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骗子!

说好的有事,原来就是出来陪美女医生吃饭!

严瑾注意到她的面色阴沉下来,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心中了然,看向她的目光带了同情。

“我说你到底删不删照片?!”

齐烁脾气大了,走上前扯了严瑾一把,拽过相机往地下砸。

“阿烁!”

“啊……你、你凭什么砸我相机?”严瑾撞到墙上,忍着痛吼道。

“那你凭什么拍照?”齐烁挑衅看着严瑾,不解气对着报废的相机踩了几脚。

“我是记者,这是我的工作。”严瑾瞪着他,死小孩,狂妄无礼!

“呵……”

齐烁见倪初夏笑了,矛头指向她,“你这女人笑什么?”

“我笑你无知啊。”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蹲下从地上拾起储存卡,“照片存在这里,你砸相机有什么用?”

严瑾对她竖起大拇指,揉着胳膊走过去,“齐先生,相机被你弟摔坏了,我就是想删也删不掉喽。”

“哥,怎么办?”齐烁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以前被偷拍,他让助理去吓吓就能删掉照片,哪里遇到过今天这种情况?!

齐泓抬手揉了揉额头,脸色不好看向齐烁,“和女人动手,谁教你的?”

“哥……”

齐泓开口,“我替阿烁向你道歉,至于照片的事,发出去对你并没有好处,于我而言也只是费点财力的事情。”

于潇拿了包走出包间,扯了扯穆云轩,低声问:“什么情况?”

“不清楚,我也刚出来。”穆云轩耸肩,除了看出嫂子看过来的眼神不善外,其余一头雾水。

“泽阳,倪小姐好像有麻烦,要去看看嘛?”于潇伸手拉住他的衣袖,抬眸问。

“你和云轩先回去。”厉泽阳垂头,目光略过她的手,染了深意,不动声色挣开。

倪初夏恰巧看到这幕,美眸眯起,呦,这没一会儿手都牵上了,进度挺大!

‘我和于潇没有任何关系’,呸!信誓旦旦说的话都是假的。

这边,严瑾拨了拨短发,杏眼眨了眨,“说的也是,我原本也不想为难他的,谁知道这小子脾气这么差,要不这样,你让你弟和我道歉,我立马删了照片。”

话落,递给齐烁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做梦!”齐烁冷笑,一个娱记还敢和他谈条件。

“好。”齐泓点头,将齐烁拉过来,“向这位小姐道歉。”

“哥,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你动手推我朋友,还砸坏她的相机,这样不算错,那么你认为怎么样才算错?”倪初夏目光如炬,字字诛心,“抢劫?放火?还是杀人?”

“我…我只是…”

“说不出来了?”她的眼睛很亮,没了面对厉泽阳时的匪气,漂亮、耀眼,“我朋友很讲道理,如果你一开始态度良好,她不会揪着你的不雅照不放。”

“不是不雅照!”齐烁解释不了,干脆闭眼道歉,“对不起。”

“这才乖。”严瑾大大方方把储存卡递给齐泓,继续说:“以后可不能仗着你哥有钱有势欺负人了。”

齐烁彻底翻脸,甩手离开。

齐泓无奈摇头,这个弟弟是被他惯坏了。

“哎,你老公过来了。”严瑾小声提示,眼里含着笑。

“我没瞎。”他那么大一人走过来,早看到了。

“那你干嘛不理他?”严瑾余光看到厉泽阳和齐泓说话,颇有感触,大人物之间都是认识的。

呵呵!

为什么要理会一个满嘴谎话的家伙?!

“阿烁年龄还小,希望二位不是介意。”齐泓态度很好,俊逸的脸上也一直挂着礼貌疏离的笑。

“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严瑾回,蹲下把相机残骸捡起来放进包里,扯到肩膀疼得吸气。

“年龄不是他任性的理由,齐先生希望我们不介意,同样地,我也希望齐先生能好好管教令弟。”倪初夏言谈恰当,面上也染了笑意,格外端庄柔美。

厉泽阳见她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眉头紧蹙,眼底划过不悦。

在她扶着严瑾离开时,出声喊住她。

“有事吗?”倪初夏表情未变,脸上一直带着柔美的笑。

这抹笑在厉泽阳看来,却是极其敷衍。她的笑应该是明媚动人的,不是这样……欠揍!

“一起回家。”厉泽阳朝齐泓颔首,伸手准备拉着她离开,却被她躲开。

“厉先生,我看你还是先解决好自己的事情吧!”倪初夏瞪了他一眼,扶着严瑾,“送你去医院。”

“我送她去吧,她的伤是阿烁弄的,理应我来负责。”齐泓上前,替严瑾拿包。

严瑾是识趣的人,不顾倪初夏反对跟着齐泓离开。

厉泽阳走到她身侧,手轻抚她的脸,指腹摩挲鬓角,“生气了?”

倪初夏拍掉他的手,语气不好,“不许动手动脚。”

他大爷的,用牵过别人的手撩她,真想一巴掌呼他脸上!

“来吃饭的?”

厉泽阳没恼,站在原地望着她,高深莫测。

经他提醒,倪初夏才想起来莫少白和岑曼曼还在包间,弯起漂亮勾人的眼睛,“不光吃饭,我来是和帅哥约会的。”

帅哥?

怎么听起来那么令人不爽呢?!

厉泽阳眉头紧蹙,薄唇抿起,抬脚跟过去。

在她进包间前,握住她的手腕,“进去拿包,然后和我回家。”

倪初夏和他对视,见他那副冷漠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怎么?只准你州官放火还不准我点灯了?!”

两人僵持住,互不让步。

厉泽阳听到她的话,有片刻的恍惚,随后挽起薄唇,给脸刚毅冷峻的脸庞平添一丝柔和。

他的瞳仁如墨,亮而深邃,就这么看着她,点缀了柔情,宠溺也慢慢溢出。

伸手将她带进怀里,他解释道:“我来,纯粹是陪云轩和于潇吃饭,别想歪。”

------题外话------

夏夏:呵呵,我才没有想歪!更加坚定我要睡客房的决心!

推荐好友文《大龄租婚之老公很无赖》

特工婚恋文,情雪凝钰:

她,不过是做个任务,却被一声猫叫给搅和了……

急中生智,随手抓了一个男公关壁咚在厕所门上,然后初吻就这么没了。

他,也是做个任务,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刚想离开,就被人拖进厕所了,然后他如获至宝地吻了下去!

紧接着,救护车来了,他进了医院。

……

三天后,她却花钱租了他,成为回家过年的男朋友。

结果——

她自己挖的坑,把自己埋了;租来的男朋友,成了红本子上的合法丈夫。

“臭鸭子,你敢碰我试试!”

“老婆大人,洞房花烛,不碰的话,我会被人笑话无能的。”

所以,好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