机,又忙活配料。不难看出是第一次下厨,但那股认真劲,触碰了厉泽阳那根心弦。

他走过去,轻唤她的名字。

“出去等,别给我添乱。”倪初夏头也没回,勒令他离开。

厉泽阳眼睑微动,抿唇走出去。

一个小时后,饭菜做好。

男人坐下,扫了眼饭桌,两素一荤,卖相实在……不敢恭维。

倪初夏盛了两碗饭,递上筷子,“少爷,您请吃饭。”

听出她语气中的抱怨,厉泽阳没在意,接了筷子夹起类似糖醋鲤鱼的荤菜,动作优雅地放进嘴里,表情虽未变,眉头却微皱。

“……很难吃?”倪初夏睁大眼瞅着他的表情,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见他皱着眉头,泄了气,没精打采。

厉泽阳放下筷子,端起杯子抿了水,“还行。”

“真的,我尝尝。”倪初夏眸光一亮,夹了块鱼肉塞进嘴里。

噗!

好咸。

“水,快给我水。”手忙脚乱,喝了厉泽阳的水不算,还跑进厨房。

厉泽阳眼角笑意荡起,眸中流光溢彩,分别尝了两盘素菜,算不上好吃,但手中的动作未停,等倪初夏出来,菜已经消灭大半。

“这么难吃你也吃得下去?”倪初夏咽下口水,下意识舔了舔唇角,真的好咸的。

“勉强下咽。”厉泽阳放下筷子,勾手让她过来。

“我第一次下厨,吃到也是你的荣幸。”她自己可以说难吃,决不允许别人说,他更不行。

蓦地,厉泽阳拉她过来,翻身将她压在椅子上。

“你…你要干嘛?”倪初夏愣住了,那双漂亮的眼里也染了惊恐。

男人垂头看着她,眼眸深邃,泛起波澜,与以往的冷漠淡然不同,“第一次做饭?”

倪初夏机械点头,一个劲向后缩。

“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

她双手紧握椅背,看着他眨了眨眼,心虚笑了两声,“你确定不是惩罚?”

做出那么难吃的料理,还给奖励,他没病吧!

这么想着,倪初夏松开一只手,小心地覆上他的额头,小声嘀咕,“没发烧啊?”

厉泽阳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至于她心里的小九九也能猜到大半。伸手握住她的手,倾身逼近,“不想要那就……”

“要!我爸现在也是你爸,他年纪大了,能保释让他出来吗?”倪初夏一咬牙,说出这几天一直想的事情。她从国外回来快一个月,只见过倪德康一次,只要想起他鬓发花白,心里就难受。

男人依旧看着她,指腹摩挲她的手腕,“当然能。”

倪初夏动了动手腕,只觉得他的指腹所碰之处,都在发热,特别是两人以暧昧的姿势相对,身体都僵硬了。

“我替爸爸谢谢你,还有……能不能先起来,我好累。”腰不敢乱动,后背被木头硌得好疼。

厉泽阳松手,起身后将手搭在饭桌边缘。

倪初夏长呼一口气,动了动腰肢站起来,因着维持一个动作太久,脚下一软。男人长臂一捞,将她带到怀中,垂眸看着她,眼底的担忧赫然可见。

长长的睫毛颤动,衬得眼睛格外勾人,目光向下滑落,嫩唇微张,厉泽阳硬是看到了邀请的意味,眸中转而沉下,深不见底,在她抬眸时垂头覆上去,含住。

“唔……”

蓦地被吻,倪初夏瞪大了眼,显然没有料到。

“闭眼。”

厉泽阳扣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抚上她的眼,没有停下。

此时,倪初夏脑袋一片空白,只能呆愣地站在那里,任他吻着。慢慢地,适应过来,她感觉周围包裹萦绕的都是男人的气息,令她心跳加快,双腿发软,最后整个人都是倚在他身上。

这种感觉和那晚一样,只是这次她是清醒的,所以感觉也更加清晰,唇舌相交,全身麻麻的,脑袋晕晕的,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

一吻结束,倪初夏双手揪着男人的前襟,头靠在他胸前,大口喘着粗气。同时缺氧的大脑开始运转,她竟然被他亲了,关键心里不仅没有厌恶反而还觉得挺不错。

要命,一定是太缺男人了。

“我去睡觉。”倪初夏咽了口水,挣扎着离开。

男人扣住的她手收紧,另一手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发丝,轻轻地、慢慢地别在耳后,望着她脸颊的红晕,眼角微弯,薄唇轻轻挽起,心情很好。

“快松手。”不用想也知道她的脸很红,目光游移不敢和他对视,仿佛做坏事的只有她。

厉泽阳低头附在她耳边,声音醇厚好听,“刚刚是附赠的奖励。”

话落,薄唇轻擦她的唇角离开,举动暧昧。

------题外话------

嗯、椅咚加亲亲,撩妹就得这么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