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你以为我会让你打?/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你只要好好利用韩爷爷对你的愧疚,韩立江并不算什么。”倪初夏知道他的难处,出声说。

正荣现在姓韩是没错,但不代表以后会。在她印象中,韩爷爷并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齐泓若是真有能力,把正荣交给他,也不是没可能。

齐泓眼底一暗,看向倪初夏的目光也带着些许意味不明。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以前就听韩立江提起过你,后来就花了点功夫调查了一番。”

见倪初夏这么坦诚,齐泓笑了笑,“都调查出什么了?”

“很浅显的吧,不过我知道你回来肯定不光是为了正荣。”倪初夏眸中坦然,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严瑾坐在倪初夏身侧,听到两人的对话是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两人在谈些什么,从面上,她只看得出倪初夏比齐泓淡定,如果是在谈判,那么她一定站上风。

齐泓别开眼,视线远远落在一边,“倪小姐,你很聪明。”

早在她先韩立江一步拿到盛源的单子,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一般,虽然点子是无耻了点,但至少管用。

“咱们彼此彼此。”倪初夏碰杯笑了笑,能在短时间内就知道倪柔和韩立江的事情,看来他下了不少功夫。

“你们能不能说人话,咬文嚼字的,累不累?”严瑾不干了,她听得云里雾里插不上话,只能闷在一边喝酒,头都晕死了,不能喝了。

齐泓笑看她,伸手拿走她手中的酒杯,“喝酒可以,贪杯就不好了。”

“要你管!”严瑾趴在桌上,神色迷离地望着他,“你凭什么管我?”

倪初夏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虽然从严瑾眼中看不出什么,但她看见了齐泓眼底的无奈。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于是主动站起来,让了位置。

齐泓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用眼神询问。

“严瑾,我送你回去吧。”倪初夏替她将包整理好,伸手拉住她。

“不要,我自己回去就行。”严瑾摇头,接过倪初夏手中的包,起身走向外面。

齐泓见她明明醉了,步子却很稳,一时觉得新奇。

倪初夏和齐泓告别,追着严瑾出去。

果不其然,刚出皇冠盛宴,就见严瑾趴在门口的大狮子上,醉的不省人事。

“你还真是……”倪初夏无奈摇头,将她的手搭在肩上,一步步带着她往路边走。

好不容易将车门打开,醉着的人不干了,甩开倪初夏的手,歪歪倒倒走到路边要拦出租车。

倪初夏看着她一个人站在路边,心里有些感触,或许是独立惯了,所以即使是在醉的时候,也不愿意麻烦别人。

一辆黑色轿车停下来,后座车窗打开,“倪小姐,需要送你一程吗?”

刚准备开口,就见严瑾闭着眼摸到车把手,开车、上车,然后对着司机报了自家的地址,歪倒睡过去。

倪初夏:“……”

年轻的助理似是被吓到,惊慌地看着后座的人,“老、老板,这、她怎么办?”

“倪小姐,如果你信得过,我可以送她回去。”齐泓看了眼副驾驶上的人,将视线落在倪初夏身上。

男人穿着正装系着领带,正坐在后座,语调温润有礼,见他这般,倪初夏硬生生将‘信不过’咽回口中,对他点了点头。

坐回车里,他看着齐泓的车渐渐驶离,垂眸想着如果齐泓如表面所看那般,和严瑾倒是挺配。

年轻的助理在开车的时候,不时用眼睛打量副驾驶的女人,思索着该怎么叫醒她。

“好好开车,总看她做什么?”齐泓睁开眼,他就是不看也知道这小子注意力不集中。

“不是,老板……我没听清她说的地址。”年轻的助理有些无奈,刚刚被吓得,压根没听到她说了什么。

齐泓抬手揉了揉额头,无奈说道:“把车停一边,叫醒她。”

助理将车停在路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推了推严瑾,“小姐,醒醒。”

严瑾依旧睡着。

“小姐,你快醒醒!”助理的声音提高,动作幅度也大了。

她依旧没醒。

最后,助理没办法,可怜兮兮看着齐泓,“老板……”

齐泓定定看了严瑾好一会,伸手指着她的头发,说道:“你揪她头发试试。”

助理自然听从老板的话,伸手拽了她的头发。

严瑾猛地惊醒,掏了正在行凶的助理一拳,“你有病啊,不开车拽我头发做什么?!”

“我、我是问你家住在哪里,送你回家的。”助理揉着鼻子,闷闷地说。

他敢打赌,老板是故意的,呜呜……鼻梁骨都感觉到断了。

“就你这样还当司机?”严瑾瞪了他一眼,清楚地报了地址,继续闭眼。

齐泓隐忍着笑,将视线望向窗外。

已经是凌晨两点,马路上车辆很少,助理将车速加快,只想赶紧把这个醉鬼送走。

严瑾靠在座位上,面色发白,心里泛着恶心,难受哼了一声,有气无力说道:“你开的什么车,我快要吐了。”

“老板——”助理听她说要吐,急得将车停在路边,大声喊着。

车停下,严瑾便推开了车门,趴在路边的防护栏吐起来。

齐泓睁开眼,下车绕到副驾驶拿了瓶矿泉水,走到严瑾身边,伸手轻拍她的后背,等她吐得差不多,将手中的水递过去,“吐过了,漱口。”

严瑾歪头看着他,杏眼瞪得很大,似是以为自己看错了,又用手揉了揉眼睛,“你、你怎么在这?”

齐泓扶额,有些无奈,“你从我的车上下来,我在这很奇怪?”

啥?

严瑾眨了眨眼,看着路边停的私人轿车,慌忙低下头,她打的出租车去哪了?

接过水,严瑾漱口,又觉得渴,喝了两口,舔了舔嘴唇,才算缓过来,“齐先生,谢谢你。”

齐泓收起手,轻声应下,“上车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严瑾摇头拒绝,想到刚刚窘迫的丑样子被他看到,就感觉这个世界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我答应倪小姐会送你回去,上车吧。”齐泓径自走到车边,提高了嗓音,“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最后还是上了车,看到助理鼻梁红的那一片,严瑾神色闪躲,懊恼想着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

翌日清晨。

倪初夏被家里的阿姨叫醒,让她下楼洗漱吃饭。

下了楼,她坐在饭厅拿出手机浏览今天的网络上的头条,‘青梅竹马又如何?看倪初夏狠心玩弄富家公子’,里面的内容大概描述了昨晚宴会的事情,大多是在指责自己。

因为早有预料,她也并没有多在意。

“阿姨,今早的财经早报呢?”

自从上班,她便订了珠城的财经早报,每天早上花吃早餐的时间看一看,了解珠城的经济状况。

阿姨看着倪初夏,说话有些支吾,“厉太太,您今天就专心吃早餐,我特地为您煮了红豆薏仁粥。”

倪初夏喝了一口粥,味道挺不错,去没有他做的好吃。

她抬头看着阿姨,说道:“把报纸拿来吧,没事的。”

阿姨‘哎’了声,从厨房将报纸拿出来,递给了她。

饭厅陷入沉默当中,可以说整栋别墅都很安静,只有翻看报纸,和咀嚼食物的声音。

看到‘解密倪氏建材起死回生——美色诱惑’这类标题,也就知道内容说的是她如何利用美色、身体,让厉氏出资。

“厉太太,虽然我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我知道出来的这些新闻十有八九都是假的,您和厉先生关系那么好,根本不是报纸说的。”阿姨担心倪初夏看到会瞎想,多嘴说了几句。

“没事的,我不在意。”这些报道不是第一次出来,只不过这次是图文并茂,就是连累了大哥。

吃完早饭,倪初夏照例在后院晃悠到了八点,回到房里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撩起头发,目光落在左脸那五道明显的红痕上,拿出手机给方旭打了电话。

“什么事?”

“我要请假。”她还不想顶着这样的脸出去。

“你已经请了三天假,今天公司第一天执行新制度,你这是要带头破坏?”方旭明显不赞同,他也看了财经报纸,说道:“无中生有的事情很多,不能每次都选择逃避吧。”

倪初夏把手上的梳子扔到一边,“谁逃避了,我是……算了,不请假行了吧!”

挂了电话,给自己上了妆,她肤色很白,尽管有粉饼遮瑕膏的遮盖,红痕还是明显,只能将头发捋到一边才勉强能出门。

刚要下楼,阿姨急匆匆上来,“厉太太,有位周女士来找您。”

周女士?

倪初夏眉头微蹙,点头下楼。

周颖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见她下来,笑着说:“好久没来,我儿子的家都成你的了。”

“您好。”倪初夏不知该如何称呼她,只能忽略称呼简单问候。

跟在倪初夏身后的阿姨听到周颖的话,愣住了,压根没想过这个周女士会是厉泽阳的妈妈。虽然担心,但她只是下人,还是规矩退到了厨房。

“坐吧。”周颖摆手让她坐下,姿态优雅地捋了捋头发,精致的妆容让她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年过五十的女人。

倪初夏将手中的包放下,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不言不语,等着她问话。

那天在军区大院见到她,就明白这一天不会太远,只是却没想到她会挑在了今天,因为看到报道牵扯到了她的两个儿子,所以坐不住了吗?

周颖放下茶杯,抬眼上下打量着,最后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嗤笑一声说道:“看来讨厌你的人很多,我不动手,已经有人收拾你了。”

听她这么说,倪初夏也不恼怒,只是抿唇笑着,并没说话。

周颖的手不自觉握紧,眼底划过阴郁,“你倒是挺沉得住气。”

倪初夏目光浅浅落在桌上的茶杯,喊了声‘阿姨’,让她重新倒水,“天气冷了,多喝点热水,也能降降火气。”

“你……”

周颖直接把茶杯挥到地上,茶杯撞在矮几桌脚碎了,热水顺着地板满开。

阿姨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反应过来就要去收拾,被倪初夏拉住,“阿姨,你去忙别的吧,这里等会再收拾。”

“按道理,我应该叫你一声妈,可是看到你对我的态度,我想你也不想听我这声妈,是吧?”倪初夏的话徐徐说来,没有一点焦急的样子。

周颖看她越淡定,越觉得气愤,“倪初夏,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离开我儿子,否则倒霉的就不止是你一个人了。”

“哦?”倪初夏挑眉,笑盈盈开口:“你能让我后妈倒霉吗?”

“我没功夫和你耍嘴皮子,要怎么样才肯离开泽阳?!”周颖的手搅着包,额头青筋浮现,显然被气得不轻。

倪初夏‘噗嗤’一声笑了,还真给厉亦航小朋友猜对了,周颖的套路果然就是这么老套啊。

“周老师,外界都说你未婚,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儿子才这么不待见你啊?”倪初夏答非所问,对于周颖的威胁压根没放在眼里。

“你、你懂什么?”周颖脸色不好,狠厉瞪着倪初夏,“就算他再不待见我,也改变不了他是我儿子这个事实,而你不过是个外人。”

倪初夏看了眼时间,起身说道:“我还要去上班,改天在陪你聊。”说着,环顾四周,“若是想在这里,那就随意吧。”

周颖看着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脸都气绿了,抓着包跟在她身后,“倪初夏,趁着我还愿意和你谈,识趣点。”

“亦航的妈妈就是这么被你逼的?”倪初夏停下来,回头问。

“哼,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做厉家的儿媳,是她自愿离开的,我只不过给了她一个机会而已。”周颖忆起了那个自命不凡的女人,当时也是义正言辞不愿离开,等有机会不还是离开了。

“那么你这样的女人就配做厉家的儿媳了?”

“倪初夏——”

周颖扬起手,巴掌落下时被倪初夏紧紧握住,“挨你这一巴掌我得不到任何好处,你以为我会让你打?”

“亦航还只是个孩子,因为你的不允许就剥夺了他的母爱,公平吗?”倪初夏松开她的手,眸光闪动光泽,“我想,你应该无法理解,毕竟你也从来没给过你儿子母爱。”

说完,倪初夏进车库取车,没有任何犹豫驶离临海苑。

一路飙车,直到进了市区,才放慢车速。

虽然和周颖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是自己赢了,心里却是闷得难受。她最后说的话一直是自己的猜想,但刚刚看周颖骤变的脸色,明白是十有八九了。这么来说厉泽阳对周颖不亲近,也就能解释通了。

到了倪氏,倪初夏和员工一起进了电梯。

原本大家聊得都是娱乐八卦,‘谁和谁传绯闻了、谁又被爆离婚了’,其中有人提及了今早的财经报纸,讨论便漫开了。

“你们看了今天珠城日报出的财经报纸吗?听说咱们倪氏能继续经营,都是靠倪总的女儿那什么换来的。”

“说的对,昨天云家少爷表白的时候厉总不是站出来阻止了吗?哎……云辰也怪可怜的。”电梯里有人附和,表示同意。

“……”

“我看了,但是我觉得她不是这种女人,我们倪氏没出事前,媒体报道倪小姐都是正面的,出事之后全是负面的,根本就是欺负我们。”一位长得小巧的女人反驳。

“你懂什么?厉氏集团从来没涉及建材产业,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帮我们?”

“我看你懂得挺多啊?”

电梯里,倪初夏站在最后一排,说话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见了。

她走到带头挑事的人面前,唇边带着讥笑,“哪个部门的?”

“你,你管我哪个部门?你谁啊?”年轻男人见说话的是女人,底气变足。

“不好意思,我先自我介绍。”她随意拢了拢头发,弯下眼睛说道:“我是方副总的助理,倪初夏。”

周围好多人深吸了气,纷纷将视线别开,心虚的不行。

年轻男人脸色由青转白,再由白转红,“对…对不起,倪小姐。”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哪个部门的呢?”倪初夏依旧笑着,神色却是越来越冷。

“我,我是财务部的。”年轻男人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说话都开始颤抖。

叮——

电梯到了,那群人朝倪初夏点头问候,就要离开。

“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倪初夏目光很冷地扫了一眼,最后看向刚刚站在她这边的女人,对她说:“帮我统计一下他们的名字和所属部门,中午之前送到我办公室。”

“啊……好的。”小巧的女人惊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拿出纸笔开始统计。

回到办公室,倪初夏看着桌上并没有文件,径自进了方旭的办公室。

“我看你也挺好,怎么就不想来上班了?”方旭喝了口咖啡,笑着开口。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倪初夏白了他一眼,说道:“公司新制度什么时候公布的?”

“星期五下午。”

“也就是公布两天了。”得到这个消息,倪初夏眼底划过一抹精光,“看来今天就能杀鸡儆猴。”

那群老蛀虫,迟早有一天要连根拔掉!

方旭拧眉看着她这副算计的样子,怕是有人要倒霉了。

“杀鸡儆猴是要做,但是不能太过分,毕竟倪氏现在资金方面还不稳定。”方旭稍稍提醒,将文件递给她,“哦,对了,你哥今天中午十二点十分落地,一起去?”

“好啊……还是不了。”倪初夏摇头。

“还生气呢?他可是你大哥。”方旭无奈。

倪初夏哼了哼,捧着文件向外走,“我中午要补觉,你去吧,记得替我问好。”

上午十点,那名个子小巧的员工敲开门,把电梯里的那些人名单和送过来,因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神色还有些害怕。

倪初夏扫了眼名单,看到王智这个名字后面有一个很小的标记,她出口问:“王智就是带头聊八卦的人?”

“是。”

“心很细,你叫什么名字?”

“倪助理,我叫刘慧,是采购部的。”

倪初夏看了眼名单,找到她的名字,含笑说道:“为什么把自己写进去了?”

刘慧看了倪初夏一眼,开口说道:“我猜想倪助理让统计名单,是因为公司的新制度,里面有一条规定了在倪氏除了工作不谈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我也说了。”不管是说对说错,她都谈了与工作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才会写上去。

倪初夏眼里带着赞赏意味,她将名单放在桌上,模样慵懒靠着椅背,“你是采购部的,那我问你,采购部用车情况是否紧缺?”

刘慧垂头想了会,说道:“我在公司一年,如果不碰上两批大单子撞到一起,车子是够用的,还会有空闲的车。”

“如果有人问你我交代了什么,你就告诉他们,公司严令禁止的事情违规就是开除,今天是第一天执行,所以名单上的人除了王智都能继续留在倪氏。”

“是,倪助理。”刘慧应下,转身离开办公室。

人走后,倪初夏唇边的笑意敛去,用公司的车去谋私利,就得要付出代价。

中午下班,倪初夏在员工食堂随便吃了点,便准备回办公室,在乘电梯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你凭什么开除我?”

倪初夏看着眼前愤懑不平的人,弯了弯唇,“就凭公司新制定的制度!”

“放屁,那玩意迟早有一天会被废掉,你以为你姓倪就了不起?你知道我是谁吗?”王智面露凶狠,根本没把倪初夏放在眼里。

“哦,你是谁?”

她的面色平静,目光坦然。

“哼,我爸是王立全,采购部经理,你算什么东西?”就因为这个女人,他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了面子,王智越想越生气,上前推搡倪初夏,“我告诉你,别装清高,不过是陪人睡觉的婊子,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智的嗓门吼得很大,引来不少人围观,有的认出了倪初夏,但他们同样认出了王智,都在原地不敢上来。

“王智,我奉劝你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就不是开除这么简单。”倪初夏捂着被撞的胳膊,冷眼看着他。

“哟,神气了啊?老子今天骂的就是你,韩立江不要你了,就去勾引你的青梅竹马,现在有了厉泽川,是不是每晚都躺在床上张开腿啊!”王智淫笑着,目光留恋在她脸上,“的确长得漂亮,要不哪天跟了我吧?”

倪初夏双手握拳,眼底的愤怒已经无法掩饰,她深呼一口气,将手机掏出来,“王经理,我是倪初夏,麻烦你来一趟公司二楼,你儿子……”

“贱人,谁让你打电话的!”

王智恶狠狠冲上来,挥了一巴掌,刘慧从一边猛地冲过来,将他推开,顺带着将倪初夏的手机带掉在地上。

围观的男员工见刘慧都敢上前,都是一脸羞赫,纷纷拦住王智,将他制服住。

“倪助理,你没事吧?”刘慧喘着气,问道。

“没事,谢谢你。”倪初夏朝她笑了笑,走到王智跟前,“我无所谓别人怎么想,做到问心无愧就好,倒是你,名牌大学毕业就是这样的素质?在你眼里倪总不算什么,你是觉得你爸一家独大?”

“管你屁事!”王智挣扎半天,眼底满是恨意。

“这人怎么这样啊?”

“就是,刚刚他的话说那么难听,倪小姐都没说他半点不是,什么人啊?”

“不就仗着自己的爸爸是经理吗?倪小姐是董事长的千金她也没这样啊!”

“……”

王经理到的时候,听到员工的议论声,差点气到呕血,快步走到王智跟前,大吼道:“你个混小子说了什么呢?”

“爸,是这个贱……”

啪——

王经理一巴掌扇过去,“给我闭嘴,向倪小姐道歉!”说着,他看向倪初夏,“倪小姐,实在对不起,我儿子被我宠坏了,我给你赔不是,对不起。”

倪初夏面色有些发白,眼眶中也含着水光,“王经理,你儿子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打人,骂出来的话也中伤到了我,这件事没有道歉那么简单。”

------题外话------

感谢【janech】3月票、【清清123456】2月票

下午有二更,倪大哥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