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看来夏夏又淘气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炎望着倪初夏的背影,又瞅了瞅厉泽阳,“头儿,咱们就在这等着?”

男人抬眸,目光带着警告意味。

裴炎咽了口水,眼里尽显真诚,一副‘放心吧,头儿,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被夫人嫌弃’的表情。

倪程凯一早接到自家姑爷的电话,看到倪初夏连忙迎了上来,“大小姐,您回来了!姑爷呢?”

倪初夏额头挂了黑线,假笑两声,“程凯叔,我进去找我爸。”

越过他进了别墅,倪初夏快步走过去,“爸…”

倪德康从沙发上起来,眼睛一亮,张开手臂揽住她,“夏夏,爸爸对不起你。”

倪程凯对他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才知道他的女儿被韩家那小子欺负,公司工人罢工也牵连到她。

“爸,你别这么说,要道歉也应该是我,公司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当初信誓旦旦说要留下,可如今连工人罢工原因都没弄清楚。

“方旭都和我说了,你做的很好。”倪德康发自内心夸赞,握住她的手,眼睛发酸,“夏夏,爸决定让你管理公司,名下的股份会划到你名下。”

当初出事,他的确有宣布公司倒闭的冲动,可是静下心,想到公司是他和夏夏妈妈努力多年的结果,还是割舍不了。判决书快下来,是时候做决定了。

“爸,你现在出来了,公司当然要你主持大局。”她没经验,最多会出点主意,真去管理公司,挺困难的。

“傻孩子,我能出来就已经是奇迹了。”假释出来,他哪里有接触公司的自由,“是叫厉泽阳吧,他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噗…

倪初夏睁大眼睛,不确定倪德康是否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知道怎么回答。

“听程凯说小伙子英俊的不得了,对你很好,爸能出来也多亏他,要好好谢谢人家。”倪德康一通夸赞,对厉泽阳很满意。

“爸,这事咱们以后再说,我给你泡壶茶。”倪初夏打马虎眼,起身走进厨房。

趁着泡茶的时间偷偷问倪程凯,“我爸还不知道我和厉泽阳的事?”

“我还没来得及说。”点头,倪德康和倪初夏几乎是前后脚进家门。

倪初夏眼珠转动,用商量的语气说:“程凯叔,你先保密,等时机成熟我自己和他说,成不?”

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原因,倪程凯还是点头应下。

父女两喝茶聊天,时间很快过去。

电话铃声响起,倪初夏接通电话,“是倪小姐嘛?我是你对门的王阿姨……”

“晕倒了?麻烦您先照顾他,我马上赶过去。”挂断电话,来不及多解释,拿了家里的车钥匙出门。

等了二十分钟,裴炎急躁了,也更加敬佩倪初夏,她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敢晾着头儿的人啊!

左顾右盼,蓦地看到飞驰离开的车,一脸惊讶,“头儿,夫人开车走了!”

厉泽阳狠厉瞪了他一眼,眼底波涛暗涌,推门下车。

倪德康打开电视,习惯性调到财经台,看到正在报道的新闻,脸色严肃。听到门外有动静,转头看过去,见是身材高大的男人,眼底划过疑惑。

“老爷,他就是……厉先生。”倪程凯本想直接说姑爷,但刚刚应下倪初夏,也就拗口变了称呼。

倪德康不动声色打量,确实英俊,气质不俗。珠城姓厉的人家为数不多,眼前的男人眉宇间散着正气,莫不是城西世代军官出身的厉家?

想到这,倪德康眼睛微眯,吩咐倪程凯换壶茶,招呼厉泽阳坐下。

厉泽阳听到那声‘厉先生’后,脸色就不太好。看来对她还是太好,以至总拎不清自己的身份。

“厉先生,喝茶。”倪德康寒暄两句,端起茶杯,思索着该说些什么。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气场却足的令他诧异,心思也难以捉摸。

“爸,您叫我泽阳就好。”

“噗……”

倪德康一口水喷出来,表情惊恐,“你叫我什么?”

“看来夏夏又淘气了。”厉泽阳轻笑,微垂下头,眼底溢出宠溺。

放下茶杯,倪德康已经恢复往常,正身问道:“你和夏夏是怎么回事?”

他的女儿他还是了解的,要真和别人结婚不会一点消息不透露,除非……倪德康想到了刚刚播报的新闻,手不由握紧拳头。

公寓,倪初夏将车随便一停,跑着上楼

“哎呦,倪小姐你可算来了,这小伙子太倔了,我要送他去医院,死活不去,硬生生要自己扛过去。”王阿姨一把拉住倪初夏,一通叨叨。

“王阿姨,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

莫少白躺在沙发上,脸色发青,眉头紧蹙,发丝也被汗水浸湿,手捂着肚子,在隐忍痛楚。

倪初夏蹲下,伸手推了推他,“莫少白,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男人猛地睁开眼,目光凛冽,“不去。”

“你都这样了,还犟什么?”倪初夏语气不好,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哪知他直接夺过手机,扔到一边,用尽力气开口,“胃疼,去药店买药就行。”

“倪小姐,我看还是得去医院,可不能耽误了治疗。”王阿姨见他又晕了,连连劝说。

倪初夏望着他,扶额叹气。

怎么就给自己招了这么个麻烦回来?

“王阿姨,麻烦您帮我去药店买些治胃疼的药回来,可以吗?”

倪初夏从钱包里拿出钱,特地嘱咐她多买几种回来。

待王阿姨离开,倪初夏用盆打了热水,沾湿了毛巾给他擦脸,“你赚大发了,我爸都没这待遇,你最好赶紧好起来,让汉娜把钱全部投到倪氏建材……”

约莫半小时,王阿姨去而复返,把药交给倪初夏。期间莫少白醒了一次,挑了一盒药吃下,回到房里继续睡。

倪初夏暂时不敢离开,只好在客厅等他醒过来。她歪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没看一会睡着了。

莫少白醒来,从房里出来,见她还在,褐色的眼睛一怔,走过去俯身靠近。目光游移在她脸上,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开她脸上的发丝,褐瞳转深,喉结不禁滚动。

就在他有下一步动作时,倪初夏蓦地睁开眼,冷声开口,“你想做什么?”

------题外话------

厉先森专业拆台二十年,一招搞定岳父大人

感谢【东方宇卿】送的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