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踏上寻夫之路/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将车速提高,约莫二十分钟到了军区医院。坐在车里,看着被拦截在外的记者,眉头不由得皱起,这些娱记怕都是为了齐烁来的。

推门下车,倪初夏不慌不忙走向急诊,有记者认出她来,凑上前询问:“倪小姐,请问您来医院做什么?”

“来医院无非两件事,你觉得我是哪一种?”倪初夏轻睨了他一眼,见他面露难意,继续向前走。

“倪小姐,今天遇到也算是缘分,能否告知您和厉氏总裁的关系?”

“您是否是为了厉总拒绝了青梅竹马?”

“……”

有一个上来问话,就会有更多的围上前。

这些记者虽然是为了齐烁而来,但有送上门的头条新闻,怎么可能放过?!

倪初夏看着他们,开口说:“大家安静一点。”

众记者纷纷安静下来,生怕错过她后面的话。

“这里是医院,你们这样喧闹不好,如果有问题,等到倪家举办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再问,行吗?”心里虽然急,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她了解这些记者的脾性,你越急,他们追问的越紧。

“倪家准备开招待会?”

“能透露时间吗?”

“是为了公开您和厉总的好消息?”

“……”

众人猜测,却见她只是笑而不语,急得不行。

倪初夏莞尔,“大家别急,到时我会通知各位。”见他们面露期待,低声说:“我现在有些急事,你们能……”

“倪小姐,您请,我是珠城华扬日报的记者。”

“我是晚间日报……”

……

一一应下,倪初夏走进急诊大楼,快步走到严瑾所在的楼层。

“情况怎么样了?”说话声音有些喘,看着还未灭的手术室,眼眸暗了暗。

“初夏,我真该死,明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逞能。”严瑾的眼眶很红,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

“别难过了,他会没事的。”倪初夏靠近,揽住她的肩膀,心里百感交集。昨晚她还嫌弃齐烁那孩子聒噪,还逗了他,如今他却躺在手术室里,接受着治疗。

“通知齐泓了吗?”倪初夏蹲下身子,轻声问。

“嗯,他应该还在来的路上。”

倪初夏垂下眼帘,齐泓如今住在韩家,水岸雅筑又离市区很远,赶过来的确需要些时间。

没一会儿,过道有人走来。

来人戴了黑色鸭舌帽,身材颀长,他走到两人跟前,将手里的面包和牛奶递过来,“吃点吧。”

“少白?”倪初夏看向那双骨节发白的手,有些诧异。

莫少白摘了鸭舌帽,解释:“昨晚我也在场。”

严瑾握着手里的面包和牛奶,心里更加愧疚,昨晚她原本是不想去的,毕竟齐烁认识的人都是那个圈子的,可是听他提及莫少白,为了完成任务,她答应了。齐烁是真心想和她做朋友,而她却尽想着自己的工作,利用他的单纯骗他,还害他病发入院。

“外面全是记者,等会你怎么回去?”倪初夏有些担心,毕竟那些娱记和网上的键盘侠真的什么都敢写。

“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没有公司管着,出点负面新闻没关系。”莫少白抿唇笑了笑,示意她无须担心。

手术还未结束,齐泓匆忙赶来,因为事发突然,头发不再一丝不乱,而是耷拉下来,领带也系歪了。

“阿烁怎么样?”齐泓眼底闪过慌张,在看到手术灯依旧亮着,无声叹气。

这种情况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前一秒还活蹦乱跳惹他生气的弟弟,下一秒钟可能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悠长昏暗的走道,那抹红色的灯光,还有好似无止境的等待。

“齐先生,全是我的错,如果我不逞强和那群人打架,齐烁就不会病发,对不起。”严瑾原本已经止住了泪水,在看到齐泓时,却又哭出来。

齐泓站在那里,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齐先生,你打我、骂我吧。”这样她心里会好受点。

齐泓眼眸微转,伸手捧着她的脸,用指腹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干,动作很轻,温声说:“阿烁这几天都没有吃药,不是你的错。”

没一会儿,手术室外红灯灭了,穆云轩走出来,“他没事了,这段时间需要静养。”

“穆医生,谢谢你。”齐泓说完这句话,像是浑身脱力,真的是年纪大了,禁不起几次吓。

“不用客气,最近你抽时间多陪陪他,他这种情况不能再动怒了。”穆云轩说完医嘱,走到倪初夏身边,轻声问:“小表嫂,你什么时候和齐家两兄弟走近了?”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次在雅尚轩,倪初夏和齐烁起了冲突,这还没过多久,关系算突飞猛进。

倪初夏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刚刚对他的崇拜之情也烟消云散了,“你想说什么?”

“没想说什么?就是怕表哥不在,你一个人寂寞难耐。”穆云轩调侃开口,将口罩摘了。

齐泓、严瑾和莫少白跟着护士进了病房,走道除了从手术室出来的医护人员就没有其他人。

倪初夏假笑了两声,握拳在他眼前比划了两下,“以后不许开我玩笑,不然等你表哥回来,我让他揍你!”

“哈哈……揍我?”穆云轩干笑了两声,连连摆手,“不开玩笑了,绝对不开了。”

若是以前,有女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他非得笑死不可,但现在不一样了。眼前的女人是厉泽阳领证合法的老婆,并且听裴炎透露,厉泽阳不是一般的宠她,要是惹恼了他,估计就不是被家里那位逼着相亲那么简单了。

病房里,床上的人面色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严瑾站在床尾,一阵难受,若不是看着呼吸机上的雾气,她都以为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莫先生,昨晚谢谢你送他来医院。”齐泓替他捻好了被子,转身看向莫少白,“你说的提议,明天就回着手准备。”

莫少白表情很淡,即使他的目的达到,也不见得会开心,只是点头,“外面的记者交给我,他的事不会见报。”

“嗯,有劳你了。”齐泓说完,看向站在一旁的严瑾,“严小姐,他已经脱离了危险,你有事就去忙吧。”

“我没事,真的。”严瑾怕她不信,解释道:“我最近不用交头条,很闲的,可以留下来照顾他。”

“会有护工来照顾他,不劳你费心。”齐泓神色异样看了她一眼,开口说。

“护工肯定没有我细心,齐先生,你就安心的把弟弟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他养的白白胖胖,呃…不对,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她已经决定,要照顾齐烁,直到他出院。

“严瑾既然是好心,你就接受吧。”倪初夏进了病房,劝说着齐泓。

“嗯。”严瑾在一旁点头,睁大眼睛表示诚意。

最后,齐泓没有推脱掉,也就由着严瑾留下。

倪初夏和莫少白一起离开病房,进了电梯后,她问道:“等会记者问及,你要怎么说?”

莫少白扣上鸭舌帽,垂头对她一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医院,因为太过随意,众记者反而觉得他们两人互相不认识,也没同时向两人发难,分了两拨人,将两人分别围住。

“莫天王,你是去看望齐烁的吗?”

“昨晚同行拍到你和齐烁出现皇家会所门外,二人是私底下是好朋友吗?”

“外界一直传闻齐烁身体不好,他现在住院的确是这样吗?”

“……”

莫少白垂着头,表情寡淡。他淡淡扫了一眼,一向惜字如金,这次却开口说道:“我和他的确是一见如故,他已经走了,你们没看到吗?”

众人听到莫少白齐烁已经离开,都惊愣住了,他们从昨晚到现在就一直蹲点,怎么就没有发现他走了呢?

“昨晚洗胃的是我,你们倒是全关心他了?”

众人这才发现他的手一直捂着胃,脸色有些不好。仅仅一句话,却是打消了他们的疑虑,一路跟着他,将他送上车。

与此同时——

倪初夏被三三两两的记者围住,她看了眼莫少白那处,暗自感叹,果然还是和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大,里三层外三层,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倪小姐,你能具体说说关于倪家招待会的情况吗?”

“你和厉总一开始就一直有绯闻,这次招待会是否是公开两人的关系?难道是好事将近?”

“……”

“好事将近?”倪初夏重复说了这四个字,莞尔一笑,“的确是好事将近,但这次可不是我的。”

“毕竟招待会的主角并不是我,我也只能透露一点,各位谅解。”说的同时,倪初夏已经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驶离军区医院,莫少白的电话进来。

倪初夏接通后,说道:“我成功脱离,你那边怎么样?”

莫少白看了眼后视镜,“还有两个小罗罗跟着。”

“嗯,小心点。”

莫少白问出口,“是要去上班?”

倪初夏轻“嗯”出声,昨晚被齐泓搅合,和启恒还有的谈。

“路上小心。”

收线后,倪初夏摘了蓝牙耳机,扔到一边,提速驶向公司。

方旭昨晚被灌了不少酒,今早来的比以往要迟。把启恒的资料丢给了倪初夏,“这些你看看,明天的会谈会有帮助。”

倪初夏将文放到一边,抬眼问:“嗯,昨天我走之后,齐泓没做什么吧?”

“明面上没做什么,背地里就不知道了。”方旭靠在座椅上,揉了揉太阳穴,不禁感慨的确是年纪大了,身体禁不起折腾。

“他应该不会太过分。”就算想做,那也得有时间,他如今在医院陪着齐烁,连和启恒的人见面都做不到。

方旭提醒,“你别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这个齐泓有些手段,不是韩家人,既然都能做到副总的位置,不简单。”

“你也不是倪家人,不照样是副总。”

“我就是给你加打工,除了工资半毛钱也拿不到,但是齐泓不一样,他刚进韩家的时候,韩老爷子就给了股份,虽然不多但足够让别人眼红,不到半年就把韩立江拉下去,自己当了副总,韩家怕是要变天了。”

倪初夏听了,唇角上扬含着笑,经过今天她这么一说,倪柔和韩立江必定会结婚,等她嫁过去,在碰上韩家变天,怕就不会有精力使绊子了。

回到办公室,倪初夏把启恒的资料仔细看了一遍,正在琢磨怎么攻克,外面突然吵闹起来。

“就算你是倪总的儿子又怎么样?公司有公司的规矩,每年只有年底才会查账,你突然让我调往年的账目,我哪有人手给你?!”女人的声音很响亮,振振有词说着,“再说,你又不是公司的员工,我要找副总评理,让他给我个说法!”

还未推门出去,就听到财务部那个杨泼妇的声音。

“你尽管去找人评理,需要我把倪总叫来吗?”倪明昱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语气不明。

“你……我可是公司的老员工,干了二十多年,你少拿倪总来压我。”杨泼妇见撒泼不行,改用恐吓。

她在公司二十年,不论从人脉还是对公司的重要性,就不相信倪总能只顾他的儿子,不管她这个老员工。

“看来倪总也压不住你杨经理了?”

倪初夏踏着高跟走出去,穿着西装包臀裙套装,因为公司暖气供得足,那双腿,裸露在外面,白皙纤长,令人浮想联翩。

“倪助理,谁不知道他是你哥,你当然维护他了。”杨泼妇看到倪初夏就没个好脸色,上次当着那么多员工的面驳她面子,后来因为王智一人害她扣了工资,这次又要来插一脚,干脆嚷着,“我要找副总。”

“上班时间吵什么吵?”方旭从办公室出来,看了眼秘书,示意她把不相干的人赶走,然后走到杨泼妇跟前,“杨经理,有什么事进办公室聊。”

倪明昱无所谓耸肩,抬手推了推平光眼镜。

倪初夏看着杨泼妇那副得意的样子,嘲弄地笑了,要是她知道方旭和倪明昱是大学时期的同学,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大哥,怎么突然要查账?”倪初夏拉了倪明昱一把,小声问。

“每年接近年底的时候,她就会专门请人来公司做账,那些账目看上去没问题,只要深究就会发现漏洞,但细查前面的账,并没有太大问题,我怀疑她是用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倪明昱小声解释,如果他的想法没错,这次财务部要里里外外换血。

倪初夏点头问:“嗯,需要把爸叫过来吗?”

“当然,要让他看清楚他信任的都是些什么人!”倪明昱眸中闪过一抹暗光,令人心惊。

——

私立医院,岑曼曼和厉亦航窝在病床上连看了两部电影,影片是厉亦航选的,爱情文艺片。

看完后,小家伙还意犹未尽,歪头说:“曼曼姐姐,我们再看一部吧?”

岑曼曼忙将屏幕关上,“手机没电了。”

“可以充电。”厉亦航指着旁边地插孔,眨巴眼睛。

“亦航,小孩子的眼睛很脆弱,不能长时间对着手机的,不如我们聊天吧。”她实在是不想再看那些文绉绉的文艺片,又臭又长,看完还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好吧。”厉亦航有些委屈地点头,靠在一边老成地问:“你想和我聊什么?”

岑曼曼想了一会,说道:“亦航,其实你应该去上幼儿园的,那里有和你同龄的小孩,你可以和他们一起玩堆积木,玩滑滑梯,甚至你还可以有一个青梅。”

“青梅是什么?能吃吗?”厉亦航搜索脑中的词汇,还是找不到和青梅对应的事例。

“就和电影里演的那样,会有一个很漂亮很可爱的小女孩,整天陪你玩,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就是你的青梅。”岑曼曼轻柔他的头。

“你说的是雪花吗?它和我一起长大,的确是小女孩。”厉亦航听着她的话,就只能想到雪花了。

从小到大陪着他的人有很多,除了爸爸,他们在他身边的时间都呆不了太久,有时候半年有时候一年,只有雪花陪他的时间长。

岑曼曼想和雪花可能是邻居家的小孩,点了点头,“亦航有了青梅,难道还不想去幼儿园吗?”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最渴望的就是去幼儿园,那里的老师很好,同学也很友善,能让她感受到温暖。

厉亦航撅着嘴想了好久,还是摇了摇头,“曼曼姐姐,你不懂的。”

岑曼曼见他故作老成的样子,笑了起来,可是听到他后面的话,却让她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他们都笑话我是野孩子,说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厉亦航眨了眨乌溜溜的眼睛,吸吸鼻子说:“我都告诉他们我有爹地,他们就是不信,我才不想和他们玩。”

“亦航,对不起。”岑曼曼将孩子搂在怀里,轻拍他的背,她无意中的话竟然伤害到这个孩子,“不想去以后就不去了,你那么聪明根本不需要去幼儿园。”

“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厉亦航笑起来,觉得她怀里好暖和,赖着不起来了。

接近中午,张钊送饭过来,见一大一小躺在床上睡着了,因为饭菜装在保温桶里,也没叫他们起来。

回到厉氏后,张钊如实汇报,“老板,小少爷和岑小姐睡着了,怕您不放心我特地拍了照片。”

厉泽川瞥了一眼,目光不经意间怔住。女人和孩子睡在床上,她的一只手臂穿过孩子的脖子搂着他,另一只手臂搭在孩子胸前,小家伙也安然窝在她怀中,睡相很乖,小嘴还带着笑。

“照片发给我,然后删了。”

听老板这么吩咐,张钊心里有些纠结,毕竟小少爷这么可爱的一面很少见到。

厉泽川浅靠在老板椅上,双手摆在腿上,“照片被你老婆看到的后果想过吗?”

张钊一噎,果断地删了。抬眼见厉泽川把照片保存下来,说道:“小少爷和岑小姐关系好不是没道理的,设计部都说岑小姐脾气好,她对小少爷也有耐心,就像是姐姐一样。”

厉泽川不耐看了他一眼,摆手让他滚出去。

姐姐?

呵,他可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来?

……

中午,倪氏员工餐厅一直在传着今天上午的事情,财务部的员工一个个胆战心惊,生怕被交出去问话,作为源头也遭到了上百人的非议。

此时,倪初夏正惬意地坐着方旭的办公室喝茶,望着面如死灰的杨泼妇,笑得格外动人。

相较于她,倪明昱倒稍微收敛一点,不过当他从西服口袋中掏出一杆录音笔放在桌上时,杨泼妇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她知道她完了,这么多年在倪德康如此精明的商人眼皮子底下犯事都没有出过事,却栽在了眼前两兄妹手里。

倪德康面色铁青地坐在对面,听到刚刚她说的那些话,直接把茶杯挥到地上,“我念在你是公司老人,把财务部交给你,你竟然就是这么管理的?”

一想到每年从她手里白白流走好几千万,气得浑身发抖,当初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如果有这些钱顶着,他也不会进了笼子,更不会受到外界的白眼。

“倪总,你再给我个机会吧,我……那些钱,那些钱我一定还上,一定还给倪氏。”杨泼妇连滚带爬到了倪德康跟前,拽着他的裤脚磕头赔罪。

她不能坐牢,她还等着退休出国找儿子,还要抱孙子呢。

“这件事没得商量,钱你给我吐出来,欠倪氏的,你在牢房里慢慢反省吧!”倪德康一脚将她踢开,将视线看向两人,“明昱,这件事多亏有你,后面的事你看怎么处理?”

“彻查这些年她到底搬了多少资金,我是律师,当然要走法律路径,虽然慢了点,但效果达到就好。”倪明昱说着,深靠在沙发上,“倪总,不知道你给我多少诉讼费?”

倪德康脸色变了变,有些不自在地说:“按你平时接官司的三倍给。”

方旭适时地插嘴,“倪总,诉讼费是根据财产金额给的,三倍可不便宜啊。”

“那也要给。”他知道这些年和儿子的间隙已经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了,这个时候,也只有极力满足他的要求,才能让他的愧疚感减轻。

注意到方旭和倪明昱对视,倪初夏暗自咋舌,真是两屁老奸巨猾还配合默契的恶狼,对她爸有些同情。但同情归同情,与其那些钱最后落到黄娟手里,她更希望让大哥赚到手。

方旭知道他们必定有话要说,把杨泼妇拎出了办公室,暂时没有进去。

办公室里,只留下三人,三人都没开口说话,气氛有些微滞。

率先开口的是倪德康,他看了眼倪明昱,说道:“股东大会定在半个月后,到时候你们两都要参加。”

“以前我都是不参加的。”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笑着说:“爸,难不成你要让我加入董事会?”

“嗯,有这个打算。”倪德康看着她,点头算是承诺。

那天倪柔出事之后,他的确气过她的狠心,可是想想这些年他又为他这个女儿做过什么,数得上来的还真没有一件。这次股东大会,就当是对她的补偿。

倪初夏追问:“那我大哥呢?”

“到时再说,这段时间熟悉熟悉董事会成员,以后开会总要遇到。”

倪德康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是有理由的,一连让他的两个孩子进去,难免会招人争议,凡是还是要稳。

父女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倪明昱就这么靠在沙发上,模样慵懒,并没有插话的意思。

最后,倪德康提到了韩立江和倪柔的事情,“夏夏,立江曾经是你的未婚夫,但你妹妹这件事,毕竟已经发生了。”

想到来公司前,被那群记者团团围住,倪德康就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了,要尽快解决。

倪初夏莞尔,“我没有问题,就怕她嫁过去觉得委屈。”

不用深想,也知道倪柔现在一定不好过,那群娱记本事很大,只要给了点线索,他们就能顺藤摸瓜,倪柔和韩立江的事,怕是早就传遍了,就差明天登报。

“你妹妹刚开始是不愿意,这几天松口了。”倪德康为了这事愁的脑壳子疼,下午还要去韩家,一想到韩家那老爷子用倪初夏做借口就心烦。

倪初夏心里冷哼,她也要有骨气不松口,被人上了,还挑三拣四,就不怕横生事端,到时候连韩立江都嫁不了,那就好笑了。

“夏夏,上次你和韩家退婚,也没见过韩家老爷子,趁今天下午你陪爸一起去?”他当然不能和韩家老爷子说他大女儿已经结婚了,但要是倪初夏出面就不同了,随便拈了理由搪塞过去就好。

“爸,我下午要上班。”倪初夏有些不悦,想到每次去韩家,被韩老爷子问东问西就觉得烦,如今她和韩立江已经退婚,就更没去的理由了。

“这……”

就在倪德康犯难的时候,倪明昱开口,“我下午正好没事,陪你去吧。”

“好。”倪德康连连答应,语气带着恳求,“我们父子先去吃饭,总不能到人家去蹭饭。”

倪明昱应下来,起身把外套穿上,当他走过倪德康身边,瞥见他鬓角的白发,眼眸微闪,却在片刻恢复冷淡。

……

珠城嘉年华,从出租车上下来一大一小。

大人穿着大红的及膝棉袄,脖子围了黑色围巾,小孩穿了深蓝色的大衣,扮相倒是洋气。

“我带你出来玩,你可千万别告诉你爸,知道吗?”岑曼曼蹲下身子,再次嘱咐。

“yes,sir!”厉亦航抬手敬了还算标准的礼,咧嘴笑着。

“好,那咱们走吧。”

岑曼曼牵起他的手,带着他走到门口,排队买了两张票,两人进去。

嘉年华的人很多,岑曼曼怕孩子丢了,特地去地摊上买了仿真手铐。

铐上后,厉亦航不同意了,“爹地说只有坏人才用手铐的。”说着就要把手铐从衣服上褪下来。

“这是防止你走丢的,不是警察叔叔用的手铐。”岑曼曼拿他没办法,指着旁边的小孩说道:“你看,他的妈妈怕他走丢,也把她和自己铐起来了。”

“那是她妈妈,你又不是我妈妈。”厉亦航站在原地不走,眼睛滴溜溜望着其他小朋友,有些羡慕。

“那算了吧,姐姐牵着你。”岑曼曼见他坚持,也不再为难他。

刚要把手铐解开,就看厉亦航的小手握住她的手,脸红红地问:“我们像他们一样铐起来,曼曼姐姐是不是就能像那些小孩子妈妈一样对我。嗯……比如说你要亲亲我,抱抱我,然后陪我玩游戏。”

岑曼曼揉了揉他的头,轻声说:“好,仅限于今天。”

毕竟,她不是他的妈妈。

听到‘仅限于今天’时,厉亦航有些失落,在玩游戏之后,很快便把这个抛在脑后了。

直到嘉年华快要关门,岑曼曼才带着厉亦航出来。

两人疯玩了一下午,累的直接坐在石墩子上。

岑曼曼问:“今天开心吗?”

“很开心,比拼图好玩多了。”厉亦航喝着水,歪头倒在岑曼曼身上。

岑曼曼掏出手机看时间,在看到五十多个未接来电,吓了一身冷汗,来电里除了有张钊和倪初夏打来的,还有一个陌生号码,直觉告诉她这个号码是老板的。

最后,她给张钊打了电话。

“岑小姐,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把小祖宗带到哪里去了?再找不到他,我明天真要提头去见老板了。”张钊对她一通数落,最后问她要了地址,过去接她。

岑曼曼给倪初夏短信,把自己带厉亦航去嘉年华的事情告诉了她,让她不要着急。最后想着,张钊知道了,应该会通知厉泽川的,希望他不要太生气,否则提头的就是她了。

偏头,见小家伙已经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岑曼曼抿唇一笑,将外套脱了给他裹上,又调整位置,把他抱在怀里。

厉泽川下车,站在很远的地方,就见女人歪头眯着眼,以极不舒服的姿势抱着他的儿子。

他快步走过去,弯腰就要将厉亦航抱走,没想到蓦地收紧双手,怒视地望着他,仅仅只是几秒钟,她笑起来,“老板,是你啊?”

她等得困了,还以为有人要抢孩子,结果闹了乌龙。

“要真是人贩子,还等到现在?”厉泽川把厉亦航抱在怀里,却发现儿子手里铐了手铐,不明所以地望着岑曼曼。

岑曼曼眨了眨眼,抬手将手铐从他衣服上褪下,解释道:“我怕他走丢,就用了这个办法。”

“那就不要带他出来。”男人直起身,注意到儿子身上裹着的棉袄,眼底起了波澜。

岑曼曼自知理亏,抿唇没说话。

刚要起身,发现半个身子全麻了,只能再坐一会,等着麻意消散。

厉泽川向前走了两步,见她还坐在原地,出声问:“还不跟上来。”

“老板你想走吧,我等会自己打车回去。”

岑曼曼捏着自己的腿,抬眼见他已经离开,深呼出一口气,还好没有发脾气,还好没有责怪她。

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来,岑曼曼懊恼地看了四周,来嘉年华玩的人已经离开,只剩下她还坐在这里。

这算是给她擅自带别人家小孩出来的惩罚吗?

厉泽川就是在天色渐暗的时候返回的,果然见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傻愣愣地捶着腿。

他走过去,对上那双诧异的眼睛,弯腰将她抱起来,在她挣扎时,适时开口,“别动。”

见她不听教,继续乱动,冷下声音说:“再动把你扔下去。”

岑曼曼吓得脖子一缩,没再动了。

她小声问:“老板,你怎么回来了?亦航呢?”

“张钊开车先走了。”厉泽川稳稳地抱着她,走过层层的台阶,穿过玩耍嬉戏的人群。

“哦,那你等会怎么回去?”她就像是好奇宝宝一样,一路上问题很多。

“打车。”厉泽川见她露出新奇的表情,有些好笑地问:“那是什么表情?打车很奇怪?”

岑曼曼摇着头,“我们打车不奇怪,但是老板打车就奇怪。”

每天从他手里流走的资金没有千万也有百万,这样的人去打车,怎么都觉得格格不入,甚至觉得不可能?

但当厉泽川抱着他拦下出租车,并上了车时,她相信了。她现在坐在出租车上,而身边的确坐着老板。

“以后不许用那种眼神看我。”厉泽川瞥了她一眼,然后闭目养神。

岑曼曼连连点头,不时用余光偷瞄他,确认他不会突然睁眼,才转过头大大方方地看着他。

这样的男人,即使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浑身上下也散着成熟男人的气质,可也是这样的男人,他经历了离婚,实在想不通是因为什么导致婚姻破裂。

出租车并没有停在医院,而是开到了酒店。

厉泽川开口说:“下车吃饭,吃完送你回去。”

岑曼曼抱紧双臂跟在后面,还未走进酒店,男人停下步子,将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

“老板,马上就进去了,我不冷。”

“不披,那就扔了吧。”

岑曼曼和他对视,最终妥协了,拢着衣服继续向前走。

“厉总,在这里相遇,一起吃顿饭吧。”娇笑妩媚的声音响起,寒冬腊月天,女人穿着深V,踏着高跟贴上来。

厉泽川不动声色地避开,朝着她身后的一群人颔首,“今晚不方便,你们请。”

员工对老板八卦的好奇度,不亚于娱记对当红明星的好奇,在看到有女人贴过来的时候,她还主动让了位置,不过见厉泽川兴致缺缺地避开,也知道两人没戏。

抱着胳膊随意张望,目光落及不远处那群人时,身子却不由得一僵,觉得走一步都觉得很困难。

“那真是可惜了。”女人抖了抖胸,眼中划过失落,在看到男人身后站着的女人时,调笑着问:“哟,这是厉总的新欢?”

说这话时,那群人已经走过来。

岑曼曼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是看着他,又像是眼神在放空。

厉泽川看到岑南熙面色阴沉,回头看了身后的傻女人,见她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站在那里,大手一捞将她带到身边。

这个动作无疑是在承认刚刚那个女人的话,但在岑南熙看,更像是在向他宣战。

男人看男人总是这般,带着欣赏,却又有几分嫉妒。

“小美人莫不是冻僵了,瞧这脸白的吓人。”人群有人调侃,久久得不到回应,又觉得无趣。

“哎,南熙,我怎么觉得她很眼熟呢?是不是你们岑家的养女啊?”又有人问起。

岑曼曼在听到‘养女’二字时,眼睑微动,回过神来。

见厉泽川的手搭在自己腰肢,吓得向后退了两步,男人没有用力,也就任她挣开。

岑南熙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冷冷望着刚刚那人,“你记性倒是挺好?!”

“嘿,谁让你妹妹长得漂亮呢?”那人没察觉到岑南熙的冷意,继续调侃。

其他人也接连附和着,但他们心中却清楚,若说漂亮,岑曼曼算不上,但骨子里的那种恬静的感觉,却让人忽略不了。

清纯,对,就是清纯。

如今把头发扎在脑后盘起来,说是高中生也没人会不相信。

岑南熙双手紧紧握拳,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却发现她早就垂下头,根本没看他。

“去吃饭吧。”厉泽川和一行人打了招呼,偏头说道。

岑曼曼垂头数着地板,下意识点头,跟在他身后走了。

其实她心里很慌乱,好像每次看到岑南熙都是这样,不想看到他,不想再有任何牵连,就像刚刚那样,互不干扰,比纠缠不清要好。

进了包间,厉泽川见她也没有点菜的闲心,也就点了经常吃的几个菜,便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

吃饭的时候,两人很安静,等吃完了,也就厉泽川说了‘走吧’,才打破了沉默。

两人走出酒店,岑曼曼才开口感谢,“老板,谢谢你请我吃饭。”

“谁说是我请你,饭钱从工资里扣。”厉泽川似乎还觉得这个决定很明知,唇边略微扬起。

“啊……那一顿饭得多少钱?我工资不会不够扣吧?”岑曼曼苦着脸,埋怨地望着走在前面的男人。

要是早说,打死她也不会吃,就是在上菜之后说,她也会为了钱死命地吃,刚刚浪费了好多。

“厉氏给你的工资很少吗?”厉泽川转身着她,眸光闪烁。

“呃,不算少,但是那笔钱明明没必要花的。”她在家里煮面条,几块钱就能解决晚饭了。

“骗你的。”

“真的?”岑曼曼试图从他脸上找到逗弄的痕迹,发现他很认真之后,眼眸蓦地一亮,抿唇笑起来。

……

第二天倪初夏照常起来,吃过早饭,开车去了公司上班。

上午时间过得很快,替方旭整理各部门交上来的文件,下午却临时接到通知,方旭明天出差,要把出差时用的资料尽数整理出来。

倪初夏忙的天昏地暗,在看到出差地点是苏南时,冷不丁愣住了。

几乎是飞奔进了方旭的办公室,方旭听到‘嘭’的一声响,被吓到,“你这是要干嘛?”

倪初夏喘着气,问道:“你是要去苏南出差?”

“嗯,给资料的时候不是和你说了吗?”方旭重新拿起笔,准备继续工作。

就见倪初夏慢慢挪到他身边,手成兰花指捏住他的袖口,“副总,你出差身边难道不带人吗?”

“带小刘和秘书去。”方旭拧眉看着她,觉得很不对劲。

“那我呢?”倪初夏夺过他手里的笔,恶狠狠地问。

方旭理所当然回答,“当然是留在公司,你不留在公司,谁向我汇报公司情况?”

“不行,我也要出差。”倪初夏算是和他杠上了,威逼利诱,用尽了法子,最后方旭才算松口。

“回去工作吧,晚上记得把东西收好,明天十点的高铁。”

听了方旭的话,倪初夏拢了拢头发,一改刚刚的样子,优雅转身走了。

当天下班回到家里,倪初夏把行李收拾好,便掏出她的本子,开始一笔一划写着,写完之后抱着翻看几页,又塞进了床头。

旋即将头埋进被子里,她要踏上寻夫之路了!

这一夜,她失眠了,以至于坐上高铁就开始睡觉,直到落地才悠然转醒,早把昨晚想的把一路风景拍下来忘在了脑后。

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方旭马不停歇地带上秘书和小刘赶去赴约,留下倪初夏在酒店休息。

方旭临走时给了把车钥匙,倪初夏在酒店车库找到车子后,坐上车将导航打开,输入‘北塘’,将车开上路。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月初姣姣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妈咪,爹地说你是轰炸机。”某宝捧着模型飞机。

“为什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姜熹嘴角一抽,“那他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无耻之极!”

某宝抿嘴一乐,“妈咪的评价果然精辟!”

燕殊无语望天,其实他挺正人君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