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反正你老公不在/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床上,岑曼曼听到她的声音,将视线别开看向窗外,显然没能适应倪初夏突然间的转变。

厉泽川什么场面没见过,只一瞬的诧异后,便恢复往常,径自走到窗边,不打算当电灯泡。

倪初夏握着手机,看了两人一眼,急吼吼地推门出去。

而这端,厉泽阳抬手中断进行一半的谈论,轻“嗯”了一声。

“我第一次叫你老公,你就这反应?”倪初夏自然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语气还带着不满。

自那天云家宴会之后,他就没主动联系过自己,那次碰巧打通电话,还没说两句话就给倪明昱抢走了,等还回来电话已经挂断,今天要不是凑巧听到,又不知道哪天才能听到他的声音,更别说看到他的人了。

越想越觉得委屈,倪初夏瘪嘴可怜巴巴地说:“你根本不想我,给大哥打电话都不给我打。”

厉泽阳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给你发了短信,没收到?”

“什么短信?”

听到她这么问,也就明白那条短信她没收到,岔开了话题,“没上班?”

今天不是周末,现在也不是下班时间,她和大哥在一起,大概是出什么事情了。

这么想着,倪初夏哼了哼,“是啊,我这几天忙着和你大哥传绯闻呢,哪有空上班?”

厉泽阳沉默了一会儿,缓声说道:“解决不了的事交给他,别逞强。”

话落,没听到倪初夏的声音,倒是围坐在病房的三人深吸了一口气,语调轻缓、面部柔和,这还是他们的头儿吗?!

唐风和躺在病床上的叶飞扬对视一眼,然后挑眉看向秦飒,他们很快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头儿老婆了,真有些迫不及待。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只会争抢好胜又什么事情处理不好的人?”倪初夏有些挫败,有种摔了电话不了的冲动。

“不是,别多想。”厉泽阳语气平静,却又带着某种令人心安的力量,“我现在还有些事,等不忙了给你回电话,好吗?”

“不好,厉泽阳,不许挂电话!”倪初夏站在走道,免不得声音拔高,惹来来往病人、医护人员的不满。

“别闹,最多半个月就能回来,好好照顾自己。”男人惯有的语气却带了丝丝宠溺,抚平了她心中的不安。

“厉泽阳,你想不想我?”倪初夏喃喃出声。

“嗯。”很想,很想。

倪初夏声音变软,糯糯的像是撒娇,“那你亲我一口。”

厉泽阳扫了眼直溜溜看着自己的四人,最终没亲下去。

“那我亲你吧,木马~”倪初夏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响亮地献吻,“你要时刻都想着我,不对,还是偶尔吧,安全最重要。”

“嗯,等我回去。”厉泽阳刚要挂电话,却不料她率先挂了,耳边就听到“嘟嘟”的忙音。

男人薄唇轻挽,收起手机抬眼看了四人。

唐风立刻垂头打量自己的皮手套,叶飞扬握拳摆在嘴边清咳,秦飒面不改色坐在那里,眼神却有些漂移,只有裴炎像是早就习惯,把手里的地图摊开一本正经的研究。

只稍片刻,厉泽阳已经恢复往日冷漠凉薄模样,开口说道:“继续刚才的讨论,唐风带着飞扬去珠城养伤,密切关注于诚和于向阳的一举一动,切忌不要暴露身份,秦飒明天动身去趟Y国,秘密查探影刹在那里的势力是否真的瓦解。”

“是,头儿。”唐风、叶飞扬和秦飒齐齐应下。

待厉泽阳离开房内,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看向裴炎。

冷不丁被三人盯上,裴炎打了冷颤,连忙摆手说道:“别打我主意,我是归于珠城军区编制的军人,不和你们一起出任务。”

“切,谁稀罕和你搭档。”唐风瞥了他一眼,慢慢走到他身边,活动了双手。

秦飒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揽住他的肩膀,用力让他不能动弹。

“你们想干什么?有本事一对一单挑!”裴炎被卸了力,脸气得通红。

叶飞扬对着他抿了抿唇,拿起眼镜戴上,问道:“和我们说说倪初夏是什么样的人?”

“谁准你叫夫人名字……”

“废话少说,快说说她。”唐风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脚架在床上,将他桎梏住,“裴炎,你至今还没交女朋友吧,要是被我扒光了可怎么办哦?”

裴炎:“……”

呜呜呜……头儿!为什么不来救他?!

“我先来问,她长得漂亮吗?”唐风见他总算乖了,将脚放下。

裴炎点了点头,想了半天措辞,说道:“夫人很好看。”

“……”唐风挥了挥拳头,“有多少看?”

“比你好看。”

唐风:“……”

叶飞扬拿出手机,捯饬了两下,递给唐风,“问他也问不出什么,看照片吧。”

裴炎愤怒地瞪着三人,明明有高科技不用,为什么要奴役他?!

秦飒为人冷淡,看了一眼后,开口,“我只想知道在头儿心中,老婆和国家谁重要?”

“二者根本不会有冲突,你瞎操什么心?”裴炎趁他问话,挣开他的束缚,要知道在他们中,他的近身搏击最出色,刚刚只是一时着了道。

没了束缚,裴炎阴沉着脸出了病房,在车旁看到厉泽阳后,愤懑说道:“头儿,你真要让唐风那个男人婆去珠城?”也不怕吓到夫人。

当然,最后的话,他没敢说出口。

厉泽阳坐进车里,说道:“那次去Y国,只有我和你露了面,影刹身边的人还不知道他们,由他们出面最好。”

“影刹的事情交给他们,那我们去做什么?”裴炎见他也不像是回珠城的样子,疑惑问道。

“我们去北塘,找人。”

找到那个人,带他回珠城。

倪初夏挂断电话后,便回到了病房,大大方方将手机递给厉泽川,坐在床边陪岑曼曼聊天解闷。

临近中午,张钊买了午饭过来,他将饭盒摆好,走到厉泽川跟前,“老板,什么时候回公司?”

“怎么,你老婆查岗?”厉泽川坐在单人沙发上,掀开眼皮望着他。

“不是,是……是厉夫人来了,艾琳打电话来说在办公室等了您一上午。”因为厉泽川吩咐没事不准扰他,于是他也不敢找他,可都把人晾半天,只好硬着头皮进来。

“嗯。”厉泽川懒懒应了声,站起身走到床尾。

“大哥,你是要回去吗?”光顾着聊天、吃饭把人晾在一边,倪初夏不好意思地笑着。

厉泽川点头,“你也要上班,回头让张钊请护工过来照顾。”

岑曼曼嚼着饭,听了他的话连连摇头,“老板,这里有护士,不用刻意请护工。”

护工,总有种她是病入膏肓,或者半身不遂的感觉。

“你在厉氏受伤,就该听我的。”厉泽川说完,出了病房。

岑曼曼望着被他掩上的门,无声的叹了口气,她好像时刻都在给他添麻烦,上次送文件半夜发烧麻烦他,这次又是这样。

“你没告诉大哥受伤的原因?”倪初夏听了厉泽川的话,问出口。

岑曼曼摇了摇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总不能说,奶奶联合妈妈将她送到半老男人的床上,被人救了之后遭到家里毒打吧。

吃完午饭,倪初夏又将张钊买的水果洗干净,切碎放在盘子里,大半下肚后,她靠在椅子上,半眯眼说道:“我大哥对你挺好的,亦航那小子也不错,不如你嫁给他吧?”

“噗,咳咳咳……”岑曼曼被吓得不轻,连连咳嗽好几声才算缓过来,瞪着眼说:“你想让老板犯重婚罪坐牢啊?”

“犯什么重婚罪,他没老婆。”倪初夏回想,的确没告诉她厉泽川的事情,开口解释:“大哥很早就离异了,大概在亦航刚出生没多久吧。”

离异?

“是谁提出的离婚?”岑曼曼神色恍惚了一下,这样的词用在厉泽川身上,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不清楚,不过大哥离婚和他妈脱不了干系。”提及周颖,倪初夏语气并不好,那天不欢而散之后,她就没了动静,不过照她那骄傲的性格,不将她打败铁定不会罢休。

“他妈不也是你婆婆吗?”岑曼曼小声问:“你们相处不好?”

倪初夏点头承认,“自古婆媳就不合,我和她不合也属正常。”

她和周颖可是差了三十多岁,十个代沟,堪比难以越过的大峡谷,两人见面不打起来就已经算不错了。

“说的也是,你要是天天和厉先生腻在一起,搁谁都会和你不合。”别说是婆婆了,就是路人看到两人撒狗粮,估计都气得呕血。

“哼,你就是嫉妒我有老公,不服自己找一个啊。”想到厉泽阳,倪初夏心里就美滋滋的,想到他提及的短信,赶紧将手机掏出来。

翻看短信,真找到了厉泽阳提到的那条短信。

——等我回来,想你。

岑曼曼躺在床上,见她盯着手机傻乐,一阵汗颜,“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纤细如玉的手指来回摩挲屏幕,她抬眼看过去,“不告诉你。”

倪初夏的眉眼弯下,那双勾人的眸子闪着迷人的光彩,异常夺目。暗想着,闷骚的男人,嘴上不说想,心里倒是挺诚实的。

倪初夏见她已经挂完水,看着她睡着,才离开医院回公司。

回到公司,屁股还没焐热板凳,就被方旭招进了他的办公室。

“王智已经被辞退,财务部杨经理也被扣了工资,拔了一个毒瘤,继续努力。”

听了方旭的赞扬,倪初夏心里火大,“就只是辞退吗?我肩膀被他撞青就这么算了?!”

“你哥的确让陆警官把他扣押,但他爸王立全也是个厉害的角色,把局长惊动了。”方旭知道她委屈,但事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那么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倪初夏蹙起秀眉,她还真不知道王立全背景这么深?

“也不能这么说,你哥算是盯上王智了,他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执拗起来几条牛都拉不住,等着吧,要不了多久王智铁定遭殃,没了儿子,王立全离玩完不远了。”方旭说着,心里还隐隐有些期待。

自倪明昱出国,前些年他还浑了几年,到后面越来越觉得没意思,逐渐收敛了,如今陪这些老家伙玩,练练手也不错。

倪初夏双手环胸看着方旭,还没见他这般不正经过,看来能和他大哥成为朋友的,也就是表面正经,骨子里花花肠子不知多少。

“你进倪氏,为得就是那一天吧?”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如今倪明昱回来,他的经验、手段都在,害怕黄娟能翻天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帮帮兄弟也不错。”方旭儒雅笑了笑,说道:“今晚约了盛源王总和启恒几个高层吃饭,反正你老公不在,一起吧。”

倪初夏白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什么叫‘反正你老公不在’?说的好像她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到底还是和方旭去赴约了,不说别的,她既然已经在倪氏上班,即使大哥回来,她也会继续干下去,当了一个月的助理,也算知道谈生意就要在饭桌上进行,一杯一杯酒喝下去,再难的生意也能搞的定。

进红鼎酒店包间前,方旭停下步子,小声介绍,“盛源王总你见过,我就不多说了,启恒目前是做大型超市销售的,如果我们能拿到他们明年上半年关于五金等商品的全国销售单子,欠厉氏的资金就能归还。”

“嗯,目前竞争对手有谁?”倪初夏点头,问道。

“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就是正荣,不过他们和倪氏还有合作往来,不敢做的太过。”

方旭这话一出,倪初夏放宽了心,那么这次应该也不会太难。

“不过……”

“你话能不说一半吗?”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耐着性子听他的后话。

“前段时间咱们签下盛源,这次要是价格压低给了启恒,那么盛源下一季度必然会发难,所以这次我们只吃饭喝酒,明白吗?”方旭心里已经在暗骂王强,老男人平日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哪里有饭局就往哪插一脚。

“嗯。”倪初夏点头,和方旭进了包间。

饭局进行到一半,倪初夏借着上厕所出来透气,包间里乌烟瘴气,实在是快超出她的忍耐极限。

偏偏这次不能速战速决,每当王强将话题扯到合作上,都要巧妙地避开,她倒是还好,只要适时微笑就好,方旭就惨了,被轮番灌酒,还要时刻提防别人打秋风。

靠在过道缓了一会,刚准备回去,就见对面包间门从里面被打开。首先入眼的是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手指有些许苍白,顺着手向上,在看到来人是莫少白,先是一愣,而后莞尔,“你也在这?”

莫少白也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侧身点了点头,“要进去坐回吗?”

“里面还有其他人吧,我进去不好。”想也没想便拒绝了,把方旭一个人留在里面也有些可怜。

“里面的人你认识,进来吧。”

莫少白再三邀请,倪初夏点头同意。进门见到齐泓和齐烁两兄弟,倒是很惊讶,这三个人什么时候有交集了。

“倪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齐泓率先给了笑脸,打了招呼。

齐烁见倪初夏坐下,窜到她身边,殷勤地给她倒酒,“哎,你那个朋友呢?”

“我哪个朋友啊?”

“就是那个嚣张的小记者,叫严瑾。”

倪初夏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严瑾,只是故意不开口。她抬眼看着齐泓,笑着说:“你找我朋友做什么?”

“我就是想和她做朋友,但是又没她联系方式。”齐烁有些懊恼,几次见面都忘记问她号码了。

“你把她号码给我吧。”见她不答话,继续说:“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对你的秘密不感兴趣。”倪初夏压根不想搭理他,转而看向莫少白,“你和齐先生一早就认识?”

“在国外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回国后才算有交集。”

没有了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的遮挡,他的五官完全露在外面,过长的头发刚巧到眉毛与眼睛之间,那双眼睛很清澈,是正宗的男士桃花眼,偏长上翘,皮肤很白,仿佛凑近都能看到血管。

人如玉、气如兰,说的便是他。

“很巧,我很早就听过齐先生,也是最近才算认识。”倪初夏弯下眼睛,露出真诚的笑容。

“哎,你还不知道我的秘密是什么呢?”齐烁不依不饶,凑过去硬要和她说话,“是关于叶雨的哦。”

倪初夏狐疑望着他,叶雨的秘密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可是睡了你未婚夫,你真不想知道她的秘密?”齐烁眨了眨眼,那张还未张开的脸上洋溢着朝气,眼中含着期待。

“阿烁,我是怎么和你说的,言谈举止要有礼。”齐泓听到他说的话,眉头微蹙,语气也没了以往的温润。

“知道了,哥。”齐烁被他的话弄得意兴阑珊,有些无趣地趴在桌上。

莫少白将她跟前的酒杯拿走,倒了杯茶水,“喝多了酒不好,茶水暖胃。”

和盛源、启恒的前半场饭局,算是把她喝怕了,现在不喝酒反而好,“谢谢。”

“我们是朋友,不用客气。”莫少白给自己倒了杯茶,开腔问:“和朋友来这里吃饭?”

倪初夏摇头,“一些生意上的应酬。”

“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和启恒的合作吧?”齐泓开口,语气却很坚定。没等倪初夏回话,就听他询问:“在哪间包间?”

倪初夏下意识说了包间号,看着齐泓径自推门离开,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这算什么?把对手主动带回家吗?

“别担心,齐泓不会做什么,他为人很正直。”

倪初夏看着莫少白的眼睛,只觉得他就像是纤尘不染的白纸,太过单纯,生意人的正直,是建立在不侵犯自己的利益前提下。

“我哥才不会使下三滥的手段,又不是韩立江那个王八蛋。”齐烁附和,顺带贬低了讨厌的人。

倪初夏一个激灵,眼珠转动说道:“你不是想要严瑾的号码吗?你哥就有啊,去问他要。”

“真的?”齐烁看着眼前过分漂亮的女人,有些迟疑。

“当然了,那天你哥还送严瑾回家了呢。”倪初夏诚恳地点头,笑容很柔美。

看着齐烁离开包间,倪初夏眼中划过精光,就算齐泓真的正直那又怎样,她就是想使坏了。

“他还只是孩子,你又何必骗他。”莫少白嗓音华丽,语气却很无奈。

倪初夏摩挲杯口,笑着说:“我可没骗他,齐泓若是想给,就一定能弄到。”

……

离开红鼎的时候,时间尚早,婉拒了启恒高层的邀请,驱车回到医院。

把车子停好,倪初夏拎着从超市买的生活用品走进住院部,站在一边等着电梯。

医院过道并没有空调,透着阴冷。

倪初夏拢了拢衣服,见电梯未到,走动了两下。

唐风老远就看到了她,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赶在电梯关上前进去了,吹了口哨说道:“美女,麻烦按下18楼。”

因为是去同一个楼层,她也没按,回头看了她一眼。

“挺巧的。”唐风腆着脸皮继续搭话,“是你朋友住院吗?”

倪初夏莞尔,轻声应了。

唐风将她上下打量了够,说道:“你长得可真漂亮。”

“你也很漂亮。”倪初夏看着她,歪头想了一会,说道:“铿锵玫瑰、英姿飒爽。”

目视这个女人有一米七左右,高马尾扎着很显精神,除了皮肤黑一点,五官端正,身姿笔挺傲立,气质很不一般。

叮——

此时,电梯到达楼层。

倪初夏和她打招呼,拐进了病房。

岑曼曼翻看手里的设计画册,闻到浓重酒味,问道:“喝这么多酒还敢开车,出事了怎么办?”

“就身上沾了点,我在外面晾了好久,确定没事才开的。”倪初夏没在意,将超市买的东西捡出来,分门别类地放好。

“我就住几天,你买这些很浪费。”岑曼曼看着她忙活,觉得过意不去。

即使是好朋友,也不愿总是花她的钱,虽说倪初夏家境好,但她手里的每一笔钱也不是凭空得来的。

“总不能去你家把洗漱用品全搬过来吧,那样会打扰到你室友。”倪初夏不介意,继续摆弄,看到床头摆的花,随口问了句,“下午谁来了吗?”

“嗯,二哥来过。”岑曼曼老实答了,看着那束百合花,抿唇笑了笑,“以前在我还小的时候,觉得他好凶,动不动就打架,还经常惹他们不开心,特别怕他,他逗我玩我也只会哭,不给他露笑脸,可是现在才知道,他就是那样的性格,其实比谁都要好。”

“嗯,他比岑南熙好。”

听到这话,岑曼曼眼眸有些闪烁,没有插话。

倪初夏继续开口,“我虽然没接触过他,但还是知道点岑家的秘辛,是岑家上下对不起他,他能给他们好脸色就怪了,那样耿直的男人对你好,应该是真的把你当妹妹。”

岑曼曼笑着,语气调侃,“是啊,所以他来看我,我没赶他走。”

“知道开玩笑,看来心情不错。”

倪初夏把东西收拾好,坐回床边,望着她的脸色恢复气色,才算放心。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她掀开被子,挪了位置,让倪初夏躺进来,“你今晚陪我一起睡吧。”

“哟,知道邀请老娘陪你了,不错。”倪初夏脱了外套趟进去,语气轻佻。

岑曼曼‘噗嗤’一声笑了,靠在她肩膀上说:“我听二哥说住这里一晚上要花不少钱,想让你帮我分担一下。”

倪初夏:“……”

------题外话------

下午会有二更!

推荐好友文:《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月初姣姣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妈咪,爹地说你是轰炸机。”某宝捧着模型飞机。

“为什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姜熹嘴角一抽,“那他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无耻之极!”

某宝抿嘴一乐,“妈咪的评价果然精辟!”

燕殊无语望天,其实他挺正人君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