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床头吵架床尾和/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伯伯在家?”很惊喜,她问过岑南熙,他当时的意思是倪德康能出来的几率很小,看来凡事没有绝对。

“嗯,我爸今天回来的。”倪初夏莞尔,简单说了是厉泽阳帮的忙,略去其中的过程。

“初夏,这么看厉先生还是挺好的。”倪德康的事情并不小,他愿意帮忙,说明他是在意倪初夏的。

“屁,你是不知道他多过分,他……”

“他怎么了?”岑曼曼一脸好奇。

“哼…反正就是过分。”倪初夏回想了,那货就喜欢占便宜、坑害她,可是这些又不能拿到明面上说,只能自己憋着气。

岑曼曼笑了笑,这个厉先生很厉害。能让想来淡定的倪初夏如此不淡定,可不就是厉害。

轻车熟路走进客房,岑曼曼洗好澡,从浴室走出来,见倪初夏在床上,疑惑问道:“你怎么在我房里?”

她不是应该和厉泽阳睡一屋嘛?

“我陪你睡不行啊!”有他在房里,她不想回去。

“我怕你老公找我麻烦。”岑曼曼顺势躺下,闭上眼睛,她最好的朋友都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真好。

“他敢。”哼了哼,倪初夏抱住她的手臂,“曼曼,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岑曼曼鼻音很重的嗯了声,将头靠在她肩膀上。

受伤时,她比你还急,哭泣时,她比你还难过,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一定要珍惜。

倪初夏于岑曼曼便是如此,反之亦是。

翌日。

因为睡得晚,接近十点两人才起床。

洗漱下楼,除了做饭阿姨,家中没有人。直到中午时分,外面才传来车子引擎声。

“爸……”

倪初夏迎上去,见厉泽阳和倪德康并肩走来,她转动眼珠,爸竟然和这货一块出门,神神秘秘的。

“倪伯伯,你好。”

“曼曼啊,好久没见你了,瘦了不少,你们这些小姑娘别因为美糟蹋健康知道吗?”倪德康目光移开落在倪初夏身上,“夏夏也是,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跑了。”

“爸,你也太夸张了。”倪初夏挽着他,落座吃饭。

岑曼曼打量着厉泽阳,她想如果不是倪初夏,这辈子都不会认识这样……不同的男人。不似云辰的平易近人,也不属于岑南熙的高瞻远瞩,而是第一眼就觉得遥远的人。

于是,她坐到他们夫妻俩对面,尽可能忽略倪初夏那双含恨的眼神。

期间,倪初夏分别给倪德康和岑曼曼夹了菜,动作娴熟。

厉泽阳见到这幕,眉头紧蹙,薄唇紧抿,可见心情并不好。

吃过饭,厉泽阳起身,“爸,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

倪初夏放下碗筷,礼貌地挥手示意,男人却连眼神都没给她,起身离开。

卧槽!

这么娇俏漂亮的老婆和他打招呼,竟然理都不理!又发什么神经?!

岑曼曼憋着笑,垂下头扒饭。

倪德康直接笑出声,用手轻拍自家女儿的头,“夫妻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泽阳休假不易,要好好珍惜两人相处的时间,知道吗?”

“我们没吵架。”倪初夏郁闷开口。

倪德康好笑看着她,一副‘我是过来人,你骗不了我的’表情,起身离开饭厅。

倪初夏扒拉头发,抬眸看向岑曼曼,“你不会也觉得老娘和他吵架了吧?”

“不然你解释为什么昨晚死活不去自己房里睡觉?”岑曼曼了解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捋头发,看样子她还不知道自己在烦什么,突然有点同情厉泽阳。

“吃完了吧,走,我陪你去岑家。”倪初夏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起身朝着玄关走去。

——

水岸雅筑,岑家别墅。

岑家管家领两人进了家门,对着端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贵妇人报告,“太太,小姐回来了。”

贵妇人五十岁上下年纪,是岑奕兆的原配夫人朱琦玉,她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水,“大小姐还知道回来?我以为是翅膀硬了要飞了呢?”

“妈,昨晚我……”

“闭嘴!”朱琦玉眼睛微眯,话落下就将手里的茶水泼出去。

倪初夏眼疾手快,将人拉到一边,水全数泼在地板上。

“岑太太,手抖这毛病要是经常有就得去医院看看,万一是羊癫疯得尽早治疗。”

“倪初夏,自己家的事情都顾不了还来管别人家的事,呵呵,你爸在牢里还好吧……”朱琦玉脸色变青,却强忍没破功。

“妈,您别这么说。”岑曼曼咬着唇,眼眸闪动。

“夜不归宿,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滚上去反省!”朱琦玉恶狠狠瞪着她,长了一张白净无害的小脸,整天在家讨嫌装可怜,看着就心烦。

“我……”

“曼曼,我们上楼。”倪初夏拽着她上楼。

到了房里,倪初夏从柜子里拿出衣服,利索地收拾,不出十分钟,东西已经收拾差不多。

“初夏,我妈刚才说的你别介意。”

“我介意什么?她就一在家闲着没事干的妇女。”倪初笑了,要论嘲讽,黄娟甩朱琦玉好几条街,她功力尚浅。

两人领着行李下来,岑曼曼走到沙发边,礼貌开口,“妈,我打算搬出去住,家里要有事可以让管家打电话给我。”

“搬出去?岑曼曼,我看你真是翅膀硬了想飞是吧。”朱琦玉冷哼,眼神示意管家。

“岑太太,曼曼成年了,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我教训女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倪初夏,你还以为自己是珠城的名媛千金,一个落魄小姐也敢和我叫嚣!”朱琦玉眼底划过阴狠,目光冷冷落在两人身上。

“为何不敢?你也不过是个连男人都留不住的可怜女人罢了。”

“倪初夏——”朱琦玉大声尖叫。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管家扶着一位老人下来,头发花白却盘的精致,眼睛无比犀利。

她走下楼,看向朱琦玉,冷声道:“出什么事了?”

“妈,是曼曼这孩子要搬出去,我不过说她两句就和我急了。”朱琦玉收起刚刚那副样子,说话柔声细语。

老人眼底意味不明,吩咐管家,“打电话让奕兆回来一趟。”随后看向岑曼曼,“招呼你朋友坐下,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说?”

岑曼曼脸色发白,僵硬拉着倪初夏坐下。

------题外话------

厉先森郁闷了……仰天长啸:为什么不给我夹菜!

终于写到岑家,曼曼的事要一步步来

感谢【QQ050f9e40c414f7】送的钻石

感谢【潇湘青墨舞端】送的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