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捅下去,你这一辈子就完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愣住,一时忘了言语,甚至连呼吸声都刻意放轻。

此时,厉泽阳在走廊深处,透过窗户望着外面有些年代的矮房,“说话,娇俏漂亮的老婆。”

“谁、谁是你老婆了?不要脸。”倪初夏看了眼跟前的倪明昱,脸蛋顿时烧红,平时没人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说过,偏偏挑在这个时候耍流氓。

“不生气了?”厉泽阳轻声问,语气像是带着笃定。

“谁说不生气?”不提还好,提了她就来气,“走的时候一声招呼都不打,干脆别回来了。”

倪明昱站在一边,实在听不下去,伸手夺过她手机,取消免提说道:“厉泽阳是吧,我是倪初夏的大哥,现在方便说话吗?”

“大哥!”倪初夏跳起来就要够手机,去被倪明昱用空闲的手按住额头,“闭嘴,滚一边玩去。”

倪初夏:“……”

倪明昱拿着手机向前走,压根没打算让倪初夏听下面的谈话。

听到那边安静下来,厉泽阳开口,“大哥,你说。”

“别乱攀关系,我还没有同意把妹妹交给你。”倪明昱语气有些不好,种了二十年的白菜突然被猪拱了,态度能好到哪去?

“倪先生,你说。”

听着厉泽阳不温不热地开口,倒是让倪明昱觉得太过咄咄逼人,清咳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应该和我一般大,年龄不小了、常年又在部队,这门婚事我要是早知道,绝对不会让她胡来。”

“你的顾虑我理解。”厉泽阳应道。

“你没有妹妹,怎么可能会理解?”倪明昱反驳,继续说道:“她如今可能会觉得你好,可是像她这般大的女孩哪一个不是被家人捧在手心,被男朋友宠着爱着,但你是军人,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就注定做不到这点,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她现在就会在医院躺着,而你说不定连她受伤的消息都不知道。”

厉泽阳握紧了手机,望着窗外的目光转冷,及时阳光照在他身上,也驱散不了他身上的寒意。

“夏夏只是表面看上去坚强,她也会受伤、难过,如今你们已经结婚,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不能硬逼着你们离婚,我今天说的话希望你能听进去,就算再忙也要抽空和她联系,有我这个大哥在,你别想着能欺负她。”

“嗯,你放心。”厉泽阳应下,他怎么会舍得欺负她。

“话我说到这里,电话就挂了吧。”倪明昱说完,将电话挂断。

倪初夏见他回来,急忙迎上来,“手机呢?”

接过倪明昱递来的手机,她的神色黯淡,竟然就这么把电话挂了?!

“去看曼曼吧,我去处理事情。”倪明昱无奈看着她,轻拍她的肩膀就要离开。

“大哥,你和他说什么?”倪初夏不让他走,秀眉皱起。

“男人之间的话,没你什么事。”倪明昱揉了揉她的头发,将车钥匙递给她,“车子你开回去。”

倪初夏看着他离开,想着依大哥的性子,对厉泽阳肯定每一句好话,眼眸微垂,犹豫一会,还是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发完,倪初夏将手机收回包里,走到岑曼曼的病房。

……

裴炎从房内出来,看着逆光站立的男人,目光落在他手上,“头儿,把手包扎一下吧。”

听到他的话,厉泽阳收回思绪,将视线移到自己的左手上,问道:“怎么样了?”

“夏岚情绪还是不稳定,秦飒在陪着她。”裴炎把药箱放在窗台,拿出双氧水和棉球,开始帮他包扎,“头儿,你这要是让夫人知道,她肯定要心疼。”

提及倪初夏,男人薄唇挽起,摇头说:“她现在估计还生着气。”

气他为什么不告而别,气他竟然挂了电话。

话刚落,手机进了条短信。

——我大哥他脾气不好,其实他没有恶意的,就是怕我被人欺负,他说的话你听过就把忘了吧,别放在心上。

裴炎给他包扎好,在整理医药箱时,瞥见他眼底荡起的笑意,试探性地问:“是夫人发来的吧?”

厉泽阳抬起眼,目光恢复往日凉薄,“你知道的太多了。”

裴炎擦了擦额头的汗,拿着医药箱笔挺站在一边,已然不打算再说半句话。

男人未受伤的手轻抚在短信最后一句上,别放在心上,他是你的大哥,让他怎么能不放在心上?

沉默良久,指尖灵活按动屏幕,短息发出去后,将手机关机扔给了裴炎。

房内,灯光很昏暗,窗户被厚厚的帘布遮挡,床上靠着女人,栗色的卷发披散,脸色泛着病态,一双美眸通红,显然是刚哭过。在她身边,坐着一个男人,皮肤偏黑,一双眼睛犀利有神,只有在望着女人时,目光才会变得柔和。

女人听到开门声,看着身材高大的男人进来,空洞的眼中一亮,“头儿,你来了?”紧接着,她看向男人那只受伤的手,愧疚地说:“对不起,没能完成任务,还连累你受伤了。”

“为什么不听命令擅自行动?”厉泽阳眸中没有丝毫温度,目光直射床上的人。

“我,我……我以为我能抓到他的,就差一点,真的只差了一点。”夏岚无措得说着,她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昨晚的一切明明都在计划当中,飞扬切断会所的供电,她只需要借着人群混乱的时候接近影刹身边的老三,将跟踪仪器装到他身上,可之后老三竟然直接去了影刹的藏身地点,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最后……却还是失败了,她的指甲就差一点便穿破了影刹的喉咙,如果不是娇娘带人突然出现,她就已经把影刹击毙。

“你以为?正是你的自以为是,飞扬躺在那里重伤昏迷,我对你是不是太宽容了?”一个月的布局化为乌有,打草惊蛇不说,手底下也是损失惨重,他要如何向那些把命交给他的人交代?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犯了。”夏岚将头埋在双手间,心里很慌。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最终说话了,“头儿,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我给她机会,谁给那些牺牲的兄弟机会?”厉泽阳看了男人一眼,面容冷漠,无情开口,“从今天开始退出逮捕影刹计划。”

“头儿,我为这个任务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这样对我。”

看着男人冷漠离去的身影,夏岚掀开被子就要跟过去,却被身侧的秦飒拦住,“他做出的决定,从来就没有收回过,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为什么?我做错了吗?如果当时你遇到击杀影刹的机会难道不动手吗?”夏岚紧紧握着秦飒的手,没得到他的回答,继续说:“我进这里,就是为了他,他怎么能对我那么残忍?”

秦飒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替她盖好被子,没有说话。

裴炎见厉泽阳出来,开口说道:“飞扬醒了,说要见你。”

“嗯。”厉泽阳点头,跟着他上楼。

房内,床上躺着刚醒不久的叶飞扬,面容疲倦,肤色很白,床边站了一个女人,约莫一米七二的个头,梳着高马尾,表情很酷,双手套着黑色皮手套。

“唐风,夏岚怎么样了?”叶飞扬虚弱地开口,是他在关键时刻替夏岚挡了子弹,大脑精巧的计算,他不会有事,如今自己醒了,就证明计算并没有错。

“她把你害成这样,你还担心她做什么?”唐风冷哼,对他呆头呆脑的样子气恼不已。

“我们是一个团队,如果当时你在,你也一定会救她。”叶飞扬无奈一笑,他知道唐风是刀子嘴豆腐心。

“切,我多谢头儿没让我和她搭档。”唐风摆弄她的皮手套,连眼皮都不想掀开,显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

厉泽阳推门进来,走到床边问道:“感觉怎么样?”

叶飞扬想起来,却扯到胸前的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躺着吧,这段时间好好养伤,影刹的事情不急于一时。”厉泽阳轻按他的肩膀,让他老实躺下。

叶飞扬注意到他手上的伤,目光闪烁起来,“头儿,这件事是我不好,我要是早点阻止……”

“你少说几句话吧,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唐风直接打断他的话,“夏岚呢?叶飞扬为她送了半条命,她还能在床上躺下去!”

“她不在参加这次任务,以后凡是和影刹有关的事,一律不准对她透露。”厉泽阳语气平淡,将目光落在唐风身上,“等飞扬身体痊愈,你和他回珠城,舒城这边的事情有秦飒善后。”

“是,头儿。”唐风应下,等厉泽阳离开,她坐在床边说道:“你赶紧给我痊愈,我还等着看让头儿甘愿步入坟墓的女人。”

叶飞扬望着她晶亮的眼睛,抿唇笑着,性子像男人一般豪爽,却还是有女人那颗八卦的心。

已经接近傍晚,斜阳很快隐去,天空逐渐泛黑。

厉泽阳和裴炎走出老旧的大院,便闻到了矮墙胡同里传来的阵阵饭香。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这里没变。”裴炎看着周围景物,不禁感慨。

每年都会回来,每次来都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曾经发生的事情,也都历历在目。

“没变吗?”厉泽阳轻声低喃,他看向街边补鞋的鞋匠,那里的老匠今年年初去世,如今的鞋匠是他儿子,再往前走的早点铺被另一家人,味道已经不复从前……在他眼底,似乎什么都在变化。

裴炎跟在厉泽阳身后,望着他孤傲的身影发愣。两人走出了小巷,将那些熟悉的场景抛在身后。

上车前,裴炎没忍住,将手机递过去,“头儿,你要不要打电话给夫人?”

厉泽阳看着手机,瞳仁如墨深邃,最终伸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裴炎叹了口气,将手机收好,开车离开。

男人浅靠在后座,轻轻瞌上眼睛,他的手搭在腿上,握拳手隐隐能看到青筋。他怕再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就会不顾一切的回到她身边。

——

珠城,天色渐晚。

倪初夏在医院陪着岑曼曼和穆云轩磨了一下午,他才松口让岑曼曼出院。

将两人送出医院,穆云轩不放心说道:“这几天手千万不能沾水,也不能提重物,知道吗?”

“你的医嘱已经说了不下五遍,知道的以为你是心存愧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我家曼曼了呢?”

岑曼曼知道倪初夏在调侃,她脸色骤然红了,“初夏,你不要乱说。”

穆云轩看着她两颊红扑扑的,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曼曼为了我受伤,我当然要好好对她。”

“你……”岑曼曼拧眉看着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把脸憋的更红了。

倪初夏无奈摇头,走到停车位去开车。

穆云轩双手插进白大褂里,也不逗她了,说道:“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们现在是朋友,别客气。”

“嗯,我知道。”岑曼曼点头应下来,唇边略微弯下。

她的狼狈,他都看到过,知道她心情不好,却不出声安慰,只是默默地陪着,有这样的朋友,很好。

穆云轩看着倪初夏的车离开,才转身走进医院。

越过圆形花坛,他看到于潇坐在轮椅上,面色并不算好。

“有了女朋友,连我都要避之不见了吗?”于潇见他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出声叫住他。

“哪有的事,我是怕你看到我生气。”穆云轩笑得僵硬,走到她跟前,蹲下来与她齐平。

于潇阴沉的脸在他过来时,缓和了不少,她嘲讽说道:“呵,我还以为是他让你不要接近我。”

“怎么会呢?”穆云轩抿起唇,眼底带着深意,泽阳的确让他最近不要和她多接触。

“以前你说讨厌和我共事,现在愿望成真了,开心了吗?”于潇看着她的右手,潸然落泪。

“我,玩笑话你也能当真?”穆云轩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她,“别哭了,我帮你联系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手。”

于潇任由他拭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云轩,和泽阳结婚的女人是倪小姐吗?”

穆云轩的手顿住,他看着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即使知道表哥已经结婚,还是不放弃吗?

“于潇,你家世好,又漂亮,不要再迷恋他了。”以前厉泽阳没有结婚,他甚至帮过她,但是如今就是道德问题,他不可能再帮。

“是吗?”于潇伸手推开他,“如果真能做到,那你怎么不这么做?”

“我……”

“云轩,你喜欢我,对吗?”于潇看着眼前的男人,想着为什么他不是厉泽阳,为什么厉泽阳不能像他一样喜欢自己。

穆云轩张了张嘴,说道:“对,我是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是他第一次说出喜欢她,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就在这时,身形高大的男人走过来,他握住轮椅,说道:“潇潇,回病房。”

“嗯。”于潇甚至没看他一眼,由着男人推她离开。

夜幕慢慢落下,凉风席卷而来,吹起地面的落叶。

穆云轩从地上起来,才察觉两条腿已经麻了,他扶着花坛坐下,望着被片片乌云遮盖的天空,有些惶然不知。

他们,最终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病房里,于潇半靠在床上,看着眼前眉眼锐利的男人,说道:“哥,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男人点头应下。

“帮我查一个人,倪初夏。”于潇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是吗?

于向阳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略微皱起,他熟悉这个名字,是因为她和他有着非一般的关系。

……

路上,天色变了。

倪初夏加快车速,想要在下雨前将岑曼曼送回住处。

岑曼曼偏头望着她,觉得她清瘦了很多,开口说道:“初夏,倪大哥现在回来了,凡是不要总自己一个人扛着。”

“我看扛着的人是你吧。”倪初夏有些心疼地看着她,虽然今早的报道大多是在说自己,但也还是有报道公布了云暖和岑南熙的婚约,相信不日后就要举办订婚仪式。

“我没事的,真的。”岑曼曼扯起一抹笑,她开口说道:“初夏,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离不开谁而活不下去的,这些天没有他,我也过得很好。”

她举起自己受伤的手,“是它教会我,没有谁值得让我作贱自己,也是它让我看清,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虽然我听到他和云暖的消息还是会难过,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这种难过会逐渐减轻,直到消失。”

倪初夏莞尔,“确定是受伤的手让你看清,而不是穆云轩?”

“初夏,不要乱讲,我和他真的只是朋友。”这样的友情,是建立在同病相怜的基础上。

倪初夏认真点头,表示明白,“恋爱吗,总要从朋友做起的,做着做着就真做了。”

岑曼曼尴尬地看着挡风玻璃,很刻意地转移话题,“那你和云辰呢?”

碰到红灯,倪初夏将车子停下,转头看着她,说道:“我和他是哥们,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岑曼曼点头,“云辰,其实也蛮可怜的。”

高中的时候,她就看出云辰是喜欢倪初夏的,记得有一次上体育课,她身体不舒服,就提前回来了,刚好看到云辰把买好的水放在倪初夏桌上,许是怕尴尬,他将手中另一瓶给了她,还亲热地叫着她‘小老婆’。

那天她就问了句,你大老婆是谁啊,原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而云辰却思考了很久,然后认真地说当然是我夏宝贝。

他从那时候就喊着倪初夏宝贝儿,那么亲昵的称呼,任谁听了都觉得暧昧,但偏偏这两人还能一直保持恋人未满的时候。

也或许……岑曼曼认真看着倪初夏,是她不愿意,从一开始。

“这句话要让厉泽阳知道,你猜他会怎么做?”倪初夏故意调侃,把厉泽阳搬出来。

岑曼曼咽了口水,拼命摇头,“千万别,告诉他,以后你就见不到我了。”

她觉得厉泽阳是自带空调装置的,每次出现周围的气温都会猛降,冷得不像样。要真让他知道自己可怜云辰,试图帮他挖墙脚,一个眼神就把她结果了。

“有这么夸张吗?”倪初夏见岑曼曼一脸便秘模样,没心没肺地笑了,摆手说道:“安心吧,他最近不在。”

岑曼曼很小心地问:“你和他在一起,不怕吗?”

“怕呀,你不知道他生起气来多难哄,冷这张脸,像是我欠他钱一样……”倪初夏不禁抱怨起来,说着说着就变味了,“虽然是这么说,但他突然走了,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少了些什么,估计我就是天生的受虐体质,他走了不坑害我,还觉得不对劲。”

岑曼曼听她说着,唇边溢出笑来,在她看来只有倪初夏虐别人,从来没人敢虐她,或许厉泽阳就是这特别的人。

将她送回厉氏员工宿舍,倪初夏开车回临海苑。

车行半路,手机响起。

戴上蓝牙耳机,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倪初夏。”

“倪姐姐,是我。”

听到云暖的声音,让倪初夏惊了一下,“嗯,怎么了?”

“我在你们家门口,等倪柔回来。”云暖的声音不在软绵绵,而是带着恨意。

倪柔?

倪初夏打了把方向盘,从路口掉头准备回倪家,“云暖,倪柔今天不回家,马上要下雨了,你先回家。”

“倪姐姐,所有人都告诉我韩大哥会娶倪柔,是吗?”云暖站在倪家大院外,眼神有些放空,似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倪初夏身上。

“当初韩立江要娶我的时候,你不是接受了吗?为什么……”

“你不一样,倪姐姐不一样!”云暖摇头说着,“我哥喜欢你,你会成为我嫂子的。”

“云暖,听倪姐姐的话,不要做傻事。”

“倪姐姐,你骗我,我看到倪柔了。”

电话中断,倪初夏深呼一口气,稳住情绪给倪程凯打电话,她听着冗长的‘嘟’声,紧紧握住方向盘。

电话刚被接起,倪初夏开口吩咐,“程凯叔,你现在马上出去,拉住云暖,让她别做冲动的事情。”

“哎,是,我知道了。”倪程凯多少也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挂断电话就冲了出去。

倪家院子外,云暖猛地冲上前,给了倪柔一巴掌。

倪柔被打懵了,站在原地良久才回过神来,“你竟然敢打我?”

“倪柔,你不要脸,为什么?为什么要和韩大哥上床?”云暖哭喊着,她把她当朋友啊,信任的朋友,可是她是怎么做的,背着她和她最喜欢的人在一起。

“呵,你以为我稀罕,要不是你这个蠢货给韩立江下药,我怎么可能落到如此下场?”倪柔上前,用力将云暖推倒,锐声尖叫着,以往的乖乖女形象早就没了。

此时,乌云已经染了半边天,天空稀稀落落下着雨。

云暖狼狈地跌坐在地上,唇角颤抖着,双手紧紧握拳。

“贱人!”倪柔上前还了她一巴掌,“云暖,我告诉你,我不屑嫁给韩立江,可是怎么办呢?他就要娶我,有本事你找他闹,让他娶你啊?”

“倪柔,我恨你。”云暖捂着脸,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我最烦你这样蠢到没脑子的女人,把天下所有人当做是好人,对,就是这样含恨的眼神,记得以后要经常露出来。”倪柔重重地拍着她的脸,笑得张狂。

“二小姐,云小姐,你们在做什么?”倪程凯出来,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

听到倪程凯的声音,倪柔敛下笑容,关切地对云暖说:“没摔疼吧,快起来。”

“云小姐,大小姐让您在家里等着,她马上过来接您。”倪程凯看到两人脸上都有伤,稳住心神说道。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陪她在这里等。”倪柔冷眼看着倪程凯,然后继续笑盈盈地说:“云暖,说你蠢你还不信,我和你都是被倪初夏害的,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我从没说过喜欢韩立江,又怎么会主动和他上床?”

“你胡说!”云暖猛地推开她,在上前时,手腕被人紧紧握住,声音微喘却很坚定,“捅下去,你这一辈子就完了。”

------题外话------

感谢【紫衣格格梦】2月票、【臻玺5201314】1月票、【绯月v】1月票、【QQ7d4ebe4eb2d4d9】2月票、【陈霜】1月票

有奖竞答:谁握住云暖的手腕?

A、倪初夏

B、倪明昱

C、云辰

会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