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可以睡觉了不/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阳全身放松,眉宇少见的舒展开,抿唇看着她,看样子心情不错,他对着她招手,“过来。”

瞅着他,倪初夏踱步走到床头,见他半天不说话,狐疑眨眨眼,就在她身体前倾时,男人伸手将她拽进怀里。

倪初夏双手抵在他胸口,心跳加快问道:“你……要干嘛?”

手轻轻抚上她的发,眼底略有警告意味,“不想受惩罚,嗯?”

感受到他胸腔震动,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唔,好痒。

在她抗议前,男人松开手,语气有些冷硬,“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你胆子肥了?”

“当时环境太吵我没听到,等看到的时候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说到后面,已经没了底气,撅着嘴望着他,装可怜博同情。

奈何男人不吃她这套,猛然拉起她的手,卷起身侧的杂志‘啪啪’打上去,实在是气得不行。说是气她倒不如说是气自己太在意,有多久没这么紧张过,联系不上人,竟然差点报警。

他这两下没手软,打得倪初夏手掌火辣辣的疼,但看到他摆着硬邦邦的臭脸,又自知理亏,只好忍着,“哎,打也打了,可以睡觉了不?”

厉泽阳眼底染了无奈,手指轻弹她的额头,“以后不许再这样,知道吗?”

真应了那句话,和一个人呆久了,连脾性都变得相像,对她倒是气不过三秒钟了。

“嗯,绝对没有下一次!”倪初夏连连点头,掀开被子躺下,叹谓低喃,“困死了都,先睡……”

屋内点缀暖黄的灯光,趁着这片光亮,厉泽阳细细打量熟睡的女人,手指轻抚她的眉间,顺着鼻梁到达唇瓣,眼中依旧深邃,却不似以往冷漠,而是氤氲了柔情,染了笑意,就是她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

翌日。

饭桌上,岑曼曼的目光在两人中流转,然后脸蛋诡异的红了。

直到她坐上车才有机会问,“你昨晚和他,咳咳,挺开放呀?”

倪初夏疑惑眨眼,“打什么哑语?”

待她扭捏说出,倪初夏笑着解释昨晚的事,说完调侃道:“你是谁?快把纯洁的曼曼交出来!”

知道弄错了,岑曼曼脸颊泛红,嗔怪看向她。

——

YL年会到来,倪初夏直接向方旭请了下午的假,去找严瑾。

本以为年会到来,严瑾应该不会太忙,哪知等了半天,连人影都没见到。

直到天色渐晚,她才匆忙赶来,“同事今天恰巧有事,这是她的工作牌,挂上和我进场吧。”

两人从员工通道进入,没有惹来太多人注意。

会场觥筹交错,排场很大,参加的员工就有百位,还要加上高层和各大主播、明星等。

“我听说珠城分公司的老大要致辞,等会盯住他。”严瑾轻碰她的肩膀提醒,杏眼微眯寻找目标。倏尔,她眼眸一亮,笑着说:“初夏,你在这等我一会。”

倪初夏见她笔直走向当红的女星,垂眸低笑,看来是职业病犯了。对这里不熟,也不敢多走动,干脆找了拐角的地方坐下休息。

宴会开始,和严瑾所说无差。领导致辞后,倪初夏目光紧盯那人,快要靠近时,突生变故。

看着眼前穿着靓丽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倪初夏眼眸微怔。

“去那边聊聊?”

“…嗯,好。”倪初夏压住心中疑惑,微笑跟在她身后。

找了四周无人的沙发坐下,周颖端起桌上酒杯轻晃,“据我所知,倪小姐好像不是公司的人?”

“的确是,我过来是想见识一下。”小心回答,怕连累严瑾。

周颖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端倪,失败后,收回视线轻声问:“听说前段时间倪小姐家里的公司出了问题,不知解决了没有?”

倪初夏心里一惊,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图是什么?

她是厉泽川的妈,没道理会不知道厉氏出资倪氏的事,就算他没说,能知道倪氏出问题,多半查过自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在试探自己。

莞尔一笑,倪初夏垂下眼帘感激道:“已经没事了,这事还要多谢厉总的帮助。”

“哦?”周颖眸光闪动,轻抿红酒,“我看你要感谢老二才是,毕竟没他老大也不会帮忙。”

倪初夏双手握拳,表情略有僵硬,抿唇没有说话。

“老二脾气倔,当初让他进公司也是死活不愿意,非得去当兵,为国家出生入死也不见多有出息?”周颖轻靠在沙发上,眼里皆是不满,冷笑继续说:“他性子还冷,对我这个妈都没好脸色,和他在一起倒是难为你了。”

“没有军人出生入死,哪有您和在座各位悠闲的生活?!还有,我并不觉得难为,能有他这样心系国家的男人不应该是自豪吗?”听出周颖语气中对厉泽阳的不满,虽然不明白她为何那么说,但讽刺的语气太刺耳,想都没想就说出维护他的话。

周颖一愣,握紧手中高脚杯,笑起来,眼里饱含深意。

咬断舌头算了,倪初夏懊恼垂下头,她应该是点头附和控诉厉泽阳的,怎么就脑抽说出那番维护的话?!

------题外话------

感谢【WeiXinf91bea67d3】、【WeiXin61c467f9cd】送的鲜花

厉先森:你喜欢我,承认吧!

夏夏:呵呵……我没病、没受虐倾向,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