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早晚把自己作死【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到厉泽阳电话的时候,倪初夏正在煮泡面。长这么大,饭菜没学会,也就练会了煮面的技能。

“在干嘛?”

听到厉泽阳醇厚的声音,心尖如波澜起伏的湖水,再难平静。

倪初夏望着煮沸的水,随意答道:“煮泡面。”

“阿姨呢?”厉泽阳听到她的话,眉头紧蹙起来。

“阿姨这几天家里有事请假了。”倪初夏将佐料和面一股脑放进水里,享受地闭上眼睛,“泡面的味道闻到了吗?真的好久没吃过了。”

厉泽阳心里的顾虑和担忧,被她的话打消了。

果然是小姑娘,很容易就满足了。

倪初夏见他不说话,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倪柔要和韩立江还有十天就订婚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赶上,赶不上也没事,挺不想去他们的订婚宴,那对母女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

“不想去就不去。”

“那也不行,这样大家就会觉得我是逃避,到时候又把我和韩立江那个畜生写在一起,才不要!”

想到韩立江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心里一阵厌恶。就让他和倪柔相亲相爱、相爱相杀去吧!

厉泽阳看着面前的文件,翻看几页后说道:“放心,以后你只会和我绑在一起。”

倪初夏笑弯了眼,口不对心地说:“谁要和你绑在一起。”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那天你要走,为什么不叫醒我?”倪初夏问出来。

明明晚上还陪着你的人,第二天早上就没影了,虽然他的确对她说了话,但也是在她不清醒的时候,心里多少会失落。

男人薄唇轻挽,温声道:“怕你哭。”

一半原因是怕她哭,就像她来到北塘的那一夜,听到她的哭声,心跟着揪着疼,不好受。另一半是因为自己,怕和她多说一句话,多看她一眼,就舍不得离开了。

这么些年来,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本以为和她在一起,会让他觉得不习惯,却不知身边没她的时候,才真的不习惯了。

第一次见她,是在逮捕影刹的任务中,那么多人质,只有她站在黑暗中腰板挺直,明明恐惧,却故作坚强。

后来影刹跑了,任务失败,本就心烦,加之她的头发还缠在他身上,一路没给她好脸色,甚至故意走快……再后来他被她扑倒在床上,明明那么娇弱,做这事却是令他震惊,并且在之后的试验中,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脑海中闪过和她相处时的场景,最令他怀念并难以忘怀的,还是当她得知自己要去临市出差,蓦然从后面抱住他,让他别离开的那幕。

“自恋,我才不会哭呢。”倪初夏没好气地说,心里却是甜滋滋的,比吃到美食的滋味还要好。

如果那晚她醒过来,得知他要走,哭应该是不会的,只是会更加的不舍吧。其实她也不明白,两人只相处了一个多月,怎么他对自己的影响力就那么大了?

两人就这么聊着,大多数都是她在说,他只是偶尔说一句,表示自己在听。

这让她不禁想到了大学时期,同学中有人是异地恋,两人每天都要煲电话,以前她还挺鄙视这种行为,不就谈恋爱嘛,能有多少话要说,如今自己倒成了当初鄙视的那类人了。

倪初夏说累了,问道:“你晚上没有事吗?”

“终于是问了我一句。”厉泽阳语气有些无奈,他发现倪初夏提韩立江的次数都比他要多。

呃……

倪初夏干笑两声,心虚地解释:“你做的事有可能都是机密,我也不好问,所以……就没有问了。”

说到后面,底气不足了,声音也越来越小。

男人单手合上文件,打开一旁的碎纸机,将文件塞进去后走到窗户边,“只能说明一点,你没有想我。”

“谁说没有!”倪初夏急得跳脚,有些委屈地说:“这句话应该是我和你说的,你才没有想我。”

厉泽阳望着外面的夜色,好笑地问:“不想你会给你打电话?”

“那……那我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联系到你吗?”倪初夏望着窝里的面,闷闷开口,“我的面快要煮烂了,都怪你。”

“怪我,等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厉泽阳轻声哄着。

“我等你回来,挂了啊。”

“等等。”这次是厉泽阳叫住了她。

“还有事?”倪初夏歪头夹住手机,一手端碗一手捞面。

厉泽阳哑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是说了句‘晚安’。

“晚安,么么哒。”倪初夏眨了眨眼,俏皮地补了句,“么么哒和亲亲是一个意思哦。”

电话挂断,倪初夏那碗不算好吃的面吃下去后,就洗澡去睡觉。

或许是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也或许是因为厉泽阳主动打来的电话,接下来的日子,很顺,也很快过去。

这天下班前,王立全敲门进了倪初夏办公室。

倪初夏睨了他一眼,继续干手中的活。

“倪小姐,明天就是股东大会了,你就真的不急?”

倪家那些亲戚,就是吸血虫,刁钻难对付,他不信倪初夏真的不急。股权让渡的事情只要倪德康认可,就会没问题,但是公司任职,是需要各位股东的认可,现在财务部经理空缺,十有八九会让她上,关系到公司的财务,那群人绝不会轻易同意。

“王经理很急吗?”倪初夏抬眼看着他,从包里掏出文件袋,直接扔到他面前,“看完这个,你会更急。”

王立全打开文件袋,浏览之后,面色骤变,蓦地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倪小姐,你真是好本事啊。”

“多谢夸奖。”倪初夏唇角上扬,眸子熠熠生辉,原本就美艳的脸,更加的夺人心魄。

“你想要什么?”王立全压住心中的恼火,坐下来问。

“除了上次的要求外,说服黄经理在股东大会上替我说话。”倪初夏眼底划过促狭,“只要这件事办好,你儿子就不会有事。”

“呵,万一你过河拆桥呢?”他不傻,这件事她也不过是口头上的承认,难保不会背后阴他。

“你没得选择,不是吗?”倪初夏双手环胸靠在老板椅上,模样悠闲自在。

主动权现在掌握在她手中,只要王立全有点人性,不会弃儿子不顾,这场博弈她就赢定了。

王立全气得脸色发青,的确,他没得选择,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老黄没那么好糊弄。”

只要在公司待上五年的人都会知道,黄海这个人看上去慈眉善目,实则内心狡诈贪婪。

他是外贸部的经理,人脉最广,并且在倪氏干了十年,能捞的钱也都捞了,却迟迟不肯离开,原因无他,就是想分更多。

说服他,没有足够大的利益,怎么能做的到?

倪初夏抿唇笑了笑,不慌不忙地开口,“我听说被我哥干掉的杨经理是他老相好,让她去和黄海谈。”

王立全眸光一亮,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步。

老杨和黄海的确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如今老杨身败名裂,继续调查指不定会坐牢,这些年她和黄海同流合污,不知道私吞了多少钱,让她去是最好不过。

这么想着,他看向倪初夏的神色有些意味不明。他有预感,有这个女人在,倪氏怕真的要有大变故了。

“你可以告诉那个泼妇,只要黄海愿意帮忙,我就放过她一马,安全送她去国外。”倪初夏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眉宇间是势在必得的自信。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让那个女人搞定黄海了,至于明天的股东大会,势必会很好玩,她也有很久没有见过倪家的那些旁支亲戚了。

当晚,倪初夏并未回临海苑,而是回了倪家的临江别墅。

倪程凯迎上来,面露难意地说:“大小姐,夫人和老爷为了您的事情大吵了一架。”

“我的事?”倪初夏有些纳闷,和韩家吃饭都过去好多天了,不至于现在找她麻烦吧。

“是关于明天的股东大会,哎……大小姐,晚上您注意点。”

“嗯,我知道。”倪初夏对着他笑了笑,走进了客厅,和坐在沙发上的倪德康打了招呼,“爸,我回来了。”

“夏夏,和爸上楼。”倪德康见是她,难看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径自走上楼。

黄娟双手交叉站在阳台上,看到这对父女一前一后上了楼,气得把摆放整齐的花全部挥到地上。

真是好样的啊,明天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她今天才知道倪德康要让倪初夏进董事会,倪氏的股份,她手里攥了些,但也不过和倪初夏的一般多。

如今她要进董事会,倪德康势必会给股份,这样她怎么甘心?!

这些年,她处心积虑,走通公司的人脉,和那些吸血鬼们处好关系,为得就是给远皓铺路,怎么能让倪初夏抢了先?!

书房里。

倪德康从抽屉里拿了份文件出来,放到倪初夏跟前。

倪初夏眸中略微闪动,原以为黄娟这么一闹腾,这事会耽搁下来,没想到反而提前了。

“夏夏,你的能力爸看在眼里,爸也会努力为你清路,只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善待远皓,不管怎么说他和你有血缘关系。”倪德康说完,宠爱地看着她,“签了吧,明天就宣布你进董事会。”

倪初夏看着白纸黑字写的股份,没有动笔签字,“爸,你把股份给我,万一那些股东算计,你的董事长地位会被动摇。”

“有一部分是你哥给你的,无碍。”

倪德康叹了口气,他刚开始得知倪明昱的想法,也是反对的,本来倪氏建材他就打算交给这个大儿子,可那次扯谈之后,就改变主意了。

女儿嫁到了厉家,没点嫁妆怎么成?他们都希望她能过得好,股份、钱啊,都只是身外之物罢了。

倪初夏眼底满是震惊,二话不说拿了文件冲进倪明昱的房里。

“大哥!”

倪明昱打开浴室的门,浴袍松垮垮挂在身上,懒靠在门边,“你喊魂啊,出什么事了?”

倪初夏微喘着气,举着手里的文件说道:“你什么意思?”

“你结婚哥也没送礼,就把那个送给你了。”倪明昱漫不经心地说着,旋即走进了浴室,开始洗漱。

倪初夏看着他一脸疲倦的样子,强忍心中的情绪,“大哥,是不是我结婚了,你就不打算管我了?”

“对啊,整天就知道惹祸,以后让你老公管你去。”倪明昱倚在洗漱池边刷牙,眼睛眯起来,模样慵懒。

“你是不是又打算离开了?”倪初夏眼眶浸着泪水,站在那里死死地咬着唇。

倪明昱刷完牙,将脸洗了,才发觉她有些不对劲,转头看到她这样委屈,哭笑不得地说:“我这不是还没走吗?出息。”

“小时候你就知道欺负我,等我稍微懂事,你就离家了,现在好不容易回来,还把烂摊子全部甩给我,我才不干!”倪初夏一脚踹在他腿上,把手里的文件扔到地上,“什么破公司,老娘不要了!”

倪明昱扶额,他哪里惹到这姑奶奶了。

弯腰捡起文件,说道:“先回自己房里坐着,我换衣服过去找你。”

倪初夏回到房里,直接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等倪明昱进来,看到她连头都没有露出来,没好气地走过去,掀开被子,“你想把自己捂死啊?”

“省得惹你烦。”倪初夏别开头不看他,闷闷说道。

“你大哥真的没兴趣管理公司,股份放在我这里也是白搭,倒不如给你去对付膈应黄娟。”倪明昱轻拍她的脑袋,另一方面原因是他想让厉泽阳明白有他这个大哥在,没有任何人能欺负她,包括他在内。

“我也没兴趣。”她的兴趣只是在于不想让倪氏落在黄娟手里,有不甘心,更多的是她觉得黄娟不配,这是她妈拼搏得来的。

“大哥相信你能做好,实在解决不了,不是还有我在。”

倪明昱看着她,想到了她小时候,穿着粉嫩的裙子,乖乖地跟在他身后,模样乖巧。一晃十年过去,他的妹妹都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倪初夏哼了哼,掀开被子起来,“那你答应我,不许走了。”

“家在这里,我能走哪去?”倪明昱无奈摇头。

倪初夏点了点头,眼眸微转划过狡黠,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晚饭时间,两人走下楼。

还未到客厅,就听到外人的声音。

“德康,你这栋别墅不错,坐北朝南,依山傍水的,改明儿我也在这买一栋,咱们兄弟两也能走动走动。”

“大哥,就你那点钱,一间房都买不起。”另一个人开玩笑说着。

倪德康看着眼前的两个中年男人,眉头紧拧起来,却还是招呼着,“大哥,二哥,咱们上桌吃饭吧。”

黄娟从厨房走出来,脸上堆着笑,“大哥,赶紧过来坐,二哥你坐这里,还有芊荷、琴琴也坐下,就当这里是自己家。”

倪初夏和倪明昱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思量。

来的四个人,是倪家的旁支。

倪初夏曾经翻看过家里的家谱,倪德康是爷爷的独子,来的大哥、二哥,叫倪德福和倪德寿,都是二爷爷家的,和倪德康是堂兄弟。而倪芊荷和倪琴分别是两人的女儿,和倪初夏算是堂姐妹。

原本这关系就不亲厚,加上因为公司的事情闹了不少回,三家人就很少有来往,却没想他们竟然不请自来了。

“大伯是公司的股东,这些年他们一家的开支都是靠分红股息养活的,这次怕是来者不善。”倪明昱低声说着。

倪初夏点了点头,站在死角处观察饭桌上的人,看到黄娟那副谄媚的样子,冷笑着说:“他们也不会是不请自来的。”

“自作聪明,早晚把自己作死。”倪明昱自然也看出来黄娟的不对劲,以为把这些人请来就有用?

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纯良无害地说:“大哥,让长辈等久了不好,我们走吧。”

------题外话------

极品渣亲戚来了…

推荐好友文:《军婚缠绵之爵爷轻点宠》文/海鸥

身为夏巫三军统帅的佟大将军被一个小丫头给扒光了不说还被踢断了肋骨!

消息传来,他的兄弟姐妹顿时炸锅了。

“那丫头是谁?给四哥报仇去!”

小丫头是谁?

赛车场上的紫衣车神,棋盘前的美少女,还有一个顶了十几年的雅号:扫把星!

十八场车祸,场场都有她!

果然!谁碰到她谁倒霉!

可令伊洛娃纳闷的是:

连隔壁的狗都开始绕着她走的时候,那头腹黑的狼为啥还不走?

爵爷笑曰:友情还没变爱情,我怎么可能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