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他对你余情未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立江脸色骤变,额头浮起虚汗。

独独那一次,他喝醉了,没有做任何措施,又因为醒来和叶雨闹得不愉快,就没叮嘱她吃药。

他抬头看向倪明昱,见他除了垂头和身侧的倪初夏交流外,便没有过多的举动,又将目光看向齐泓,实在想不通这家伙怎么会和倪家人走的近,除非他是想接近倪初夏,继而利用她。

齐烁抬眼,直接给韩立江翻了白眼,之后凑到倪初夏身侧,小声说道:“对面的总看着你,不会对你余情未了吧?”

倪初夏抬眼看着他,然后认真地点头,“嗯,不然怎么睡了我妹妹呢?”

“啊?”

齐烁一脸茫然,他说的是韩立江对她余情未了,和睡了倪柔有什么关系?!

倪初夏轻拍他的头,“小弟弟,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是不懂的,你就这么单蠢的生活,挺好的。”

齐烁:“……”

倪明昱端着酒杯,无奈地摇头,“瞧你那出息。”

“我就这点出息,哪像大哥,英明神武,几句话就把人吓得魂飞魄散。”倪初夏端起酒杯,自顾自地碰杯,脸上洋溢着笑容。

要说倪明昱点醒人的手笔越来越简单粗暴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也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害怕。

叶雨怀孕,倒是她始料未及的。

齐泓走这步棋,算是稳打稳算的,如果韩立江知道弃了叶雨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应该会懊恼自己的行为吧。哄骗女人,最终用女人玩弄、拿捏他,不费一兵一卒,省时省力。

饭桌上的交谈还在继续,大抵就是订婚定在哪一天,都宴请什么人,在哪里办酒宴之类。

韩老扫了眼自家人,随后说道:“订婚那天的事宜就让老二媳妇来办吧,你是女人,和亲家好好商量。”

韩正辉的妻子刘氏连连应下,转而和黄娟商量起来。

两人翻看手机找日子,最终将订婚宴定在了下个月月初,留了十二天的准备时间。

“柔儿也要嫁人了,她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刘氏随意地问,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倪初夏身上。

倪初夏见话题最终又转到自己身上,无声地叹了口气。但也不能说她早就结婚,也只能无声。

黄娟面色僵住,她巴不得说出倪初夏早就嫁人了,但顾及韩家和倪家的关系,硬生生改口,“这要看她自己了,年轻人总有自己的想法。”

韩老也饶有兴味看过来,笑着说:“丫头有什么想法?”

作为谈论的主角,倪初夏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酒,缓声说道:“最近珠城都是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哪敢有什么想法,说不定今天刚说出口,明天又见报了。”

“你这丫头,都是自家人,谁还能让外人知道。”韩老扫了一眼在座的,调侃道。

“有韩爷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倪初夏弯下眼睛看向韩老,“我有男朋友的,不是厉氏的总裁,是他的弟弟。”在看到韩老眼眸微变时,刻意压低声音说:“韩爷爷,你可得给我保密哦。”

“哈哈,爷爷一定替你保密。”韩英杰脸上带着笑,心里已经有了思量,“厉家老二,我早些年在饭局上见过一次,年纪轻轻就是少将,周身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修来的。”

那时候他的身体尚佳,请了珠城的几位高官吃饭,恰巧隔壁包间就是将领级别的人,即使那些人穿的都是军装,但他只是坐在那里,甚至一句话都没说,光是样貌和气质,也格外出众,忘不了。

倪初夏只是抿唇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本来今天是没打算提及厉泽阳,但瞧着韩英杰的打算,是想把自己和齐泓凑一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只能说了。

黄娟讪讪地笑着,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拳,听着韩老那些话后,心里更加不平衡。好歹今天的主角是她女儿和他的孙子,哪能总是夸赞别人,还让倪初夏出尽了风头。

“最近提防着点,那女人表情不对。”倪明昱低头说道。

倪初夏抿了抿唇,眼角带着笑意,“她最近可没空找我茬,至少在倪柔订婚前都没空。”

除了倪柔的订婚宴她需要忙之外,还有她那姘头需要窝藏呢,万一不小心被发现了,那就好玩了。

红酒的后劲足,倪初夏也借机离开包间,出来透气。

走到锦海餐厅的后院,倪初夏的手撑在护栏上,望着眼前清澈的池水,空气清新了,耳根也清净了,心情就跟着好起来。

“姐姐,你也出来了?”

大冬天,倪柔穿着无袖的连衣裙,披了件藕色大衣,佯装开心问着。

倪初夏只是懒懒地应了声,目光依旧落在那汪池水中,并未看向她。

“姐姐,我嫁给韩大哥,你是不是不高兴?”

嗤!

倪初夏心中冷笑,不高兴?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何以见得。”

“毕竟你和韩大哥从大学之后就在一起,多少心里会不舒服吧?”倪柔双手环臂,声音很轻柔。

倪初夏眨了眨眼,笑着说:“倪柔,你每天都在装,累不累啊?”

倪柔紧握双手,脸上的笑容变得不自在,“那么姐姐呢?你不也在装?”

外界都道倪家大小姐端庄大方,可是她却识破了自己的计谋,害的她不得不嫁给韩立江,再者那次在公司门外,倪初夏的咄咄逼人,和她妈的针锋相对……有太多都和外界不符,难道她就没有装?

“是啊,可是没人知道呢。”倪初夏弯下眼,眸子晶亮勾人,“就算你和他们说,也不会有人相信。”

“你!”倪柔眸色变暗,精致的妆容也盖不住她此时扭曲的脸。

“倪柔,你和韩立江的事情都是你咎由自取得来的,怪不得别人,我这个人从来不记仇,因为通常别人给我不痛快,我当场就还回去了,如果你够聪明,就不要去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好好嫁进韩家,做一个不问世事的豪门阔太太,我也就不会把你怎么样了。”

倪柔气得浑身发抖,“所以,这就是真实的你?”

“当然不是,就你这样,还不配知道。”倪初夏唇角上扬,留给她意味深长的眼神后,便准备离开。

“给我站住!”倪柔上前,伸手拉住她。

倪初夏不耐拨开她的手,“你有完没……”

啊……

噗通——

尖细的叫声和落水声交织。

倪初夏站在原地,缓缓闭上眼,他妈的,竟然敢算计她,真是好样的!

“姐姐……救命啊……”

倪柔在水池里扑腾、喊叫,餐厅工作人员得到消息,已经跳下去救她。

一来二去,时间被耽误了。

韩立江出来找人,走到后院就听到吵闹声,拨开人群看到倪柔浑身湿漉漉地躺在地上,脸色骤变。

“柔儿,你怎么了?”说话的时候,已经将外套给她披上。

倪柔娇弱地躺在韩立江怀里,嘴里轻声说着,“姐姐,是柔儿不好,对不起……”

韩立江见她这样,问不出话,转而看向倪初夏,“到底怎么回事?”

倪初夏抿了抿唇,慢慢走到两人跟前,“我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明明都有护栏,怎么还会掉下去呢?”

倪柔暗自咬牙,哭得更加伤心,“姐姐,我已经和你道歉了,为什么你要……”

韩立江眉头皱起,目光疑惑地望着倪初夏。

“我刚刚看到了,是这位小姐把她推下去的,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心怎么能这么狠毒呢?”以为穿着锦海餐厅员工服的妇女站出来,指着倪初夏说道。

“我好像也看到了,刚开始两人站得挺近的,等这位小姐走的时候,她就落水了。”

“而且这位小姐看到她落水也不叫人来救,摆明想要害人家啊。”

“……”

周围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将矛头全部指向倪初夏。

倪柔窝在韩立江怀里,眼底划过一抹狠意,这一次,看你还怎么脱身?

想到明天的头条可能就是揭露倪初夏的本性,心里更加得意。

有围观的服务员认出了事件主角,转而进了餐厅,准备告知与她们同来的人。

听着众人的言语,倪初夏站在那里,神色平静,面容淡然,似是那些人说的根本就不是她。

“要去帮忙吗?”

不远处,唐风面色有些急躁,问着身侧的男人。

叶飞扬扶了扶眼镜,摇头说:“先看看。”

不是不帮,而是要看看她有几分能耐,在众人都在指责她的时候,能化险为夷。

没一会儿,韩英杰等人来了。

黄娟看到这幕,立刻大叫起来,“我的女儿,是谁这么狠心啊?”

韩立江将倪柔交给她,站起来,看向倪初夏的目光有些深究。

他,其实并不信是她推得倪柔。通过几次交手,他知道她很聪明,就算是真的要对付倪柔,也不会选在这样公开的场合。

倪德康稍稍镇定点,走到倪初夏面前,问道:“你妹妹是怎么回事?”

倪初夏慢慢转身,看到倪德康之后眼眶突然红了,颤抖地喊了声,“爸……”

倪德康见她站不稳,上前扶住她,“怎么了?”

“我出来透气,妹妹过来和我说话,可是说着说着,她就哭着说对不起我,我急得没办法,就想回去找立江哥劝她,哪知道我刚回头她就要跳水,我、我没拉住……”倪初夏垂下眼帘,声音委屈,“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要说是我推的,我明明是想拉住她……”

“这就是你们餐厅员工的素质?把经理给我叫过来。”倪明昱瞪着刚开始说话的员工,目光狠厉。

“我老远瞥了一眼,可能看错了……”

那名妇女吓得哆嗦,她也是在远处打扫卫生,就随便瞥了一眼,根本没看清,瞎凑热闹的。瞧着来人的衣着气质,一定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是啊,这黑漆漆的夜晚,看错也是难免的。”

“原来是一家人,看来是误会了。”

“……”

倪初夏稳住脚步,站在了倪明昱身边,轻声说:“爸,如果你不信,可以问妹妹。”

“爸当然信你,受委屈了。”倪德康看她脸色被吓的发白,心里一阵心疼。

黄娟扶着倪柔站起来,在倪柔要说话时,她拉住了,对着她摇头。

已经错过最佳时机了,先入为主的思想已经让倪德康完全相信倪初夏,这时候如果倪柔否认她,到时候倒霉的就会是自己了。

齐泓走过来,好奇地问:“倪小姐,不知道你妹妹对你说对不起,是为了什么事情道歉?”

他的声音平缓,不大不小,却正好让大家都能听到。

倪初夏抿了抿唇,抬眼看向倪柔,“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倪柔眼底划过一抹惊恐,她总不能说是因为抢了她的未婚夫吧?

原本她说对不起,也只是想让众人更加误会她,却没想到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让人相信了她。

“柔儿!”黄娟看了眼晕倒的倪柔,看向倪德康,“德康,快送柔儿去医院吧。”

于是,这场闹剧,就以倪柔装病去了医院,自导自演结束了。

临时出了这档子事,两家人也就没了吃饭的兴致,韩英杰随两个儿子回家,韩立江陪同倪德康夫妻俩送倪柔去医院,只剩下兄妹俩和兄弟俩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那女人太不要脸了,竟然敢陷害你。”齐烁义愤填膺,这种女人嫁进家里,他以后都不想回去了。

“阿烁,出院前怎么答应我的?”

齐烁取下戴在脸上的口罩,堆起笑容,“不说脏话,不动怒,我明白的。”

“手段太差,我原以为她会再高明点的。”倪初夏满不在乎,笑着解释,“就算最后大家都认为是我推她的,但只要有人问了推她的原因,她就立刻不敢说话了。”

“为什么?”齐烁晕乎乎地问,这些弯弯绕绕他真的不懂。

齐泓笑着,替她回答:“因为她绝对不敢对外称她抢了倪小姐的未婚夫。”

所以,这盘棋,不管怎么下,都是韩立江和倪柔完败。

败在了倪明昱和倪初夏兄妹俩手里。

“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她。”倪明昱最后总结,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她敢在公共场合闹这一出,嫁到韩家日子不会好过。”

齐泓笑着,不置可否。

外公虽然老了,但是不糊涂。

今天这事,只要够聪明,都能知道是谁在捣鬼,外公怎么会允许这样自作聪明的女人在他眼前蹦跶。

“齐先生,怎么说,也是我和大哥帮了你,不给点表示?”倪初夏伸手讨要好处,和齐泓算得上是朋友,但又不是和岑曼曼、严瑾那般不计较的那种,该要的她是不会手软的。

齐泓哑然失笑,眉宇间带着些无奈,“时间还早,去其他坐坐吧。”

“好啊,大哥,你去吗?”倪初夏欣然同意。

“我就不去了。”倪明昱对着齐泓略微点头,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千万别手软。”

倪初夏应下来,她就没有手软的时候。

齐烁走到齐泓身边,拧眉说:“哥,你小心点,我总觉得她好危险。”

明明严瑾和她是好朋友,但两人相比,却是相差甚远。虽然严瑾也有不着调、粗鲁的时候,较之倪初夏,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你只要不惹她,就绝对不会有事。”齐泓轻拍他的头,将他带到车边,“坐车先回去,今晚韩家不平静,回半山别墅。”

“哥,我要和你一起。”刚吃完饭,就让他回家,夜生活还没有开始呢。

在对上齐泓不可商量的眼神后,齐烁乖乖坐上车。

“倪小姐,不介意带我一程吧?”

倪初夏点头,“上来吧。”

车子驶离锦海停车位,唐风和叶飞扬从几辆车后面走出来。

“跟不跟?”依旧是唐风先开口。

叶飞扬抿唇没有回答,若有所思地开口,“车里有其他男人啊?”

唐风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想什么呢?你不也经常坐我车。”

叶飞扬白净的脸浮起红晕,他没多想。

随后,夺过她手里的车钥匙上了车,“我是说,头儿要是知道,说不定能提前回来。”

唐风眼眸一亮,瞬间秒懂,“那就传个信。”

------题外话------

厉先森:知道逗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唐风:飞扬出的主意,和我没关系。

叶飞扬:……

wuli夏:炒鸡感谢你们把他弄回来!

唐风:哈哈,是我的功劳。

叶飞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