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从哪里看出他好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倪家丫头吧?”老人也在管家的搀扶下坐下,犀利望着倪初夏。

“岑老夫人,我是。”倪初夏面色坦然,放手握住岑曼曼的手,无声安慰。

林凤英便是眼前的老人,年轻时候是女中豪杰,与丈夫共同下海,满载归来便定居珠城。岑家起家靠餐饮业,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她。

“骨相不错。”林凤英不吝赞赏,话锋忽而一转,“曼曼一向听话,从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突然要搬出去,实在是胡闹。”

“奶奶,我迟早会离开家里,搬出去只是想提前适应。”害怕倪初夏语出惊人,岑曼曼抢先回答。

“呵,怕是攀上高枝想借机脱离岑家。”朱琦玉嘲讽。

“妈,我没这么想。”

“那你说说,上星期让你去见王总,中途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离开?”朱琦玉语气强硬起来,“人家王总好歹也是珠城数一数二的人物,你倒好,把人儿子晾那里,你还真以为自己是……”

“住嘴。”林凤英出冷厉瞪了一眼,诚心想让外人看他们岑家笑话。

倪初夏听了眸光一怔,看向岑曼曼,用眼神询问是不是有这件事。后者垂下头,不想再提。

什么数一数二的人物?离异的中年老男人,儿子比她还大……不明白,为什么朱琦玉心会这么狠?

约莫半小时,岑奕兆从公司回来,连同回来的还有岑南熙。

两个男人相貌相似,相较于岑南熙,岑奕兆更有吸引力,五十岁上下,有的是经过岁月洗礼成熟男人的魅力。

“奕兆,你回来了?”朱琦玉见丈夫回来,没了刚刚的咄咄逼人,瞬间化身为贤妻坐在男人身边。

岑奕兆颔首,看向林凤英,似有不解,“妈,曼曼想出去就让她出去住,这么兴师动众做什么?”

“这件事你同意就好,让你回来是商量南熙和云暖的订婚。”林凤英说着,目光似有若无落在岑曼曼身上,“当然,南熙的婚事定下来,下一个就是曼曼了,有什么人选没有?”

“奶奶……”岑曼曼面色煞白,唇瓣抖动。

她知道自己逃脱不了联姻,却没想到这一天竟然这么早到来了。

“你放心,奶奶一定给你挑个好人家。”林凤英含笑看着她,若仔细盯着她,便会看到她的笑意很浅很假。

倪初夏手被突然握紧,担忧看着岑曼曼。如何长期稳住商界的地位,最便捷省力的办法就是联姻,她终究是外人,在这样的话题上丝毫没有话语权。

“岑北故都没定下,奶奶你急什么?”岑南熙坐下来,眉头紧蹙。

“那小子我管不了,奶奶只希望在明年之前能解决你和你妹妹的终身大事。”林凤英拍拍岑南熙的手,似提醒似警告。

岑奕兆没插话,而是看向岑曼曼,“房子找到了?”

“还没。”

“岑叔叔,曼曼会和我一起住,您可以放心的。”倪初夏回答。

沉吟半晌,他点头同意,“嗯,在外照顾好自己。”

岑曼曼面色一喜,点头应下。

岑南熙一直注意她,见她因为能搬出去开心,脸沉下来,就那么想离开?

之后,两人趁着岑家人商量订婚事宜,借机离开。

坐上车,岑曼曼面带疑虑,“初夏,我爸一向严厉,怎么会同意我出去住?”

“甭管他为什么同意,你既然出来就别想着回去了。”倪初夏眼眸微闪,寻思着该如何开口,“曼曼……以后少和岑南熙碰面,就算例行回家也是,明白吗?”

林凤英很精明,不可能看不出两人之间的事,刚刚那番话就是在警示。而岑奕兆突然松口,怕也是有所怀疑。

她倒是不担心朱琦玉,但林凤英和岑奕兆却不得不防,就怕他们会因为岑南熙,对岑曼曼下手。

“我、知道了。”岑曼曼透过后视镜看着渐远的岑家,眼眶泛红,不会再抱有幻想了。

临海苑。

“夫人?”

裴炎上前帮忙拿行李,一脸惊讶,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回来,心想:难道是知道头儿心情不好特意赶回来的?

于是,多嘴说了句,“头儿也在家。”

倪初夏眉头蹙起,脸色黑下来。

不是说有事吗?竟然闷不吭声就跑回来了!

走进院里,岑曼曼看着白色栅栏旁摇曳花朵,脸色欣喜,“小富婆,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

“房子是厉泽阳的,和我可没关系。”倪初夏随口回答。

“瞎说什么?你们可是夫妻。”岑曼曼笑了,上前挽住她的手,“以后我的老公能有厉先生一半好就满意了。”

呸!

“从哪里看出他好了?”结婚不过半个月,对他的了解虽然少,但印象深刻的就是会坑她。

见她只笑不语,看得倪初夏牙痒痒。

两人走进别墅,男人靠在沙发上,丝毫不像下午有事的模样。

“厉先生,可能会叨扰几天,等我找到房子和工作,立刻就会搬出去。”岑曼曼礼数做到位,毕竟是麻烦别人。

“没事。”厉泽阳点头,视线继续落在电视上。

“啧啧,回来看电视,这事儿可真大。”倪初夏见他悠然自得,嘴痒就想讽刺。

男人直接忽略她阴阳怪调的话语,起身问岑曼曼,“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

岑曼曼惊了一下,缓过神开口,“暂时没想好。”

厉泽阳点头,沉吟片刻,“对厉氏感兴趣嘛?”

“我……”

“她不感兴趣。”倪初夏枪先回答,一脸警惕望着他。

一肚子坏水,突然献殷勤,又要做什么坏事?!

厉泽阳好笑看着她,抿了抿唇,等着岑曼曼回答。

“我这资历能进厉氏珠宝嘛?”

“当然。”厉泽阳点头,眼睛深邃望不见底,“明天厉氏有招聘会,可以去试试。”

……

之后,两人相谈盛欢,岑曼曼不顾倪初夏死命反对,果断把她过去的丑事全盘托出了。

厉泽阳目光落在沙发角落埋头懊恼的女人,薄唇挽起,深邃的眼睛溢出宠溺。

------题外话------

成功拉拢曼曼!

夏夏:我现在孤苦无依…

感谢【高冷小公举】送的鲜花、钻石、评价票和打赏,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