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把名下的股份转给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面色发白,一双眼睛明亮染着痛楚,她看着穆云轩重复了刚刚的话,“没有人值得让你去轻贱自己,明白吗?”

“曼曼……”

倪初夏走上前,看着她,你又是何苦呢?那台上是岑家的人,怎么会轻易让岑南熙过来?!

穆云轩呆愣,恍惚过后松开了手里的尖利玻璃,他的眼中充满了愧疚,这些天,他到底怎么了?现在,又做了些什么?!

“我送你去医院。”倪初夏扶住岑曼曼,眼中是不忍。

“我……我送她去。”穆云轩从西装口袋掏出装饰用的手帕,按住还在流血的伤口。

岑曼曼点了点头,看向倪初夏说:“不用陪我,留下来吧。”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很狼狈,也很想大哭一场,可是她不愿让最亲近的人看到她这样,更不愿看到倪初夏陪她难过。

穆云轩没有耽搁,拦腰将她抱起,急匆匆出了云家。

惊慌的人群这才安静下来,其中好事者认出了倪初夏。

“倪家的千金怎么没和倪总一起来?”

“你们看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谁?”

突然有人惊呼起来,出声说:“我想起来了,我叔叔退伍前一直在军区大院,当时大院里办喜宴,我远远看到过他,是厉家的二少爷。”

“厉家?你说的城西厉家?”

“在珠城还有几个厉姓,看他这气度模样也只有是城西那家,听说这江山都是老一辈打下来的。”

“那可不得了,不过怎么和倪小姐碰一起了,两人很熟吗?”

……

议论声逐渐变大,倪初夏想装听不见都做不到,她急忙拉着厉泽阳去了二楼卫生间。

她拉过他的手,边帮他洗手边劝说:“穆云轩是你表弟,你和他生什么气?”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厉泽阳动怒,虽然只是片刻,但也令人觉得寒意十足,惧怕不已。

“没有。”厉泽阳抽出手,自己搓洗血迹。

卫生间弥漫了血腥味,他也恍若未闻,倪初夏闻到却觉得心里犯恶心,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你洗好了出来。”

出来后,她靠在墙边。一楼大厅不时传来宾客热烈地掌声,只是这些祝福又有几个是发自内心的,云家和岑家的联姻,对珠城其他企业来说,坏处明显大于好处,他们怎么会真诚祝福?

“倪小姐,你怎么在这?”白夕语从房里出来,在过道看到倪初夏,惊了一身冷汗,像是生怕被发现了什么。

“哦,等人。”轻抬下巴,指了指卫生间。

白夕语对着她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转头神色有些怪,“倪小姐,你的……丝巾散开了。”

咔嚓——

这时,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厉泽阳跨步出来,听到白夕语的话将视线落在倪初夏脖子处,丝巾因为走动,的确松垮了,吻痕自然也显露出来。

倪初夏瞪着罪魁祸首,想尽快整理却是越忙越乱。

“我来。”男人低哑的声音响起,格外好听。

他走到她跟前,伸手替她将丝巾整理好,手指灵活地系上。

那两人之间暧昧的印记被看到,倪初夏丝毫不害羞,却被他的举动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她脸颊有些泛红,神色恍惚别开眼不去看他。

白夕语站在原地,若这样她还看不出这两人之间流露出的熟悉、暧昧,也算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她当倪初夏真的甘心放弃韩立江,毕竟他再怎么渣,在怎么对不起她,也是韩家的独子,原来是找到了更好的人选。眼前这个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她认得。那次岑家酒宴上,能跟在厉泽川身后的人,除了厉家二子厉泽阳就不会有别人。

传闻,他从来不公开参加宴会,性子凉薄、沉敛,看来倪初夏挺有本事,竟然能邀他一起来,而她脖子上的那些痕迹,怕也是这个男人做的。

回过神来,白夕语明知故问道:“倪小姐,这位是?”

她倒要听听,倪初夏会怎么答?!

“厉泽阳,我的……男朋友。”

无论是倪初夏还是厉泽阳,两人对外都心照不宣,并不打算公开已结婚的事情。

倪初夏是觉得当初他们两人结婚目的不纯,不提也罢,从恋爱开始,慢慢了解。厉泽阳则认为,不公开能免去很多麻烦,他身份特殊,不能拿她冒险。

“厉先生,你好。”白夕语向厉泽阳问好,企图从他脸上看出端倪,却发现他从头至尾除了看倪初夏时有变化,其余都是冷着脸。

待两人下楼,台上已经没人。云昊与岑奕兆走到一边聊事情,而白茹月与朱琦玉带着云暖、岑南熙在人群中走动。

岑南熙全程阴沉着脸,不知道还以为今天参加的是丧宴。云暖也还不到哪儿去,一路上都在走神,想着待会的事情。

酒宴顺利进行,觥筹交错,一片热闹。

厉泽川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人的劝酒,得空来到厉泽阳、倪初夏身边。

“云轩是怎么回事?”

虽然穆云轩做事向来不着调,却也绝不会胡来,刚刚他虽然站得远,但也看清了那幕,那一下绝对不会轻。如果不是那个傻女人,怕他下半辈子都不用拿手术刀了。

“于潇出车祸,他把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呵,竟然真敢自残。”厉泽阳淡淡开口,说完看了眼倪初夏。

被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倪初夏心虚地别开眼,原来于潇出事和他真的无关。

厉泽川沉默,问了倪初夏正感兴趣的一点,“那于潇现在怎么样了?”

倪初夏是派了高祥调查,高祥的结果却是大出她的所料,整个医院都封锁了消息,看来于潇家的势力不一般。

“还在医院休养,听云轩所说是手受伤。”厉泽阳说完,高深莫测看着倪初夏,之后便闭口不再谈此事。

倪初夏没憋住,瞪了回去,“你看着我做什么?”

她也没做什么啊?好像刚刚那些话就是故意对她说的一样。

“因为好看。”厉泽阳薄唇挽起,眼底氤氲了浅笑,丝毫没有顾忌厉泽川还在场。

厉泽川清咳几声已掩饰尴尬,将杯中地酒饮尽才算缓和心中的震惊。在看自家弟妹脸通红,不禁摇头,他这个弟弟怕是早把她吃得死死的了。

倪初夏将头扭开,不想再理会他了,当着大哥的面都能耍流氓,也真是……够了。

站在一边,听着兄弟两的话,大多是些日常的事情,直到听两人提及厉氏股份,她才再次转过头来。

“你真打算这么做?”听完厉泽阳的意思,厉泽川震惊了。

要说把名下地不动产转给倪初夏,他尚且可以理解,但厉泽阳的意思却是将厉氏的股份转到她名下,这未免也太大方了。

“嗯。”厉泽阳轻“嗯”出声,仿佛应下的件微不足道的事。

“你要知道,你名下就那么多股份,给她了,你就什么都没有?”如果哪一天两人真走到了离婚的这一步,他就相当于是净身出户。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前面她一直观察场上的人,所以没听到两人的对话,现在听着却觉得有些迷糊。

厉泽阳抬眼看着她,眸中染了深意,“把我名下的厉氏股份转给你。”

“全部?”倪初夏眨了眨眼,问道。

“嗯,全部。”厉泽阳没有犹豫,还出声询问:“好不好?”

厉泽川看着两人,一时插不上话。

倪初夏张了张嘴,目光一瞬不瞬看着他。

她知道,厉泽阳是认真的,自两人相识,他对她说的每句话、每个承诺都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这么好?他是厉家二少爷,拥有的股份哪怕没有厉泽川多,那也不会少。突然间,倪初夏觉得心里好慌,像是要失去他一般慌乱。

最终,是厉泽川打破了沉默,“如果你真决定我就帮你,但是妈那边要是知道,不好说。”

妈不喜欢倪初夏,若是这个时候在将股份给倪初夏,怕是她很快就会行动,就如当年对待那个女人一样。

“你不说,她暂时不会知道。”

“既然这样,我就着手……”

“我不同意。”倪初夏蓦地开口,又重复了一边,“我说我不同意。”

厉泽川拧着眉,明显不理解,能成为厉氏的股东,是多少人所肖想的,她竟然会说不同意。

“你听我说……”

厉泽阳刚开口,便被她打断,“我被逼到绝境和你结婚,刚开始的确不是自愿,可不代表我是贪得无厌的人,无功不受禄,厉氏股份我不会要。就算……”倪初夏握紧了手,“就算有一天你要和我离婚,提前和我就好,我不是不讲理的人,更不会让你净身出户。”

说完,她转身离开。

“股份的事情她不答应也没办法,你们还是好好商量,夫妻之间也是要沟通的。”厉泽川说着叹了口气。

厉泽阳看着她离开,眼底划过一抹暗涌,这么做不过是让她能安心,也让她有资本和底气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哪里有离婚的意思?

他抬步就要追上去,却被匆匆赶来的裴炎止住了脚步。

“头儿,基地出事了。”

裴炎面色惊慌,因为周围人多,并没有多说。

厉泽川朝他点头,轻拍他的肩膀,“有事就去吧,我会和她说的。”

“让她不要胡思乱想,我有时间会和她联系的。”厉泽阳最后看了眼那道娉婷的身影,转身和裴炎走了。

倪初夏端着酒杯倚在方桌旁,心中还是不安。厉泽阳今天的举动让她想到了妈妈,听程凯叔说,她在临走时,将倪氏的股份给了自己和大哥。

这些天,厉泽阳也一直在忙,虽然她从不问他,但隐约知道,他的工作并不如外界所传的光鲜。

“姐姐,你在这里啊?”倪柔离开名媛圈,走到倪初夏身边,不禁好奇地问:“刚刚曼曼姐是怎么了?抱着他离开的男人是她男朋友吗?”

倪初夏莞尔,“是啊,是她的男朋友。”

倪柔眼中闪过疑惑,却还是笑了笑,“姐,我们一起去祝贺云暖生日快乐吧。”

此时此刻,倪初夏心烦意乱,哪里还有心思和她耍心计,被她拉着到了云暖跟前。

“倪姐姐,你来了?”云暖看到倪初夏很开心,丢下岑南熙拉着她走到一边。

“我看你眼里就只有我姐了,我两才是一起长大的。”倪柔故作恼怒,从包里掏出礼品盒,“生日快乐。”

“谢谢。”云暖不好意思笑着,拉着倪柔坐下,和她聊着学校的事情。

……

军区医院。

穆云轩亲自帮岑曼曼处理了伤口,利用特权开了间病房。

“我真没事,不用住院的。”岑曼曼说了好多次,让他把病房退了,她回家就好,哪知眼前的男人根本不听,无理的不像话。

“流那么多血,脸白成鬼,还说没事。”穆云轩不理会她的话,替她捻好被子。

“你去忙吧。”岑曼曼知道反抗无效,打算采用迂回战术,“我看你也是哪家的公子哥,就这么离开宴会肯定不好,回去吧。”

穆云轩抿了抿唇,说道:“我看你伤到的不是手而是眼睛,我就是普通的医生。”

对于他的调侃,岑曼曼只是笑了笑,看向他因为帮她换药而套上的白大褂,有些发愣。

心脏外科主治医生——穆云轩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穆云轩见她不对劲,抬手覆上她的额头,感受体温正常,才松了一口气。

“你也知道自己是医生,那为什么不珍惜这双救死扶伤的手呢?”岑曼曼看着她,眼眶有些发酸,很快便红了。

“哎,你别哭啊,我……我自己不珍惜,你哭什么?”穆云轩看她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又惊觉自己最笨,“不是、我是说,对不起……”

岑曼曼的泪珠一颗颗滑落,看着他慌乱哭的越发凶狠,止也止不住。

“别哭了,你刚受伤,现在就要好好休息。”穆云轩第一次看到女人哭成这样,眼睛眨也不眨,泪水竟然就能喷涌而下,还不带喘的。

“小姑奶奶,我求求你别哭了,等会护士进来,看到你这样,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到时候我的一世英名就毁在你手里了啊!”

噗……

岑曼曼破涕而笑,用没受伤的手擦着泪水,哽咽说道:“反正你也不想当医生,毁了不就毁了吗?”

穆云轩语结,他可从来没说过不当医生,只是刚刚在宴会脑子灌水了,才会做出那么幼稚无用的事。

“我哭也不是因为你,我是自己难受。”

穆云轩这才仔细看着岑曼曼,皮肤很白,哭完倒像是考试没考好的高中生,眼底有化不开的忧愁。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让你去作贱自己。

这句话,他记得。

那么,她替他挡了这一下,何尝不是作贱?

“你哭,是因为没等到想等的人,是吗?”穆云轩轻声问出来。

岑曼曼身形一怔,她想等的人,永远不会等到的。

“小丫头,那句话是你说出来的,以后也不要再这么冲动了。”穆云轩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句话何尝不是在对他自己说,同是天涯沦落人。

……

“倪初夏,我有事问你。”

最终,岑南熙没忍住,走到倪初夏跟前,粗鲁地将她拉起来,直接拽到了后院。

云暖睁大眼睛,有些好奇。坐在她身边的倪柔眼底涌现诡谲,想着这一幕要是被姐夫看到该多少。

朱琦玉看着自家儿子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拉别的女人走,差点呕出血来,忙和身侧的白茹月解释,“南熙和倪家那丫头就是朋友,两人蛮投缘的。”

白茹月明显不相信,要说倪初夏和云辰、云暖关系好她信,什么时候和岑南熙关系好了?况且看她踉跄而去的模样,一看就是被迫。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嘴上却没说出来,“小一辈的事情,我们就不管了,尝尝我特地烤的甜点……”

朱琦玉点点头,扶着林凤英跟在她身后。

林凤英看了她一眼,冷哼开口,“此地无银三百两。”

“妈……”

“瞧瞧你教的好儿子,若不是我拉着,刚刚真就是丢脸了!”林凤英拂开朱琦玉,气得走到一边。

刚刚?

朱琦玉后知后觉,才知道老太太指的是什么事情,她刚忙走到老人面前,说道:“妈,一天不解决那个死丫头,家里就一天不得安生啊!”

“哼,这还用你说?”林凤英将手上戴的佛珠拿下来,手指转动,目光阴冷诡谲。

莫要怪她心狠,实在是你已经妨碍到岑家的发展了!

倪初夏揉了揉生疼的手腕,“你放开我!”

“曼曼怎么样了?”岑南熙开门见山,脸色阴沉。

当时他被奶奶拽着,等他下来再想找她时,发现她已经不在,问了周围的人,得到的就是被人抱着离开了云家。

他想,抱着她的人一定是那个男人,一张陌生的面孔,却也令他心慌。

“我不知道。”倪初夏语气犯冲,她觉得对待他,就应该不给好脸色,一次次伤害曼曼,还有脸发火。

“你撒谎,曼曼身边的男人是谁?”

“敢问岑少爷,是以什么身份在询问呢?曼曼的大哥?还是其他身份?”倪初夏压根就不吃他凶狠的一套,当她是吓大的吗?!

“你……”岑南熙气得不行,沉默良久,终是放低了身段,“倪初夏,就当我求你好不好?让我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可以自己打电话问。”

“她根本不接我的电话。”是啊,他做出那样的事情,她怎么还会接他电话?

倪初夏冷眼看着眼前落寞的男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人,总是要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倍感珍惜。

“那我也没办法了,不过能肯定她一定没事。”倪初夏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停下,“你既然已经订婚,就收起心思吧,我相信曼曼没有你,也能过得很好。”

岑南熙站在原地,眼中一片猩红,收起心思?从小到大,他想得到的就从来没有失手过,岑家的一切他会得到,同样,他也会得到岑曼曼。

倪初夏回到大厅打算找些吃的垫肚子,同时看向四周,想着自己消失这么大半天,厉泽阳竟然真的没来找她,还真是心大。

咔——

大厅陷入一片黑暗,不,应该是整栋别墅漆黑一片。

“啊——”

“怎么回事?”

“水榭雅居供电一直很稳,怎么会突然停电?”

“……”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猜疑充斥大厅。

舞台处,云辰紧张地整理着装,接过发小递来鲜花。

“云少,就看你的了!”

“加油!”

哐——

一束聚光灯从高处亮起,在人群中扫射。

云辰站在舞台,有些紧张地追随灯光,蓦地他扶了蓝牙耳机,“笨蛋,在长桌那边。”

“是是是……”

灯光最终笼罩在长桌,准确地说是罩在倪初夏身上。

刺眼的聚光灯照来,令她不适地眯了眯眼,搞什么鬼?

“什么情况?”

“那不是倪家的千金吗?她穿的……好奇怪。”

“你懂什么?我听说她现在进公司了,倪氏能从危机中度过,有她一半的功劳呢?”

“……”

讨论在继续,倪柔听了众人的赞赏,面容难看。

云暖却一点不关心现在的情况,双手搅着裙摆,拉了拉身侧的倪柔,“我……我等会要做一件事,你能不能帮我?”

她要做的事情实在有些过分,她一个人害怕。

“什么事?”倪柔随意问。

“就是等会……”

倪初夏用手挡着眼睛,想退出灯光的笼罩,哪知这束灯光像是长了眼睛,她往哪里移光随后就跟了过来,惹得众人笑起来。

“夏宝贝,是我。”

就在她发怒前,一道男声通过音响传遍大厅。

“啊,云家大少爷。”有人惊呼。

“好帅啊,听说他最近才回来。”有人叹谓。

“夏宝贝是谁啊?”有人疑惑。

“……”

就在众人疑惑、惊叹时,倪初夏站在那里,拧起了秀眉,想着云辰又想搞什么?

“我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些很唐突,可能你还会觉得本少爷是神经病,但不管你怎么想,今天这件事我是非做不可。”

哐——

又是一束光,这束光是照着云辰的。

以前凌乱的黄毛如今整齐梳好,一身白色西装,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握着话筒,可能还有些紧张,他的脸红了。

“哇噻,云大少爷这是要热情表白吗?”

“好羡慕倪初夏啊,前面有韩立江,现在还有痞帅痞帅的云辰。”

“……”

随着呼声渐高,倪初夏面色有了变化,不再是饶有兴味看热闹,因为她看到了云辰眼底的认真,是从来没有过的。

云昊此时也在人群中,脸色不太好,倒不是气儿子所做的举动,而是岑奕兆那意味不明的眼神。

朱琦玉和白茹月在一起,看到这阵仗,笑着说:“茹月,看来今天要双喜临门了啊。”

白茹月面色淡然,说道:“不见得,初夏那孩子我了解,她要是喜欢云辰,两人早在一起了。”

以前,她也挺希望倪初夏能做她儿媳,乖巧又听话,小时候一口一声茹月阿姨甜到心里去了,可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愣是没有培养出一点青梅竹马的情感。随着倪家和韩家传出订婚消息,她也就看淡了。

“话不是这么说,我瞧着云辰这孩子很好,识趣的人就一定能成。”朱琦玉依旧笑着,心里却巴不得倪初夏不同意,这要是同意了,南熙不是还得喊她一声嫂子。

白茹月笑了笑,没再说话,也没打算阻止云辰。

“夏宝贝,咱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在别人眼里你或许是咱们珠城的第一名媛,但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宝贝儿而已,从小就是。”云辰眼底满含深情,他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以前咱们还住在一个大院子的时候,你经常来我们家玩,还霸占我妈不撒手,只要我和我妈说句话,你就哭闹,我那时候就在想啊,这孩子怎么这么烦,后来长大一点了,你依旧每天都在我家,我妈有次开玩笑对你说,初夏呀,以后给我们家云辰当媳妇好不好,没想到你却笑着答应了,而我在旁边死活不干,说什么也不要娶你,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过去,我一定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一定要好好保护你身边的女孩,她将来可是你老婆。”

“哈哈……点赞!”

“感人,倪小姐快答应啊!”

“……”

周围起哄声音越来越大,但两位主角,却像是浑然不知。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再读一年高二吗?”

“我是为了你呀,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身边的蜜蜂太多,我要是比你高一届,你和别人跑了怎么办?好在,好在高中顺利度过了,你也出落成了大姑娘。”

倪初夏听到云辰的话,身形怔了一下,眼眸闪动,她呶动嘴唇,却是最终没说出一言片语。

她该怎么做?上去阻止他,还是扭头就走?她知道都不能。

今天能来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她若是做了,云辰日后该怎么办?

“很后悔大学的时候出国了,没能陪着你,害你受到了伤害,对不起。”云辰所说意有所指,他停顿了一会,开口说道:“倪初夏,让我照顾你吧,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永远不会伤害你。”

云暖的话点醒了他,真的不能当缩头乌龟了,他已经错过了太多年,那深埋在心底喜欢的种子,如今竟然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好——”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接吻、接吻、接吻……”

观众永远不嫌事多,他们在一旁起哄、呐喊。

云辰注视着不远处被灯光笼罩的女人,他发现她今天没穿礼服,可依旧是那么美。她是他的宝贝儿啊,愿意用一生去守护的人。

倪初夏的身体已经僵住,连一步都跨步出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灯光下的男人依旧是那个模样,可他怎么会……

就在人潮鼎沸时,倪初夏感觉手腕被人握住。

“厉泽……”最后的字没说出来,她眼眸暗了暗,喊道:“大哥。”

“泽阳所在部队临时有事先走了,我带你离开。”厉泽川说着,就要将她拉走。

“大哥,我还不能走,云辰是我朋友,我要是走了他怎么办?”

他会成为整个珠城的笑话,那些富太太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会连累到整个云家。

“那也不能站在这里,等着接受他。”厉泽川头疼了,好巧不巧这件事怎么就发生在泽阳走后呢?

云辰见有人拉住倪初夏,他放下话筒快步走下舞台,围观的人纷纷让了道。

“放开她!”他走过去,将倪初夏拉到自己身边,“夏宝贝,你别怕。”

“云辰,那些话我就当没听过,我们还是朋友,对吗?”倪初夏望着他的脸,今天注定是要伤害他的。

“宝贝儿,你、你说什么呢?”云辰面色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这里人这么多,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好吗?”倪初夏压低声音,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希望他能明白。

厉泽川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话。

人群里,隐约能听到有人在议论、猜忌,但碍于牵扯到厉氏总裁,他们不敢妄议。

“你是谁?”云辰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看向厉泽川,“是你对云暖说倪初夏是你的女人?”

厉泽川额间跳动,看了眼倪初夏,将目光移到云辰身上,“这话是家弟说的。”

“让他过来。”云辰一字一句开口,情绪已经到了濒临爆发地边缘。

“云辰,你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吗?”倪初夏死命地抓住他的胳膊,“我真的,真的一直把你当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哥哥,我们不可能的。”

“为什么?我知道你现在还不喜欢我,但是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好了。”

云辰握住她的双肩,眼底是失落、痛苦,在见她不为所动时,慢慢变成了绝望。、

手里的那束花,早就落在地上,被脚碾碎。

亦如他的心。

他松开手,转身离开。

“我还以为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呢?云少爷真可怜。”

“可不就是说,倪小姐心也太狠了点,那么深情的告白竟然丝毫感觉都没有!”

“呵呵……那不是正常的吗?找到更好的了呗。”

“你说的是……厉氏总裁?”

“这不明显的吗?你以为光靠她一个人倪氏就能起死回生了?”

……

在他走后,四周议论声逐渐变大,有同情、有指责,更有谩骂。

倪初夏一直跟在厉泽川身边,神色黯然。

“放心吧,明天不会让任何报道流出来。”厉泽川颇为无奈,他答应自家弟弟照顾弟妹,却没想到越来越糟糕。

“大哥,不用了。”倪初夏靠在一边,抬眸看着他,“明天报道走势必定会是数落我的不对,就让它报道出来吧,这是我欠他的。”

她不奢求云辰能原谅他,只希望外界那些脏水和流言蜚语不要影响到他。

“那可不行,泽阳回来会削了我的。”厉泽川反对,要是让他看到自己和他老婆传出绯闻,怕就不是骚扰电话那么简单了。

听到这话,倪初夏笑了笑,“我会和他说的。”

想到他每次出门都会打招呼,而这次似乎走的匆忙,唇边的笑意敛下,“况且,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厉泽川见她坚持,也不再劝说,点头应下。

宴会快要到尾声,云昊和白茹月上台,对刚刚的事情却是只字未提,却总有挑事的人存在,应对这些人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倪初夏想着宴会结束见白茹月一面,她也没急着走。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狠,甚至对他比对我还狠心。”韩立江端着酒杯走过来,唇边带着笑。

“我对你狠心是真的狠心,而对他,是为他好。”倪初夏抬眼看着他,“韩先生,别自作多情。”

“呵呵……倪初夏,你心是什么做的?”韩立江慢慢走近,俯身说道:“我陪了你四年,你就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

倪初夏向后退了两步,浅浅笑着,残忍说道:“没有,一点都没有。”

韩立江面部凝滞,将杯中的酒喝完看,转身离开。

……

“怎么样?韩大哥喝了吗?”云暖紧紧握住倪柔的手,紧张地问。

倪柔恍惚了一下,“啊,他喝了。”

“那我带他回房,你可一定要替我打掩护。”云暖含笑,眼中有些紧张,紧张中又夹杂小雀跃。

倪柔看着云暖走向韩立江,强迫拉着他上了楼,心中陡生一计,握拳跟着上了楼。

“韩大哥,这是你第一次来我房里呢,我好开心。”云暖一直拉着韩立江的手不放,让他坐在床上。

韩立江抬眼看着她,沉声说:“小暖,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和岑南熙订婚,他才是你应该这样对待的人。”

“不要,韩大哥,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云暖摇头,她才不要和岑南熙结婚。

“我先走了。”韩立江见讲不通,不想再待下去。

“韩大哥,你别走。”云暖从背后抱住他,眼眸开始迷离,“韩大哥,我……我好热……”

“你,你怎么了?”韩立江睁开她,见她脸蛋通红,伸手覆上她的额头。

“嗯……韩大哥,我、我愿意做你的女人。”说着,从正面抱住他,踮脚想去吻他。

韩立江歪头躲开,却觉得下腹传来异样。他猛地将云暖推到在地,看到她那双白皙长腿,只觉得口干舌燥,“你对我做了什么?!”

妈的,该死!

云暖浑身无力,小手将浑身仅有的礼服脱了,作势就要缠上来。

韩立江踉跄打开门,在看到倪柔时,下身的感觉更加明显,在他快控制不住时,倪柔开口:“韩大哥,我知道你还喜欢姐姐,我这就帮你把她带过来,好吗?”

欲望的怂恿下,他鬼使神差的应下了,脑海里浮现了和倪初夏翻云覆雨的场景,狼狈地低吼着。

倪柔唇边带着阴狠的笑,指着一间房说道:“那里暂时没人,你先进去。”

楼下,正准备散宴。

倪柔走到倪初夏跟前,有些无奈地说:“姐姐,云暖一直要你过去陪她。”

“怎么回事?”

“可能是要嫁给岑南熙,她心里不舒服吧,你知道的。”倪柔摇了摇头,带着她上了楼。

还没到门口,倪初夏顿住了脚步,“这里不是云暖的房间。”

“哦,她房间里的暖气坏了,就搬过来了。”倪柔不慌不忙地说,没露半点端倪。

只见她敲了敲门,“云暖,我把你倪姐姐带来了,快开门吧。”

倪初夏站在门边,只是扫了她一眼,在门开的那一刻,迅速让开了身子,将她推到前面。

一双手,准确来说是韩立江的手,蓦地抓住倪柔的手腕,将她拽进了房里。

“啊……”

倪柔没有任何准备,就被韩立江压倒了地上,头撞的生疼。

等她反应过来,看到韩立江那双满是欲望的眼,吓得大哭起来,拍打着门,“姐姐,姐……你救救我,姐……”当她被压在门后,试图想唤醒男人,“放开我……韩大哥,我是倪柔……我是倪柔啊……”

那奔涌而来的感觉早就淹没了韩立江的理智,‘嘶啦’一声,礼服碎了。

“求求你……韩大哥,放了我吧。”任凭倪柔如何歇斯底里,韩立江都没放开他,反而双兴致更高起来。

啊——

撕心裂肺地痛后,倪柔僵硬地躺在地上,任由男人玩弄。

倪初夏站在外面,听到会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绝美的面容冷下来。

她的手缓缓握拳,浑身颤抖起来,是后怕更是气愤,倪柔,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题外话------

感谢【六瓣雪花】1月票、【夏时凌】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