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小阳子,摆驾回宫/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他的话,倪初夏深呼出一口气,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

男人没有穿军装,浅灰色的圆领线衫,黑色裤子,仅仅是简单的衣着,在他身上却格外的好看。

笔挺傲然的站立,眉宇间染了些许笑意,目光浅浅落在她身上,如墨瞳仁深邃却又晕染深情缱绻。

他是开心的,可以说是欣喜,从他挽起薄唇就能看出。

两人相对而立,彼此都没有说话。

厉泽阳的目光与她交缠,轻轻抬起双手,通过眼神告诉她,快过来。

倪初夏心中,从害怕到震惊,由震惊转为惊喜,在看到他抬起手时,惊喜的同时心里又涌起暖意。

没有丝毫犹豫,她快步走上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将头磕在他肩膀上,“你骗人,说好半个月的。”

回来的这么突然,竟然都没有提前和她打招呼,就在刚刚还把她吓一跳,以为家里进贼了。

她的声音不似以往,糯糯的,有些埋怨,却更多的是撒娇的意味。

厉泽阳大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托起来,附在耳边低声开口,“不想我提前回来?”

“一点都不想,你回来又是门禁又是不给说脏话,规矩太多。”倪初夏仰头望着他,弯下晶亮的眼眸。

男人的视线掠过她的眉宇,她的眼睛,她的鼻梁,最终停在唇上,他的眼中潋滟光泽,虽然心里想,但知道这时候不适合,稍稍松开了手,抬眼看向门外的两人。

别墅内灯光很亮。

倪芊荷扶着门,眼中的震惊并没有消散。

她知道倪初夏结婚了,听黄娟说是位军人,常年不在家。她就想当然以为,军人嘛,应该就是板寸头,皮肤黝黑,个头中等,顶多是身材魁梧一点。

可是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呆愣住了,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这样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还真的是什么好事都让她占全了。

倪琴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就更紧垂下了眼睛,他能察觉到这个男人的不同,看向倪初夏的时候,他的眼底满是柔情,但是落到别处,却又是那样无情冷漠。被他看一眼,寒意从四周袭来,躲闪不开。

倪初夏从他身上下来,没有丝毫害羞的样子,简单地介绍,“她们是我两位伯伯家的女儿,倪芊荷和倪琴,他是我老公,厉泽阳。”

倪芊荷拎着行李率先进去,除了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傲然沉敛,她还看到了别墅内的布局,或许是她终其一生都无法追求到的。

“我听小婶说你老公是军人,这就回来了?”倪芊荷把东西放到一边,径自走进客厅,不停打量四周。

倪初夏白了她一眼,挽着厉泽阳过去,语调轻快,“他特地给我惊喜,夫妻之间的情趣你不懂。”

倪琴有些局促,走到沙发边站着,看着倪芊荷随意乱动东西,想提醒又觉得是徒劳,只能尴尬地站在一边。

呵,情趣?

倪芊荷手指落在电视机边摆放的玉雕,眼里满是算计,“那你出去和别的男人疯玩算你给他的惊喜?”

“大姐,你瞎说什么?”倪琴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脸色变得煞白。

“你刚才不也看到了吗?她的确是和一群男人在一起啊。”倪芊荷警告地瞪着倪琴,吃里扒外的东西,从小自己有的就不会少了她,如今竟然帮着外人。

倪初夏挽着厉泽阳臂膀的手下意识加重力度,笑意也敛了下来。

也只是片刻,嘴边重新挂上了浅浅的笑,淡然说道:“既然你看到了,那么那些男人是谁?”

倪芊荷转身看着她,冷笑着说:“那我哪知道,不都是你的那些不正经的朋友。”

“哦,他们不是和你打过招呼了吗?”倪初夏松开手,走到她跟前,浅笑着说:“既然不记得,那我帮你回忆回忆,戴着棒球帽的男人,他叫齐烁,当红小鲜肉,得罪他粉丝把你人肉出来,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还有位黄发男人,他叫云辰,珠城云家听过吗?得罪他能把你直接整出病来。”

“关、关我什么事?”倪芊荷面色微变,稳住心神。

“你都说是我的朋友了,怎么会和你无关呢?”倪初夏含笑望着她,好意提醒,“你把我得罪了,还想安然无恙?”

倪芊荷失声尖叫,“你敢,我是你大堂姐!”

“你来之前倪柔应该说过我很多事迹吧,连她都不敢来惹我,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触碰我的底线,你说我敢不敢?”倪初夏拨弄手指,整个人显得漫不经心。

这句话落在倪芊荷的耳中却是另外一回事,你惹怒了我,就等着我来修理你吧。

她看着倪初夏唇边的笑,注意到她眼眸中的冷意,心里不由升起恐惧。

倪芊荷最后将目光落在至始至终都未发一言的男人身上,“她当着你的面恐吓我,就是再掩盖事实。”

倪琴看不下去了,将倪芊荷拽到身边,声音提高,“大姐,这里是初夏的家,你说这些做什么?”

倪芊荷依旧看着厉泽阳,希望从他脸上看到愤怒的情绪,但是没有。

对上倪初夏似笑非似的眼睛,她心里有些慌乱,只是片刻,她就想到有小叔和小婶在,倪初夏绝对不敢做什么?

“初夏,对不起。”倪琴上前道歉,有些忐忑地看了男人一眼,“厉先生,我替大姐向你道歉,对不起。”

厉泽阳轻睨了她一眼,从口袋掏出手机,“裴炎,进来一下。”

没一会儿,身着军装的裴炎进了别墅,朝倪初夏略微点头,“夫人。”

而后走到厉泽阳跟前,“头儿。”

厉泽阳语气颇冷,“拿着行李,将她们带到旁边别墅。”

裴炎注意到他用的词是‘带’,心里已经了然,拿起两人的行李,说道:“两位小姐,跟我走吧。”

倪芊荷显然不乐意,目光不善地望着过去,对上男人冷漠不耐的眼神后,心中一惊,最后不情不愿地跟着裴炎离开。

两人离开后,倪初夏直接躺倒在沙发上,“一晚上就忙着对付蠢货,累死老娘了。”

厉泽阳潋滟眼底光泽,俯身将她抱起来。

倪初夏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怪嗔道:“你干嘛?”

“回房睡觉。”男人这次没有保持沉默,而是回答了她的话。

倪初夏轻“嗯”出声,微抬下巴,倨傲开口,“小阳子,摆驾回宫。”

“换一个。”男人听到‘小阳子’三个字,眉头紧蹙,显然很讨厌。

“我觉得小阳子听好的,多阳光啊!”倪初夏大笑,附在他耳边不停重复。

厉泽阳眼底浮现无奈,抬手覆在她腰间,有意无意地摩挲两下。也只是两下,就把刚刚还得意到不行的倪初夏收服。

她脸颊浮起红晕,想推开他那双像是带电的手,却被他躲开,手掌直接落在了尾骨处,不一会就听到他的声音,“换不换?”

倪初夏压住心底的异样,没出息地说:“换。”

在对上他得逞的眼睛时,她坏笑着,“那不叫小阳子叫什么?”

此时,主卧的门被打开。

倪初夏话刚落,只觉得身体猛然向下坠,落到了床上,男人随之压下来,哑意的嗓音响起,“你说呢?”

“阳阳,小阳阳?”倪初夏的手依旧环着他的颈,语气俏皮,显然不怕他会生气。

“叫老公。”厉泽阳抚上她的后背,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屋内的灯还未开,倪初夏只能通过外面点星的灯光看清男人的脸庞,她盯着男人的眼睛,然后仰头将唇碰上去,欣喜地说:“你刚刚亲我了,说明在想我。”

“嗯。”厉泽阳好心情地应着。

倪初夏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有些期待地开口,“那我们接下来要不要滚床单?”

“不够。”男人望着她,喉结滚动,而他的眼底除了笑意之外,还氤氲难掩的情欲。

“什么?”

倪初夏有些茫然,这个不够是说滚床单不够,还是指其他的?

男人低头轻啄她的唇,有些无奈,“时间不够。”

“你又要走了?”倪初夏第一反应是他等会就要走,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腰,眼中有些倔强。

厉泽阳翻身躺在一边,将她揽到怀中,蛊惑开口,“你明天不去上班,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嗯?”

倪初夏偏头望着他,伸手掐住他腰肢,“老流氓,什么叫时间不够?什么叫满足我的要求?”

这么说,弄得她像是欲求不满的女人。

“明天不去上班?”厉泽阳执着于这一点,低头问着。

倪初夏哼了哼,推开他起来,淡定地从衣帽间拿了衣服,走进浴室,过了一会,她打开浴室的门,探头说:“你先睡吧。”

躺在床上的男人眼底划过一丝诧异,按照对她的了解,不应该如此,尤其是他已经松口,只需她答应。

洗好澡出来,倪初夏掀开被子躺到床上。

厉泽阳眉头紧蹙,还在纠结她不按套路的行径。

脑中过了一遍刚刚的场景,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偏偏她真的打算就这么睡了?!

黑暗中,男人撑着手,静静看着她。

提前结束工作,就是为了能早点回来,但看到别墅漆黑一片也就知道她没有回来,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去了健身房锻炼,做了一桌菜,又洗了澡,还是没能等到人,突然就能理解她来北塘的行为,明知道惦记的人在哪,忍着不去找需要很大的毅力。

是在埋怨吧,埋怨他这次离开这么久,埋怨到连他设计的套路都不走了。

厉泽阳靠近她,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垂头亲吻她的发间。

“你还没睡啊?”倪初夏迷糊问道,将头磕在他胸口。

“嗯。”他哪里能睡着。

倪初夏喃喃道:“明天是倪氏的股东会议,很重要,床单预留到后面滚。”

厉泽阳苦笑不得看着她,竟然是因为这个才不走套路,无奈抿唇,话语到了舌间只说出一个‘好’。

翌日。

倪初夏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

洗漱结束,选了较为正式的衣服,化了淡妆才下楼。

看到厨房忙碌的身影,才敢相信,他真的回来了。

厉泽阳像是有感应,回头和她视线相交,轻吐薄唇,“过来。”

饭桌上,倪初夏托着下巴,眨巴眼睛看着他,面露笑意。

男人盛了碗粥递给他,嘴边噙着笑,“好看吗?”

“嗯,好看。”倪初夏不吝啬地夸赞。

依旧没有穿军装,屋内很暖,他只穿了白色衬衫,袖口平整地卷起来,这样看倒像是做生意的大老板,或许是因为年龄和阅历,只是简单的递粥行为,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格外成熟。

吃完早饭,倪初夏上楼取包。

下楼时,就见裴炎一脸无奈地站在一边,正和厉泽阳汇报什么。

待他看到倪初夏过来,眼底亮了一下,“夫人,您堂姐找您有事。”

“说了什么事吗?”

裴炎面露难意,“她……她看到车库里有多余的车,要找您要钥匙。”

倪初夏美眸浅眯,冷哼说道:“告诉她,没门。”

“就这么回,记住,你不是厉家的下人,无需听她的。”

说完,厉泽阳拿了外套,和倪初夏一起走出门。

温度又低了几度,刚出家门,就感受到了凛冽冷风,不禁让她抱紧了胳膊。

男人伸出手,将她揽在怀里,带着她走到车库。

“你要送我去公司?”

“嗯。”厉泽阳按下遥控车钥匙,倾身将车门打开。

倪初夏还未坐进去,就听到倪芊荷的声音传来,“你们都走了,我和琴琴怎么办?”

“裴炎会送你。”

“你这里都是空车,让我开一辆怎么了?我又不是不还。”倪芊荷扫了一眼,看到并列的三辆豪车,心里升起嫉妒。

“这三辆车都是礼物,不外借。”分别是爸、大哥还有厉泽川送的,她平时只会开倪德康送的那辆,其余两辆车除了拿去店里保养外,很少会动。

“那,那你让妹夫送我们。”倪芊荷转动眼珠,看向站在倪初夏身侧的男人。

倪初夏心里一阵好笑,仰头把问题抛给他,“让你送她呢。”

裴炎赶过来,听到这句话也是无语,竟然不知好歹让头儿当司机,脑壳被门夹了吧!

厉泽阳抬手轻弹她的额头,眼底浸着宠溺,在看向倪芊荷的时候,眸光转冷,“你想上车?”

倪芊荷见他说话了,赶忙开口,“你送我们也是送,我和琴琴也去公司,正好顺路。”

厉泽阳扫了她一眼,对裴炎吩咐,“我回来不想再看到她,明白?”

“明白,头儿。”裴炎行了礼,不客气地对倪芊荷说:“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别赖着我们家夫人了。”

“你!”

倪芊荷一口气堵在胸口,整张脸憋得通红,她好歹是客人,没想到他竟敢开口就要赶她走!看着呼啸而去的车,大声尖叫起来。

裴炎站在旁边,眉眼有些得意,昨晚送两姐妹去旁边的别墅,这女人一路都在嫌弃,说夫人的坏话,现在有这个机会,他自然乐意干这事,就等着直接把她打包扔出去了。

车上,倪初夏捧腹笑着,“刚刚,你就应该霸气地对她说:你想上车,我先送你上路!”

厉泽阳眉头微微上扬,“留着下次用。”

“嗯,小阳阳真乖。”

倪初夏玩心大起,伸手还挠了挠他的头发。感觉软软的,很舒服,手就不愿意松开了。

“在开车,别闹。”男人捉到她的左手,将手按在腿上,不让动弹。

倪初夏嘟囔着,“我不动了,你松开。”

厉泽阳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握的更紧,掌心的余热像是要灼伤她的手背,麻酥酥的感觉,心里划过异样。

挣不开,也就任由他抓着,心里美滋滋的。

到了公司楼下,倪初夏偏头问:“等会你去哪?”

“回珠城军区。”男人的拇指摩挲她的手背,补了句,“快结束了告诉我,过来接你。”

“好。”倪初夏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准备出去,想想又坐了进去,倾身靠近他,在他嘴角边落下一个吻,“GoodbyeKiss!”

厉泽阳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薄唇挽起。

不远处,倪明昱将车倒进车库,嫌弃地咋舌。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方旭倒是笑了,“是不是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这种吃屎的感觉,我早就感受过了。”倪明昱瞥了他一眼,手指轻巧方向盘,“厉泽阳这个男人不简单。”

“他要是简单,你妹也看不上。”方旭接话,他没有那么多感触,感情的事外人又不懂。

“你看到她刚刚的样子了吗?一看就是被美色所迷惑,哪天厉泽阳要是不要她了,哭都没地方哭!”倪明昱说完,推开车门,然后‘嘭’一声关上。

方旭紧随其后下车,无奈地摸了摸鼻子。

被美色迷惑?不应该是形容男人的吗?还有,作为她大哥,是有多希望她被人抛弃?

上午十点,倪氏建材最高层会议室,坐了十来号人。

倪初夏和刚到公司的倪德康一起进的会议室,刚落座,便有人开始奉承。

“董事长,这次咱们几个要好好聚一聚。”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女人,一头短发,看上去很干练。

“是啊,我特地把度假的时间推后了,董事长要做东。”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笑得时候能看到嘴里镶的金牙。

黄海环顾四周,抢在倪德康前面说道:“倪总做东跑不掉,不过今晚上算我的,位置都订好了。”

“还是老黄上道。”这话是倪德福说的,穿着西服,系了条不知道从哪刨出来的黄色领带,老气横秋。

王立全没有参与他们的聊天,只是看向倪初夏,见她一脸从容,也就收回了视线。

倪德康听着他们的奉承,虽然明白是虚话,但心里难免也有几分得意。

他清咳之后,缓声开口,“进入正题,先由方副总向各位做本年度的工作汇报和下一年度的经营计划。”

方旭起身,走到大屏幕旁。看到倪初夏将PPT播放出来,才不慌不忙打开文件,开始汇报工作。

倪初夏站在一边,拿着笔做会议记录。

因为财务部的杨经理被革职,本年度的财务决算和下年度的财务预算也是方旭汇报的,文件是倪初夏带着财务部几个同事熬了几个通宵做出来的。

临近中午,才将公司的事情处理。

倪德康见董事对上述报告都无异议签字后,再次说道:“这次会议还有个目的,为了公布一些重要的股份变动……”

当众人听到有人新增入董事时,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毕竟加入的人与他们的利益并不相干,也不是剥夺他们的股份进来的。

在倪德康对着他们介绍倪初夏时,短发中年女人率先提出异议,“进董事会我没有意见,但是你的股份来源要公开,别想着能浑水摸鱼!”

倪德康的话被打断,脸色有些不好。

倪初夏莞尔一笑,目光落在她身上,将手里的文件直接顺着桌子扔给她,不发一言。

短发中年女人想发火,但碍于她是董事长的女儿,坐下来翻看文件。

不看还好,看到所持有股份时,脸色陡然变了,拥有这些股份,下午的股东大会毋庸置疑会成为副董事长。

文件被相传,原本有异议的人都没有话说了,毕竟从文件上看,并没有任何问题。

倪德康扫了眼在座的,示意秘书把提前准备好的文件分发下去,连现在还是副总助理的倪初夏都有份。

“三弟,你可以不当这个执行总裁,但是给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黄毛丫头,不合理吧?”倪德福在看到任职上白纸黑字写着倪初夏,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也不过两小时前,他接到女儿的电话,也算是了解倪初夏,连自家亲戚都能不留情面,这样的人当上总裁,他们还能有话语权吗?

短发中年女人接话,“是啊,我们同意她进董事会,甚至可以让她任副董事长,但这个任职头衔太大,担的责任也太重,她担任不了。”

倪初夏静静地坐着,低声问身侧的方旭,“这件事你早知道了?”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昨天在书房倪德康说那番话的意思,因为把公司的大全给她了,所以他才会让她以后善待倪远皓。

方旭点头,“比你早知道几个小时。”

这件事是倪明昱今早说的,听到后他也很震惊,股份给她了不说,竟然还说服倪总退位让贤,他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妹控。

这么一想,也就能理解今早他说那番话,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倪德康起身,猛地抬手拍在桌子上,“前几个月公司出了事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公司能撑到现在,功劳都在于我女儿,并且她在公司近两个月的表现大家也都有目共睹,还有什么可反对的?”

“无异议的话,举手表决,通过签字,不通过会议延长。”倪德康面色铁青,目光不善地看着刚刚起来反对的人。

往前推十年,他说的决定可有一个人敢反对,如今看来真的是老了,竟然快压不住这群人了。

被倪德康这么一吼,会议室鸦雀无声。

王立全一脸震惊地看向倪初夏,他原以为她的目的是财务部经理的位置,却没想到竟然是公司老总。

坐在他身边的黄海,低下头开始思索,倪德康的意思明摆着,不签字也行,那么这会议咱们就开下去,直到同意为止。本来对于支持倪初夏,他还有些犹豫,现在看倪德康态度这么坚决,已经下定了决心。

除了方旭、倪初夏和倪德康外,坐在位上的十来个人都没有人带头说话,皆是面面相觑,都在等着局面被打破。

方旭拔了笔帽,在空白的纸上写道:董事会这些人一部分向着你大伯,另一部分向着你爸,你要想办法让那群墙头草拉拢过来。

倪初夏回:墙头草是哪几个?

方旭扫了一眼,写下几个名字:王立全、黄海、高梅、陈力强。

倪初夏将纸拿过来,不动声色打量众人,心里默默计算,之后她拿起笔划掉高梅的名字,写道:除了她,这三个都会支持我爸,你信吗?

字迹虽然潦草,但没处收笔都是干净利落,透露势在必得。

------题外话------

妹控的倪大哥势必要有吃屎的感觉…

势必要和厉先森对着来…

感谢

【xbby0910】1月票

【寒寒心】1月票

【545573520】1月票

【鱼儿游y】1五星评价票

【唐晓梅】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