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活该冲凉水澡/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听到他此时的声音,脸颊不由泛红,不自在地说:“不想!”

“哦?”厉泽阳垂头看着她,手指划过她的脸蛋,“那你脸红什么?”

“……我、我热。”倪初夏拍开他的手,“你抱的太紧了,我热还不行吗?!”

男人眼中氤氲笑意,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将头磕在她肩上,低声笑起来,继续问:“要试试吗?”

很明显,他此刻的心情不错,并且她的反应取悦了他。

呼出的气息喷在她耳边,令她更加不自在,听他笑得开心,倪初夏咬牙将他推倒在沙发上,“试就试,老娘还能怕了你吗?!”

说完,霸气地堵住他的唇,毫无技术可言的啃起来。

“不玩了!”倪初夏手撑在他胸口,离开他的唇嚷嚷。

厉泽阳眸光暗下来,搭在她腰间的手指慢慢握紧,火已经挑起来,一句‘不玩了’就想了事?

翻身,两人位置对调。

倪初夏还未反应过来,唇已经被封上,之后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人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眸中晕染笑意,轻咬她的唇瓣,在她惊愣中长驱直入,强势霸占她的领地。

在两人相处中,他一直都是强势的,并用他的手段引她上钩。

男人的手滑进衣服里,指腹摩挲她的腰肢,倪初夏嘤咛一声,慢慢睁开眼,那双眸中含着水汽,不安、迷茫夹杂在其中。

厉泽阳对上她的眼,唇覆上去啄了啄,哪里是贼眉鼠眼,漂亮的不得了,偏偏主人还不自知,一颦一笑足以引人犯罪。

唔,好热。她这次是真的热了,觉得自己身处在汗蒸房里,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不知什么时候,她的上衣褪去大半,藕臂白皙光滑,无意识攀着他。

“是时候履行夫妻义务了,嗯?”

“……嗯。”他喊她的名字,她胡乱应着。

厉泽阳大手覆上她脸,将遮挡的发丝拨开,以便看清她的脸,注意她的变化。

……

倪初夏握着手机,看到短信才意识到是汉娜打来的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吃饭,短信是她发来的地址。

目光落及凌乱褶皱的沙发,脸不争气的红了,如果不是电话打断两人,刚刚她和那个男人就在这张沙发上做了。

念及此,倪初夏扒拉头发,‘噔噔噔’跑上楼。

听着浴室里传来水声,倪初夏弯下眼睛,笑了。

厉泽阳出来,见她穿戴整齐,在没心没肺地笑着,没给她好脸色。

“叫你起色心,活该冲凉水澡!”倪初夏对着他身后做了鬼脸,心情愉悦。

“谁先开始的?”厉泽阳臭着张俊脸,语气带了埋怨。

倪初夏跟着他,不服输,“哼,你不勾引我,我会开始吗?”

男人停下,转身对着她,视线落在她脖子,深邃的眼眸暗了暗,“你……”

“我和人约了晚上一起吃饭,先走了。”倪初夏挥手打断他的话,拎起包快步离开。

厉泽阳的视线在她的背影消失后才收回,抬手覆上自己的脖子,这样也好。他的眼眸划过一抹精光,挽起了薄唇。

吃嘛嘛香,是市区除高档餐厅,口味不错的饭馆。

开店的是夫妻俩,两人从小就认识,大学毕业就领证了,夫妻感情和睦。

穆云轩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摆满了菜,只是都凉透了,地上横七竖八放着酒瓶,也是他解决的。

他环顾四周热闹用餐的人,落寞收回视线。她再一次失约了,在他生日的这一天。

“先生,你都从中午等到现在,还要等下去吗?”老板走过来,想劝他离开。

“把菜撤了重新上一桌。”

“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要等的人?”老板无奈叹气,这桌菜从中午到晚上都撤六次了。

“我让你把菜撤了重上,我给钱!”穆云轩红了眼,声音陡然变高,掏出钱包扔在桌上。

周围吃饭的人有一刻静默,率先开口的是后面那一桌人。

“什么人?”

“耍酒疯麻烦到外面去,别打扰我们吃饭。”

“就是,老板,我要是你就直接把人给丢出去!”

老板无奈,知道他是喝大了,不管怕他影响其他客人,管了又怕他耍酒疯自己制不住,急得没办法。

岑曼曼和几个同事一起吃饭,听到动静看过来,瞧着他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不放心走上前。

“老板,这位是我朋友,给你添麻烦了。”想起在哪见过,临海苑有张照片,他就站在厉泽阳的身边。

老板见有人愿意接这烂手摊子,连忙感谢,忙其他的去了。

“美女,你谁啊?”穆云轩笑看她,眼睛不清明,醉的不轻。

岑曼曼没搭理他,拿出手机给倪初夏去了电话,哪知那端压根不关心这事,给她两个选择,要么自行离开,要么让厉泽阳自己解决。

“我送你回家吧。”岑曼曼挂了电话,和同事打了招呼,扶着他走出饭馆。

坐上车,穆云轩清楚地报了地址,然后睡过去。

岑曼曼无奈看着他,好后悔管了闲事,气愤揪了他的头发,“你是猪吗?一顿饭竟然吃了五千块!”还是在那样平价的饭馆!

花这么多也就算了,让他输银行卡密码的时候总是输不对,和刚刚报家庭住址时判若两人,最后还是她付的钱,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题外话------

明天就能恢复早上十点更新了!

唐唐要存稿、存多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