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你老婆在我身边【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柔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一直盘旋倪明昱的话。

等你嫁出去之后,就把别墅改改,留着做婚房——

这是什么意思?急着赶她走吗?

以前只有倪初夏在家,她和妈尚且能应对,现在多了倪明昱,他是爸的第一个孩子,无论离家多少年,这是无法改变的。只要有他在,他的一句话,就能让爸对她和妈全盘否定。

况且,她对倪初夏使的绊子,尽管没有成功,但依旧让倪明昱对她产生了敌意,之后不管她做什么努力,他都不会再相信她。

想到这里,她掀开被子起来,见书房灯还亮着,轻手轻脚进了黄娟的房间。

“妈,你睡了吗?”

“没有,还气着呢。”被倪明昱这么一堵,她不失眠都算好的,哪能这么早就睡了。

“妈,你说爸会让大哥进公司吗?”倪柔坐在床边,伸手按着黄娟的太阳穴。

黄娟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怕不止进公司了,就是倪明昱想要整个公司,他怕是也会给了。

倪柔见她不回答,换了话题,“韩大哥这两天来我们家都被爸赶走了,你说爸心里怎么想的?”

“他能怎么想?怕丢人呗!”黄娟拉过她的手,起身靠在床头,“半只脚踏进黄土的人,最担心就是晚节不保,当初说好韩家和倪家联姻,联姻对象是倪初夏,如今换成你,不就是怕人在背后嚼舌根。”

“他怕什么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倪柔咬着唇,脸色阴郁。

“你也别犟了,韩立江再怎么也是家中的老大,是独子,将来整个正荣都是他的,你和他结婚,不会差。”黄娟知道她不甘心捡倪初夏不要的男人,出声劝说。

“我知道,但一想到他和倪初夏以前的事情,就膈应。”想到韩立江还对倪初夏恋恋不忘,心里就不舒服。

黄娟轻拍她的手,“这有什么,倪初夏都已经嫁人了,她还能和你抢什么不成?”

倪柔垂眸咬着下唇,她当然不是怕这些,只是想到韩家比不过厉家,韩立江也差厉泽阳太多,心里就觉得不平衡。凭什么被人抛弃,落魄千金还能有那么好的气运。

“时间不早了,去睡吧。”黄娟拍拍她的背,最后提醒,“妈知道你和云暖有矛盾,小姑娘打打闹闹很正常,以后指不定就用上她了,别把关系弄太僵。”

“妈,她差点……”话到了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只是闷闷说了句,‘知道了’。

就算告诉黄娟她和云暖的事情,有倪明昱在,也不能怎么样,与其这样,倒不如这次算了,只是将她一步步逼到这步,少不了云暖在其中的作用,绝对不会放过她。

倪柔离开没一会,倪德康从书房回来。

脱了衣服,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黄娟哪能放过这次机会,翻身缠了上去,“德康……”

倪德康将她推到一边,“别闹了,今天很累。”

暗中,黄娟狠狠咬牙,上午在家呆了一天,下午去见了几个老朋友,喝茶聊天,能有多累!

“德康,你是不是又想宋玉了?”

倪德康身形怔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沉下声音说:“太晚了,睡吧。”

“我就知道我永远抵不过她,可是她已经死了,死了二十年多年,我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里还抵不过一个死人吗?”黄娟将被子掀开,眼里含着泪水。

宋玉没死前,她见过她,那是怎样的女人,肤白若玉,笑起来那双眼睛漂亮极了,当真担得起她名字中的玉,可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早早的去了,再美也没有用。

“黄娟,你非得闹是吗?”倪德康猛地坐起来,将灯打开,怒视她。

“对,我就要让你说清楚,是不是你大儿子回来,就不管我们娘三了?”她为他生下一儿一女,含辛茹苦将他们拉扯长大,却还是抵不过那个死人。

“说什么话呢?明昱和夏夏是我孩子,柔儿和远皓也是我的孩子,我可曾对他们有偏颇?”

要说偏颇,是好的方面偏向他们,记得明昱刚出生那会,公司正处于新建期间,他忙于公司,根本没有多陪孩子,等夏夏出生后,宋宋走了,他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错过了她的童年。

这么一想,不论是对倪柔也好,还是倪远皓,他都是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可是明昱和夏夏,他却没做到。

“你说要把咱家老宅会明昱,我以为你会不要我们娘三了。”黄娟嘤嘤哭起来,背过身不理他。

倪德康坐在床上良久,将灯关上,躺了下去,“这栋房子说到底是明昱母亲留下的,该给他的,你要是喜欢,这几天去看看还有没有空房,买下就是。”

“真的?”黄娟转身看着他。

倪德康叹了口气,“嗯,以后不要再为这些事吵了,我不会厚此薄彼的。”

——

翌日,岑曼曼侧身醒来,不小心碰到后背的伤,疼得直吸气,脱了衣服从镜子里看到淤青,眉头紧拧,还是得去医院。

吃完早餐,许娇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脸色好差,要不再请一天假吧?”

“我还在实习期,总请假也不好。”岑曼曼摇头,和她一起出了门。

厉氏集团,每日上下班都要佩戴员工卡,进出入也是刷卡制。

岑曼曼和许娇两人到的时候,四个员工入口都被挡住,大概是临近上班时间,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都不愿意让步。

许娇虽然名字娇气,但身材体能一点都不含糊,很快挤到了前面,刷卡进去后,站在里面朝岑曼曼挥手,“曼曼,从这边进来,快点。”

岑曼曼对她笑了笑,刚走到入口,被人拦了下来。

李娜挡在入口处,眯眼得意说道:“我先来的。”

说在她要刷卡进去时,岑曼曼握住她的手腕,“你可以问周围的人,到底谁先来的。”

李娜见岑曼曼拂了她的面子,咬牙冲到她跟前,“岑曼曼,你是故意的吗?”

平时都是逆来顺受的样子,今天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故意给她难堪,她算是明白了,以往的一切都是装的,毕竟能和倪初夏成为朋友,心机能浅到哪里去?!

“不是,凡是讲究先来后到。”虽然李娜穿了高跟鞋比岑曼曼高,但她说话时,不卑不亢,气势上丝毫不落。

“曼曼就在我后面,是她先到的。”许娇站在一边,鼓起勇气说道。

“我和她在说话,有你什么事吗?”李娜趾高气昂看向她,眼底满是嘲弄,最后踩着高跟走向电梯。

“她怎么这样啊?每次都针对你。”许娇闷闷不乐,觉得好不公平。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别人针对你,其实她赶超不过你,她嫉妒你,才会这样的。”岑曼曼和她并肩走向电梯。

“曼曼,她就是嫉妒你。”许娇附和。

两人的话,自然传到李娜耳边,在进电梯时,原本已经进去的她,故意猛地向后退了两步,将她身后的两人撞到一边。

“曼曼,曼曼,你没事吧?”许娇的声音慌张起来,“曼曼,你别吓我啊……”

李娜被她的哭喊声吓到,赶忙回头看是怎么回事。

只见岑曼曼脸色煞白倚着墙壁,最后直接滑落倒地。

“喂,我就轻轻撞了你一下,你至于这样吗?”李娜稳住心神,用脚踢踢她。

“别碰她。”许娇推开李娜,想把岑曼曼搀扶起来,却又不敢轻易动她。

原本上了电梯的人听到动静下来,一时间议论纷纷。李娜自觉理亏,说道:“你快叫救护车啊!”

“怎么回事?”

男人的声音止住了许娇掏手机的动作,许娇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老板,觉得他就是救星,“厉总,你快救救曼曼吧,她被李娜推倒晕过去了!”

李娜脸色骤变,双手握拳辩解,“我没有,我明明就撞了她一下,哪里知道她身体那么弱?”

她真是冤枉啊,这么多天好不容易在上班前见到厉总,却被扣上这么一个罪名,也是够了。

“厉总,你好。”

“厉总早上好。”

“……”

随着厉泽川走进,厉氏员工纷纷朝他问候。

男人走到岑曼曼身边,见她面色苍白,额头浮汗,一脸痛苦,眉峰微皱,递了个眼神给身后的助理。

助理望了望天,望了望地,最后小声嘟囔,“老板,放过我吧,我有老婆。”

老婆要是知道他上班期间抱别的女人,指不定要怎么闹呢?!

厉泽川叹了口气,解开西装外套,弯腰将她抱起来,“备车。”

助理连连点头,率先跑出去开车。

待厉泽川的身影消失,员工才敢议论开。

“咱们厉总真的好帅啊,刚才晕倒的怎么不是我?”

“别想了,你长得又没那女的漂亮,厉总才不会抱你呢?”

“不是说厉总和倪小姐有那什么吗?怎么对一个小员工这么好?”

“……”

众说芸芸,谁也弄不明白厉总青睐小员工的原因,除了李娜。

她白着脸站在原地,恶狠狠瞪了许娇一眼,气恼进了电梯。岑曼曼醒来肯定会告状,依倪初夏和岑曼曼的关系,厉总肯定会相信她,这下算是完了。

厉泽川抱着岑曼曼坐进车里,说道:“张钊,去厉氏名下医院。”

张钊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应了。

厉氏名下的医院,是珠城除军区医院,医疗设备最好的医院。

此时,厉泽川站在急诊室门外,单手插进裤兜,抬头望着那抹灯光。

张钊走过来,说道:“老板,已经通知倪小姐了,她马上赶过来。”

“嗯,病房安排了吗?”

“安排好了。”张钊答。

张钊原本还好奇,自家老板怎么突然发善心,竟然把厉氏员工送这里,要知道这家医院虽然是厉氏所有,但因为是私立医院,所以各项费用都不能报销,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员工是倪小姐的朋友。

急诊室门被打开,医生摘下口罩,“厉总,病人后背遭到重击,内脏有些出血,血是止住了,但受了不少苦。”

厉泽川轻“嗯”,眼眸转暗,重击、出血?这丫头到底得罪了谁?

病房里,张钊去办住院手续,只留下还在昏迷的岑曼曼和厉泽川。

没一会儿,岑曼曼缓缓睁开了眼,闻到消毒水的气味,也知道自己又进医院了,无声叹了口气。

床边站着身形高大的男人,在看清是厉泽川时,她还以为出现幻觉了,迷糊喊了声,“老板?”

厉泽川回头叮嘱,“躺着别动。”

“老板,你怎么会在这?”

厉泽川手里把玩打火机,显然不打算解答她的疑惑,反倒问:“谁打你了?”

岑曼曼眼底一怔,有些放空,“我自己撞的。”

厉泽川冷哼,明显不相信,“等会初夏过来,希望你也是这个说法。”

岑曼曼张了张嘴,没说话。她现在躺在医院,医生一定也诊断出了晕倒的原因,顺藤摸瓜,像老板那么聪明的人一定能猜到她这伤是怎么来的。

岑曼曼看着他,轻声说道:“老板,谢谢你。”

“举手之劳。”厉泽川从口袋摸出烟,点着后环顾了四周,抬步走出了病房。

倪初夏匆忙赶到,在看到岑曼曼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眼眶说红就红了,“你就不能让我放心一天,手上的伤还没好,又进了医院,你想吓死我。”

进病房前碰到了在过道抽烟的厉泽川,听到他说出内脏出血时,真把她吓到了。

岑曼曼伸出没挂水的手,轻握住她的手,“初夏,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是不是岑家人打的?”倪初夏拧眉问,见她不说话,心里已经肯定。

“初夏,你以前对我说的,我现在想想觉得挺对的,岑家人根本没有把我当人看,昨晚妈……不,朱琦玉叫我回家,我以为只是单纯的吃饭,却没有想到她和林凤英要将我作为谈生意的筹码,如果……如果不是二哥,我就毁了。”岑曼曼眼中含泪,二十年了,她才算真的清醒。

倪初夏恨得牙痒痒,“那群畜生!”

“我一直以为,就算我没有血缘关系,二十年的陪伴也能让她们心软,可是没有。”岑曼曼缓缓闭上了眼,扯了凄凉的笑意,“初夏,我不会再傻下去了,以后不会再和岑家有任何牵连。”

以后,不论岑家是繁荣还是落寞,都和她没有关系。

岑家人,对她而已,亦是如此。

“别难过,你还有我呢,我做你的家人,永远的家人。”倪初夏擦干她眼角的泪水,将她揽在怀中,善良美好的曼曼,以后都会有我在。

厉泽川站在门外,久久没有推门,门从里面被打开,看到眼眶哭红的倪初夏,愣了一下。

“大哥,曼曼找你。”倪初夏侧身让他进去。

厉泽川立在床边,眼神锐利望着她,岑曼曼好几次想看他,却都灰溜溜收回视线,“厉总,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听到他的冷哼声,她抬头厚着脸皮说:“可能还会继续添麻烦,我应该要请假几天。”

“学会得寸进尺了。”厉泽川眼底划过无奈,“什么时候你对欺负你的人也能这样,也算没白受伤。”

两人的对话最终被厉泽川的手机铃声打断,男人接了电话,“泽阳,有什么事?”

原本站在一边无所事事的倪初夏,在听到‘泽阳’二字时,突然来了精神,眼眸晶亮,一脸期待地望着厉泽川,弄得他只得站在原地接听电话。

“帮我在医院安排一间病房,下午我让人和你联系。”

言简意赅的说了事情,厉泽阳正准备挂断电话,被厉泽川的话制住动作,“先别急着挂电话,你老婆在我身边。”

倪初夏立刻弯下了眼睛,伸手夺过手机,用腻死人不偿命的话说道:“老公,我是你娇俏漂亮的老婆~”

------题外话------

感谢【602690431】1月票、1五星评价票、【炎斯兒】4月票

厉先森手下过来,离回来还能迟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