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我是倪初夏的丈夫/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瑾跟着齐泓走出雅尚轩,心里惦记着倪初夏和厉泽阳,总觉得这夫妻两之间怪怪的。

“上车,送你去医院。”

冷不丁听到齐泓说话,怔了一下,“不用了,我自己买点药膏就行。”

齐泓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眉头一皱,打开车门,“不去医院也行,我送你回家。”

严瑾见他坚持,到底上了车。

刚开始,两人没有言语上的交流。待齐泓将车停在路边,去药店买了跌打损伤的药,严瑾打破沉默,说了谢谢。

“举手之劳。”

“其实……你不阻止我也不会把那张照片发出去的。”她拍那张照片时看到齐烁胸口的疤痕,也就明白他出道至今为何没有尺度大的照片。

手搭在装药的塑料袋上,严瑾极力找话题,“我只是看不惯你弟弟的态度,刚成年的小屁孩,脾气却和大爷一样。”

齐泓抿唇,垂头一笑,“阿烁是有些任性,但他本性并不坏。”

严瑾看着他的侧脸,微微怔住。刚才光顾着和齐烁吵架都没来得及观察他的哥哥,乍一看倒让她有些脸红。

车内灯光不足,男人的五官隐在暗处,依稀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抿起的唇角,格外成熟有魅力。他穿了正装,袖口挽起,露出腕表,品味并不俗。

忽而一阵凉风吹来,严瑾打了激灵,回过神来,双手轻拍脸蛋,试图让自己清醒。

——

嗓音醇厚性感,落在倪初夏耳中,令她怔愣。

两人就这么在过道处相拥而立,服务员和客人经过眼里大多带着揶揄。

恍惚过后,倪初夏推开男人,微恼说道:“你来做什么和我没关系,我现在要去吃饭,再见!”

“等等。”男人再次握住手腕,两指并拢捻起沾在嘴角的发,替她整理凌乱的头发。

倪初夏见鬼一般看着他,瞧见他眼底的那抹柔情,落荒而逃了。

这货肯定犯病了,不然就想出幺蛾子,呜呜……惊悚的模样吓到她了!

回到包间,岑曼曼急着站起来,“你急急忙忙出去,发生什么事了?”

算起来该有半个小时,两人在包间等得焦急,饭菜都凉了。

莫少白也抬头看过来,瞧见她脸颊两侧不正常的红晕,心里有些异样。

倪初夏坐下,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缓了一会,才将刚刚发生的事言简意赅的交代。

“她的工作挺危险,我听说很多明星心情不好就拿记者开涮,当众扇巴掌的都有。”岑曼曼得知严瑾受伤有些感触,顾及到莫少白在场,“当然,我说的明星绝对不是你。”

莫少白抬眼看向倪初夏,半开玩笑说:“你要是娱记,没人敢这么对你。”

倪初夏扬眉,眼里染了疑惑,“为什么?”

她可没忘记齐烁刚刚的态度,对自己的厌恨程度丝毫不比严瑾的轻。

“因为你漂亮。”莫少白不吝赞美,声线华丽好听。

倪初夏愣了一下,刚准备开口,门从外面打开。

“厉先生?”岑曼曼一惊,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

“打扰到两位用餐。”厉泽阳朝径直走到倪初夏身边坐下,顺势揽住她的腰肢,“刚刚耽误不少时间,我让服务员重新上菜。”

“谁让你来了?”倪初夏表情僵硬,从牙缝中挤出话。

厉泽阳没回答,目光看向莫少白,“不介绍一下?”

“他是明星莫少白,莫先生,这位是……”

倪初夏思索该怎么介绍,就听男人已经宣誓主权,“我是倪初夏的丈夫。”

莫少白眼底一怔,旋即点了点头,明白刚才心中的异样从何而来。

“刚刚聊了什么?你们继续。”厉泽阳进退有度,在倪初夏彻底恼怒前收回手。

岑曼曼神色微妙变化,刚刚的话题可不能继续了,干脆转变话题。

吃完饭,四人准备离开。出了雅尚轩,对怎么回去起了争议。

最终倪初夏迫于男人的淫威,坐上车和他先离开。

“你还真让曼曼送莫少白回去,有你的。”上了车,倪初夏不高兴了。

“是他自己要求的。”厉泽阳薄唇抿起,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过分。

莫、少、白?

因为职业原因,他对周遭的环境敏感度很高,也听到莫少白说的那句话。

男人会为了什么不避讳地夸女人漂亮,答案不言而喻。被夸的女人是他老婆,虽然证明自己眼光不错,但心里多少有些膈应。

他心情不好,自然要让别人更不好。

——

车内再度陷入安静,只是这次严瑾不打算说话。

手机铃声响起,齐泓戴上蓝牙耳机,听对面说了一会,眉头皱起,“你先带他离开,我马上赶过去处理。”

“齐先生,在前面路口停车,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能让这样的男人皱眉,事情应该挺棘手。

齐泓看向车外,沉吟片刻开口,“我去办件事,等处理好再送你回去。”

“其实……”

“并不会耽误你多长时间,这里是老城区交通不便,放你一个女孩在这,我不放心。”

齐泓说完,已经调转车头,驶向目的地。

车子停在路边,齐泓让严瑾坐在车里等着,自己推门下车。

严瑾看向车外,才注意到这里是皇冠盛宴,娱乐头条可能出现的地方。

明天交不了头条,何不在这里蹲点试试?想着齐泓没那么快回来,她拔了车钥匙,径自走过去。

刚开始只是在门外,后来她干脆进去。

严瑾睁大眼睛搜寻,蓦地发现猎物,她滑进舞池,自然而然接近目标。

在舞池和辣妹贴得暧昧的男人正是廖凡,当红男星,明天头条不愁了。

严瑾掏出手机,对准目标连拍几张,准备撤退时,手腕被握住,“把照片删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严瑾稳住心神,抽手离开。

离开舞池,严瑾察觉不对劲,门口被大汉围住,她只得往里跑。

上了二楼,追她的人非但没减少,反而增多,像是知道她的路径,卫生间门口早就被人堵住。

“站住!”

“别跑……”

严瑾看着已经到了尽头,一咬牙推开旁边的门闪了进去。

“呦,这不是刚刚偷拍的小记者嘛?”听到雌雄难辨的声音,严瑾望天花板流泪,看来今天是栽了。

只是片刻,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不是让你在车里等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