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不要委屈自己/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珠城天气转冷,下起雨来。

倪初夏看着床上熟睡的小家伙,这么看还挺像厉泽阳,不知道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应该不会像厉亦航这么臭屁。

起床换衣,她下楼刻意叮嘱阿姨,今天家里没人,一定要照顾好厉亦航。

岑曼曼拖着行李下楼,抢在倪初夏提问前说道:“厉氏提供宿舍,就在公司附近,交通环境都挺好的,所以才打算搬过去。”

“你一个人在那里,又没人照应,万一……”

“同批进公司的同事和我一起住,不用担心。”她偷瞄倪初夏,不好意思笑着,“我真不能再这里住下去,再看几次你扑倒厉先生,我都怀疑三观了。”

倪初夏:“……”

为了拯救岑曼曼的三观,倪初夏没再劝说,两人用完早餐便各自上班。

到了倪氏建材,严瑾顶着熊猫眼拦住了她。

“你这是几天没睡?”以往短发细高跟活脱脱的御姐,如今装扮不变,但萎靡的模样着实令人忍俊不禁。

两人也就一个星期没见而已,如今倪初夏精神饱满,严瑾却恰恰相反,萎靡不振。

“找个地儿让我喝口水,缓过来和你说。”严瑾已经不在乎她的调侃,只想坐下来好好休息。

离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倪初夏点头应下来,带着她到了公司附近的餐店铺,点了豆浆和一些吃食。

“看你样子还没吃吧,先吃点东西垫肚子。”

严瑾点头,将早点吃了,又喝了一碗豆浆,满足的叹谓。

她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放到桌上,“你什么时候和周颖认识了?上次酒会你说的熟人就是她吗?”

倪初夏拿起照片,的确是她和周颖,当时她们两人只是坐在沙发上聊了两句,但拍照的人技术很好,硬是拍成了相谈甚欢的样子。

没有回到严瑾的问话,她出声问:“从哪里弄来的?”

“同事偷拍的,昨天用他相机才看到。”看到照片后,她就和同事商量,暂时不要交上去,等弄清楚状况再说,话对视这么说,她也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我的确认识周颖,不过就几面之缘,那天估计觉得我投缘她才多说了两句。”看到照片,只是瞬间的恍惚,倪初夏便一笑而过了。

因为周颖和厉泽阳的关系,她刻意了解过,知道她出道很早,中途隐退,推算也能知道是嫁进了厉家,没过几年她便再次复出,可以说是经久不衰。

娱乐圈的水一直很深,其中隐婚生子的不占少数,她算是瞒的比较深。无论隐瞒的原因是什么,既然她知道,为了厉泽阳,她也不会说出去。

“那这照片就可以公布了?”严瑾睁着杏眼观察,见她并没有异样,送了一口气,“我以为你真和她有关系,害得我晚上没睡今早就过来见你了。”

“又熬夜跑新闻?别哪天看到某记者因太敬业累死的报道。”

倪初夏视线落在桌上散落的照片,这件事就让她的婆婆烦去吧,她可没闲钱去封锁于她自己不影响的消息。

“我真的离累死不远了。”严瑾揉了揉太阳穴,抱怨道:“你知道莫少白的经纪人多难搞吗?我跟了莫少白一个星期,愣是没见到一面啊!”分组分到个二货搭档就算了,抽专题竟然抽到最难的,她都快被逼疯了。

“汉娜?”

严瑾点头,比划汉娜的模样,“对,就是她。”

这从国外回来的就是不一样,对付记者就和玩儿一样,她这几天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无用功。

“莫少白没有签约YL传媒?”

倪初夏秀眉蹙起,如果真是这样,汉娜找她是为了什么?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自己身处迷雾中,没了方向。

严瑾如实说:“哪能啊,和曹总谈崩了。”要是本公司的艺人,她也不至于这么穷追猛打了。

“从那次成功约见曹总后,我就没和他联系了,也不清楚他最近的情况。”帮汉娜搭桥牵线过后,黄娟他们回来了,加之一直忙于工作,也就没了联系。

想想倪氏是靠建材起家,也只有在像样的酒会上才能见到明星,能结识汉娜和莫少白也实属偶然,如今不过是各自回归属于自己的发展轨道。

“我得到的消息是他有成立公司的意图,但具体的却是一点没挖到。”严瑾本就没打算让她帮忙,将话题扯开,“现在就希望我的申请批下来,能顺利转到民生部门。”

“民生可没有娱乐好跑,说不定还要去偏远的地方,你何必呢?”倪初夏看着她,实在不懂她的坚持,换部门就等于是重新开始,什么都要从最底层做起。

严瑾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这和她为什么退出娱乐圈进入媒体圈是一样的道理,当年的事情一直压在她心里,她一定要将真相挖出来,让该受到惩罚的人付出代价。

告别严瑾,倪初夏回到倪氏。

在方旭上班前,将今天所需的资料准备好。

方旭看着一目了然的资料,满意点头,这些天她的进步他是看在眼里的,现在想想,倪明昱那么聪明,他的妹妹也不会差。

出了办公室,方旭将审批过的文件交给她,“今天你去送。”

送交文件虽然简单,但要做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审批后签字的文件尚且简单,没签字的文件被打回部门,那就要考验送交文件人的应对能力。

倪初夏明白他的意图,点头应下。

方旭刻意看了她的脚下,见她穿着平跟鞋,倒是有些意外,“你是知道我今天会指使你干活?”

倪初夏白了他一眼,把桌上的行程表摆在他面前,“副总,你中午三点半要去工厂巡查,我还能穿高跟鞋去吗?”

方旭见她一脸不耐,忍俊不禁,笑着进了办公室。他想,要不了多久他这个位置就可以拱手相让了。

倪初夏将数十份文件送完,已经是上午十点钟。

想到财务部的那个老女人竟然当众撒泼,心里就不痛快,报表做的她都看不下去了,还指望方旭能签字,瞧她那模样就知道没什么本事,怕是靠连带关系进来的。

别急,等她有了实权,一定把公司的这些蛀虫全部清理干净!

“初夏,刚才有人送花过来,我看你不在就先替你签收了。”方旭的秘书捧着大束的玫瑰过来,笑着说。

“呃……谢谢你啊。”倪初夏接过花,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走进办公室。

桌上一大束花依旧是香槟玫瑰,玫瑰浓郁的花香弥漫散开。

倪初夏颇为郁闷,昨天不是和厉泽阳说好了以后送花要送红玫瑰,怎么转眼之间就忘了?!

想也没想拿出手机,在号码拨出去前她回神,将手机扔到桌上,算了,看在你还知道送花的份上,就勉强不怪你了。

中午下班后,倪初夏和同事去员工餐厅,刚走到电梯口,就见倪柔小跑过来,“姐姐,你终于下班了。”

倪初夏秀眉紧蹙,她怎么会在这里?

倪柔见她没答话,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云暖在公司外等着,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嗯。”倪初夏和同事说明,跟着倪柔下了楼。

电梯里,倪柔一直是笑着的,也不说是为了什么,看上去很开心。

云暖和倪柔年龄相仿,两家关系不错,她们玩到一起也没什么,但两人一起来找她,这不得不让倪初夏疑惑。

念想之际,到了倪氏附近的餐厅,菜已经点好上桌,就等着人来了。

“倪姐姐,你做我这一边。”云暖将倪初夏拉到她那边,亲昵地说:“你喜欢吃的菜都在这边呢。”

倪柔将包放下,柔声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姐姐是你亲姐呢?”

云暖不在意她的话,一个劲往倪初夏碗里夹菜,十足的殷勤,“倪姐姐,你现在上班很辛苦,要多吃点才是。”

倪初夏莞尔一笑,面上功夫做的很好,“我自己来就行,你也吃。”

云暖讪讪笑着,然后垂头扒饭,用余光看着对面的倪柔,似是在求救。

“姐姐,云暖把那天的事情都告诉我了,她就是想和你道歉,误会你和韩大哥,她这几天心里一直不舒服。”倪柔顿了一下,紧接着说:“我还告诉她你和姐夫关系很好,怎么也不会和韩大哥再有关系,那些照片一定也是有心人故意拍的。”

“什么照片?”倪初夏放下碗筷,直直地看向倪柔。

“姐姐不知道吗?”倪柔有些惊讶,随后开口解释:“就是皇冠盛宴的照片,云辰哥和韩大哥打架,网上还有不少视频呢?”

倪初夏愣了一下,事情都过去两天,就算会有照片、视频流出去,也该是当天晚上,怎么会在今天?!

不一会,倪柔用手机找到那段视频,放到她眼前。

三十秒钟的视频倒把云辰和韩立江狰狞扭打的模样拍到了,却没有拍到旁人。

倪初夏随意翻了两张照片,恍然大悟说道:“你们说的是这个?云辰和我说了,他看不惯韩立江总是钓着云暖,气不过才打他的。”

“真的吗?”倪柔拧眉,显然不相信。

“倪姐姐,我哥真的打韩大哥了?”云暖生气问道,眉头都快拧成麻花。

没回答倪柔的质疑,倪初夏看向云暖,语重心长地说:“云暖,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妈爸,最关心你的人就是你哥云辰,如果让他知道你因为他打韩立江的事生他的气,他该有多伤心啊。”

“我知道,可是…韩大哥他……”云暖乱了,表姐、倪柔和倪初夏说的都不一样,她到底该相信谁。

“你和韩立江之间差了太多,未来的某一天你就会后悔当初没选择一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人在一起,他会陪你逛校园、上课、旅行……”

“姐姐,你说的我不赞同,就拿你和姐夫相比,姐夫也比你大很多,他还是军人,更不可能陪你做这些的。”倪柔打断倪初夏的话,眼里满是天真。、

云暖眨了眨迷茫的双眼,对着倪初夏保证,“倪姐姐,我不会生我哥的气,但是我也不会放弃韩大哥的。”

倪初夏:“……”

得儿,她就当自己没事找事做,说了一通废话。

饭后,倪初夏急着回公司准备下去的巡查,却被倪柔绊住,“姐姐,你带我去公司参观一下吧。”

“你很闲是吗?”

“我……”

“有时间想歪门邪道不如想想怎么提升自己,自不量力学企业管理,今年又打算挂几门课?”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为了公司才去学的。”倪柔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能翻脸。

倪初夏见她一脸委屈地模样,来了兴致,“哦,那么我告诉你,你想进公司,没门。”

想要倪氏建材,也要看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倪柔嘴唇抖动,脸色煞白,像是下一秒就会晕倒一样,“姐姐,这好像不是你说的算。”

恨只恨如今她还在学校,不然也不会处处被倪初夏压制,如今连进自己家的公司,都要看她的脸色。

“你可以回去问爸,看他怎么说?”

倪初夏弯下迷人的眼睛,这抹笑令倪柔觉得刺眼,她眼底划过一抹狠意,握拳说道:“等我毕业了我会和爸爸提到。”

“那我提前预祝祝你成功了。”倪初夏露出嘲讽的笑意,转身走进公司。

倪柔喊住他,依旧轻声细语,“姐姐,那天晚上我好像惹姐夫生气了,请你替我说声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在那样了。”

倪初夏身形一怔,美眸浅眯起来,回头说:“你说那件事啊,放心好了,你姐夫没那么小气。”

方旭和倪初夏前后脚上电梯,隐忍笑意说道:“你哥还怕你被人欺负,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倪初夏得意洋洋,“有他这个大哥在前,我怎么好意思丢他脸呢?”

倪柔最后说的话无非是想挑拨她和厉泽阳的关系,这招她在十岁的时候就不吃了,竟然愚蠢的还在用,看来吃了十年的粮食,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下午三点半,方旭携同几个经理去了工厂,倪初夏随同。

“我记得副总以前都不用女助理的,怎么这次破例了?”销售部孙经理调侃。

方旭看了倪初夏一眼,笑而不语。

“我看这女助理厉害得很,听说让老杨吃了闷亏啊。”外贸部黄经理搭话,看着倪初夏赞许点头。

老杨就是财务部经理,不过令倪初夏不解,她今天做的事情并不出格,怎么能让他知道了?!

方旭略微靠近她,垂头低声说:“你今天得罪的人是黄经理的老相好。”

“你怎么知道?”倪初夏瞪着眼,这两人都各自有家庭,怎么还搞到一起去了?

“要想管理好一个公司,知道手下的公事远远不够。”方旭压低声音,沉稳开口,“你哥在这一点做的很好,当年创业的时候,他可是把那些员工的软肋握得紧紧的。”

呃……

倪初夏若有所思,再次看向这个中年的黄经理,公司都传言他很顾家,即使是在外贸部也从来不会夜不归宿,看来事情并不是这样。

采购部王经理见两人耳语半天,目光暧昧地在两人之间流转,“看来我们很快就能参加喜宴了啊!”

方旭将目光看向三位经理,整理了衣袖,沉声说:“各位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助理姓倪。”

黄经理面容震惊,和身侧的孙经理面面相觑,而王经理则更是吓得向后退了一步,连连道歉不该开这个玩笑。

“好了,你们各自工作吧。”方旭打发三人离开,走到正在运作的机器旁,“你猜他们三人谁知道你的身份?”

倪初夏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拧眉细想,“孙经理吧。”

“错。”方旭脸上的笑意收敛,“他们三人都知道,可以说公司工龄在十年以上的人都知道你的身份。”

“包括财务部经理,那个泼妇?”现在轮到她震惊了,这一个两个的演技完全可以去夺奥斯卡金像奖了!

“当然,她的工龄快有二十年了吧,你后妈进门的时候她进的公司。”方旭点头,见三人走远,才继续说:“这些人藏得很深,且各个都是人精,倪氏当年是以家族企业经营模式起家,虽然稳定但也有不少弊端,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发现二十年间倪氏不止一次出现资金亏损的情况,但好在每次出现大问题前都能把缺的资金补上,但今年却是最严重的时候。

别看经营这么大的公司,但倪氏近几年已经落后别人太多,依旧经营传统的建筑材料、五金建材等,新兴行业却是从不跨足,在这么下去,不出几年,就会有更加出色的建材公司取代倪氏在珠城的地位。”

倪初夏听完,陷入沉思。

她看过倪氏近二十年的资料,从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但和方旭一针见血的指出还是差了太多。

在西方公司管理方法的冲击下,家族企业最后只能走向灭亡,为今之计就是尽快扫清公司里的蛀虫,注入新鲜的血液,才能保证稳固发展。

倪初夏抬眸看向方旭,笑着说:“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交代后事?”

本以为倪初夏消化完他所说的,会干劲满满,亦或者提出可实际的措施,但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倒是令他无言。

“你哥回来我不就得退位让贤了?”

“也对,毕竟和我大哥相比,我还是更信任他。”倪初夏欣喜地点头,翻看资料去了别的场地。

倪明昱说的没错,他的妹妹的确很无情。不过,这样的性子也好,在这条道路上会走的更好、更远。

回到倪氏后,倪初夏登陆了公司内部系统,再次流浪进二十年的近况,有了方旭的点拨,这一遍她看到了不少先前没注意的地方。

看来方旭说的没错,倪氏倘若再如此,将来就是有是个厉氏的支撑,也会是穷途末路。

到了下班的时间,倪初夏拿了包,捧着那束花,下楼回家。

男人穿着军装,军帽规矩拿在手上,身影傲然挺拔,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吸引了路人的注目。

眼眸深邃泛着波澜,像往常一样,看到她时,薄唇挽起,缓步走上前。

倪初夏看到他时,还以为是眼花,见他径自走过来,弯下了眼睛,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不是说明天回吗?”

“推了饭局,提前回来了。”厉泽阳眼眸泛着涟漪,像是一汪深蓝不见底的海水。在看到她手里的香槟玫瑰时,他不由抿起了薄唇。

裴炎适时地从车里捧出一束美艳的红玫瑰,递到了男人手里,然后钻进了车里。

墨绿色的军装,配上手上鲜红的玫瑰,倒是不违和,反而让人觉得惊艳、亦让她觉得感动。

“你是连续订了两天的香槟玫瑰吗?”倪初夏看了自己手中的花,再看向男人递过来的花,有些为难,“我拿不下。”

厉泽阳替她做了决定,将他手里的那束塞进她怀里,扯过她手里的香槟玫瑰直接扔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你干嘛扔了啊?”倪初夏拧眉看着她,“我只说它颜色太素,又没说不要。”

“不是喜欢的,扔了就好,不要委屈自己。”厉泽阳觉得理所应当,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

停在军用吉普车后的那辆车里,气氛逐渐凝滞。

汉娜有些担心地看着身侧的男人,刚刚她见倪初夏捧着花出来,还很开心地调侃说她收下花了,可转眼那个男人出现了,果决却霸道地将精心挑选的花扔了。

“少白……”

“开车。”莫少白垂下眼帘,放在双腿上的手微微曲起,“看来,只有改天约她吃饭了。”

汉娜看他表情未变,不放心地问:“那花还送吗?”

莫少白眼睑动了动,唇角上扬,“送。”

汉娜点点头,将车开走。

她想她是真的没有懂过他,明明那次是他说以后少提倪初夏,可转眼间就给她送花。

香槟玫瑰,我只钟情于你。

这些年,还从来没见过他在意过谁,就是与他一起拍戏的那些影后级别女星,也只能在片场和他说话,私下里可是理都不会理。

这么看来,倪初夏的确有点本事,不禁令她好奇莫少白是如何认识她的?

后面的车离开,厉泽阳才开口让裴炎开车。

倪初夏捧着玫瑰,越看越喜欢,偏头问道:“你挑的?”

“嗯。”

男人将看向车外的视线收回,如墨瞳仁隐隐闪动光泽,落在她身上。

“这种花只准送给我。”倪初夏霸道说着,瞧见他眼底的笑意,用胳膊肘轻碰他,“听见没?”

“好。”她的霸道无理,厉泽阳早就习惯,只要不太过分,依着她就是。

一路上,倪初夏都是软在他身上,闭眼休息。今天下午陪方旭巡查实在是累,想起倪氏的情况心烦,巡查工厂又折磨身体,倒真睡过去了。

等她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到了床上。看到有些老旧的天花板,才反应过来是在军区大院将军楼。

起床在房里晃悠,二层小洋房有些年代,所以房间并不大,书架上摆满了书,多数是军用书籍。

她随手抽出一本,靠在窗边翻开,内容并不是中文和英文撰写的,是她看不懂的语言,空白的地方写满了注解,字迹有些地方潦草,有些地方却很工整,但能看出来是一个人所写。

听到身后的动静,倪初夏回头,看到他站在身后,自然向后靠,“你来了?”

“能看懂?”厉泽阳瞥了眼她手里握的书,随口问。

倪初夏将书合上,哼了哼,“看不懂怎么了?看不出来你还是高材生。”能看懂一种语言,还能写出见解和批注,或许比高材生还要厉害。

“奶奶曾经是外交官,厉家子孙懂多国语言也不奇怪。”厉泽阳定定地看着她,黑眸泛起点点波澜。

“大哥也懂?”倪初夏很惊讶,问道。

“嗯。”

呃……

“厉亦航那小子呢?”

“他目前只会三种。”

倪初夏:“……”

不想说话了,她加上方言估计能有三种。

厉泽阳看着她吃惊的模样,觉得好笑,“家里也只有爷爷不会,你比他厉害。”

“哼,我谢谢你夸赞我啊。”倪初夏嘟着嘴,实在接受不了傲娇娃懂得比她多,内心受到了暴击。

厉泽阳轻弹她的额头,垂眸望着她。

抬眸与他相视,她弯下了眼睛,踮脚凑过去,“你别这样看着我。”

男人眉头微蹙,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亲你的。”倪初夏脸颊慢慢泛红,眼睛一眨一眨,明亮好看。

厉泽阳喉结微动,神色却未变,依旧看着她。

倪初夏揪着他的衣襟,踮脚送上红唇,亲了亲准备离开,哪知男人俯身将她困在书桌与窗台之间,加深了这个吻。

天色渐暗,路边亮起了灯,有几缕透过窗户缝隙进了房,见证暧昧暖意的一刻,男人步步紧逼,远处传来士兵的口号声都像是在为他呐喊助威。

听到有人上楼,厉泽阳慢慢松开她,轻轻顺着她的发。

不一会儿,裴勇的声音响起,“二少爷,老爷让我叫您和夫人下去吃饭。”

“马上下去。”

倪初夏红着脸推开他,“你是不是早就想亲我了?”

这货太坏了,她说的亲就只是亲亲脸蛋和嘴角,哪知道他竟然……

厉泽阳挽起薄唇,不置可否。

“我们现在是恋爱关系知道吗?进展不能太快!”倪初夏想起早前看过的几本书,觉得有必要和他说清楚。

厉泽阳眉头紧蹙,恋爱关系?他只知道倪初夏是他的,至于她想玩什么,依着就好,于是虚心请教,“那怎么样才不算快?”

“就是……”倪初夏眨了眨眼,伸手指着床,“就是不能滚床单。”

“没问题。”

“咦?你答应了?”厉泽阳一口答应,倒是让倪初夏觉得意外。她还以为要说好多话他才能答应呢?!

“嗯。”男人眼中坦然,并不觉得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在他眼里,这种承诺都是无用之举,按照她的脾性,他若是在那时无动于衷,她当场就炸毛了,哪还能记得这个时候做出的承诺。

“小叔、小婶婶,奶奶来了。”

厉亦航的话响起,倪初夏眼眸一怔,她也清楚地觉察到厉泽阳的冷意。

周颖站在一边,黑色皮草搭在手腕上,显然刚来没一会。听到孙子叫的那声‘小婶婶’,她眸光转冷,直射向倪初夏。

“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饭吧。”厉建国语气不好,率先走到饭桌。

厉亦航走到倪初夏身边,主动牵着他的手,小声说:“小婶婶,奶奶脾气不好,你等会学小叔和我爹地装哑巴就行。”

倪初夏轻轻摸摸他的头,小家伙是在担心她。

“小夏啊,她是泽阳的妈妈,他们母子两关系不好,你也不用喊,和奶奶一起去吃饭吧。”厉奶奶一脸慈祥,拉着倪初夏到了饭厅。

客厅里,只留母子两人。

周颖脸上万年不变的笑意已经敛去,取而代之的愤怒,“厉泽阳,你存心和我作对是吗?”

厉泽阳冷冷地看着她,眼底深处是嘲弄,他依旧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当年你大哥一意孤行,结果如何?那个女人还不是走了,你是想赴他后尘吗?!”周颖打心底里觉得,倪初夏会和当初缠着厉泽川的女人一样。

她可以允许厉泽阳和她玩玩,但结婚,绝不允许!

厉泽阳不在意她的愤怒,一字一句说道:“她不一样。”

“不一样?”周颖冷笑起来,“你以为她和你在一起是为了爱?还不是因为你有钱有势,像她这样二十岁的小姑娘我见得多了,谁对她好、谁有钱就和谁跑来了。”

她可是记得,倪氏建材还是靠厉氏的注资才得以继续生存。前不久报纸也都被她占据,和正荣集团的少东纠缠不清,还引得云家的儿子为她打架,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做她的儿媳!

“哦?你说的难道不是你自己?”厉泽阳语气很淡,让人听不出情绪,但他深邃的眼中满是冷意。

周颖向后退了两步,手紧紧握拳,“听妈的话,和她断了。你要是想要年轻的女人,我认识不少,比她漂亮的也大有人在,保证你……”

厉泽阳直接打断她的后话,“裴叔,送客!”

周颖看着他走进饭厅,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一个两个都不听她的话,她是他们的妈妈,又怎么会做害他们的事?!

“周小姐……”

周颖瞪了裴勇一眼,径自走向饭厅,“你没听到老爷子让我留下吃饭吗?”

饭桌上,一派和睦。

倪初夏喂厉亦航吃饭,小家伙眼睛到处瞅着,看到厉泽阳回来,他小声说道:“小婶婶,等会吃完饭奶奶就会和你聊天,先是问你要多少钱,然后再用你家人逼你离开小叔,你要挺住啊!”

倪初夏:“……”

多少年的戏码了,现在还用,这小子不会是看多了偶像剧吧?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但饭桌也就这么大,厉建国和厉奶奶自然听到了,两个老人心里各自都打算着。

厉亦航见她不在意,急着说:“小婶婶,你千万不能抛弃小叔的,不然他一个吃软饭的,没了你会饿死的。”

噗!

倪初夏笑喷了,她以为在厉亦航的心中,厉泽阳虽抵不上厉泽川的威慑,但也是令他崇拜的人,没想到却是吃软饭。

看厉泽阳隐忍不发的表情也知道,这货早就知道了。

“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吗?”

厉亦航被厉泽阳看了一眼,立刻乖了,也不让倪初夏喂饭,只是时不时看他一眼。

倪初夏依旧笑着,凑到他身边小声问:“吃软饭的,你和我说说你妈都有什么手段啊?”

厉泽阳看着她,无奈道:“快吃饭。”

周颖到了饭厅冷不丁看到这幕,轻嗤出声。

“我们厉家最讨厌阴阳怪调的人,再让我听到就给我滚出去。”厉建国狠厉地瞪了周颖一声,他不发火还真当这是自己家了。

周颖抿了抿唇,“爸……”

“我受不起你这声爸,别乱叫。”厉建国将碗筷重重地放到桌上,目光犀利地看着周颖,“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小夏是我厉建国承认的孙媳妇,把你心里那些弯弯绕绕收起来,要让我知道,我看你也不要再回珠城了。”

听了厉建国的几句话,周颖面色变得煞白,她极力控制情绪,却觉得怎么做都是枉然,‘承认的孙媳妇’、‘不要再回珠城了’,这些都深深刺进她的心里。

厉建国说完,穿上军外套出去散步,厉奶奶也跟着,临走前,她握着倪初夏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这顿晚饭,周颖是一口都没有吃下,几次想开口说话,却因为厉建国的话犹豫了。直到厉泽阳带着倪初夏和厉亦航离开军区大院,也没能找到机会。

回到临海苑,厉亦航一直黏着倪初夏,“小婶婶,我今晚还讲故事给你听。”

“嗯,真乖。”倪初夏直接将他抱起来,走进了主卧。

厉泽阳全程冷着张脸,让小家伙进房间颇有异议,“厉亦航,回自己房里。”

“我不要!”厉亦航说完迅速躲到倪初夏身后,“我要给小婶婶讲故事,还要让她给我洗澡澡穿衣服。”

洗完澡,倪初夏替他穿衣擦头发,俨然像是一位妈妈,她回过头看向厉泽阳,“今晚亦航和我睡,你去客房吧。”

厉泽阳的脸彻底黑了,他到底为什么要答应厉泽川把这个祸害带回来?!

厉亦航则躺在床上打滚,‘咯咯’笑起来,“小叔,今天小婶婶是我的,她身上很香很软哦。”

最终,厉泽阳沉着脸到了客房,眼眸危险地眯起,厉泽川把他儿子送过来,他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

主卧里,一大一小闹腾了一会,厉亦航便呼呼睡着了。

倪初夏想起厉泽阳不情不愿被赶走,抿唇笑了。小宝宝哄睡着了,接下来她的任务是要去哄闹别扭的大宝宝。

客房的灯已经关了,倪初夏轻手轻脚推门进去,借着走道地灯,走到床边,“厉泽阳,你睡了吗?”

好久没听到他回话,她自顾自地说:“你要不理我,我可就走了哦,到时候就你一个人睡冷冰冰的床。”

床上的人蓦地睁开眼,握住她的手,“不准走。”

男人掀开被子,顺势将她拉到床上,两人紧紧相拥。

“你不觉得有点闷吗?”倪初夏动了动,将头露出来。

“我在感受。”

“感受什么?”

黑暗中,她眨了眨眼,纤长卷翘的睫毛蹭到男人的下巴,令他有些痒,他低头用唇碰了碰她的眼睛,“先把眼睛闭上。”

倪初夏心跳的很快,笑着闭上了眼。

唇轻轻贴在她的额头上,男人声音带了暗哑,“的确很香、很软。”

倪初夏无声骂了句‘流氓’,瞌上了眼。

------题外话------

感谢【soonyxsy】1月票、【星空辰羽】2月票、【QQ050f9e40c414f7】9花和五星评价票、【陈霜】3月票和五星评价票、【清清123456】1月票、【zhoyi960】五星评价、【whdtop】1月票、【janech】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