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我上辈子抢了他老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是感谢,齐先生帮我个忙吧?”严瑾看着他温和的面庞,笑着道。

齐泓抿唇望着她,温声道:“你说。”

“查叶雨。”严瑾知道,若是靠她自己,这辈子或许都弄不清那件事情的原委。

归国后,她看开了很多,但那都是在叶雨并未爆红之前,她还是三流明星,在泥潭中挣扎,自己当然乐意见得,可如今不同了,她从泥潭中跳出,还一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花旦。

嫉妒也好、报复也罢,为什么当年她可以置身事外,让她和她的弟弟遭到那般对待。

“我说查她,并不指表面上的,我要她的详细资料。”严瑾怕他敷衍,补充说道。

齐泓眼眸微闪,叶雨是他一手捧起来的,她的底细他自然清楚,并没有可以值得调查的。但见她的在意程度,两人之间应该不是争风吃醋那么简单。

“可以,我会派人去查。”齐泓停下脚步,最终还是问出口,“你和她有恩怨?”

“等齐先生真的查到,不就知道了。”严瑾扒拉被风吹乱的碎发,半张脸被围巾遮挡,只能看到那双并未含笑的杏眼。

齐泓温和一笑,眼底荡起点点波澜,看向她的视线格外温柔几分,“可是……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落地窗外车水马龙,行人行色匆匆,似乎都抢着时间回家。窗内,严瑾和岑曼曼相对而坐,等着另一个人的到来。

——可是……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整整一个下午,严瑾都处在混乱当中。她拎不清齐泓的意思,也没有过分的自恋,毕竟她已经不在是那个终日幻想有白马王子出现的小女孩。

“严瑾……”

“嗯,什么事?”

岑曼曼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叫你好多声了,吃点什么?”

“西冷牛排吧。”严瑾看了眼菜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继续发呆。

见她兴致缺缺,岑曼曼担任起今晚的点菜达人。将三个人的晚餐解决后,才问出口,“你有心事?”

严瑾眨了眨眼,算是心事吗?

待她将今天和齐泓的事情说出来后,岑曼曼抿唇笑起来。

“曼曼,你笑什么?”

“上大学的时候你可是表演系的系花,追你的人有很多呀,你怎么就看不懂他的套路呢?”岑曼曼唇角浅笑,按照严瑾的话,这个齐先生十有八九是对她有意思的。

“不会的。”严瑾摇头,她不认为齐泓是这样的人。

“既然不会,那他为什么要帮你查叶雨?”岑曼曼笑看着她,“别告诉我是真的为了感谢你照顾他弟弟。”

严瑾心里更加疑惑了,她知道叶雨是他一手捧起来的,还让他去查,到底合适吗?

“不想这个了,初夏什么时候到?”严瑾不想再去想这些,看向餐厅门外问道。

“快了吧,刚刚说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岑曼曼看了眼时间,轻声回。

晚餐上来没一会儿,倪初夏推门进来。坐下后,小声嚷着,“快吃吧,我都饿了。”

见她塞了些吃的进肚子,严瑾才问出口,“你这两天出差,没见到昨天你们家的那场招待会,真是可惜了。”

“我大哥刚才也提到了,发生什么了吗?”倪初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们家开招待会的时间正好和叶雨的新专辑发布会撞到了一起,被问及同样的问题,倪柔和叶雨的回答可是大不相同。”

所以说,这就是互相打脸,当然最丢脸的莫过于韩立江。

倪初夏眼珠微转,神色若有所思,严瑾不提,她倒是要把叶雨这号人物给忘了,因为要和齐烁合作拍剧,所以迅速走红。

“齐烁最近怎么样了?”倪初夏问道。

“慢慢恢复呢,好在没有再闹腾了。”严瑾如实回答,还好劝住了,否则以他的性子,出了院还不知道要怎么闹。

“他身体没恢复,叶雨那边还能有热度?”

“有齐泓捧着,哪能不火?”娱乐圈从来不缺少美女,但如果美女多了份气运,被‘金主’看中了,不火都难。

倪初夏眼眸微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语气不太对,并不像是单单因为讨厌叶雨才表现出来的。

坐在一边没说话的岑曼曼,插了句,“齐泓和韩立江不对头,叶雨又曾经是韩立江的女人,齐泓捧她目的肯定不纯。”

“分析的很对。”倪初夏很赞同她的话,沉默片刻,补了句,“记得把这股聪明劲用到男人身上。”

岑曼曼:“……”

齐泓不傻,他没必要捧一个没用的人,韩立江和倪柔联姻,虽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利用叶雨让他们对彼此互相不痛快,也算是送给他们新婚贺礼了。

“那你觉得齐泓会让叶雨去做什么?”严瑾问。

倪初夏高深莫测地朝她笑了笑,“好奇你就问他啊,问出来记得告诉我一声。”

严瑾:“……”

两人都不说话了,倪初夏又觉得没意思,靠着椅背,端着红酒小口品着,早就把厉泽阳规定的不准喝酒抛之脑后了。

反正天高皇帝远,他又管不着。

就在这时,四周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岑曼曼坐在能看到门口的位置,她面色变了变,小声说道:“初夏,那个于医生进来了,她坐着轮椅。”

她以前去医院看瑶姨的时候,见过于潇几面,算不上平易近人,但对患者的态度还行,所以对她的印象不差。

后来出了穆云轩的事情,虽然他没提过于潇半句,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让穆云轩失态的就是这个女人。原以为她只是伤了手,现在看她头上缠着绷带,还坐着轮椅,伤势看来很严重。

倪初夏眸微闪,放下酒杯,慢条斯理地拿起刀叉,切着牛排,似乎并没有被于潇的到来而影响。

严瑾并不比认识她,回头看了眼,凑到倪初夏身边问道:“好像在看你,不打招呼?”

“该打招呼的,瑶姨的事情多亏她。”虽然后续是厉泽阳和穆云轩帮忙,但前期住在军区医院,没有她的照拂,也得不到便利。

放下刀叉,偏头等着她的到来,直觉告诉她,于潇一定会来。

“倪小姐,真的是你?”于潇的声音有些偏哑,因为受伤未痊愈,脸色还有些发黄。

她脸上的惊讶和欣喜,不像是假的。

这么多天过去,连倪初夏自己在听她出事的时候,都让高祥去查了,更何况是她本人,一定将自己事无巨细的都查了遍。

倪初夏眼底划过抱歉,“于小姐,这些天一直在外地出差,你出事也没能去看你,对不起。”

“没关系。”

于潇抿唇摇了摇头,朝着伸手推轮椅的人说:“哥,她是倪初夏,你应该认识的。”随后看向倪初夏,介绍道:“倪小姐,他是我哥,于向阳。”

“于先生,你好。”出于礼貌,倪初夏站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身材很魁梧,鼻梁以下和于潇有些相似,但是独独那双眼睛,像猛兽一样的凶狠,看过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猛扑上来。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旋即冷笑着说:“你好。”

“我哥就是这样,不苟言笑。”于潇扯着男人的袖口,轻声说:“哥,我们去包间吧。”

于向阳收回打量她的眼神,对着妹妹点点头,冷漠推着她走了。

待两人走后,严瑾抱着双臂打了冷颤,“这男人干嘛用那种眼神看你?”

就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岑曼曼面色也不好,显然被他的气场吓到了。

倪初夏调侃,“不知道,或许我上辈子抢了他老婆。”

并没有提及于潇喜欢厉泽阳这回事。

于向阳一定是知道于潇出车祸的始末,并且也很有可能知道自己和厉泽阳之间的关系,所以刚刚他才会对她充满恶意。

无缘无故得罪了于家两兄妹,厉泽阳,你可真是祸水。

于此同时,同一家餐厅的包间里,于潇极力控制情绪,却还是将一桌子的餐具全部挥到了地上。

她哥带来的消息,厉泽阳真的结婚了,他竟然真的娶了倪初夏。

如今,她就像个废人,还怎么和她争?

“潇潇,医生让你别动怒。”

于向阳心中也有怒火,她的妹妹,都是因为刚刚的那个女人才会变得如此,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哥,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连杯子都拿不起来了,我就是个废物。”于潇坐在轮椅上,将头埋在腿间,无声地落泪。

这些天,她真的已经哭够了。

可是,除了哭,她还能做什么?她原以为,成为医生,入了军籍,就能有机会见到他,可是到最后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潇潇,哥一定会治好你,让你和以前一样。”于向阳轻拍她的背,目光变得深沉。

还有,你想要得到厉泽阳,哥也会帮你,不遗余力、不择手段。

……

从苏南回来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倪初夏的生活,变得平淡无奇。

早上出门上班,傍晚开车回家,是两点一线的生活。

倪氏建材和启恒的合同,终于在这周五谈成了,各方面的价格算是压到了最低,但能打通启恒这条销售链,以后的路就会好走很多。

临近下班时分,王立全来到倪初夏的办公室,和上次比,他的面容要苍老很多。

“王经理今天勤快,快下班了还在公司啊。”

倪初夏的一句话,让王立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到嘴里的话也生生咽了下去。

他果然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和倪明昱,老杨在财务部干了二十年,竟然就这么被他们兄妹两拉下马了。

而他儿子王智,又因为得罪了她,进了局子,如果不是他走关系拼人脉,他们老王家,可就真的断送在他手上了。

“倪,倪助理,上次多有得罪,你见谅。”王立全这次来,是打定主意要解决这件事,身段自然放下来了。

“我还不至于和你一个老人计较,还有事吗?”倪初夏翻看着文件,漫不经心地说。

老人?

王立全嘴角抽搐,他儿子没有倪明昱大,他比倪德康要年轻很多,说这话是纯粹想膈应他的吗?

“倪助理,我儿子已经知道错了,这些天一直在家反省,还说找时间一定请你吃饭赔罪,你看……你大哥那边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这些天,倪明昱一直在暗中调查王智,要知道他儿子早些年混账过一段时间,那些把柄要是被他掌握了,就是跑断他老腿,也救不了了啊。

“我大哥难道没通融?”倪初夏面露疑惑,有些为难地按着他,“王经理,你也知道,大哥离家十年了,况且我和他关系从小就不好,我要是让他通融,指不定你儿子明天就倒霉了。”

王立全脸上冒黑线,疯狂地擦着额头的汗。

睁眼说瞎话啊!

竟然敢说和倪明昱的关系不好,关系不好他能不惜一切代价要整死他儿子吗?

“倪经理,我听说不久后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届时你也要参加吧?”王立全见服软不行,重新换了招数,“股东大多都是你们倪氏的旁支,那些人在公司没有实权,可不好拿捏。”

“所以呢?”倪初夏将手里的文件扔到桌上,懒懒地靠在老板椅上。

她当然知道那些人不好拿捏,只要他们手里有倪氏的股份,每年就得分红给股息,别说那些旁支她一年只能见一次,就是天天见,只要他们不动卖股份的念头,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王立全见她并不着急,心里有些拿不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我知道倪小姐不甘于只做副总身边的小助理,但不论倪总有多重视你,倪小姐终归是要嫁人,你的股份也绝不会比家里那两位带把的多,倪先生暂且不论,但那个小的,是个变数啊。”

倪初夏点头,表示赞同。

王立全见她点头,心稍微定下来,把自己的筹码亮出来,“先前和倪小姐提及过,我手里持有了倪氏的股份,虽然不多,但也能在股东大会上有说话的余地。”

“仅仅只有说话的余地?”倪初夏唇角略微扬起,那双眼睛闪动光泽,妩媚又漂亮。她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摆弄手指,“我要是想要你手里的股份呢?”

“倪小姐,做人可不能太得寸进尺。”王立全梗着脖子,面色不太好。

“哦,这么说王智不值那些股份喽?”

“你、倪小姐,这事还有的……”

“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儿子王智和倪氏的股份,你只能选一样。”倪初夏看了眼墙上的钟,将东西收拾好,拎起包起身走出办公室,离开前补了句,“对了,念在咱们同事一场,我会按市价向你购买,这么算,你不亏的。”

王立全站在办公室,气得脸色发青。

不亏?!

倪氏股票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降到了最低,就算是按照他买进的市价,他也是亏本的。

回去的路上,想起今晚倪德康在锦海餐厅宴请韩家人,她朝临海苑打了电话,让阿姨不用做饭。

到家后,倪初夏换了件衣服,稍稍打扮便出了门。

到达锦海的时候,倪家和韩家人基本到齐了。

正对包间门是韩老韩英杰的位置,左手边依次是长子韩正荣、次子韩正辉夫妻俩,之后便是韩立江和倪柔,而右手边坐着齐泓齐烁两位外孙。

像韩老固执迂腐惯了,通过座位也能明白他对谁更加重视。

早些年头韩正荣的原配夫人去世,他便没有再娶,也正是有这个举动,才让外界对他成为正荣集团的总裁认可,把一个深爱自己妻子的丈夫,和管理好公司挂钩,真是一群朽木。

“姐姐,你终于来了,赶紧过来坐吧。”倪柔面带微笑,起身就要把旁边的位置拉出来。

倪初夏听了她的话,眉头略微一皱,还真是会玩文字游戏啊。

刚想婉拒,就听到齐烁开口,“来这边坐吧,我这边没人。”

倪柔手中的动作一滞,脸上的笑容半僵,看着倪初夏走到齐烁旁边,才赶忙坐下来,心里却不解,韩爷爷这两位外姓的孙子,怎么会和倪初夏相熟?

倪初夏坐在之后,便和韩老问了好。

“倪丫头,你这都有好久没来看爷爷了,狠心。”韩老瞧着她,心里多少有些遗憾,若不是立江那混小子中间出岔子,这机灵的丫头就是他孙媳妇了。

“韩爷爷,我现在可是上班的人,朝九晚五,每周一还要开例会,很忙呀。”倪初夏笑着对老人说,满脸天真浪漫。

“倪丫头能干啊,你爸有你这么个女儿,算是他修来的福气。”韩老不吝夸赞,随后看向自己的小外孙,“阿烁,你认识倪丫头?”

“嗯,她在珠城很出名,想不认识都难。”齐烁满不在乎地说。

“嗯?”韩老眉头一皱,正欲开口说话,被身侧的齐泓打断,“外公,倪小姐是珠城的名媛,阿烁认识也属正常。”

倪初夏莞尔,“韩爷爷,您这个外孙啊,生性纯良,说话没有那些弯弯绕绕,我最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

“阿烁是孩子气了点。”韩英杰听别人夸赞他外孙,自然是高兴。

一来二往,倪德康和黄娟已经安排好菜色,走进了包间。

黄娟注意到倪初夏正在和韩老攀谈,再见自己女儿坐在韩老对面,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却又碍于场合,不好发作。

倪德康扫了眼座位,笑着说:“亲家,饭菜马上就好。”

“不急,我们也能借此聊聊天。”韩正荣回答,身边的韩正辉附和着。

待黄娟坐下后,她扯了扯倪德康,问道:“明昱怎么没来?”

“我这不是来了?”倪明昱推开门,身高颀长,平光眼镜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光,看不真切他的眼神。

黄娟讪讪笑着,今晚她的女儿才是主角,偏偏倪初夏却深得韩英杰那个老家伙喜欢,这个倪明昱姗姗来迟,也给她不痛快。

兄妹俩,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倪明昱坐下后,和韩老也是一阵寒暄,知道菜上齐,才停止了交谈。

之后,便是长辈们的话题,小辈也插不上话,要么吃、要么听。

齐烁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家宴,吃也吃不好,玩也玩不尽兴,一直找倪初夏聊天解闷。

“身体好了,话就多,多吃点蔬菜。”倪初夏夹了青菜扔他碗里,眼底有些不耐。

她没有严瑾有耐心,自然不想和他多说话。

“喂,上次你帮我拿到严瑾的手机号,我和你说个秘密。”齐烁也不管她在不在听,凑到她耳边说:“叶雨怀孕了。”

倪初夏睨了他一眼,问道:“你的?”

“噗咳咳……”齐烁被呛到,惊恐地瞪着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不要瞎说,我才看不上那个女人。”

“哦?那就是你哥的?”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目光越过他看向齐泓,饶有兴味。

齐泓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看过来,轻声问:“倪小姐有事?”

“哥,她说叶雨的孩子是你的!”齐烁孩子气的愤恨说着,像是在控诉什么。

他都看不上叶雨那样的女人,他哥更不可能看上了!

齐泓看着她,眼底还有些错愕。

倪初夏没好气看了齐烁一眼,“玩笑话不明白吗?”随后对着齐泓笑了笑,“齐先生,只是玩笑话,你别介意。”

“不介意。”齐泓付之一笑,并不在意。

倪柔呆坐在韩立江身边,听着他们说的那些客套话,只觉得无聊烦闷,在瞥眼对面的倪初夏,更是气得吐血,风轻云淡地坐在那和人谈笑。

这边,韩老注意到齐泓在和倪初夏说话,偏头见看到两人对视一笑,眼底陡然亮了起来,笑眯眯地开口,“你和倪丫头在聊什么?说出来让外公也听一听。”

倪初夏苦笑看向齐泓,总不能说他们在讨论韩立江的女人怀着谁的孩子吧?

齐泓似乎也没想到外公会突然问话,一时愣住不知该怎么回答。

倪明昱轻笑了起来,对着韩英杰说:“韩爷爷,我听到齐先生和我妹讨论以后孩子和谁姓呢?”

噗……

齐烁喷了,不可思议地望着倪明昱,这可是倪初夏的亲大哥啊,有这么玩妹妹的?

一桌人也都愣住了,黄娟、倪柔更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倪明昱,外人不知道倪初夏已经结婚,难道他还能忘记了不成?!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在猜测他的目的。

韩老直接就笑出来了,“原来倪丫头和我外孙看对眼了,好,好啊……”

饭桌上,除了说话者淡定外,倪初夏和齐泓也很冷静,再者就是倪德康,他了解自己的儿子,不可能拿夏夏的名誉开玩笑。

“韩爷爷,我这话还没说完,等会你就要失望了。”倪明昱装模作样扶了扶眼镜,缓声说道:“我妹说她前些天看了一部电影,内容大概是大明星和豪门长子看对眼,家里人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现在女方怀孕要生子了,这孩子该跟谁姓?”

韩老恍然,无声叹了口气,“人老都没定性了,差点闹出笑话来。”

“我人小也没定性,也给我吓一跳。”齐烁闷闷地开口,附和着说。

倪明昱的话,算作是这个家宴的小插曲,没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但独独除了一个人。

“韩大哥!”

“怎么了?”韩立江回神,看向倪柔。

“我有些闷,出去透透气。”倪柔见他魂不守舍,说完没等他说话,起身走出了包间。

韩立江双手摆在腿上,手心全是汗渍,他的脑海里还浮现倪明昱的话,大明星和豪门长子,让他不禁联想到了叶雨和自己,而怀孕生子……

这些天叶雨的确找过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但他因为倪柔的事情,一再推脱,就没去见她,难不成她真的怀孕了?

不,不会的,每次和她在一起,他都格外的小心,除了……

想到在皇冠盛宴遇到云辰和倪初夏的那次,韩立江脸色骤变,额头浮起虚汗。

------题外话------

和厉先森甜蜜之后,回到主战场!

倪大哥不是省油的灯啊…

下午有二更

感谢

【chloeoh】1月票

【咪咕噜777】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