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迫不及待要履行夫妻义务【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辰载着岑曼曼最先到达皇冠盛宴,轻车熟路地走进提前电话预定的包间,又让服务员送酒来。

两人没等一会儿,严瑾和齐烁到了。

“严瑾,等会还要怎么整她?”齐烁眼睛发亮,显然对这事情感兴趣。

“看她等会的表现吧,要是再犯蠢,就往死里整!”轻飘飘说出这句话,让齐烁不寒而栗,这样的严瑾好可怕。

岑曼曼适时开口,“也别太过,她毕竟是倪家的客人,万一去告状,初夏不好做。”

“敢告状,本少爷让她立刻滚出珠城。”云辰说完,竟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死女人,竟然敢讽刺他,这梁子算是结了!

这边,倪初夏将车停好,带着两人进了皇冠盛宴。

倪琴一路紧跟着她,生怕走丢了。

倪芊荷则看向四周,她住的地方离珠城并不远,但远远没有珠城繁华,像这样的会所,她家的城镇上,根本没有。

她爸虽然有倪氏建材的股份,但也就前些年分到了钱,近几年倪氏频繁出事,到手的钱也越来越少。现在这个年代,没有钱,哪能交到几个像样的朋友。

这次过来,一来是为了股东大会,二来是想让小叔给她和倪琴在公司安排职位,毕竟是倪家人,总管、经理总是要给的吧。

抬眼看向前面带路的女人,眼底带着阴霾,听小婶说她这次会进董事会,很有可能坐上财务部经理的位置,好事竟然全给她占全了。

到了包间,倪初夏让倪琴坐下,问道:“能喝酒吗?”

“能喝一点。”倪琴小声回。

倪初夏帮她倒了杯酒,递给她,“喝吧。”

不像刚才KTV包间的封闭,云辰定的包间,面对走道的那面墙是双面玻璃,坐在里面,能看到一楼的舞池和舞台。

倪芊荷挑了位置坐下,没有了刚刚的气焰,通过先前的接触,她知道这些人都是极向着倪初夏的,对她充满了恶意。

她完全可以选择回去,但又怎么甘心错过接触上层社会的人?

没了倪芊荷的嚣张作怪,岑曼曼和严瑾开始点歌,亦如没有外人一样。

约莫过了零点,包间门被推开。

倪柔款款走进来,她穿着白色短款棉袄,下身是粉色短裙和白色靴子,手挽着韩立江,模样乖巧柔美。

韩立江进来寻声音率先看到了岑曼曼,而后下意识看向她身边,果然,她坐在那里,安静地听着歌。

“柔儿,你终于来了。”倪芊荷迎了上去,亲昵地挽住她另一边手。

倪柔眼中含着笑,“大姐,最近因为忙订婚的事情,没什么时间陪你,你在这多住几天,等订婚结束,我陪你在珠城逛逛。”

“嗯,我就知道柔儿最好了。”倪芊荷连连点头。

和倪柔的热情相比,她已经恨透了倪初夏,住处不愿意提供就算了,叫过来一起玩的人还狗眼看人低。

倪柔适时松开韩立江的手,跟着倪芊荷走到倪琴身边,“倪琴姐,今晚玩的怎么样?”

倪琴笑了笑,“挺好的。”

“姐姐,这几天多麻烦你照顾两位姐姐了。”倪柔也笑着坐下,对着倪初夏说。

倪初夏没觉得有什么,但坐她身侧的与严瑾却觉得这女人说话格外的刺耳,没好气地说:“不知道还以为只有你是倪家的小姐呢,要说麻烦也应该是倪家大小姐拜托你才是吧?”

“你……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倪柔面色有些发白,压低声音说:“想着毕竟姐姐已经嫁人,的确是麻烦她了。”

严瑾当然知道倪初夏结婚了,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她,“小妹妹,你不也要结婚了,还是和你姐的前未婚夫,知道外界现在怎么说你吗?”

倪柔一口气憋在胸口,却又不能发作。

外界怎么说她,她当然知道,那些流言蜚语,到底有多少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她不清楚,但直觉告诉她,肯定少不了这个严瑾的份。

倪芊荷眼珠转动,已经将大致情况都了解了,她覆在倪柔耳边问及,“为什么不对外公布你姐已经结婚,这样流言自然就会消失。”

“我爸不允许,说是她的事情,我们谁都不能插手。”倪柔平复情绪,说道。

“哦,是吗?”倪芊荷眼中划过冷意,看来这件事可以好好调查一下。

韩立江自知倪初夏的那些朋友都与他不相熟,并且前不久他和云辰还起了冲突,主动找了离他们较远的位置坐下。

暗中,他的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看着她垂头和身边的说话,看着她眉宇含笑,那双眼睛在昏暗的包间美的夺人心魄。

从前,在没和她分手时,就知道她很漂亮,身边的朋友知道她都是满脸羡慕,而他也习惯接受别人的羡慕,可如今他们已经分手,甚至快要成为她的妹夫,这感觉比吃到苍蝇还令人难受。

倪柔外表虽然不差,但心性和她差了太多,她的举止谈吐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但每每和倪柔相处,都会觉得假,从内到外都透露的假。

将杯中的红酒喝了,他慢慢接受因为对比带来的落差。

包间里,严瑾帮着倪初夏对付倪芊荷和倪柔这两人,倪琴夹在中间难做人,云辰、齐烁谈天说地,岑曼曼在一旁听着。

最终,是倪柔听不惯严瑾的说话风格,起身走到韩立江身边,缠着他。

严瑾看了那两人一眼,嘁了一声,“渣男贱女,天生一对。”

倪芊荷将酒杯扔到地上,猛地站起来,“你骂谁呢?”

“谁激动我骂谁。”

严瑾笑看着她,真是蠢的可以,人正主听到这句话指不定都要忍着,她倒是正义感十足直接站起来讨伐。

在倪芊荷要冲上去之前,倪初夏起身拦住她,“她是你叫来的,你为她抱不平我理解,但严瑾是我朋友,我不允许你动手。”

“我可是你大姐,你帮着外人这么对我,就不怕你爸吗?”倪芊荷愤懑甩开手,目光带着恨意。

“你只是堂姐,还是不亲厚的那一种,我爸难道会因为你而罚我?”倪初夏与她回视,一字一句地说:“从饭桌上见到你开始,你就没给过我好脸色,你不尊重人,还能指望别人尊重你吗?”

犯一次蠢可以理解,毕竟刚到陌生的地方,犯两次蠢也可以理解,毕竟还不清楚别人的底线,但接二连三地犯蠢,就不值得原谅了。

“大姐,初夏,你们不要吵了。”倪琴站起来,拉住倪芊荷,心里很慌张。

她们本来就是麻烦小叔一家人,但倪芊荷却觉得这种麻烦是理所应当的,偏偏她又不能明说,毕竟她是大姐。

“还有你,你以为她是真的对你好吗?不过是看你听话,当养一条狗而已。”倪芊荷甩开她,闷不做声走出了包间。

倪琴脸色由青转红,又由红转白,唇瓣抖动,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包间里其他人虽然注意到起了争执,但因为音乐还在播放,并没有听到争吵的内容。

“坐下吧。”倪初夏拉着倪琴坐下,抽了纸巾递给她,并没有说话。

她并不在乎别人如何想她,只是把应该做的都做了。

对于倪芊荷,先入为主的思想让她觉得自己就是坏人,所以不论做什么事情在她眼里都带有目的性。

就让她这么觉得吧,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倪琴木讷地接过手里的纸巾,有些无措地看着倪初夏。

她知道倪初夏并不是你大姐所说的那样,她对自己的好,是真实的,能真切地感受到的。所以,大姐刚刚口无遮拦说的话其实都是她心中所想,在她眼里,自己不过是一条狗。

严瑾眼底尽是无奈,对着倪初夏说:“我去外面帮你看着她。”

倪初夏微微点头,“自己小心点。”

严瑾离开后,岑曼曼走过来坐下,“发生什么事了?”

“起了点争执,没事。”倪初夏抿唇一笑。

以倪芊荷的性子,就算没有今晚,以后也会闹僵,与其听她阴阳怪气的说话,倒不如一次性讲明白,免得她一个劲的犯蠢。

倪琴思前想后,还是开口说道:“初夏,你不要在意她的话。”

“没什么好在意的,倒是你,不要想多。”倪初夏看着她,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我对你好,是因为你对我也很好。”

“我……我也没对你好的。”倪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从出来,她就一直在照顾自己,相较于自己,真没有做什么。

“至少没有像你大姐那样有恶意。”倪初夏弯下眼睛,她一直都喜欢单纯的人,说话无需多想,交谈内容也可以随意。

岑曼曼听了两人的对话,大概了解情况,只是握住了倪初夏的手,不论发生什么,她都是站在她身边的。

约莫十分钟过去,严瑾气喘吁吁地进了包间,拉起云辰走到门外,“把门抵住,千万别放人进来。”

倪初夏见她移桌子,搭了把手,“怎么回事?”

“不知道哪个王八蛋透露了齐烁在这里的消息,很多人都在往这边挤。”她要不是反应快,早就被拦在门外了。

严瑾的话刚落,门外已经传来尖叫声。

云辰看着那根脆弱的插销,急得快骂爹,“本少爷快挡不住了,再来两个人。”

岑曼曼走上前,用尽力气抵着门,倪琴看了,也上前。

倪柔刚要站起来,就被韩立江拦下来,“我去吧。”

将桌子抵在门后,严瑾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看向坐在那里老僧入定的齐烁,“打电话让你哥过来,人太多了,贸然带着你出去会有危险。”

严瑾后悔心软答应这小子的请求,现在好了,捅了篓子出来,还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齐烁起来,摘掉了棒球帽,满不在乎地说:“我哥出差了,赶不回来。”

倪初夏和严瑾对视一眼,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更棘手了。

“严瑾,门外好像还有记者。”岑曼曼腾出一只手指着那扇玻璃墙,能看到走道挤满了人,那些人中,有人手里有相机。

“你们别拦了,我出去就是了。”齐烁略显烦躁,揉着自己的头发。

当初他进娱乐圈完全是觉得生活太无趣,后来等火了才发现,成为公众人物随时随地都能成为焦点,很多事情做不了,更觉得无趣。

“不行!”严瑾的声音陡然拔高。

倪初夏赞同地点头,这里其他人不知道齐烁的身体状况,她和严瑾是知道的,不能就这么出去,太冒险了。

“也总得想办法,这么抵着不是事。”韩立江额头上冒着汗,看向齐烁说道:“要不打电话给爷爷,让他派人过来接你。”

齐烁脸色微变,语气不善地回,“不用。”

要是外公知道他不干正事,夜混会所,还被这么多人围堵,回去他虽然没事,但是哥就会被他连累。

倪初夏眸光微敛,目光在齐烁和云辰身上流转,最后看向齐烁,“脱衣服。”

“啊?”齐烁一脸茫然看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

“没时间了,把外套裤子都脱下来。”倪初夏语气凝重,转而对云辰说,“你也脱,然后穿上他的衣服。”

严瑾眸光一亮,她怎么没想到用金蝉脱壳这个办法?!

云辰脱了衣服,不情不愿地穿上齐烁的衣服,目光委屈地看向倪初夏。

他的夏宝贝都不关心他的死活,外面那么多人,随便涌上来都能把他踩死了。

两人换装之后,倪初夏把棒球帽扣在云辰的头上,“自己把黄毛塞进去。”

云辰:“……”

韩立江看着换装的两人,最后将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临危不乱,她真的很聪明。

倪柔站在一边,自然知道他在看谁,双手紧握住拳头,目光狠狠盯着倪初夏。

“我带着云辰出去,麻烦你帮我照顾这小子。”严瑾把齐烁推到倪初夏身边,说着就要打开门。

倪初夏摇头,“你留下来,我和云辰出去引开这些人。”

“可是……”

倪初夏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别可是了,快去里面坐好。”她看向倪琴,把车钥匙递给她,“等人被引开,你就去车上等我。”

云辰拿了齐烁的车钥匙,对着倪初夏点头。

门打开,手机快门声,相机的闪光灯对准两人。

倪初夏拨开人群,带着‘齐烁’挤出去,“让一让,麻烦大家让步。”

‘齐烁’将棒球帽拉到了最低,不发一言跟着她的步子,压低声音问:“夏宝贝,你是不是不放心我?”

“你想多了。”倪初夏面上维持不变,从牙缝中挤出话。

“那你怎么解释你和齐烁的关系?”

倪初夏:“你给我闭嘴,好好走路。”

……

原本只需要五分钟的路,硬生生走了二十分钟,两人挤出皇冠盛宴,倪初夏带着‘齐烁’走到车旁,“自己开车离开!”

“那你怎么办?”‘齐烁’脱口而出,显然不会同意。

“当然是解释我和齐烁的关系。”倪初夏打开车门将他塞了进去,看到记者也纷纷上了车,叮嘱道:“注意安全。”

看着车子离开,倪初夏松了一口气。

“倪小姐,请问你和齐烁是什么关系?”没有车的记者开始围着倪初夏。

“你和齐烁走这么近,厉总难道没有意见吗?”

……

问题接踵而来,倪初夏站在那里,淡然处之,并没有丝毫慌张。

“最近对娱乐圈很感兴趣,等倪氏建材内部趋于稳定了,可能会跨足这一行。”倪初夏淡淡地开口,目光落在那群人中,“这个回答还满意吗?”

“是你本人想进军娱乐圈吗?”

“还是说倪氏会经营这一方面?”

“倪小姐,你说的最近,是近期还是已经开始着手了?”

后面的问题,倪初夏没有再回答,余光看到严瑾带着齐烁坐上了车,径自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倪初夏费了大力气坐进驾驶座,把车门和车窗全部关上,才暗自松了口气。

“初夏你还好吧?”倪琴询问。

“嗯。”倪初夏回头,见倪芊荷不知什么时候也上了车,眉头不由皱起。

她以为,经过前面那么一闹,她定然不会住进自己家里,看来蠢人的思维模式,不是她所能懂的。

车子驶离皇冠盛宴,倪琴才放下心来,以前在电视或者网上看到追星,也不觉得有什么,如今亲眼看到,真的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喂——”

倪初夏戴上蓝牙耳机,拨了电话给云辰,“你那边怎么样了?”

云辰看了眼后面的小尾巴,踩了油门,“还有一个难缠的,很快就能甩掉。”

“辛苦了,改天请你吃饭。”

“本少爷不稀罕你的饭,让你男人请少爷我吃饭。”云辰打了一把方向盘,调转车头成功甩了后面的车。

倪初夏眸光先是一怔,随后笑着说:“没问题,等他回来联系你。”

“先这样,我去找严瑾他们。”

云辰把耳机扔到一边,脸上的笑容敛了,眸光也黯淡了。

和严瑾他们碰头,云辰把车钥匙和棒球帽扔给齐烁,看了眼他身上的衣服,也没提要换回来。

坐进了车里后,对着岑曼曼说:“小老婆,我先送你回去。”

岑曼曼点头,看着他问:“你怎么了?”

云辰很少有不笑的时候,别人不笑不一定是生气,但是云辰如果脸绷着,那么绝对是心里不舒服了。

这还是她从倪初夏嘴里知道的,所以她才会问他怎么了。

“本少爷好得很。”云辰口是心非地说。

“初夏告诉过我,你板着脸的时候,一定是生气了。”岑曼曼望着他,试探性地问:“是因为初夏吗?”

云辰揉了揉头发,有些烦躁地问:“你见过那个男人嘛?”

“你是说厉先生?”

云辰不满地“嗯”了声,厉泽川说是他的弟弟,可不就是姓厉吗?

“见过。”岑曼曼如实回答。

“他……人怎么样?”

岑曼曼低头想了一会,缓声说:“是个很不一样的男人。”

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都和普通人不一样。

“嘁,说了不和没说一样吗?”云辰闷闷开口,“我是谁长相,身高,人品这些怎样?”

岑曼曼抿了抿唇,“说了你别生气哦……都比你好。”

云辰:“……”

特么的心情更糟糕了,还不如不问!

车行至临海苑,倪初夏将车停下,从后备箱把两人的行李拿出来。

推开前院的门,领着两人进去。

已经是半夜时分,但别墅外围的路灯足够亮,能让人看清周围的景物。

倪琴望着用白色栅栏围起来的前院,眼底满是惊艳。

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边,是四季常青的植物,不远处是露天游泳池,水质清澈见底。

倪芊荷愣愣地跟在两人身后,显然也被这栋别墅震惊了。临海的别墅,白色的栅栏,精致的前院,无一不是她梦想中家的样子。

倪初夏刚要输密码开门,看到虚掩的大门时,眼底划过疑惑。

她记得早上走的时候,门是关上的,阿姨又请假不在,难道有贼?

倪芊荷见她磨磨蹭蹭不开门,走上前不耐说道:“你到底开不开门?还是这根本就不是你家!”

她的手无意放在门上,还未用力门被打开。

别墅的灯突然亮起来,惊得她往后退了两步。倪琴也是一愣,没听说过家里的等也是声控啊?

只有倪初夏静静站在原地,她的手握着包,因为紧张手心全是汗渍。

随后,她听到一道熟悉好听的声音,还带了点戏弄的意味,“看来娇俏漂亮的老婆迫不及待要履行夫妻义务了?”

------题外话------

感谢

【?Dai_尐媛】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