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暂时不办婚礼/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倪初夏脑袋一阵晕眩,脸蛋热得不行。

“喜欢吗?”

“喜欢个屁!”倪初夏猛地推开他,瞪眼跺脚,“我警告你,以后不许随便亲我。”

厉泽阳站在原地,看着她跑上楼,抬手抚在唇角,笑了。

时隔一个月,重温那晚的吻,感觉很好。

翌日。

倪初夏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人了。看了眼时间,还想倒床再睡。

昨晚被那个吻搅的一点睡意都没有,时刻警惕身边的人会兽性大发,最后实在熬不住才闭上眼。

门从外面打开,厉泽阳走进来,“起床去吃早餐。”

男人没穿军装,浅色线衫外面套了黑色大衣,表情冷漠,浑身散发禁欲气息。

“人模狗样。”倪初夏嘟囔一句,裹着被子滚了一圈,“你先出去。”

昨晚他能吻她,以后就会做更出格的事情,亏得自己还相信他是一身正气的军人,太傻太天真!

她决定,从今晚开始,睡客房!

洗漱过后,倪初夏换了衣服下楼。

两人面对面坐下吃早餐,各自无言。

“头儿,厉先生约您和夫人一起用午餐。”裴炎站在他身后,想起昨晚厉泽川那通电话。

“嗯。”厉泽川知道两人结婚的事情,他并不惊讶。

倪初夏的目光似有若无看向对面,见他一脸正气,忍不住瞪了一眼,真应该把昨晚他那副荡漾的模样拍下来,发给他下属看。

道貌岸然的家伙!

男人好似有感觉,抬眸与她相对,最后视线落在她塞了土司微鼓起的脸上,“吃慢点,免得消化不良。”

倪初夏心想:老男人,吃个饭也那么多事!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细嚼慢咽嘛,我知道。”

下秒钟面带微笑,动作优雅用餐,见她突然转变,裴炎看得是一愣一愣。

不愧是头儿看上的女人,这无缝衔接堪比特训出来的特工。

厉泽阳薄唇挽起,敛下眼帘遮住转瞬即逝的笑。

裴炎看到愣了,刚刚头儿是在笑?!他站在厉泽阳身侧,正巧看到他略弯下的眼睑,虽然只一瞬……但他确定没有眼花!

拥有‘铁面阎王’称号的头儿竟然笑了,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用完早餐,厉泽阳坐在沙发翻看杂志,倪初夏窝在拐角看电视,互不干扰。

“近期,倪氏建材备受争议,工人罢工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厉氏总裁顶住压力融资帮助倪氏渡过难关,有人传厉总看上倪氏的发展前景,也有人称是业内潜规则……”

财经电视台正在播报新闻,听到后面,倪初夏果断换台,把遥控器扔到一边。

事情都过了一个月,媒体却还在借机炒作,连财经台都在用低俗的绯闻方式报道新闻。

“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厉泽阳放下杂志,问道。

“不在意。”

“那还烦什么?”有些好笑看着她,毕竟她并不是庸人自扰的人。

“厉泽阳,舆论能杀人你知道嘛?”

男人看着她,眼底带了深究。

“虚假的报道能娱乐大众,但这些往往是牺牲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家庭得来的。”这个道理她很早就明白,所以在媒体面前从不表露任何真实情绪。

气氛变得沉重,倪初夏倏尔一笑,起身就要离开,“我和你说这些干嘛?!”

男人抬手握住她,对上那双亮晶晶含笑的眼睛没来由觉得刺眼,“这就是你喜欢撒谎的原因?”

“你不许诽谤我啊,老娘…咳,我什么时候喜欢撒谎了?”

“无时无刻。”厉泽阳起身,眼底笑意加深,很自然地将她搂进怀里。

倪初夏挣扎两下放弃了,愤懑开口,“又抱又亲,你当老娘什么人啊?”

昨晚亲她,就当是气氛暧昧,成年男人纯身体需求,那现在呢?大白天的,莫名把她搂在怀里,当她好欺负?!

“老娘?”嗓音醇厚,好听的不行,“脏话说的挺溜。”

倪初夏勾人漂亮的大眼含着怒意,明显不服气,“就说就说,你大爷的就知道仗着力气大!”

厉泽阳扬眉,眼底划过一抹异色,低头轻声说了句话,在她炸毛前松开手。

回想他刚刚说的话,倪初夏脸蛋发热,恼羞成怒跳起来,“老流氓!”

男人薄唇勾起,不加掩饰的笑浮在脸上,荡漾的一塌糊涂。

约莫中午时分,两人坐上车去了和厉泽川约见的地方。

因为早上的小摩擦,倪初夏很小气的没再搭理厉泽阳,一路垂头玩手机。

红鼎酒店。

两人进包间,厉泽川已经到了。正装衬得出他矜贵成熟的气质,举手投足皆是商业精英该有的魅力。

厉泽阳颔首,算是打招呼。

倪初夏跟在后面,见他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大方走上前,“厉先生,我是倪初夏。”

厉泽川眼底亮了亮,招呼她坐下,“都是一家人了,还叫厉先生?”

“大哥。”倪初夏脆声喊道,不扭捏不造作。

厉泽川满意点头,递给她礼盒。

“收下吧。”

看到很小的礼盒,倪初夏愣了一下,听到厉泽阳应允才接过来。碍于礼貌,她没有打开,只是微笑着靠近身侧的男人,“哎,咱们说好了,不管里面是什么,可都归我。”

厉泽阳眉头微蹙,没好气地看向她。

“干嘛,这可是大哥送给我的。”倪初夏双手捧着礼物,眼睛亮闪闪的,生怕礼物被夺走。

“没人和你抢。”厉泽阳抬手弹了她的额头,不仅喜欢撒谎,还贪财。

坐在对面的厉泽川,将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欣慰的笑了,沉声开口,“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大哥送什么我都喜欢。”倪初夏笑得很甜,拍得一手好马屁。

厉泽川饶有兴味地看过去,以前还以为这个弟弟会找温柔贤惠的女人,看来是他料错了。他浸淫商场这么多年,虽说倪初夏面对自己的时候很规矩,笑容端庄,但从两人之间的小互动中不难看出她有不一样的一面。

“钥匙?”拆了礼物,倪初夏从礼盒里拿出两把钥匙。

“长兄如父,你愿意嫁给我弟弟,厉家当然不能亏待你,房子和车子是见面礼。”厉泽川解释,“至于婚礼,我的想法是等亲家的事解决,两家当面讨论再决定细节,你们认为呢?”

厉泽阳面色淡然,语调平缓听不出情绪,“不着急,我们暂时不办婚礼。”

------题外话------

厉先森:不能亲,改抱!

夏夏:我决定睡客房,没人能阻止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