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别让他把小婶婶抢走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珠城被薄雾笼罩,树枝上挂着银白的霜露。

云辰倚在车旁,两指间的烟燃尽,直到烫到手才回神。他望着地上的烟蒂,想起了很多往事。

年少时,自以为了不起叼着根烟走遍校园,身后跟着几个铁杆小弟,不知道多威风,但在被她发现,追着满校园跑后,就收敛了。再后来,每当她不理他或者生气的时候,他就故意掏出烟,那样她准会理自己。

如今,他能自在的抽烟,却没了当时那份感觉。

“云辰?”

将最后一根烟点着,深吸一口,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云辰的身形顿了一下。他慌忙将烟掐了,抬头看向她,“夏宝贝,你终于来了,本少爷都要冻僵了。”

倪初夏见他一脸落寞,眼白泛着血丝,拧眉说道:“你这又是玩了通宵?”

“没有。”云辰面色不好,伸手拽着倪初夏往倪氏建材走。

“哎,你要干什么?”

“本少爷今天陪你上班,不许拒绝!”把她拉进电梯,才松开了手。

电梯里是各个部门上班的员工,在他们中有人认识倪初夏,看到她身边跟着云辰,不免有些好奇,小声问:“小夏,他是男朋友啊?”

“好帅啊!”

云辰的小虎牙露了出来,没了刚刚的落寞,得意地看向倪初夏。

倪初夏看着身侧的人,和二大爷一样,拽的鼻孔都朝天了,无奈说道:“他还单身,你们还有机会的。”

听她这么说,云辰心里别扭,冷哼一声。电梯到了后,甩下倪初夏自己先出去了。

待倪初夏走进办公室,见他已经霸占椅子,靠着闭眼睡了,气得牙痒痒。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搬了椅子进来,开始今天的工作。

约莫十点钟,送花的快递小哥又来了,照样捧着一束香槟玫瑰,让倪初夏签收。

看着手中的玫瑰花,倪初夏眉头紧蹙,想到昨天厉泽阳扔花时的果决,已经可以肯定,这花并不是他送的。

那么又会是谁?

倪初夏将花扔在桌上,推门走出去,在电梯处拦住快递小哥,“以后如果有花,不要再送来了。”

“那不行,我们是诚信生意,客人的要求我们就得完成。”快递小哥拒绝,见她一脸为难,说道:“倪小姐,你要不喜欢人家就和他说清楚,说清楚了下次就不会有花了。”

倪初夏:“……”

看着他离开,倪初夏彻底无语了,她也要知道是谁送的吧?!

回到办公室,云辰已经醒来,可以说在快递上门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

“宝贝儿,你最近桃花运挺旺啊?!”

听出他的调侃,倪初夏没空理他,埋头继续整理文件。

云辰用手拨弄,花瓣弄掉了她也没反应,和先前宝贝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于是明朗地笑了起来。

“云少爷,你很闲是吧?”倪初夏放下笔,没好气看着他,“说吧,你今天找我做什么?”

清早就过来,说是陪她上班,她才不信他好动的性格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云辰从椅子上起来,活动身体,“行了,你忙吧,本少爷回家补觉!”

他也真是傻帽,竟然因为云暖的几句话就跑来,还好没问出来。再见她前后对待花的态度完全不一样,显然是对送花的人无感,或者曾经有感现在反感,那他还急个屁!

倪初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一笑,这么多年都这样,说是风就是雨的。

中午下班,因为下午方旭开会的资料还没准备好,就没去吃饭,打算将工作做完再去买吃的。等她完全整理好,已经是十二点半,公司员工也都从员工餐厅回来,有继续工作的,有趴在桌上休息的。

倪初夏伸了懒腰活动筋骨,看到‘汉娜’来电,眼眸微怔,讲电话接通。

“倪小姐,少白去找你了,你现在有空接他一下吗?”

“他怎么来了?”倪初夏显然很震惊,他是公众人物,现在又是青天白日,被人看到估计又会是近几天的头条。

汉娜愣了一下,解释说道:“少白刚从国外回来,没什么朋友,这几天又被记者追的只能在家里,怕是有些闷了。”

“行吧,我给他打电话。”

挂断电话,拨了莫少白的电话。

知道他在倪氏附近的公园,倪初夏下楼去找他。唯一庆幸的是现在是中午,并没有太多人走动,公园里也没多少人。

莫少白坐在石凳上,双手规矩地放在双腿上,鸭舌帽摆放在一边,黑发有些凌乱。阳光洒在他脸上,像是镀了层金光,他看到倪初夏时,眼眸一亮,“你来了?”

“嗯。”倪初夏点头,将路上买的水递给他,“喝吧。”

两人面对面坐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感受到手机震动,倪初夏掏出手机,‘汉娜’的短信进来。

——倪小姐,我知道很麻烦你,但是少白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中午没有吃饭,拜托帮我劝劝他。

不动声色将手机收起来,她抬头看向他,才发觉他的脸色的确不好,苍白透着病态。

倪初夏起身问:“我去买点吃的,你要吃什么?”

“我不饿。”莫少白摇头,显然并不想吃东西。

“那你在这等我。”

倪初夏步行去了小卖铺,买了面包,又问老板借热水冲了杯奶茶,才原路返回。莫少白依旧坐在那里,从远处看浑身笼罩难以掩饰的悲伤,就如他的人一样,他并不快乐。

“人不吃饭怎么行?”倪初夏将面包递给他,又将奶茶放到他面前,“趁热喝。”

莫少白愣愣地看着她,一时竟没了言语。

“干嘛这么看着我?”倪初夏啃着面包,眨了眨眼。

“工作很辛苦吗?”莫少白问。

“对啊,快到年底了,事情都堆在一起。”过一阵子,估计晚上都要加班了。

莫少白视线移开,眼里漾着清冷,“即使累的吃面包,也觉得值得吗?”

“自己愿意就好啊。”倪初夏莞尔一笑,看着他说道:“人活在世上不是为了值得才去做事,饿的时候就吃,累了就停下来,及时行乐,你说呢?”

“我不知道。”莫少白微微垂下头,他好像从来都不是这么活着的。

呃……

“不要总想不开心的事情,要想想开心的事情,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已经发生,就当过去了。”倪初夏觉得自己像是知心姐姐,并且这个知心姐姐当得很不称职,她不了解莫少白,也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只能说些空泛的话。

莫少白望着她,她的弯下眼睛,明明不擅长开导人,却还是硬着头皮说话,心尖涌上一股暖流,温暖而悸动。

“我每次见你,你好像都很开心。”每次见她,她的嘴角都带着浅浅的笑,令人觉得舒服。

“才不是呢,我也有很多烦恼的,只是不表现出来。”倪初夏将最后一口面包吃掉,数落道:“后妈整天惦记着家产,公司事情一大堆,偏偏我还是招黑的体质,网上动不动就有黑我的报道。”

“这么惨?”莫少白眼底染了笑,显然有些不相信。

“对啊,所以你和我比幸运多了,以后不开心的时候就想想比你可怜的人,就不会觉得那么难熬了。”倪初夏轻点头,下巴抬起指着奶茶和未开封的面包,“心情好了,就吃吧。”

前一天下了雨,此时公园虽冷,但空气不错,弥漫着泥土的气息。

离两人不远,厉亦航坐在木椅上,小腿在空中荡来荡去,“小叔,我觉得那个哥哥比你年轻比你……好吧,没你好看,但是你也要有危机意识,别让他把小婶婶抢走了。”

“你多虑了。”厉泽阳瞥了他一眼,冷冷开口。

“哼,那你还拽着我来这里,明明就是不放心!”

厉泽阳:“……”

到底是谁不放心?!拽着他不撒手,死命非得跟过来。

厉亦航双手环胸,老神在在地说:“你现在就应该打电话给小婶婶,声音虚弱地告诉她你生病了。”

“你以为我是你?”需要靠装病卖萌得到别人的关注。

“小叔,你再这样酷,会失去我的。”厉亦航用手戳戳他的手臂,然后扭过头不理他。

“你爸下午就会回来,要想让我说好话,就少说点话。”厉泽阳起身,将他夹在胳膊下走到车旁。

坐上车,厉亦航还趴在车窗看着坐在石凳上的两人,一点都不怕厉泽阳的威胁,“你看,小婶婶和那个哥哥聊的多开心啊,你不听我的,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厉泽阳眼底划过不耐,看了他一眼,“你再说一句话,哭的会是你。”

厉亦航哼哼唧唧,乖乖地闭上嘴。

开车离开,厉泽阳的目光再次看向车外,见两人并没有像厉亦航说的那样,更加觉得这孩子欠打。

坐在副驾驶上的厉亦航,还趴在车窗看着外面,厉泽阳见他这样,手指轻敲方向盘,这孩子真当倪初夏是他老婆呢,操心操的未免太多了。

快到上班时间,倪初夏开口说道:“打电话让汉娜接你吧,我要去上班了。”

莫少白看着她收拾桌上的食品袋,目光有些怔愣,在她走之前喊住她,“初夏,如果我早点……”

“什么?”

如果我早点回国,是不是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莫少白最终没说出他心中所想,抿唇说道:“和你聊天很开心。”

“我也是。”倪初夏点头。

莫少白将帽子扣上,从口袋掏出墨镜,装扮好对她笑了笑,“我们是朋友,对吗?”

“当然。”

短暂的聊天,她没有问为什么不签约YL传媒,又或者直接问他接近她有什么目的,但现在想想也都无所谓了,他们之间不存在利益往来,他也犯不着对付她,多一个朋友总会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回到公司,倪初夏打卡上班。

拿着上午准备好的资料和方旭一起到了会议室,各部门经理已经在了。

倪初夏将资料发放下去,站在方旭身后。

“什么?每个月休息三天,三天还不能连休!”

“国定假日也只能休一天,副总,这不合理吧?”

“是啊,我们工作都是有双休的,你这样突然管理制度,是不是也要和我们商量?”

“……”

各部门经理看到消息,纷纷炸开了锅。

倪初夏冷眼看着这群老家伙,有损他们的利益,屁话不知道有多少,等到想解决公司的办法时,就知道放闷屁。

方旭站起来,挽起袖口撑着会议桌,“这是重新修改的公司日常管理制度,我只是通知你们,并不需要你们提任何意见。”

“副总,公司管理制度一向是由倪总亲自制定的,你这是越权。”财务部杨经理猛地站起来,插着腰说道。

“我自会向倪总请示,你只要遵守就行。”方旭毫不畏惧地望过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即使他以前在温和,面对别人质疑时,总能令人心生畏惧。

倪初夏看着众人吃翔的表情,心里极为满意。

倪氏的管理制度太老旧,领导层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甚至还有开会时才来的人,员工无组织无纪律,只有新招进来的实习生是真正做事的,相当于公司大笔的工资开销养的都是这些闲人。

“方旭……”杨经理脸色难看,将资料扔在桌上。

方旭定定地看着她,眼底划过讥讽,移开视线,掷地有声开口,“杨经理还知道我叫方旭,那你还记得我的职位是什么吗?”

“各位,我虽然没有直接开除你们的权利,但却有暂时停职的权利,你们不想遵守,可以,直接停职回家休息够!”

“副总,我们也不是不遵守,只是突然改规矩,很难办啊!”外贸部黄经理拽了杨经理一把,一脸为难地开口。

“哦?不知道黄经理的难办是指哪方面?”

空荡的会议室,轻落落的女声响起,让各部门经理微愣。

方旭看着倪初夏,坐下并没有开口打断她。

“倪助理有所不知,咱们公司二十多年来都是这样的管理,而且我们手底下的员工也都是元老级的,突然改规矩,恐怕会引起公司的动荡。”黄经理沉声说道,脸色凝重。

“是啊,还有每周一晚召开例会,我们都是白天开会,晚上从来也没看过会啊。”销售部孙经理接话,“还有对于我这个部门规定的销售流程,许多老客户向我们订单,哪里好意思要他们交付押金?”

“对公司车辆的限制也太大了,采购部可是随时随地都要用车。”王经理也表达不满。

倪初夏静默地站在那里,听他们所有人都抱怨完之后,莞尔一笑,“黄经理,都说不遵守公司章程的员工不是好员工,既然不是好员工,又何必留着呢?那些元老级别的老员工有的连字都不认识,也是时候该下岗了,你说呢?”

“这……话是这么说……”

“那不就行了,我看公司每年招的新人都不错,大多都是名校毕业,只是缺乏经验,找人带出来并不比那些元老级别差。”倪初夏笑着打断他,随后看向孙经理,“孙经理,我这几天查往年的会议签到表,您好像经常缺席,咱们副总也是怕您白天太忙,才改到了晚上。”

“我……”

“至于销售流程,我也就不当众说您过去几年黄了多少单子,那些单子若是收了押金,公司也不会损失惨重。”倪初夏最后两个字咬字很重,却依旧浅笑看着他。

她查过今年资金亏空时那段时间公司的运作,正因为他,公司白白损失多少订单,一群腐烂的朽木,不可雕也。

“还有王经理……”

倪初夏一番话下来,会议室一时间鸦雀无声。原本还趾高气昂坚决不同意的杨经理也像瘪三一样,生怕站着的人把她做的事捅出来。

啪啪啪——

“哈哈,果然是爸的好女儿,各位服不服啊?”倪德康鼓掌进来,满脸的欣慰和赞赏。

“倪总?”

“倪总,您终于回来了。”

“服,怎么能不服!”黄经理率先答话,毫不吝啬的赞赏,“倪小姐有倪总的风范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倪德康朗声大笑,走到倪初夏身边轻拍她的肩膀,“真给爸长脸。”

倪初夏有些不好意思得问:“爸,你都听到了?”

倪德康点头,坐了方旭让出的位置,“我认为副总的提议很好,想必刚刚我女儿也说服了你们,还有没有意见?”

倪初夏看了众人,见他们有苦难说,得意看向方旭,压低声音说:“你这招不错,干得漂亮!”

方旭拧眉,反问:“难道倪总不是你叫来的?”

倪初夏:“……”

所以是歪打正着打赢了这场仗?

回到办公室,倪初夏才算松了一口气。她说出那些话心里也没底,若是那群蛀虫抱团反抗,那么她和方旭这些天的计划就都泡汤,好在倪德康来了,也好在他是支持做改革的。

“爸今天要不来,你把公司变样了,我怕是都不知道。”倪德康坐下来,神色不明。

虽然刚刚倪初夏是长脸了,但毕竟做出这么大的决定却没有知会他一声,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倪初夏心里一惊,她都快得意忘形了,忘了公司的生杀大权是掌握在他手里的,况且前段时间她和他在公司上还有过争执。

走到他身边,她挽着他的胳膊,一如往常撒娇说道:“爸,我可没有那么厉害,你要是不来下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也是看不惯那些部门经理,固本守旧,太迂腐了!”

倪德康笑看着她,轻拍她的手,“那依你看爸就不迂腐了?”

“当然不会,你最厉害了,不然也不会一句话就让他们不敢说话了。”倪初夏拍着马屁,话题转回去,“这次管理制度改革不是不告诉你,是想等有成效了再告诉你的。”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放手去做,凡是有爸给你撑腰。”倪德康哪能不知道她打的主意,是怕他会怪方旭,前几天还抱怨方旭奴役他,现在倒是知道帮他求情了。

“我就知道爸对我最好了。”倪初夏愉快地说着,眼底的笑意却不见底,什么时候她和自己的爸爸说话,都需要这么多弯弯绕绕了。

倪德康又询问了一些改革制度的事情,最终将话题移到厉泽阳身上,“泽阳在休假,过段时间就要走了吧?”

倪初夏翻阅文件的手顿了一下,“嗯,快走了。”

“这次回去怕是过年才能回来了。”倪德康自顾自说着,没注意到她的异样,最后问道:“你和泽阳也结婚有一阵子了,见过他父母吗?”

倪初夏张了张嘴,周颖是厉泽阳的妈妈没错,但是外界都不知道,她也不可能说出来,而他的爸爸,好像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没和你提过吗?”倪德康皱着眉头,眼神阴郁下来。

倪初夏避开周颖,说道:“他爸爸在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大哥就是厉氏的总裁,爷爷奶奶住在军区大院,昨晚还在那里吃饭的。”

倪德康沉吟半晌,脸色稍微转好,“你也别怪爸疑心,厉家门槛的确很高,但我也是嫁女儿,结婚一个多月我连亲家都没见着,难免有些怀疑。”

倪初夏松开挽着他的手,双手紧紧握拳,心凉了半截。

“爸,你怀疑什么呢?”

“我……我怕他对你不是认真的,你知道他是军人,只要他想离婚,你就是没错法律也是偏袒他的。”倪德康见她脸色不好,补了句,“当然,你也说见过他爷爷奶奶了,应该不是爸担心的那样。”

“嗯。”倪初夏轻声应着,明显不想再聊下去。

“夏夏,泽阳的爷爷奶奶对你好吗?”倪德康试图缓和气氛,捡轻松的话题。

“他们对我挺好的。”

“嗯,那就好,你是他们的孙媳妇,一定要听话,知道吗?”

倪初夏笑了笑,她不认为倪德康会无故过来,于是说道:“是不是娟姨让你过来的?”

“你娟姨也是为你好,如果不是她提醒,我还没想到这一层,万一泽阳他真的……”

倪初夏悲凉一笑,一字一句说道:“娟姨一定和你说为什么我们结婚外界却不知道,对不对?”见倪德康一脸惊讶,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继续开口,“那她可考虑到了我当时的处境,我刚被韩立江背叛,曾经巴结我的人远离我,珠城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如果这个时候我公开承认和厉泽阳结婚,等来的将会是什么?”

“夏夏……”

“爸,等来就是你的女儿为了救公司把自己卖了,你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吗?”倪初夏眼眶泛红,唇边的笑是那么悲伤,“你说娟姨为我好,可是如果我妈还在,她不会选择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离开,更不会在这个时候质疑我。”

“是爸错了,爸不该怀疑,对不起。”

提及亡妻,倪德康是老泪纵横,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让她操劳了一辈子,最后遗憾离去。

倪初夏擦干眼角的泪水,抿唇说道:“你是我爸,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我不会怪你,可是也不能原谅。

倪德康回到家里,倪程凯迎了上去,“老爷,你哪里不舒服?需要请医生吗?”

“不用,你去忙吧。”倪德康摆手,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如果我妈还在,她不会选择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离开,更不会在这个时候质疑我。

女儿的那些话,一直盘旋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是他让黄娟带着孩子离开,这点他不会怪她,但是后者,他却无法原谅自己,真的老糊涂了,听由她的话去质疑他的女儿。

那是他和宋宋的女儿,她的眉眼、脾性那么像宋宋,怎么能去质疑?!

“德康,你回来了啊?”黄娟摆弄她新做的指甲,坐到他身边,“怎么样?问出结果了吗?”

倪德康瞪眼看着她,只觉得生厌。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黄娟脸垮下来,眼底划过阴狠,“是不是她对你说了什么?德康,你可千万别信,我做的都是为了这个家,你又不知道你女儿……”

啪——

倪德康狠狠扇了她一巴掌,直接将她撂倒在地,“我女儿怎么了?你说,夏夏她哪里对不起你了?”

黄娟被打懵了,接连被他吼的,吓得脸色煞白,“德……德康,你怎么了?”

她不过就问了今天去找倪初夏的结果如何,却没想到迎来这一巴掌,这件事要和倪初夏那个贱人没关系,就见鬼了!

“我还没说什么,你就把错全推给夏夏,她在我面前从未说过你半点不是。”倪德康气得不行,他怎么就昏了脑子听了黄娟的鬼话。

“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黄娟一不做二不休哭闹起来,脸上也疼得不行,“德康,我是你的妻子啊,是陪你走过一生的人,我知道你疼初夏,可是你也要让我知道原因啊?”

“原因?我就告诉你原因。”倪德康狠厉地瞪着她,“你急于让外界知道夏夏和泽阳结婚,是不是就想看她被外人辱骂,看她的笑话?”

“我……”黄娟愣了一下,赶忙开口,“我哪有这个想法,单纯就是怕她被人骗了,平心而论,这么多年我对她和柔儿从来没有偏颇半点,柔儿有的从来没少过她的。”

“哼,那是应该的。”倪德康看着黄娟哭哑了喉咙,怒意散去不少,“你以后给我老实点。”

“嗯。”黄娟依旧哭哭啼啼,哑着嗓子说:“你做事太偏颇了,就凭她几句话,你就回来打我,那以后你是不是就直接休了我了!”

“你……”倪德康气得扬起手来。

“爸,你怎么能打妈,她做错了什么?”倪柔看到这幕,吓得拦在黄娟跟前,生怕倪德康再动手。

“你问问她做了什么好事?”倪德康看到倪柔,脸色缓和了一些,双手握拳勒令道:“以后夏夏的事,谁都不许掺和,还有她和泽阳结婚这件事,她不公开,你们都给我管好自己的嘴。”

倪柔见倪德康离开,赶忙扶起黄娟,哭着说:“妈,你没事吧?”

黄娟气得浑身发抖,眼中恨意滔天,却又怕吓到她,轻声说:“柔儿,妈没事,让妈一个人静静。”

倪柔离开,黄娟将茶几上的东西全数挥到地上,新做的指甲断了两个也浑然不知,这是倪德康第二次动手,却都是为了两个贱人。

倪初夏,呵呵……还真是小看你了!

------题外话------

今天下午会有二更~

情敌一号二号都上线了,厉先森你怎么看?!

感谢【王爱爱】2月票、【只有八分熟的女人】2月票、【xbby0910】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