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喝点酒怎么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温润的男声,严瑾身形一怔,随即转身欣喜地看着男人,“我有些无聊,就过来找你了。”

“过来。”齐泓笑着,招手让她过来。

严瑾对着廖凡狡黠眨眼,拨着短发走到齐泓身边坐下。

廖凡表情微僵,挑眉看向齐泓,似笑非笑说道:“齐先生口味还挺独特。”

目光扫及严瑾时,危险眯了眯。

齐泓抿唇一笑,没承认亦没否认,继续刚刚的话题,“廖凡,你在娱乐圈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容易,别因为一时逞能毁了自己。”

“哈哈……没有筹码也能如此镇定自若,商人惯有的手段呀。”廖凡嘲讽笑起来,没有因为齐泓的话而惊慌。

他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靠自己打拼的结果,反之齐烁呢?

空有长相,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哥哥给的,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留在公司,更加不配和他相提并论!

“这么自信我没有筹码?”齐泓看着他,目光平淡,“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留学回国的高材生,双亲现居住在米国。”

廖凡眼底一怔,双手交叉摆在双腿上,显得很焦躁。

“网上资料的确是这么写的。”严瑾搭话,她是记者,自然对明星有所了解,只是……

齐泓看出她眼底的变化,出声问:“想说什么?”

“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先不说这么多年没拍到过他的双亲,就是他的文化水平,也看不出是留学回来的。”

严瑾略有嫌弃看着廖凡,记得在国外进修时,去过他的电影宣传会,说话磕磕巴巴,哪像是高材生?

廖凡脸色一沉,目光狠厉看向严瑾,“不过一个狗仔,你说出去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没等她回话,他看向齐泓开口,“明天报纸刊登‘当红小鲜肉深夜嫖娼’,该多吸引人呐?”

齐泓眸色转深,脸色很不好。

在他说话时,严瑾拉住他,拿出手机对着廖凡晃了晃,“廖先生,我认为明天的头条会是你。”

廖凡看了一眼她的手机,笑了,“你是记者,还能不知道哪个更劲爆嘛?”

严瑾见他不当回事,也不急,“那要是你的艳照呢?”

“呵呵,我什么时候……”

电光火石之间,严瑾将他按到在地,双腿跪在他后背。

如此生猛,廖凡没料到。

齐泓看向严瑾的眼神有些诧异,在听到她的话时勾了勾唇。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乖乖把能威胁到齐烁的东西交出来,二、被我打晕拍艳照。”

“你、你想死嘛?”廖凡面色铁青,咬牙切齿。

严瑾拍拍他的脸,杏眼含笑,“我没什么耐心,快点选一个。”

腿部用力,廖凡疼得大叫,“该死的,东西在筛盅里,快放开……”

严瑾唇角勾起,朝齐泓使了眼色。

齐泓拿到U盘,目光扫向廖凡,“有没有备份?”

“呃……没有!”廖凡疼得额头全是汗,都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使力的。

“廖先生,为了确保真的没备份,麻烦你配合一下。”

手起话落,廖凡觉得脖颈一麻,无知觉倒地。

严瑾起身,才意识到自己做过了,不自在地看向齐泓,“那个……齐先生,你知道我是记者,经常被人寻仇,所以……会点擒拿也正常。”

这个方法是公司老前辈教她的,为此她还报班学了半年,今天算是真正用上了。

可是……

怎么就脑抽多管闲事了?齐泓本事那么大,还能对付不了廖凡?!

齐泓看着她垂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唇边的笑意加深,“谢谢。”

“嗯?”严瑾抬眸,杏眼含着疑惑。

“谢谢你,没有任何损失让我拿到这个。”齐泓看着她,温声开口。

——

临海苑。

倪初夏先厉泽阳一步闪进主卧,拿了衣服锁上浴室门,洗了将近一小时才出来。

厉泽阳靠在床上,水渍顺着发梢落下也浑然不自知。男人的目光不加掩饰落在她身上,眼底深邃难辨,意味不明。

倪初夏心里警惕,转动漂亮的大眼,慢慢移到门边。

“去哪?”

“我去看曼曼回来了没?”倪初夏看他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心里就犯怵。

“她今晚不回来,刚刚来电话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落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倪初夏明显不信,拿了手机走出阳台。

得知岑曼曼和岑南熙在一起,气就不打一处来,“曼曼,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初夏,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别生气……”岑曼曼看着驾驶座醉倒的男人,目光闪动,语气有些哽咽。

“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再陷进去了。”倪初夏叹了口气,挂断了电话。

或许她说的不对,曼曼她从未从泥潭里出来,何来再陷进去?

倪初夏转身进了房里,将手机扔到床头,径自走出去。

客厅。

倪初夏开了红酒坐在沙发上品着,窗户打开,阵阵秋风吹来,吹乱她披散的发。

厉泽阳下楼,酒的醇香和发香交织扑鼻而来,令他心头微怔。

看着茶几上歪七扭八的空酒瓶,眉头紧蹙,“为什么喝酒?”

“要你管!”倪初夏反口相驳,态度极不好。

男人脸色沉下,拿开酒瓶,“晚上没吃多少东西,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倪初夏咋舌,干脆走到厨房重新开了瓶酒,“老娘今天开心,喝点酒怎么了?”

“倪初夏!”

“我饿了。”刚刚还耀武扬威的人顿时软下来,可怜兮兮眨巴眼睛望着男人。

厉泽阳扶额,极力控制情绪,“先把酒给我。”

倪初夏乖巧把酒瓶递给他,倚在墙边。

瞧见她眼睛迷离,脚步踉跄,男人把酒瓶放好,将她拦腰抱起,走到客厅。

“不许走……”见他起身放下自己,倪初夏急忙拉住他的手,生怕他走了。

“我去厨房给你煮粥,不是说饿了吗?”厉泽阳蹲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

就在这时,倪初夏蓦地拍开他的手,毫不留情,凶巴巴地说:“厉泽阳,谁让你碰我了,离我远点!”

“……”

男人的脸黑下来。

望着被她紧紧抓住的手,额头青筋跳动。

------题外话------

酒壮怂人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