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他对你抱着不该有的想法【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话不必要说出来,行动就能证明。

事实上,他已经过了说这些话的年纪,或许再早两年,他可能还会学着说几句甜言蜜语,但如今,却是说不出口。

听她哭时的心疼、看到她时的欣喜,这些情绪,都被他很好的控制,却在进房的那刻爆发出来,可不就是行动?

倪初夏哼了哼,嘟囔着说:“那以后你亲我就是想我,和我滚床单就是爱我。”

厉泽阳低头,哭笑不得看着她,低声问:“要洗澡吗?”

“一起洗嘛?”倪初夏弯下眼睛,发出邀请。

男人眸色暗了暗,喉结滚动,“分开吧。”

“哼,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以后想和她洗都没机会!

倪初夏掀开被子下床,一双白嫩修长的腿就这么裸露在外面,她的眼底闪过狡黠,老流氓,让你假正经不说想她,让你看到吃不着。

厉泽阳靠在床上,哪能看不出她的小心思,薄唇挽起,眼底的笑意逐渐荡开。

翌日一早。

倪初夏是躺在他怀里醒来,被窝里暖暖的,鼻尖充斥着属于他的气味。在他怀里蹭了蹭,找到舒服的位置才重新闭上眼。

厉泽阳很早就醒来,他轻抚着她的发,低头看着她的睡颜,像是回到了他休假的那段时间,每天清晨醒来,她都躺在身边,眉眼乖顺,模样漂亮。

手指划过她的脸庞来到她的唇边,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唇角挽起,眼底是难见的宠溺。

倪初夏还想装睡,但他的手指像是带了电,碰的她好痒,只好把眼睛睁开,正巧撞进了他深邃却又柔和的眼中。

“老流氓,就知道勾引我。”她眨了眨眼,环住男人的脖颈。

厉泽阳低声问:“不睡了?”

倪初夏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起床吧,不能耽误你的事。”

她原先的计划只是来北塘看他一眼,然后就离开,没想到出了昨晚的事情,耽误他的时间。

两人洗漱过后,把酒店房间退了。

在附近找了早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开车回到北塘。

厉泽阳直接将车开到了谢家后院,下车牵着她走进院里。

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后院的花花草草都枯了,只有墙壁上的爬山虎还顽强地攀长。

“这是你的据点,是不是要保密?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倪初夏紧张兮兮地环顾四周,然后闭上嘴,神色严肃。

厉泽阳伸手轻弹她的额头,被逗乐了,“我是土匪吗?还有据点。”

“哗——”

屋内门被打开,紧接着一盆水浇过来,倪初夏拽着他往旁边躲,才避免被水渍溅到身上。

“回来干活!”

倪初夏见泼水的男人黑沉着脸,凶巴巴地对着她男人吼,美眸浅眯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到前面,“这位大叔,我有些事想对你说。”

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最后把视线看向厉泽阳,见他一脸纵容,端着盆转身就要进屋,不打算理会突然冒出来的女人。

哪知倪初夏比他还快,闪身进去拦住他的去处,礼貌地开口,“大叔,咱们商量一下。”

“让开!”杨胜耐心被磨完了,要不是看她是和厉泽阳一起的,早就把她扔到门外了。

卧槽!

倪初夏心里极其不爽,眯了眯眼,一脚踹在门上,“他是我老公,要吼也只能老娘能吼,明白吗?你谁啊你,凭什么让他干活?我告诉你,给我放客气点,否则我……”

“否则什么?”杨胜声音提高,危险地看着她。

倪初夏挺直腰板,瞪回去,我放老公咬死你!

“别吓唬她了。”厉泽阳走过来,伸手将她搂在怀里,轻拍她的后背,“他叫杨胜,我这次来就是带他回珠城。”

倪初夏拧起秀眉,踮脚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那我不是把他得罪了?”

“没事。”厉泽阳揉了揉她的头,目光看向杨胜,“她是你嫂子,客气点。”

杨胜黑沉着脸,瞪了倪初夏一眼,进了屋里。

“完了,这下他肯定不会和你回珠城的。”

倪初夏听到‘嫂子’两个字,头皮发麻,刚刚她可是叫人大叔的……

厉泽阳不以为然,牵着她走进屋,“他对你没有恶意。”

倪初夏看到夹在锅台上的蒸笼,嗅到味道,弯下眼睛问:“这是谢家包子铺?”见厉泽阳点头,她笑得更开心,伸手紧紧抱住他,“我来之前就在想,北塘不大,说不定就能和你偶遇,虽然没能偶遇,但昨天早上我来这里买过包子,也算一种缘分,对不对?”

厉泽阳垂眸看着她,轻轻顺着她的发,“嗯”了声。

裴炎端着空蒸笼从店铺进来,乍一眼看到头儿身上缠着女人,当即就要上前阻止,待他走近看到这个女人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倪初夏,傻眼了。

“头儿,夫……夫人怎么会来?”

的确挺让人意外的,别说珠城离北塘挺远,就是不远,这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也没见他有空和夫人联系啊。

“我啊,我和你的头儿心有灵犀,所以找来了。”倪初夏离开他的怀里,俏皮地开口。

裴炎咽了口水,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虽然有些怀疑,但这种事也是说不定的吧。

就在他点头时,杨胜冷哼了一声,讽刺道:“不知道昨晚谁哭得惨兮兮,珠城厉少将的老婆被北塘的民警抓了,真有你的。”

倪初夏耳根发烫,又气又恼,“谁让你随便接人电话的,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和厉泽阳还睡过一个被窝,接他电话怎么了?”杨胜冷冷看过来,仔细看眼底还有些得意。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昨晚他还和我滚床单了呢!”倪初夏双手环胸,唇角带着笑,“羡慕吧,我告诉你,这事你……唔……”

厉泽阳一把捂住她的嘴,低声警告,“这事能随便对外说吗?”

倪初夏‘哦’了一声,得意望着他,“我老公不让我告诉你,你自行想象吧。”

她总算是弄明白这家伙阴阳怪调的原因了,看来她不仅得防着女人,如今连男人都得时刻提防了。

裴炎的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下巴都要惊讶的脱臼了。

杨胜眼角抽搐,实在不想和她交谈下去,转身去整理锅台。同时,心里还纳闷,这样不安静、不温柔甚至粗鲁的女人,除了漂亮以外,哪一点吸引了厉泽阳,竟然还娶了她。

倪初夏自然不清楚杨胜心中的想法,只当是击退了情敌,心里一阵开心,转而对厉泽阳说:“以后离他远一点,他对你抱着不该有的想法呢。”

厉泽阳:“……”

接近中午,谢家包子铺关门。

饭菜做好后,谢雪招呼倪初夏上桌吃饭,“昨天我还在感慨你没能吃到我家的招牌包子呢,没想到你也是杨胜哥的朋友。”

“我才不是他朋友。”倪初夏干笑着说。

杨胜紧接着说道:“这女人我不认识。”

裴炎默默地吃着饭,不打算参与两人之间的嘴仗。

厉泽阳替她夹菜,轻拍她的头,有些无奈说道:“不是嚷着饿,快吃吧。”

倪初夏甜腻地对他笑了笑,夹起碗里的菜朝着杨胜挥了挥,看到没,这是我老公夹给我的,你有吗?

杨胜‘呵呵’了两声,拿起筷子随便夹了菜扔到厉泽阳碗里,“吃!”

“不许吃!”倪初夏猛地瞪眼向厉泽阳,在对上裴炎和谢雪茫然的眼神时,莞尔一笑,“不是说你们的。”

裴炎:“……”

谢雪:“……”

一顿饭下来,倪初夏和杨胜斗得乐此不疲,而其他三人,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随便扒了两口饭,干坐着看他们玩。

下午,厉泽阳出去办事,裴炎去了镇口提车,倪初夏一个人无所事事,便跟着杨胜,找机会刺激他。

比如现在,杨胜洗碗,倪初夏坐在一边,满脸幸福地说:“我家老公只要他休假,家里的碗都是他洗的。”

杨胜回:“以前在部队,我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是你老公洗的。”

倪初夏脸色一变,哀怨说道:“我老公是看你小,照顾你呢。”

“刚刚谁叫我大叔的?”杨胜瞥了她一眼,继续洗碗。

“谁让你胡子拉碴的。”倪初夏哼了哼,有抵不过心中的好奇,问道:“你和他是一起当兵的?”

“嗯,有问题?”杨胜端起茶杯喝了水,在听到她的后话时,差点喷了。

“我告诉你,就算你们关系很好,但是他现在已经是我老公了,你不能有半点非分之想,你年龄也不小了,赶紧找个人结婚,别总赖着他。”

杨胜瞅着她,见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尽是认真,不禁觉得好笑,看来是真把他当做情敌了,真是……脑回路不一般的人。

“他这次来就是想劝我回珠城,那你的意思是不想我跟他回去?”

杨胜饶有兴味地问。

倪初夏眨了眨眼,摇头说道:“你还是和他回珠城吧,你在这里也使唤他很多天了,有再大的不满也都能抵消了。”

再者说,珠城是她的地盘,把他放在眼皮底下,总比在这里好。

杨胜听了她的话,眉头皱起来,冷声问:“他和你说了我的事?”

倪初夏见他突然间变脸,心里怔了一下。

她也是通过观察发现杨胜虽然对厉泽阳态度不好,但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比如吃饭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在厉泽阳动筷之后,再拿起筷子,只有常年累月如此,才能做到这样。

或许真如她猜测,是因为发生了某些事情,让他甘愿亦是逃避来到了北塘。

------题外话------

夏夏:你真的和他睡过一被窝?

厉先森:嗯……在五岁以前吧

夏夏:……

推荐好友文文《病娇男神暖宠萌妻》/我爱木木。

传闻南家三少南书锦有两个人格,一个霸道傲娇,一个呆萌抑郁,而这两个人格,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抑郁人格:“我有一种良药,她叫宋惜颜。”

霸道人格:“宋惜颜就是我南书锦的妻子!我没认错人!”

新婚前夜财产被未婚夫转移,宋惜颜一夜之间从豪门千金变成落魄孤女,靠拉小提琴卖艺为生。

偶然间救下受伤的南家三少,没想到这家伙有两个人格不说,一醒来还抱着她叫“老婆”!

从此宋惜颜身后多了一条背景强大的小尾巴,所到之处,黑白两道无不畏惧退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