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佣人打扫卫生,管家领着家庭医生上了楼。

岑南熙蹲下身,再次握住她的手,“曼曼,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和云暖只是订婚,不会结婚的。”

岑曼曼挣开,用没受伤的手轻抚他的脸,落在眉骨划过鼻梁,这是她喜欢的人,从少年变成如今这样英俊成熟的模样,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回顾这些年,有快乐、幸福和甜蜜,但更多的却是挥散不去的忧愁,是该放手的吧,让他可以无顾虑的追求他所想要的。

“南熙……”

听岑曼曼这般叫他,岑南熙眸中一亮,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我在。”

“这是我最后一次回岑家,欠岑家的我会慢慢偿还。”但不是用那种肮脏的方法。

岑曼曼收回看他的视线,抬头看向岑北故,“二哥,我们走吧。”

岑北故看了两人一眼,冷哼出声,“还以为他回来你就不需要老子送了,快点走吧。”

“不许走。”岑南熙拉住她,大声吼道:“不许你和他一起走。”

“这可由不得你,你还不去看那个老妖婆,别等她死了你什么都没捞到,那可就亏了。”岑北故推开他,将岑曼曼护在身后。

“岑北故,放开她。”岑南熙死死看着她,试图从她眼中看到不舍和眷恋,可是没有发现。他慌了,好似如果放她离开,就真的失去她了。

“南熙,你这是在做什么?她要走你就让她走好了,我们岑家难不成还求她留下不成?”朱琦玉下了楼,伸手拽住岑南熙,“你奶奶刚醒,快去看看她。”

岑曼曼别开眼,跟在岑北故的身后离开岑家。

“二哥,谢谢你。”

“光嘴上感谢有什么用,要不你给我介绍妹子,我要求不高,和你一样乖就行,这样老子出去嫖她也没话说。”岑北故握着方向盘,朗声笑起来。

岑曼曼知道他在暗讽,抿了抿唇,垂头没说话。

“我和你开玩笑呢,生气了?”岑北故将头凑过来,研究她到底怎么了。

这一举动把岑曼曼吓到,她赶忙指着前面说:“你看着点路。”

“你和岑南熙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他要是真爱你,就不会让我把你带走,我看啊,要是那老妖婆不死,你和他没戏。”岑北故倒是没再闹,规矩地坐着开车。

岑曼曼依旧沉默不语,她望着一闪而过的路灯,问自己岑南熙爱她吗?

答案是肯定的,可是相较于爱她,他最爱的还是自己。

以前想着,脱离岑家,然后努力奋斗,争取配得上他,如今看来当时的想法就是个笑话,就算她脱离了,身份足以配他,林凤英、朱琦玉甚至是岑奕兆都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岑北故见她不说话,自顾自地说着,“其实你刚才就应该当着岑南熙的面哭,把老妖婆和他妈干的事说出来,逼他做选择,我保证刚刚那个情况他绝对会选你。”

只是,这傻丫头,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然后他被赶出岑家,这些年在岑氏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是吗?”这些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岑曼曼看着他问:“爸很疼你,你为什么不进公司?”

“切,老子压根不稀罕那破公司,要不是我妈临死前逼我认祖归宗,我连岑家的门都不愿意进。”有个老妖婆在里面,谁愿意进去。

岑曼曼轻靠在后座,后背的伤碰到椅背令她激灵一下,蓦地坐起来,额头已经浮出薄汗,面色苍白。

“老子都忘了你受伤了,先送你去医院。”话落,手机响起来。

岑曼曼见他一连挂断好几遍,伸手阻止他,“接吧。”

听到电话里岑奕兆咆哮的声音,岑曼曼抿了抿唇,待他挂断电话,说道:“把我放在前面的公交站台你就回去吧,爸不比她们,别让他失望。”

“不行,你一个女人,还受着伤,我先送你去医院。”岑北故拒绝,虽然他是浑了点,但丢下女人绝对做不到。

“我打电话让朋友来接我,这样总行吧。”倪初夏的手机关机,不得已拨通了穆云轩的电话。

岑北故见有人来接她,才将她放在站台,“老子先处理家里的事情,晚点打电话给你。”

岑曼曼站在站台下,看着他的车消失在雨幕中,才收回了视线。

在这样寒冷的冬夜,岑北故,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哥,给她带来了久违的属于亲情的温暖。

……

因为车里没有伞,倪初夏从院外走进倪家,淋湿了外套和头发。

“程凯叔,云暖呢?”

“大小姐别着急,云小姐在您房里休息。”倪程凯迎上来,将干毛巾递给她。

“没发生什么事情吧?”倪初夏擦拭衣服,问道。

倪程凯把云暖和倪柔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感慨道:“还好大少爷回来的及时,否则不堪设想啊。”

倪初夏垂下眼帘,想到云暖这傻丫头竟然敢持刀,心里一阵后怕,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被茹月阿姨知道,非得把她吓得进医院不可。

沉吟片刻,她抬眸说道:“程凯叔,这件事不要在提起了。”

“哎,我知道的。”倪程凯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上了楼,倪初夏进了自己房里。

云暖听到动静,像是惊弓之鸟,惊恐地看着门,在看到是倪初夏,委屈地哭起来,“倪姐姐,我刚刚差点用刀……”

“云暖,倪柔和黄娟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你不要害怕,听我的话,不管有谁问你,你都说那把刀只是道具,明白吗?”

“嗯,明白。”云暖点头,紧紧握着她。

倪初夏轻拍她的后背,无声叹了口气,“云暖,不是每一次都会有人保护你,你也要学会明辨是非,分清哪些人值得交心,哪些人不值得。”

“倪姐姐,我知道你值得交,可是……我也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你知道看在哥哥的面子上才会理我,对不对?”云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小声问。

“我不讨厌你。”

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胡或许是太厌恶倪柔,连带着和她同龄的女孩都有戒心,喜欢不来。

云暖眨了眨红彤彤的眼睛,她没有再哭了,勉强扯出笑容,说道:“倪姐姐,我以后不会和倪柔来往,也会学着明辨是非,你可以尝试把我当朋友吗?”

小姑娘眼睛含着水光,眉宇间却很坚定。

倪初夏莞尔,“嗯,可以。”

“我一定会对倪姐姐好的。”云暖像是保证,又说了一遍。

见她衣服还是湿的,倪初夏拉着她进了浴室,“先洗澡,我给你拿衣服。”

听到敲门声,倪初夏打开门,将倪明昱挡在门外,“她在洗澡,去你房里说。”

倪明昱点头,转身走向房里。

“事情你都清楚了?”

倪初夏靠在书桌旁,点了点头。

“我是人证,物证也在我手里,她不会有事的。”倪明昱坐在床上,找了位置舒服地躺下。

“我倒是不担心这点,就怕倪柔会在学校里来阴的。”倪初夏将担心说出来,不管是因为云辰还是茹月阿姨,她都不希望云暖出事。

“你也不能时刻跟着她,把事情告诉她家人吧。”事情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其他的都看她自己了。

“嗯。”倪初夏应下,抬眸看向他,“爸知道你回来了吗?”

“今天中午在公司那么一闹,他想不知道都难。”倪明昱语气很淡,听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哥,当年你为什么要离开?”

倪明昱走的时候,刚好大学毕业,而她当时只有十岁,只记得他走的前一天阳光很好,他带她去了一直想去的游乐园,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晚上还给她讲睡前故事,陪她睡觉,可是当她第二天醒来,找遍了倪家,都没能找到他。

哭闹了好久,倪德康才告诉她,他去了别的城市,又过了几年,得知他辗转出国,等她稍微大点,才听倪程凯提及大哥走的前几天,和倪德康大吵了一架,具体原因至今她都不知道。只知道,从那之后,她就一个人在家里面对黄娟他们,除了每年的生日会收到他的礼物外,他从未回家。

没得到倪明昱的回答,她继续说道:“等你想说了再说吧。”

倪明昱摘了眼镜,将手覆在眼睛上,哑着嗓子开口,“夏夏,你不会想知道原因的,你只要相信,大哥永远不会伤害你。”

“嗯,我相信。”

没个人都有秘密,既然他不愿透露,那么她也不会深究。

……

公交站台,岑曼曼坐在椅子上,听着雨水滴在遮阳板发出的声音,看着雨水汇聚起来,落成雨帘的样子。

她看着各路公交车停靠在站台,放下了一些人,又带了一些人,她想从今晚开始,驶进她人生的公交车,会将岑南熙放下,带着她离去。

“呲——”

穆云轩将车停下来,推开车门打了伞走到发呆的女孩跟前,慢慢蹲下,“怎么把自己搞这么狼狈?”注意到了纱布上的血迹,也看出她凌乱的头发,还有苍白的脸色。

“我……”岑曼曼呆呆地望着他,将手举到他眼前,“对不起,没听你的嘱咐。”

为了挣开王总的羞辱,她用力握住包砸他,算是提了重物,刚刚又被雨水淋到,算是碰了水。

穆云轩暗自叹了口气,伸手握住她的手,“以后晚上不要再乱跑了,你看你手凉的。”

让她坐在副驾驶上,又拿了车里的毛毯给她盖上,才收伞进了车。

黑色四环驶离站台,马路对面的车却很久也没有动。

“老子刚到家又被你拽过来,来了你又不下去,活该人被别人接走了。”岑北故趴在方向盘上罢工了,瞥眼见男人阴沉着脸,又觉得他挺可怜,“你还是尽快搞定老妖婆吧,她要是知道你来找她,肯定又要放阴招。”

“开车吧。”岑南熙瞌上眼睛,双手却是紧紧握着。

他问朱琦玉让她回来做什么,她不愿意讲,他就逼着家里的佣人开口,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话,心里揪着疼,无法想象这一晚她经历的事,更无法原谅自己的无能。

从来不知和他朝夕相处的家人竟然能这么心狠手辣,她在岑家长大,那么乖、那么听话,却偏偏得不到半点疼爱。

等着,他会让那些欺负她的人付出代价,不论是谁。

穆云轩将车开回医院,打开了值班室的门,从橱柜里拿出纱布和药水,“坐过来,给你换药。”

岑曼曼乖乖坐过去,将手放在桌上,眼睛别开不去看。

将棉球沾了双氧水,轻轻在伤口边缘擦拭、消毒,“缝上口用的是美容针,只要恢复的好,不会留疤的。”

“嗯。”

“就算留疤也不用怕,要是真因为疤嫁不出去,我娶你。”穆云轩用怪用的调侃语气说道,似乎并没有觉得不妥。

“穆云轩,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开玩笑也不行。”岑曼曼看着他,无奈地说着。

“好,听你的。”穆云轩镇重承诺,保证不再犯。

他平时随意惯了,说出去的话十有八九都是开玩笑,但遇到较真的人也没办法,只好顺着。

“还有哪受伤了?”穆云轩上下打量一番,还是觉得她脸色不好。

“没有了。”岑曼曼摇头,没告诉他自己后背受伤。

穆云轩也没再多问,将东西收拾好,送她回去。

……

倪家,临江别墅。

黄娟和倪德康从外面回来,倪程凯迎上前,有些激动地说:“老爷,大少爷回来了。”

倪德康身形一怔,“你说什么?明昱回来了?”

“嗯,大少爷正在房里休息。”倪程凯点头应着,老脸带着笑容。

大少爷走了近十年,从青春叛逆的毛小子都到了而立之年,他不过是倪家的管家,都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想来老爷会更开心吧。

倪德康三步并两步走上楼,将黄娟落在身后。

“大少爷真的回来了?”黄娟唇边溢出冷笑,问道。

“回夫人,是真的。”倪程凯收起脸上的笑,规矩回话。

呵……

黄娟冷哼着,边走边整理衣服,“那还不赶紧吩咐下去,多做点好的,别怠慢了他。”

倪程凯脸色变了变,“是。”却还是应下来。

他在倪家这么多年,黄娟的那些把戏都是看在眼里的,偏生老爷是在局中人,参不透。

刚刚她的话,明显是把倪明昱当作客人、外人招待,可事实却是,大少爷在这个家比她待得时间长。

倪德康上了楼,到了倪明昱的房门口却又犹豫了,在准备离开时,房门从里面被打开。

率先出来的是倪初夏,看到他时还有些惊讶,“爸,你怎么在这?”

倪德康对她尴尬一笑,视线越过她看向身后的男人,泪花闪着。十年了,整整有十年没见到他的儿子,这是他和宋宋的第一个孩子,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你是来找大哥的吗?他今天才回来,爸,你可不能再把他气走了。”倪初夏说着,挽住倪明昱的手臂,将他拉出房。

倪德康老泪纵横,哽咽半天问道:“明昱,这次回来就别走了,爸没多少日子了。”

倪明昱看着他,眼中泛着冷意,“你得好好活着,守住你的倪氏,哪能这么自暴自弃。”

倪德康面色骤变,到嘴的话又全部咽了下去。

是造的孽啊,如果当年他没做那档子浑事,他们父子两也不会如今天这般地步。

听了倪明昱讽刺的话,倪初夏拧眉望着他,虽然不再问他离开的原因,但难免会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就算过去十年的时间,都没能抹去大哥心中的不满。

“回来就好,爸也好放心把倪氏交给你。”倪德康双唇颤动,步履蹒跚走向了书房。

倪初夏拉着倪明昱向前走,“你听到了吗?爸刚刚说要把倪氏交给你,你要好好把握住,这是当年妈和爸起早贪黑创建的公司,绝对不能便宜了黄娟他们!”

倪明昱神色恍惚了一下,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好,不会便宜他们。”

“我去看看云暖。”

倪明昱站在走廊,看着她开心地走进房里,收回了心神,抬步走向倪德康的书房,有些事是需要好好谈谈了。

晚饭期间,倪初夏让厨房准备了单人份晚餐,端进了房里。

云暖小心翼翼地问:“倪姐姐,等会你能陪我一起回家吗?我害怕。”

“好,先把饭吃了。”

倪初夏应下,将房门给她掩上。

“明昱啊,我记得你喜欢吃鱼,阿姨特地吩咐厨房给你做了,快尝尝看。”

饭桌上,黄娟算是八面玲珑,即使心里再恨倪初夏和倪明昱,她也不会当着倪德康的面表现出来。

倪明昱看了她一眼,夹了桌上的其他菜,“我现在看到鱼就想吐,以后桌上都不准上鱼。”

听他这么一说,黄娟脸色陡然变了,却强忍着笑,说道:“那好,我把鱼撤了。”

撤走之前,她还刻意看了倪德康一眼,却见他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气得脸色发青,还没吃就被气饱了。

倪柔语调轻缓,开口问:“大哥,你这次回来还打算走吗?”

“我今天才回来,就盼着我走了?”倪明昱将碗筷放下,直起身子看着她,眸光冷淡。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希望大哥能长住下来。”倪柔被呛声,赶忙解释,在对上倪德康埋怨的眼神时,心沉了下来。

“那我就如你所愿长住下来,等你嫁出去之后,就把别墅改改,留着做婚房。”倪明昱说完,环视了四周,还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噗……

倪初夏没憋住,笑了出来,对上倪明昱警告的眼神后,才垂下了眼,同时又在感慨,她在家里二十年,还从来没这么怼过黄娟和倪柔,真是……大快人心!

黄娟刚巧从厨房出来,听到倪明昱的话,刚压下去的气又噌蹭直冒,“这老房子哪能让新婚夫妻住下,等你结婚,阿姨一定给你选套更好的。”

倪明昱看都没看她一眼,反倒是问起倪德康,“爸,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这里是倪家老房子,理应留给你,等你结婚就办过户手续吧。”倪德康没有异议,甚至做出了承诺。

倪柔这才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闷不啃声地低头吃饭。

一顿饭下来,黄娟是形同嚼蜡,吃完也不准备饭后水果,称头疼早早回房休息,倪柔同样。

倪初夏笑到最后,捧着肚子直接躺在床上,“大哥,你没看到倪柔和黄娟那副吃了屎的表情,太过瘾了。”

倪明昱靠在衣柜旁,满脸嫌弃说道:“你老公看到你这样,就没想离婚的冲动?”

“呸,他最喜欢老娘这样了。”倪初夏翻身起来,没好气瞅着他。

倪明昱摇了摇头,“我表示很怀疑。”

“你是万年单身屌丝汉,不懂。”倪初夏哼了哼,傲娇地拨了拨头发走了。

倪明昱:“……”

夜晚,雨势渐小。

倪初夏开车送云暖回云家,车行至水榭雅居时,雨已经停了。

云暖跟着倪初夏进了家门,见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客厅坐着,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倪初夏,见她对自己笑着,才放心走过去。

“以后想回家找你哥去接你,整天麻烦你倪姐姐,也不知道羞。”白茹月看着女儿,眼底都是宠溺。

自倪初夏进来后,云辰就坐立不安,一直用余光偷瞄她,见她没看自己觉得失落,目光落及他时,又觉得不好意思。

倪初夏对云暖轻点头,说道:“坐车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

待她离开,倪初夏才进去正题,把今天傍晚时分发生的事告诉了三位。

“我都说这孩子不能惯,惯出事来了吧!”云昊脾气火爆,一巴掌拍在矮几上,还觉得不解气。

“现在就知道说我,你也不想想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出事我和你拼命!”白茹月推搡他,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云叔,茹月阿姨,我大哥已经把事情解决了,你们不用担心。”倪初夏适时插话,让他们不用为这件事忧虑。

按照大哥的意思,倪柔不会再揪着不放,毕竟在这件事情中,她也有过错,曝光了对谁都不好,那么她只有吃闷亏。她是锱铢必较的人,吃了闷亏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还回去,只希望云家人能警惕一点,别再让她钻空子。

“你大哥?明昱回来了啊!”云昊一改刚刚的愁苦,显然对倪明昱归来很开心。”

倪初夏莞尔,“大哥今天才回来,让我先向叔叔阿姨问好,他改日会登门拜访。”

“嗯,这件事有他帮忙处理,我这心就踏实了。”

云昊夫妻俩对倪明昱有特殊的感情,当初倪韩云三家还住在一起的时候,倪家是第一个有孩子的,那孩子自然受到三家的宠爱,这么一晃,竟然都过了三十多年。

告别时,白茹月让云辰送她,以为他会推脱,出乎意料,他应下来。

两人走出云家,沿着别墅的鹅卵石路走到路边,到了车边,倪初夏开口说:“回去吧。”

“等等。”在她开车门时,云辰用手按住,“谢谢你帮我妹妹。”

“我帮她不是要你这声谢谢的。”倪初夏别开眼,像是赌气。

“本少爷也只是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啊!”云辰伸手拍在她头上,和往常一样。

倪初夏眼中染了笑,抬起脚就要踹他,“你小子,等着我大哥来收拾你吧!”

“哪天叫上明昱哥,出去嗨通宵。”云辰灵活躲过去,笑得露出了虎牙。

倪初夏打开了车门,摆手坐进去,“自己和他约,我可是有家室的人,通宵不适合我,走啦!”

云辰看着她开车离去,站在原地很久,倏尔咧嘴笑了。就这样,她依旧是没心没肺的倪初夏,他也还是没开窍的云辰,挺好。

------题外话------

看来大家很喜欢岑北故呀,得经常拉出来溜溜!

下午会有二更。

感谢【lhz1970】2月票、【11181101】1月票、【歌魅児】1月票、【六瓣雪花】9花、【137**9016】2月票、【高冷小公举】9花、1钻石、188潇湘币、1五星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