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身上沾了蠢货的气味/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走进饭厅,倪明昱紧随其后,在看到饭桌上多出来的四人时,眼眸微亮,他倒要看看这群人来是为了什么?

“德康啊,这是大女儿吧,长得真漂亮,和大嫂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倪德福率先看到倪初夏,笑着说。

伸手不打笑脸人,倪德康也不好再摆脸色,“明昱、夏夏,这位是你们大伯,那位是二伯。”

倪初夏脸上带着笑,向两位问候。

倪明昱只是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点头算作问过。

黄娟听到那句‘和大嫂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后,差点没气吐血,二十年过去了,宋玉这个死人还阴魂不散地阻挠她的道路。

平复情绪,她笑看向对面坐着的倪初夏,“初夏,这两位是你的姐姐,等会吃完饭,你带她们出去玩玩。”

倪初夏抬眼看过去,不动声色地打量。

坐在黄娟左手边的女人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皮肤偏黑,一双丹凤眼细长上挑,看向她的时候,眼底尽是鄙夷,而右手边的女人和自己差不多大,直刘海,头发扎成马尾,模样清爽。

倪初夏莞尔,“两位姐姐等会想去哪里玩?”

虽然她对两人的到来不满,甚至有些敌意,但面上还是要做好。

“我就比你大几个月,你叫我倪琴就好。”黄娟右手边的女人开口,歪头想了一会说道:“这里我不怎么熟,你决定就好。”

“唱歌怎么样?要是行我等会定包间。”倪初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目光落在倪芊荷身上。

“就我们三个人唱歌有什么意思?”倪芊荷挑眉看过来,眼底有些不满,“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可以叫出来一起玩。”

倪初夏笑了笑,“好啊。”

倪德康见小一辈聊得还算融洽,也就不再关注,专心应对两位兄长。

黄娟狐疑地看向她,今天这么好说话?

倪芊荷把坐在对面的倪初夏打量了遍,发现无论是浅笑的表情还是举止话语都挑不出刺,心里一阵嫉妒。

从进这栋别墅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和周身的一切格格不入,甚至见到倪家的管家都能让她自卑。如果他家也有这么有钱,她就不会像刘姥姥一样在这里丢人现眼,她的目光落在倪初夏的身上,一件衣服都够买她浑身上下的行头,还会有剩余。

似乎是她的打量太过明显,引来了倪初夏的注意,见她只是莞尔一笑,倪芊荷瞥眼错开她的视线,问黄娟:“小婶,柔儿怎么没回来?”

“柔儿去他未婚夫家了,晚点会回来。”黄娟不紧不慢地回答,随后说道:“初夏,要是带两位姐姐出去,记得叫上柔儿。”

“知道了,娟姨。”倪初夏笑着答,脸上没有半点不耐。

不就是演戏嘛?谁还能不会。

一顿饭下来,倪初夏只吃了半饱,两位伯伯的话实在太多,为了不让倪德康为难,她不得不应付。

趁着那四人进客厅,倪初夏拽着倪明昱上了楼,“大哥,等会要一起去唱歌吗?”

“去不了。”倪明昱脸色不好,“那两个伯伯说是要参观倪氏的工厂,我给他们当司机。”

“我宁愿当司机。”倪初夏无奈开口,“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回来了。”

倪琴还算好的,那个倪芊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鄙夷,看来倪柔下了不少功夫。

“忍忍吧,股东大会结束他们也就走了。”倪明昱轻拍她的头,警告道:“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客人,不能做的太过分。”

倪初夏恹恹看着他,“知道了。”

如果他们能安分地待到离开,她自然不会过分,但如若不然,她也不会动手,让别人来就好。

回到房里把东西收好,刚走下楼,就听黄娟对着倪德康说道:“就让芊荷和琴琴住在初夏家吧,她们俩住家里闷了点,和初夏住还有个伴。”

倪初夏美眸浅眯,要不是多年来的定性使然,她已经上前给她一巴掌了。

有个伴?

她一个已婚女人,带着两个没嫁人的女人住家里,怎么想都是不合适,也就她能想出来这一招。

“爸,我那边不方便。”倪初夏走上前,直接回绝了。

黄娟眼睛微转,嘴上带着笑,“瞧你说的,他们是你堂姐,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倪芊荷冷眼看过来,语气不好地说:“不就住几晚,至于这么小气?我看啊,我们还是住酒店的好,省得让人看着心烦。”

“大姐,你别这样说。”倪琴在一边拽着她,因为尴尬,脸颊都红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倪芊荷推开倪琴的手,眉眼不善。

倪德康坐在一边,脸色阴沉的不行。

他也知道这个侄女平时骄纵,但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他沉吟片刻说道:“夏夏和她老公住一起,的确不方便,就住酒店吧。”

倪德福适时打岔,“芊荷,酒店挺好的,什么都有。”

“是啊,大姐,酒店很方便。”倪琴也小声地劝着。她就不明白,明明和堂妹很少见面,怎么对她的敌意那么深呢?

倪芊荷眉头皱起来,外界没有一点传闻,她竟然就结婚了?!

双方僵持住,明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倪芊荷却依旧不松口,像是和她杠上了。

倪初夏垂眸一笑,随后抬眼看过来,大大方方地开口,“既然大姐想住我家那就住吧,省得以后让外面人笑话我们倪家苛待远亲。”

最后四个字,她咬的很清楚,令倪德康一阵舒心。

倪德福面色有些异样,但终归没说话,倪德寿眼中划过算计,心中已经在掂量倪初夏的这个人。

倪芊荷知道她让步,还沉浸在得意中,自然没有注意她后面的话,但倪琴却听到,都已经坐立不安了。

黄娟觉得没什么,只要把倪芊荷塞到倪初夏身边,就相当于在她身上放了监控器和不定时炸弹,还是随时可能爆炸的那种。

住的问题解决后,倪初夏开车载两人去唱歌的地方。

路上,她给严瑾和岑曼曼发了短信,让她们尽量叫人过来,是异性就最好。

三人到了KTV包间,倪初夏让两人先点歌唱着,便出去买吃的。

倪芊荷瞟着她离开,起身坐在点歌机旁,随意找着歌。

倪琴小声地问:“大姐,我觉得她挺好的,你总和她过不去做什么?”

她们两家没有倪初夏家有钱,但是她并没有因此看不起人,况且大姐屡次找茬,她也好脾气没计较,到底还有哪里不满?

“你没看关于她的报道吗?和各种男人纠缠不清,但最好笑的是小叔说她结婚了,这样的女人能有什么好的?”包间里没人,倪芊荷也没有顾忌了,冷嘲热讽地说。

倪琴心里是不信,网上都是捕风捉影,根本当不得真,但也不想和她再有争执,就没有再说话。

倪芊荷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道:“我听柔儿说,她最懂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别看她现在看上去笑脸相迎,实则一肚子坏水,你最好别轻易相信她,否则被害了,我可不会救你。”

倪琴垂下头,若有所思。

门外,倪初夏轻笑起来,这样没脑子的女人,她连理都不想理,还自作聪明揣度别人的心,愚蠢!

就在倪芊荷正要说话时,倪初夏蓦然推开包间的门,漫不经心地走了进去,目光随意扫了一眼。

倪芊荷脸色瞬间变化,由红变青,再由青变白,没再说话。

倪琴咽了口水,一脸恐慌地看向倪初夏。

“怎么不点歌?”倪初夏弯下腰从包里拿出钱夹,对着倪琴笑了笑,“忘记拿钱了。”

等到她走出去,倪琴声音颤抖地问:“大姐……你说她听到了吗?”

倪芊荷视线闪躲,心不在焉地点着歌,“我,我哪知道?”稳住心神后,说道:“再说,我有说错吗?”

刚刚在看到倪初夏推门进来的那刻,她的脑海里有一刻是空白的,特别是在对上她的视线后,心里竟然是那么害怕。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却比做了更让人恐惧。

倪初夏在挑选东西的时候,严瑾到了。

在看到严瑾身后跟着包裹严严实实的齐烁时,额头有一瞬间刺痛,“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严瑾无奈笑着,“同事都去跟哨了,只能叫到他。”

“你就那么不待见我?我微博粉丝好歹也有几千万。”齐烁不满地说着。

倪初夏想着包间里还有两人,出声提醒,“有外人在包间里,待会你注意点。”

齐烁心情转好,不是不待见他就行。

“谁啊?”严瑾问。

倪初夏拎着篮子,去了另一个货架,“两位远亲,其中一个特别蠢。”

严瑾来了兴趣,问道:“有多蠢?”

“等会你和她说两句话就知道了。”

严瑾见她表情莫测,瞬间秒懂,也就不再追问。

三人推门进去,包间里放着舒缓的伴奏,倪琴正在唱歌。

齐烁比严瑾高大半个头,他低头轻声说:“我猜这个不是蠢的。”

倪初夏递给他一个赞赏的眼光,把零食放到桌上。

因为有不熟的人,齐烁并没有立刻摘下棒球帽,找了光线暗的地方坐下。

没过一会儿,岑曼曼来了,跟在她身后的是云辰。

云辰一进来,就窜到了倪初夏身边坐下,“夏宝贝,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出来玩也不叫上我!”

“我是为了招待客人,哪有兴致玩?”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她倒是宁愿躺在家里什么也不做。

云辰左右张望,“哪里有客人?”

虽然和严瑾不熟,但他是认识的,她旁边那个戴帽子的男人有点陌生,还有不远处坐着的两个女人,看身形也是陌生人。

“想唱歌就去点,我去那边陪她们说会话。”倪初夏起来走到倪琴身边,从框子里拿了饮料递给她,“喝吧。”

“谢谢。”倪琴笑着道谢。

倪初夏指了指云辰那边,“要是不介意,可以去那边聊天,他们都很好相处。”见她眼里有些期待,继续说:“让他们过来也行。”

倪初夏刚要开口叫他们坐过来,倪芊荷‘啪’一下把灯打开了。

“我们也要先认识一下吧,你觉得呢?”

倪初夏用手遮了眼睛,等适应了亮光,转而看向她,“当然可以。”

话刚落,云辰已经在那边骂起来,“卧槽,谁他妈傻缺开灯啊?本少爷眼睛都要被亮瞎了!”

严瑾‘噗嗤’一声笑出来,边走边说,“可不就是傻缺吗?”

齐烁拉下他的棒球帽,悠哉开口,“还好我戴了帽子。”

岑曼曼憋着笑,清咳挪了位置。

正是两首歌交接的地方,所以话一字不漏地落在了倪芊荷的耳中。

倪芊荷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蹦出来,“倪初夏,这就是你交的朋友,素质这么低?”

“素质?本少爷智商高就行了,素质值多少钱啊?”云辰走过来,帅气地拨了拨他的头发,轻佻地吹了口哨。

倪芊荷将视线从倪初夏身上移开,在看到云辰时,眼底有些恍惚。

她以为,说出那样话的人一定是地痞流氓,眼前的男人的确有些痞,但是五官加上气质,根本不会令人觉得反感。

严瑾一把将云辰拉开,帅气地吹着搭在额头上的碎发,“没看人盯着你犯花痴吗?万一看上你了怎么办?”

云辰咋舌,嫌弃地躲到了她身后,“求别看上。”

倪芊荷胸口起伏明显,她算是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倪初夏喊过来怼她的。

她狠狠地瞪着倪初夏,见她表情淡然,心里更加气恼。

齐烁还是懒懒地坐在那儿,在听到云辰的话后,轻嗤了一声,摘了帽子起身走过来,“我在这估计看不上你。”

倪琴原本缩在一边,不想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在看到齐烁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满眼惊讶。

她并不是齐烁的粉丝,但是在这里看到他,的确令人震惊,况且他还认识倪初夏。

这一刻,她真切的感受到,她的堂妹真的很不一般。

倪芊荷在看到齐烁时,也是一愣。

她想过倪初夏的圈子会和她不同,所以才想让她把朋友叫过来,但没想到竟然和当红的明星也认识。

“这两位是我堂姐,倪芊荷、倪琴。”向严瑾、云辰等人介绍完两位,对着还处于震惊中的两人说:“他们是我朋友,你们自己聊。”

倪初夏脱身后,将买的红酒打开,倒了一杯坐在旁边喝着。

她依着黄娟的意思带倪芊荷出来玩了,也满足她想认识朋友的要求,倪初夏轻声叹气,说到底还是自己真是太善良了。

没一会儿,岑曼曼走过来。

“我觉得倪琴挺好相处的,倪芊荷就太盛气凌人了。”

倪初夏赞同地点头,“嗯,所以让严瑾来了。”

“……”岑曼曼哑然,随后又问:“她们要在这待多久?”

她是了解倪初夏的,可以容忍别人一天两天在自己眼前蹦跶,但是事不过三,超过三次估计就要真的惹恼她了。

“不清楚,不仅是她们,连我爸的那些不亲厚的堂兄弟都来了,这些天有的烦。”应对他们不说,还要时刻提防着黄娟,防止她下套。

岑曼曼说道:“能忍则忍吧,毕竟是客人。”

“你说话怎么和我大哥似的。”倪初夏笑着,轻拍她的肩膀,“最近怎么样了?”

岑曼曼轻松抬起胳膊,笑看着她,“伤势都好了,还能吃能跑。”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不论外伤还是内伤,总有好的一天,但是心如果受伤了,还会有好的一天吗?

倪初夏不清楚,也不知道此刻她脸上的笑容是否发自内心,在感情方面,外界的帮助总是微不足道的。

岑曼曼神色有些恍惚,自从出院后,她就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每逢周六周日不加班的时候,就会和许娇出去逛街,或者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厉亦航会打电话给她,听着他稚嫩欢快的声音,心情也放松了。

这些,就是她平常的生活,平淡朴质却又让人觉得舒服。

她不用再想着如何讨好朱琦玉和林凤英,也不用担心她和岑南熙的关系会被人发现,甚至在不刻意想的时候,她也没有再想起他。

对于这样的生活,她很满意。

岑曼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问道:“初夏,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会时刻想着他,听到他的声音会觉得幸福,看不见他会难过,看到了会欣喜……应该是这样吧。”倪初夏眼底泛着浅浅的笑,补了句,“说完或者听完这些话,你第一个想到人,就是你所喜欢的。”

岑曼曼眼底有些茫然,呢喃自语,“想的竟然不是他。”

为什么会是这样?

“你还想是他吗?”倪初夏没好气看着她,有些无奈地说:“曼曼,你喜欢岑南熙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那种喜欢可能只是一时的迷恋或者习惯,将来真正和你在一起,陪你度过余生的那个人才值得你认真对待的。”

初恋固然美好,但不是所有的初恋都会有结果。

如果岑南熙不生在那样的家庭,自己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帮她,但是那是岑家,就算真的逼迫林凤英同意,在自己能保护的范围外,她该怎么办?

同样地,她之所以愿意尝试和厉泽阳在一起,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他的家人。

正式见厉泽川的时候,他说的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能令她心安的话,后来她见到了厉奶奶和厉爷爷,两位老人心善,对她很好,尤其是在周颖言语攻击她的时候,他们都坚定地站在自己身边。

倘若厉泽川和两位老人中的任何一个反对,她都不会表露自己的心。因为没有来自家人的阻挠,婚姻才能稳固,感情才能和睦。

岑曼曼回过神,对着倪初夏笑了笑,“明白了,你结婚之后果然不一样了。”

记得那时候,她可是连安慰的话都不会说,甚至在自己哭得时候,她也只安静地陪着,适时地说一句出息了。

幸福的婚姻,果然能让女人变得温柔,善解人意。

云辰坐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本少爷还没见过那样的女人,指着我的衣服问我是从哪儿买的A货,我呸!少爷就是穿地摊货也能穿出名牌的感觉好吗?”

倪初夏抹掉脸上的口水,一巴掌拍在他头上,“离老娘远点,身上沾了蠢货的气味!”

岑曼曼:“……”

温柔?善解人意?这些都和她不搭调,她还是收回刚刚的想法吧。

因为包间内正在放着歌,两人的说话声并未被远处的人听到。

“夏宝贝,那女人何止是蠢,简直脑子有坑。”云辰一阵委屈,默默挪了位置,坐到岑曼曼身边。

岑曼曼被他逗乐了,抿唇笑起来,“那你就不要去惹她了。”

“交给严瑾和那小子了,本少爷不干了。”云辰满脸嫌弃,转而看向岑曼曼,“还是我小老婆对我好,给我倒杯酒呗?”

倪初夏见他拽的二五八万似的,没好气开口,“我看你这娇气的脾性也是没谁了,也就曼曼理你。”

云辰满不在乎地接过岑曼曼递过来的酒,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就是嫉妒本少爷。”

嗤!

倪初夏这次连话都懒得说,别开眼不去看他。

岑曼曼坐在两人中间,唇边溢出知足的笑。

人生在世,最高兴的莫过于父母健在,知己两三,和一个盗不走的爱人。

虽然她是孤儿,也埋怨过自己的父母为何要遗弃她,可心中仍然希望他们健在,知己两三已经有了,能看到初夏和云辰恢复从前,真的很好。至于盗不走的爱人,她想自己还年轻,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

相较于倪初夏这边的和谐,倪芊荷却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被那个黄毛小子羞辱,就想着言语羞辱回去,哪知道这个叫严瑾的女人眼睛很毒辣,一眼就看出她穿的衣服是两年前的款,三两句便将她从云端打入泥土中。

还有这个分外好看的大明星,一口一个小姐的叫她,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小姐!

她蓦地站起来,越过严瑾和齐烁,走到倪初夏身边,皮笑肉不笑地说:“唱歌唱够了,换个地方怎么样?”

倪初夏看向严瑾和齐泓,见他俩耸肩表示无所谓,又出声询问身侧的岑曼曼,“去皇冠,行吗?”

岑曼曼点头,“我现在不住岑家,没有门禁了。”

“那就去皇冠盛宴吧。”

一众人走出包间,往门外走。

云辰走在倪初夏身边,轻声问:“刚才怎么不直接就约在皇冠?”

换来换去,也不嫌麻烦。

“我也就比你们多接触她两个小时,哪知道她这么能玩得开?”要是刚开始就知道她的本性,就应该把她丢进皇冠,她也好回家睡觉。

倪芊荷和倪琴依旧坐倪初夏的车。

还未到目的地时,倪琴趴在前椅旁,问道:“皇冠盛宴是酒吧吗?”

倪初夏点头,“珠城有名的会所。”

“看你这样子应该对那里挺熟的吧?”倪芊荷勾起唇,眼角上挑,“那些不正经的朋友也是从那里交到的?”

呲——

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

“啊……”

因为惯性,倪芊荷猛地向前冲,直接撞上了副驾驶的座椅。

反应过来,她大声尖叫,“你要干什么?”

倪初夏微抬下巴,不紧不慢地开口,“没看到红灯吗?”

“你!”倪芊荷差点咬碎了牙,看到倪琴安然无恙地趴在驾驶座椅上,更是气得不轻。

这女人就是故意的!

倪初夏似笑非笑地勾起唇,透过内后视镜和她对视,讥讽在她眼底划过。

嘴上逞能?那我就陪你好好玩一玩。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厉先森即将出境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