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吓得我胆都要裂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下班回临海苑,还未进家门,就听到厉亦航‘咯咯’的笑声。倪初夏还郁闷这孩子和厉泽阳那个闷葫芦待在一起都能笑得开心,下一秒钟就见厉泽川坐在沙发上。

“小婶婶,我爹地回来了。”厉亦航走到她跟前,牵起她的手,“我今晚就要回去了,你会想我的吧?”

倪初夏捏着他的脸,笑着说:“当然会了。”

厉亦航乌溜溜的眼睛晶亮有神,“那我就不回去了吧?”

“好啊。”

“不行!”

倪初夏和厉泽阳的声音同时响起,令厉泽川觉得有趣,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

厉亦航嫌弃地看了眼厉泽阳,嫩声说道:“小叔,你和小婶婶一点都没有默契。”

厉泽阳回视过去,目光很冷,在这件事情上,也不需要默契。

最后,厉泽川将小家伙抱起来,“我走了这么多天,你都不想的吗?”

厉亦航抱着他的脖颈,小声嘀咕,“才走三天而已,爹地,等你出差三个月了再问我想不想吧。”

倪初夏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的互动,唇边略微扬起,孩子也只有看到厉泽川的时候才会这么亲密吧。

“爹地,我们今晚在小叔家吃饭吧。”厉亦航眼睛滴溜溜的转,见厉泽川同意,咧开嘴笑了。

“大哥来了,晚上让阿姨煮火锅好不好?”

倪初夏的确是在征询厉泽阳的意见,但那冒火花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

男人眼底浮笑,轻弹她的额头,“好。”

家里的阿姨得知今天吃火锅,她将底料和食材准备好,才离开。

四人围坐在桌上,看着还未烧开的锅底,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沉默了。

厉亦航瞅瞅身边的爹地,在看看对面坐着的两人,开口说道:“小婶婶,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妹妹啊?”

“咳咳……”

倪初夏在喝水,听到这话猛地呛到,小脸憋得通红。

“小叔,你要加油哦。”厉亦航比了加油的手势,看着厉泽川叹了口气,异常老成地说:“你是指望不上了,只能让小叔和小婶婶加油。”

厉泽川哭笑不得,这孩子的性子到底像谁。

厉泽阳轻拍倪初夏的后背,帮她顺气,然后抬眼看向厉亦航,极其淡定地回道:“当然。”

“记住哦,我只要妹妹。”厉亦航对孩子的性别很在意,时刻强调妹妹。

倪初夏见他认真的模样,觉得好笑,出声问:“为什么想要妹妹?弟弟也很好呀?”

小家伙看了她一眼,“我将来是要继承公司的,弟弟会和我抢继承权。”

厉泽川看了厉泽阳一眼,笑着说:“我还巴不得你来抢继承权。”

后者冷哼,轻吐出声,“没兴趣。”

厉亦航爬到厉泽川腿上,仰头嫩声说:“爹地,等我继承公司,你就可以不用工作了,然后整天陪着亦航。”

小孩子的童言有时候确实最能撼动人心的,三个大人听到厉亦航的话都愣住了,感触最多的莫过于厉泽川。

他不止一次听孩子提及过要继承公司,都当是玩笑,听过就忘了,却不知原来儿子说继承公司只是想让自己能闲下来多陪陪他。

六年,他也过了三十而立的年纪,却好像是错过了很多。

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倪初夏打破沉默,“可以开吃了,大哥你先尝尝。”

厉泽川夹了不辣的菜,喂给了厉亦航,自己才开始吃。

厉泽阳也夹了菜放进倪初夏碗里,看着她脸上满足的笑,挽起薄唇。

饭后,厉泽川要带厉亦航离开,倪初夏上楼替他收拾东西。

客厅里,三人坐在沙发上。

“亦航这两天没调皮吧?”厉泽川靠在沙发上,问道。

厉泽阳将小家伙恳求、可怜的眼神收在眼底,轻“嗯”了一声。

“爹地,我很乖的。”厉亦航对着厉泽阳眨眨眼,爬到他身边坐下,“小叔,虽然你吃软饭,还是妻奴,但看在你没害我的份上,我们和解吧。”

呵……

看着他伸出肥嫩的爪子,厉泽阳冷哼,没伸手。

“你要是不和我和解,我就告诉小婶婶,你今天看到她和帅哥哥在一起跟踪她,还有……”厉亦航被他瞪得没敢再说话。

倪初夏刚下楼,只听到几个词,疑惑问:“哪里有帅哥哥?”

“小叔,和不和解?”厉亦航肥嫩的小爪子朝男人挥了挥,见他一脸冷淡,哼唧一声后飞奔到倪初夏身边,“小婶婶,你今天和一个帅哥哥在花园约会,对吧?”

呃……

捕捉到‘花园’关键词,倪初夏愣了一下,先是点头然后摇头,心里更加疑惑。

厉亦航仰起头说道:“我都看到了哦,小叔也看到了,他好怂,让他给你打电话都不敢,灰溜溜的走了。”

厉泽阳:“……”

旁听的厉泽川笑乐了,伸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你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

将两人送到车边,男人就迫不及待要离开,实在不想看到这坑人的小鬼。

厉泽川将孩子放进副驾驶,叫住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没考虑。”

“她还不知道你这工作的性质?”

他这个弟弟常年不着家,即使回来也从不主动联系他,其实他清楚,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在保护他,亦或者当意外来临时,能更容易接受。

可是,就算兄弟两再不走动,再不亲厚,血缘关系是难以磨灭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又怎么可能轻易接受。

“嗯。”

男人的声音很轻,轻到刚出声就已经被晚风吹散。

他的侧脸刚毅、冷硬,瞳仁如墨,有着常人所没有人隐忍冷漠,他、站在那里,傲然挺立,却又是那么孤独。

“打算瞒下去?”

厉泽阳望着他,眼底晦暗如海,“我不知道。”

一句‘我不知道’,却令厉泽川怔住,在他的印象中,从未看过他这般犹豫,生死关头都能做出果决决断的人,如今在面对他的妻子,失去了方向。

他该是爱她的吧。

“好好照顾自己。”厉泽川没有再说什么,轻拍他的肩膀头也不回地开车离开。

繁星点点,映照在深蓝暗涌的海面,泛着波光。

裴炎听到了头儿和他大哥的对话,却依旧隐在暗处没有出来。

这么些年,也是他第一次听头儿说出‘我不知道’四个字,这一刻,他才恍然惊觉,那个被他们视作神的男人,其实也只是普通人。

他有血有肉,有情有爱。

夜渐深,只有海浪拍击岸边发出声响。而厉泽阳站在这夜幕中,久久没有动。

倪初夏垫着脚慢慢走来,在离他还有半米的距离突然跳起来,整个人趴到他后背,孩子气地捂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黑夜里,男人的唇缓缓上扬,吐字清晰说道:“是我娇俏漂亮的老婆。”

“走吧,背我回家。”倪初夏将头埋在他脖颈,喃喃出声,“我是去公司附近的公园找人,没有去约会。”

“嗯,我知道。”

“那你看到的时候有没有吃醋?要说实话。”最后四个字,她是贴在他耳边说出。

男人如墨瞳仁潋滟光泽,“没有。”

“真的?”

厉泽阳不回话了,背着她走回别墅。

女人从男人背上跳下来,插着腰说了什么,气呼呼地向前走,男人伸手拉住她,只是宠溺地看着她,轻抚她的发……

裴炎站在黑暗中,脸上挂着真诚的笑。

他紧握住手机,像是下定了决定,将前一刻收到的短信删了,就让他替头儿再争取点时间吧。

主卧。

倪初夏洗好澡气呼呼躺在床上,没好气踹向身侧的男人。

猛地被踹了一脚,男人有些莫名,放下手里的书籍,抬眼看过去,见他的小妻子一脸愤懑,像是下一秒就要吃人。

“你就不能承认吃醋,哄哄我吗?”

厉泽阳苦笑不得看着她,出声问:“你很喜欢那个明星?”

倪初夏摇头。

“他比我长得好看?”

倪初夏最不喜欢小白脸,果断摇头。

“身材比我好?”

依旧摇头。

“你不喜欢他,长得没我好看,身材又不好,我为什么要吃醋?”

在他看来,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都不是劲敌,或许也就云辰能引起他的重视,虽然倪初夏不喜欢他,但是他一定在她心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毕竟他曾经陪她一起长大。

明明要讨论吃醋的问题,最后竟然绕道他的自夸环节,倪初夏嗔怪骂了“不要脸”,翻身睡觉。

半夜,倪初夏被疼醒,胃里火烧火燎的。

厉泽阳本就浅眠,一点动静就会醒来,听到她痛苦的呻吟声,起身将灯打开,见她小脸疼的煞白,心猛地一揪。

“哪里不舒服?”

“肚子……不对,是胃,好疼。”

她现在哪里都觉得疼,感觉肠子都要在肚子里打结了。

厉泽阳丝毫不敢耽误,快速床上衣服,帮她套上外套,抱着她边打电话边往外面走。

裴炎觉察到不对,打开车门让两人进去。

“去军区医院。”

“是,头儿。”裴炎连忙开车,车速飙到了最快。

说话时,电话那端有人接通,“云轩,通知肠胃科医生去急诊等着,我马上到。”

穆云轩正在值班,听到他说的有些懵,反应过来后立刻奔去了肠胃科。

车内,倪初夏蜷缩在他怀中,紧紧握着男人的手,虚弱地说:“你简直就是百科小助手,懂得真多。”

“这是常识。”厉泽阳无奈看着她,疼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和他开玩笑。

没坚持到医院,倪初夏便疼晕过去。

厉泽阳眼底尽显担心,他轻抚凌乱的发,唇贴在她额头,“会没事的。”

医院过道,穆云轩看着身边毫发无损的男人,扶额说道:“我还以为你受伤了,吓得我胆都要裂了!”

他还从来没听过厉泽阳那么慌张过,声音颤抖,明显就在害怕。穆云轩拢了拢白大褂,咋舌摇头,看来他这个表嫂有点本事啊!

“头儿就算受伤也不会让你找肠胃科医生啊。”裴炎看不惯穆云轩夸张的模样,反驳道。

穆云轩勾住他的肩膀,“关心则乱你懂不懂啊?”

“放开我,不然揍你。”裴炎推开穆云轩,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穆云轩气结,“我还没嫌你整天穿一套衣服呢?”

“也比你沾了不知道多少细菌的衣服好。”

“哎哟,几天不见,裴炎你脾气渐长啊!”

……

“都给我闭嘴,再吵滚蛋。”厉泽阳心烦气躁吼了一声,两人顿时安静,乖乖站到一边。

医生诊断结果出来,急性胃溃疡,需要住院观察。

穆云轩跟在厉泽阳身后,“急性胃溃疡,不是什么大病,这几天吃点流食,挂水三天就好了,我和你说……”

嘭——

一声巨响,病房门被关上,穆云轩碰了一鼻子灰。

裴炎在一旁笑着,“叫你话多,活该。”

------题外话------

奖励已经发了,还有实体奖励没发,【兰丰了】美妞加一下群,你的礼物准备向你飞去~

感谢【Mortimerw】2月票、【QQ7d4ebe4eb2d4d9】3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