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万一他灭了我呢?/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泓订的地方是枫林晚,不同于皇冠盛宴,这里环境雅致,格外宁静。

服务员是清一色的女人,穿着汉服、木屐,看举止也知道是经过专门培训出来的。

“齐先生,这边请。”女子行了标准的问候礼,领着两人到了雅间里,然后安静退下。

倪初夏听说过这里,但却从未来过,这算是第一次,听那人的态度也知道,齐泓应当是这里的熟客。

没过一会儿,雅间门被推开,依旧是刚刚的女子,端了茶具放在了桌上。

等她离开,倪初夏眉头略微一皱,“你确定这个点喝茶?”

茶水提神,这个时候来这里喝茶,晚上是不打算睡了?

齐泓轻笑着,“等会有人过来,他的茶水只会助眠。”

倪初夏点头,也没因为会有其他人过来而介意。

“你不好奇是谁?”齐泓有些新奇望着她,问道。

“等会不就知道了,我要是这点定性都没有,在饭桌上就被我哥吓死了。”倪初夏漫不经心地开口,打量了周围的环境后,便托着下巴发呆。

等了没一会,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位男人。因为从外边进来,身上还带着寒气,“抱歉,来晚了。”

听到声音,倪初夏便知道是谁,她歪头看着他,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你和齐先生有生意要谈?”

两次见到齐泓的时候,莫少白都在,除了谈生意,还真想不到会有什么理由把两个八竿子打不打一块去的人凑一起。

莫少白眼底划过一丝诧异,随后反应过来点了点头,“的确有些事情要谈。”

“那我在这里碍事吗?”

“不碍事。”莫少白认真地道。

倪初夏很满意这个回答,转而对齐泓说:“齐先生,你打算给我什么好处啊?”

“倪小姐,你想要什么呢?”齐泓眼里带着笑,坦然说道:“我也只是正荣的副总。”

这个副总,还很有可能随时被换掉。

“齐先生要真的只有这些本事,少白也不会来找你谈事情了。”

要知道,当初她为了拿到汉娜手里的资金,废了挺大力气,虽然最后付诸东流了。

“你和莫先生是朋友,话就敞开说了,我和莫先生原本打算开家公司,但各种手续办下来太耽搁时间,并且珠城的局势有些复杂,最后就想直接接手现成的……”齐泓把想法告知,最后补充道:“目前看中的是YL传媒。”

他说话的同时,莫少白已经在一旁煮茶,动作娴熟,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倪初夏刚喝进去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一副‘你没病’的眼神看着齐泓,先不说并购公司本来就不容易,看中的还是YL传媒,确定能吃的下去?

莫少白将煮好的第二杯茶递给了齐泓,缓声说:“或许这件事在别人看来是完成不了的事情,但凡是不是绝对的。”

“所以,这就是你们商量这么多天的结果?要并购YL?”倪初夏眨了眨眼,问道。

齐泓摇头,“不是并购,是让他们主动交出来。”

倪初夏是越来越不懂他的意思,YL传媒的总公司在舒城,这里只是分公司,他们脑抽才会主动把公司送人。

莫少白将茶壶放到一边,抬眼看向倪初夏,“娱乐公司,根本不需要开公司,他们无非是想了解珠城的情况,如果条件谈好了,并不是难事。”

“所以,你们告诉我是……”

为了什么?

要知道,她现在连自家公司的那些蛀虫都没有清理干净,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齐泓率先笑了,说道:“倪小姐开始不就在问我要好处,现在好处来了,不想接了吗?”

莫少白目光很柔地落在她身上,“愿意做合伙人吗?”

倪初夏问:“我们三?”

“对,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不需要受别人牵制。”他的嗓音好听,却带着说服力。

倪初夏垂下眼帘,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内心已经开始心动。

倪氏建材再好,倪德康给的股份再多,也终归不是自己的,但如果是刚创立的企业,所有都是重新开始,是挑战也是机会。

不安分的心似乎早就已经有了决定,成功就一起富裕,不成功大不了让厉泽阳养着,他连临海苑都能买下来,还能养不起自己吗?

“为什么选娱乐行业?”虽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但这事毕竟关乎重大,还是要弄清楚为好。

这次是齐泓解答,他拿了剩下的茶杯,一一摆好,“正荣是靠房产起家,倪氏是建材,岑家以酒店为主,厉氏虽然刚开始是珠宝,但如今已经跨足各行业,剩下的云家、李家、林家都是靠着吃上头的副产业发家,但偌大的珠城,独独没有一家像样的娱乐行业,不是不想做,而是没人敢尝试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所以,我们尝试?”倪初夏好笑地看着他,心里已经有了思量。

珠城是军事重地,在这里发展娱乐行业,没点胆量的人确实不敢。早些年头岑家想涉足,但林凤英毕竟年纪大了,想到的就是固守老本,生怕涉险会一毛不剩,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转眼,竟然是自己要做这第一人,还真是没有想过。

“未尝不可。”齐泓抿唇笑着,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定。

他回到韩家,就是不想让韩正荣他们好过,但他毕竟势单力薄,有谋略没有后台也是空谈,不如放手搏一把。

倪初夏垂眸想了一会,而后笑着点头,“亏得也就是钱,没了再赚就是。”

之后,齐泓把现在的情况理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会抽时间去趟舒城,亲自和他们谈。”

莫少白开口,“我和你一起,以前在国外和他们有过交集。”

这些事情,倪初夏帮不了忙,想着等他们把前期问题解决,她后续辛苦一点也行,就当是算作弥补。

……

医院里,倪柔依旧没醒,倪德康夫妻和韩立江陪同。

黄娟轻声说:“德康,时间不早了,你开车先回去,柔儿有我照顾就行。”

倪德康点了点头,也就先离开。

他走没一会,倪柔醒过来,看向韩立江,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立江,阿姨出去买点东西,你陪柔儿说说话。”黄娟也是识趣的,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韩立江送黄娟出了病房,转而回来,对着倪柔说:“喝水吗?”

“不想喝。”

因为受了凉,倪柔的嗓音变得沙哑,乍一听,倒是让韩立江觉得有些心疼。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说到底也有他的不对,他毁了她的清白,还让她在招待会上受到辱骂,不管她是怎么落到水里,现在照顾他总没错。

韩立江坐在床边,伸手覆在她额头,语气温柔,“没有发烧,今晚好好休息,没事了。”

倪柔说到底也不过是二十岁的小姑娘,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呵护,神色有些恍惚,脸颊也红起来。

韩立江见她望着自己发呆,笑着问:“怎么了?”

倪柔不自在地别开眼,问道:“韩大哥,当初你和我姐在一起,也对她这样?”

韩立江愣了一下,似是没有料到她会突然提及倪初夏来。

猛地回想,他竟然开始怀疑,他和倪初夏真的在一起过吗?最亲昵的时候也就是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连牵手都很少,更别说接吻和拥抱了。

当初,他还是个愣头青,女朋友那么漂亮肯定会动歪心思,但那时候的倪初夏一门心思钻在摄影上,到哪里都捧着相机,有时候他心血来潮想亲她,都被她有意无意地挡开了。或许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他,所以在看到他和叶雨在一起时,才会没有丝毫反应。

倪柔见他神色恍惚,盖在被子下的双手紧紧揪着床单,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还是说韩立江对倪初夏还有感情?!

等韩立江回过神时,见倪柔已经闭上眼,无声叹了口气,“休息吧,我在这陪着你。”

最后,韩立江没有在医院过夜,黄娟让他离开,毕竟两人还有订婚,她守着就行。

看着他离开,黄娟回到病房。

“妈知道你没睡,和妈说说,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倪柔慢慢睁开眼睛,紧抿着唇,就是不说话。

“倪初夏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妈在她手里也吃了不少亏,你也别钻牛角尖。”

黄娟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上她的头发。

她迟早会除了倪初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倪柔拧着眉,说道:“妈,你帮我查查和韩大哥身边的女人,尤其是前段时间和他传过绯闻的女星。”

“这是要做什么?”

黄娟一愣。

“你帮我查就是。”倪柔看向黄娟,继续说道:“今晚是我自己掉进水里的,本以为能让她慌神,没想到是自己吃了闷亏。”

“对付她还是要从你爸身边下手,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倪明昱是铁定站在她身边,但是你爸是中立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有一点他说的对,他不会厚此薄彼。”

倪柔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立江那边我会派人多盯着,还是不到半个月就是订婚宴,身体最重要。”黄娟说完,把病房的灯关上,走到另一张床上躺下。

黑暗中,倪柔缓缓睁开眼,其中诡谲暗涌。

今天在饭桌上,她没有忘记倪明昱说出那番话后,韩立江的表现。

大明星和豪门长子,家人反对,怀孕生子……

呵呵,她以前是不屑坐韩家长媳的位置,如今她竟然答应嫁过来,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到她。

一个女明星而已,还不信对付不了她。

韩立江离开医院,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从通话记录中找到了删掉已久的号码,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助理,韩立江被盘问好久,才从助理嘴里得到叶雨的位置。

等她来到叶雨工作的地方,却被人拦在了门外,心中怒火直烧,却偏偏不能发作。

“我来找叶雨,已经打电话给她了。”韩立江耐着性子开口。

“先生,这一天说是找叶小姐的男人太多了,也不差你,去那边等着。”工作人员也不和他废话,指向过道的椅子。

韩立江脸色铁青,还没出名,架子倒是起来了。

最后,还是叶雨的助理过来,将他带进了工作室休息的地方。

这一等,又是两个小时。

叶雨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下台,助理跟在她身后,“叶雨姐,韩先生还在休息室。”

脚步顿了一下,她的眼底划过一抹嘲弄,果然和那个男人说的没错,他很快就会过来找她呢。

“叶雨姐,不去休息室吗?”小助理见叶雨恍若没听见一般走进化妆间,焦急地问。

“我去哪还需要你同意?”叶雨瞪了她一眼,坐在椅子上去掉身上的首饰,“等都等了,也不急在一时。”

小助理想想觉得对,以前韩先生对叶雨姐是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现在就让他等着吧。

叶雨把妆卸了,拿出手机编辑了条短信。

每过一会儿,短信回过来。

——怀孕的事,暂不告诉。

删了短信,她将手机丢进包里,一个人进了休息室。

韩立江坐在沙发上,见她进来,眼底露出怒火,“呵,你架子倒是挺大的!”

“彼此彼此,上次你也让我在车里等了三个小时。”如今只让他等了两个小时,还是她亏。

“你!”韩立江恼羞成怒,起身逼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没话对我说?”

叶雨抬头看着他,见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因为紧张向后退了两步,“没有。”

韩立江被她的态度弄得郁火难消,毫不怜惜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甩到沙发上,危险地俯身靠近,“叶雨,你胆子不小,敢忤逆我?”

“你是韩家大少爷,我只是个小明星,哪敢。”心跳的很快,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没有放下。

“爬上了齐泓的床,现在看不上我了是吧?”韩立江将她的手高高举起,另一只手轻拍她的脸,“我告诉你,正荣是我的,他齐泓算个屁。”

叶雨紧紧闭上了眼,小心将小腹挪了位置。

“今天就让你明白,谁才是你的男人!”韩立江一把撕开她的衣服,眸光闪着狠意。

“你疯了,这里是公司!”叶雨眼底闪过惊恐,门外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她刚刚建立起来的名声就全毁了。

“怕了?”韩立江笑着,倾身而来将她压到沙发上,伸手拽住她的头发,“你的男人只能是我,你指望齐泓捧你,做梦!”

“放开我,啊……”

叶雨强忍着不适,努力调整位置,想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乖乖待在我身边,我会好好疼你,明白吗?”

明晃晃的灯光照射,两道身影交缠。

她望着眼身上的男人,眼眶全是泪水。

恨吗?

当然是恨的,她恨他没有早点认清他;她恨自己还对他抱有幻想。

……

不知过了多久,韩立江终于知足,从她身上下来,亦如从前,慢条斯理地套上裤子,整理好衣服,眼眸冷冷地扫了眼沙发上的人,警告说道:“不准在和齐泓来往,否则你也别再珠城混了。”

小助理看到韩立江离开,又等了一会,见叶雨没出来,察觉不对,赶忙进了休息室。看到叶雨脸色煞白,衣衫不整地躺在沙发上,吓得浑身发抖。

“叶雨姐,你怎么样?”

叶雨用尽力气穿好衣服,忍着腹部的绞痛,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拨了电话。

“啊——”

小助理看到叶雨两腿间的血迹,尖叫起来。

“叶雨姐,我送你去医院。”

“出去把门锁好,千万别让人进来。”叶雨靠在沙发上,听到电话通了,她央求说道:“齐先生,求求你,救我……”

翌日清晨,倪初夏照常去上班。

在途中,接到了严瑾的电话。

“什么事?”

严瑾犹豫了一会,说道:“叶雨怀孕了,你知道吗?”

“嗯,知道。”昨晚知道的,毋庸置疑,这孩子肯定是韩立江的。

“你没感觉?”严瑾疑惑问出来。

倪初夏轻笑起来,回道:“孩子又不是我的,我能有什么感觉?”

严瑾有些汗颜,闷闷开口,“我以为你会有点不爽,这样我再告诉你她孩子没了你肯定就高兴了。”

“知道怎么没的吗?”

倪初夏拧眉,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韩立江弄的,如果他听懂了昨天大哥的那些嘲讽话,那么他为了自己的未来定然会去找叶雨。

可是,按道理叶雨也不会那么傻让他弄死自己的孩子吧,毕竟这才是能和齐泓谈条件的筹码。

思索无果后,便不再多想。

“我是听齐烁说的,齐先生没告诉他那么细,所以暂时还不清楚。”严瑾如实回答。

倪初夏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在惋惜什么。

严瑾想当然地说:“她孩子没了,你不应该高兴才对吗?”

“高兴屁啊,你还真当我喜欢韩立江吗?”倪初夏没好气开口,说了两句后便挂断了点电话。

有叶雨在,才能给倪柔找不痛快,如今她孩子都没了,还能拿什么做要挟?

一上午,倪初夏几次拿出手机翻看新闻,没有曝出一丝关于叶雨的事情,想着应该是齐泓的手笔。

中午下班时间,倪明昱来到公司,扔给她一份文件袋。

“这什么?”倪初夏拿起分量不轻的文件袋,疑惑问道。

倪明昱扬眉,愉悦地开口,“能让王智蹲大牢的罪证。”

“你就不怕他知道东西在我这,雇人灭了我?”倪初夏一阵恶寒,王智那傻缺真的是一根筋,万一知道了,指不定就真拿刀冲进倪氏了。

“我就是怕,所以才给你啊,万一他灭了我呢?”倪明昱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怡然自得。

“……”倪初夏双手托着下巴,阴险地笑着,“大哥放心,等我和王立全交换条件的时候,会‘好心’告诉他,你这里还有备份的。”

倪明昱:“……”

倪初夏将文件袋收进包里,说道:“叶雨孩子没了,你知道谁干的吗?”

“嗯,知道。”倪明昱漫不经心地答着,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是不是韩立江?”见他眉头略微挑起,倪初夏咬牙切齿,“畜生!”

“她睡你未婚夫,你还同情她?”

“还好是她睡了。”倪初夏懒懒地答了句,不然她也睡不到厉泽阳了。

倪明昱嘴角明显抽搐了两下,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清咳两声后,问道:“昨晚和齐泓谈的怎么样?”

“大哥,你就等着我成为富婆的那天吧。”倪初夏对着他,笑弯了眼,并没有告诉他具体情况。

倪明昱也不是追根究底的人,只要她没事,怎么玩都行,闯祸了他兜着,实在兜不住,就丢给厉泽阳。

傍晚下班,倪初夏想起来阿姨请假回家,便将车开到了距离临海苑不远的大型超市。

她推着购物车,径自走到零食区,没一会儿,购物车便被塞满了。

阿姨请了两天假,这些够吃两天。

结过账,倪初夏拎着两大包零食出了超市。

在她身后不远,唐风摘掉墨镜,胳膊肘架在叶飞扬肩膀上,“哈哈,原来她和我一样不会做饭。”

叶飞扬推开她,神色异样地看着她,“不会做饭很自豪吗?”

“当然了。”唐风快步走上前,被叶飞扬一把拉住,“你要干嘛?”

“当然是帮她拎东西,你一个大男人别磨磨唧唧,走吧。”

唐风挣开他的手,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打了招呼后,动作粗鲁地从她手里夺走两包吃食。

倪初夏站在原地,哭瞎不得地看着她,“唐小姐,真的不用你帮忙。”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闲着。”唐风丝毫不介意,跟着倪初夏走到车边。

倪初夏莞尔,“你也住在这附近?”

“对啊,我和我哥住在临海苑A7栋,今天刚搬过来。”唐风把两包零食放进车里,转头对着已经过来的叶飞扬眨了眨眼。

倪初夏愣了一下,而后说道:“很巧啊,我住在A8。”

“真的吗?”唐风眼底划过一抹惊讶,上前挽住她的手说道:“那我等会可以找你玩吗?”

叶飞扬站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伸手把唐风拖了过来,“你安稳一点。”

话多就算了,哪有见了两次面就要求进人家门的?

“好啊。”

听了她的话,叶飞扬心里微怔,看着唐风已经坐在副驾驶上,只好对着倪初夏抱歉地笑了笑。

回到家中,倪初夏把采购的零食放好,又洗了水果端出去。

客厅里,唐风正好奇地打量四周,叶飞扬端坐在沙发上,身形僵硬,有些局促。

“先吃点水果吧。”

“哦,好的。”唐风乖乖坐过来,摘掉了戴在左手上的皮手套。

倪初夏无意瞥了一眼,看到她的拇指和中指上布满伤疤,心里很震惊,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倪初夏摇头,“和丈夫一起。”

“哦,和丈夫一起啊?”唐风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用胳膊肘碰了身侧的人。

叶飞扬暗自叹了口气,心里极不情愿地接话,“看倪小姐很年轻,没想到已经结婚了。”

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认真地回答,“嗯,因为遇到了对的人。”

唐风心不在焉地吃着水果,心里好奇着头儿听到这句话是什么反应。

叶飞扬看看了眼天色,起身说道:“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这就走了?唐风有些不舍。

倪初夏将两人送出门,承诺道:“今天阿姨不在家,没能招待你们,改天一定请你们过来吃饭。”

目送两人离开,倪初夏才将门关上。

“头儿这个老婆很好相处,我喜欢。”唐风简单说了自己的想法,然后看向叶飞扬。

后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感觉有点怪怪的。”

“最怪的人难道不是你?快去把穆医生家的密码破了,今晚睡别墅。”唐风催促,掏出手机,翻出这些天偷拍的照片,坏笑着发给了厉泽阳。

远在苏南的男人收到接近百张的照片,花了很长时间看完,薄唇忽而挽起忽而紧抿,情绪变化莫测。

他攥紧了手机,拨出那个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哈哈,唐风是神助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