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护她是我一生的责任【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倪明昱的话,在看他一脸探究的模样,倪初夏深呼一口气,忍住和他打架的冲动,温婉一笑,“当然。”

这个‘当然’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倪明昱脸上显然是不信,眼底还闪过疑虑。

倪初夏双手环胸,歪头看着他,“我男人好不好使,我当然清楚,至于你……啧啧啧,估计难说。”

“倪初夏,我是你哥!”倪明昱脸色透着青黑,显然是被她的话气得。

“哼,你还知道你是我哥啊?有你这么不盼着你妹好的大哥吗?”倪初夏没好气瞪着他,估摸着她要说厉泽阳不好使,他能笑上半天。

年龄长了十岁,损她的心倒是一点没有变过。

倪明昱一巴掌拍在她头上,“我这是担心你,你想他三十岁的男人,常年在部队也没个宣泄的,有点小毛病也正常。”

“他没有!好得很,不许再讨论这个问题,换话题!”倪初夏白了他一眼,现在她只想把他直接丢出去。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说的果然没错,这才几天,就护得这么明显了。”倪明昱调侃着说。

事实上,他的感慨的确是他心中的想法,他这个妹妹,优点没多少,但是极其护短是真的。

能被她护上,是幸运,但也是不幸。

幸运,不会再被别人欺负。不幸,也只能被她欺负。

“你和他又没利益上的冲突,感慨个屁啊!”倪初夏坐在床上,双腿交叠,模样清闲自在。

“万一有呢?”倪明昱眼眸略微一闪,问道。

“你认真的?”

倪初夏拧眉看着他,似乎对他出的难题很不满。

“嗯,那时候你怎么办?”

倪初夏垂眸,抿唇笑了笑,“帮你。”

倪明昱挑起眉头,笑得颇为惑人,“没白疼你。”

看到他的笑,倪初夏快烦死了,用力推搡,把他丢出了房,毫不留恋地关上门。

倪明昱心情大好,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在看到厉泽阳站在他门外,眼眸微转,还算不错,知道主动上门。

用房卡开了门,倪明昱侧身对他说:“进吧。”

厉泽阳微抬下巴,颔首后,走了进去。

“该说的都在电话里说了,你找我有事?”

除了倪初夏,倪明昱还真不知道能和自己的妹夫聊什么。

他看着眼前面容冷淡的男人,一时间竟然拿不准该如何和他聊下去。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律师,见过的大腕商人如过江之鲫,却没有一个像他这样,沉敛凉薄过了头。

厉泽阳问:“会长期留在珠城?”

“嗯。”

“我不在珠城的时候,希望你能看出她,不要让她一个人外出。”

倪初夏突然到来是他始料未及的,虽然欣喜、愧疚,但也有担忧,这次是他身边没有危险,那么下次呢?

照着她的性子,有一便有二,但不可能每次他都能接到她的电话,如果错过……他实在无法想象,会有那样一天。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管不了。”倪明昱不客气地开口。

“你既然为她来了苏南,就一定会管。”

“你……”倪明昱面色并不好看,怒视眼前的男人,“照顾她、保护她是你的责任!”

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把倪初夏放在眼里。

厉泽阳沉默了片刻,缓声说:“她是我的妻子,护她是我一生的责任,我只希望你能适时拦住她,毕竟她也只听你的。”

他可以派人保护她,甚至安排人时刻在她身边,可一旦她决定的事情,那些人根本拦不住她,也只有眼前的人,她的同胞哥哥能做到。

倪明昱轻笑起来,‘毕竟她只听你的’,多么高的帽子啊,他要是再不答应真对不起这句话了。

“她性子倔,为了让我轻松点,还是少透露你在哪为好。”

“我会的。”厉泽阳微微一点头,起身告别离开。

敲开倪初夏的门,男人径自走了进去。

倪初夏看了他一眼,抱着衣服进浴室洗澡。

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甚至连鞋子都未脱,干躺着睡着了。

头上裹着浴巾,倪初夏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小心地蹲在床边,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他。

睁着眼的时候,每每都能从他眼底看到寒光凛冽,如今睡着了,倒是少了几分凉薄,侧脸也柔和了不少。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唇上,唇线紧抿,唇瓣很薄,都说薄唇的男人负心有薄情,不知道他是不是如此,如果有一天她触碰了他的底线,他会怎么做呢?

弯下眼,倪初夏不再多想,小心将他的鞋脱了,看着他紧拧的眉头,放弃替他脱衣服的想法,给他盖上被子走到了窗户边,歪头擦拭未干的发。

睡到半夜,倪初夏被绵长温柔的吻叫醒,随即密密麻麻的吻落在脸颊、脖颈,甚至更向下。

“唔……”嘤咛一声后,她缓缓睁开眼,看到身着整齐的男人还觉得出现了幻觉。

厉泽阳见她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觉得不够又轻啄她的唇,“等我回来,很快。”

倪初夏胡乱点着头应下,然后歪头又睡过去。

男人轻抚她的发间,最终松开了她,起身离开房。

翌日,倪初夏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她翻了身,才发觉身侧早就没人,被子里也早已凉透了。

等我回来,很快。

恍然间,惊觉那一幕并不是幻觉,而是他的告别。

他的确遵守了承诺,没有不告而别,可偏偏不凑巧,她那时候睡懵逼,压根没反应那是真实的。

中午是在酒店里用的餐。

方旭已经谈妥了生意,小刘和秘书也提前回了公司,因为她的缘故,他才多呆了一天。

两个男人没见到厉泽阳,又察觉倪初夏心不在焉,也就明白他大概是离开了。

倪初夏用刀叉戳着牛排,漫不经心地问:“我这几天不在珠城,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昨天家里举办记者招待会,公布和韩家的联姻。”倪明昱也随意地答着。

要是没有联系不上她这回事,估计昨天他就能看到一出好戏了,比如招待会现场出现的那些小意外。

“没了吗?”倪初夏‘哦’了声,继续问。

“黄娟最近卖了一套房子,应该是得罪了谁,需要用钱解决。”

倪初夏抬了抬眼皮,眨眼说道:“她得罪了我。”

“你干的?”这次是方旭开口问的。

“嗯,不像吗?”能让黄娟卖房,看来严瑾的把柄抓的挺不错。

方旭摇了摇头,毋庸置疑,的确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倪明昱只是无奈地笑笑,她这个妹妹可是一点亏都吃不得,黄娟和倪柔母女俩怕是都不够她玩的。

却还是提醒,“你悠着点,她还是有点本事,顺藤摸瓜查到你只是时间的问题。”

倪初夏满脸不在意,扯了扯嘴皮说道:“不还有你嘛。”

得儿,合着他就是替她收拾烂摊子的。

订的是下午三点的高铁,吃完午饭,倪初夏便回到了房间休息。

躺在床上,给严瑾打了电话。

“你抓到黄娟什么把柄了,让她那么惊慌?”

黄娟的存款倪德康心里是有数的,所以,她出事不敢动那笔钱,但很显然她的私房钱也不够,所有智能卖掉挂在女儿名下的房产,看来事情好玩了。

严瑾听到她轻松的语气,也就知道她是猜到了,并没有瞒着,“我雇人跟了她半个月,才终于摸清她的套路,除了每天和阔太太见面打牌、聊天之外,每周日假借去教堂礼拜的名义,其实是私会情郎。”

“哟,胆子不小,竟然有姘头。”倪初夏恍然大悟,要不说她怎么狗急跳墙地卖房给封口费呢,原来里面大有学问啊。

“应该有些年头了,你没查过?”

刚得知的时候,她也惊了一跳,豪门阔太太偷人这样的秘辛若是被曝出来,怕是要轰动整个珠城了。考虑到曝出来丢的是倪家的脸,对倪初夏不利,她没这么做。

倪初夏在床上翻了身,舒服地撑起懒腰,“对付她,还不需要捏住她的命脉。”

捏住了,那她不得天天巴结自己,唯恐告诉了倪德康,哪还敢和她斗啊!

“资料我做了备份,需要的时候吱一声就行。”严瑾很机灵,特别是做这些事的时候,查黄娟,她压根都不需要出面,所以目前她很安全。

“嗯。”

“对了,黄娟的那笔钱我捐了,没意见吧?”早些年她还混娱乐圈的时候,也经常做些慈善事业,那时候都是大张旗鼓,生怕别人不知道,如今退出来,功利心也就淡了,不义之财捐了最好。

“你随意就好。”她对这些倒是不看重,只要钱不给黄娟拿走就行,严瑾就算不捐也没事。

所以说,倪明昱所说不差,倪初夏护短,被她护着的人,会很幸福。

严瑾挂了电话,靠在窗户边晒着太阳,心里在想着事情,至于想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哎,你整天不上班,真的没事吗?”

齐烁这时已经醒来,对着她说道。

“能有什么事?大不了被炒了呗。”严瑾走过来,满不在乎地开口。

“你陪我这么多天,我已经很满足了,没事就回去吧。”齐烁对上她的眼,有些懊恼地说:“我病发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吃药造成的。”

外界,对他齐烁的报道都是当红小鲜肉,背后有强硬的背景。却不知,他这个当红明星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如果不是他哥这些年努力赚钱,在酒桌上搭桥牵线,他早就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吃药?”严瑾弯腰替他捻好被子,坐到他身边。

“我……”

“齐烁,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严瑾看着他过分苍白的脸,有些无奈,“我知道你生病了,很难受,但是不吃药你就不会好,病情还会越来越严重,以后不要再任性了,也不要让关心你的人担心,明白吗?”

“那,你也会担心我吗?”齐烁问。

“当然,你不是说要和我做朋友嘛。”严瑾看了眼时间,拿出温度计递给他,“夹好,要量体温了。”

“哦。”齐烁接过去,乖乖地夹好了。

这时,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齐泓走进来,身后跟着助理。

助理将手上的饭盒放到一边,识趣地出去。

齐烁可怜巴巴地看着齐泓,说道:“哥,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等你不再糟蹋自己的时候。”齐泓温声说着,目光落在严瑾身上,“严小姐,这些天多谢你了。”

“不客气,齐烁是我朋友,应该的。”严瑾对着他笑了笑,起身低声问:“医生今早查房,说齐烁的身体可以出院了。”

“他还是在这里比较安稳,出去又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来?”齐泓并不希望他出去,外面的环境实在太复杂,不适合他。

严瑾继续游说,“可是长期在医院住着,没病也会憋出病来的。”

“严小姐,说的是你吗?”齐泓温声笑着,面容尽显温润。

严瑾的脸不自在的红了,低喃道:“才不是。”

“哥,你和严瑾说什么呢?”齐烁不满地看着两人,觉得自己被忽略了。

严瑾转过身,把手伸到齐烁跟前。

齐烁乖乖把温度计递给他,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在听她说有些低烧时,脸顿时垮了下来。

严瑾走到床头,伸手覆上他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放在自己额头,“的确有点低烧,退烧药还是得吃。”

“哥,我要出院。”齐烁夺过温度计,砸到地上,“我要出院,你要不让我出院……”

严瑾深呼出一口气,心里默念,他是病人,不和他一般计较。但听到他吵闹的声音时,还是没忍住,声音拔高,“给我闭嘴。”

“严瑾……”齐烁眼睛湿润地看着她,像只被遗弃的小狗。

“别叫我,这四天,你都砸坏了五根温度计,知不知道这些都是用钱买的,浪费!”

齐烁小心翼翼地问:“多少钱,我赔还不成吗?”

严瑾对上他可怜的眼神,气也不生了,语重心长地说:“温度计是能用钱买到的,你毁了能赔,可是很多东西是不能用钱买的,比方说亲情,你哥对你好,是因为你们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液,你们是至亲,但并不能代表你能糟践他对你的好,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弟弟?”

齐烁张嘴,摇了摇头。

他从不知严瑾也有弟弟。

“我的弟弟,他比你要小,今年在读高中,如果今天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他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因为他明白,虽然生病的是他,但和他一样痛苦难受的还有我这个姐姐。”严瑾说这,眼眶已经红了,“齐烁,别在任性了,也别再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齐烁想伸手替她抹去眼泪,可是发现她并没有哭,眼眶含着泪对着他在笑。

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为什么想要接近她,和她做朋友。

因为她真诚、坚强,不带任何有色眼镜去看他,不是同情、不是怜悯,和那些接近他的人都不一样。

齐烁朝她笑了笑,然后看向齐泓,“哥,我不出院了,药我也会按时吃的。”

齐泓眼底划过欣慰,看向她时,却是多了些难以言喻。

伺候完小祖宗,严瑾陪着齐泓走出病房,两人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阿烁从小被病痛折磨,所以性子有些任性古怪,称得上他朋友的人不多,谢谢有你陪着他。”

此时,齐泓看向严瑾时,眼底已经多了份欣赏。

通过这几次的接触,他发现眼前的女人,遇强则强,遇弱却也不介意示弱,性子不骄不躁,的确与他平常接触的女人不同。

刚刚听她提及她的家人,眉眼间的忧愁未掩,怕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严瑾看着他温和的面庞,笑着说:“既然是感谢,齐先生帮我个忙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九老板的文,《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十八岁之前,她是落魄的弃女,无权无势,只能低调做人。

十八岁之后,她是陆家二小姐,美得惊心动魄,行事张扬放肆。

放肆到第一次见到厉先生,她就睡了他!

*

她是陆家人眼中恶毒无情狠辣的巫婆,可在他眼中,她却是珍贵的公主。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帝都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婚前,陆清欢不仅睡了厉先生,还大胆的想要用枕头捂死他;婚后,陆清欢继续睡厉先生,可每一次滚床单都会让她几天都下不了床。

“你这个衣冠禽兽!”她控诉他。

“陆宝宝,你说什么?”

在一边玩玩具的厉宝宝抬头,“爹爹,我不叫陆宝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