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需要我去接你吗?【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迟迟没人做领头羊,会议局面陷入僵局。

已经到了饭点时分,十来个人坐在会议室里,气氛格外压抑。

倪初夏拿出手机,手指随意滑动屏幕,看上去漫不经心,这场博弈注定会是她赢,拖得不过就是时间。

想起今天是周末,顺手发了条短信,约曼曼出来逛街。

方旭见她一点不着急,双手放在桌面上,敲了敲让她转头,低声问:“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现在,正是那些墙头草摇摆不定的时候,站起来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也未尝不可,见她丝毫没有这个意思,难免忍不住想提醒。

“不用。”倪初夏低声回,和这群人说话,她觉得就是浪费口水和时间,但也不能总这么耗着,抬头看着斜对面的王立全。

“啪——”

厚厚一沓文件扔在桌上发出声响,引来众人的注意,打破了僵局。

“各位董事,不管在这坐多久都是要表态,举手表决吧。”

倪初夏坐在那里,一双玉手交叉放在桌上,唇边扬起适度的弧度,她淡然地坐在那里,即使不说话也会让人有压迫感。

而这种压迫感,即便这些董事已经是中年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倪小姐,我听说昨晚你向记者透露要跨足娱乐行业,我怎么不知道倪氏建材会有这方面的打算?”短发中年女人紧紧盯着她,企图通过她的感受到害怕,令她失落了,那张格外绝艳的脸上并没有丝毫不耐、恐慌。

“侄女,咱们这公司可和你们小女孩之间的游戏不一样,稍有不慎就会亏得裤子都没得穿,你还年轻,担不起这个责任。”倪德福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小女孩就不要来掺和大人之间的事情,赶紧回家吧。

在座约莫三人附和,其他几人按兵不动,还在观望着。

倪初夏并未理睬她们的质疑和问话,而是优雅起身,莞尔道:“刚刚方副总的汇报结果大家都很清楚,今年亏损不少,并且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下一个季度,你们说我是小女孩,担不了重任,我也不反驳,不过厉氏的资金是我谈妥的,让它收回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到时候还希望各位担得了重任的董事们为公司出一份力。”

“你!”短发中年女人脸色骤然冷下来,“倪小姐,你这是在威胁?不要忘了,公司你家占得股份最多!”

她自然不会相信眼前的小姑娘真的敢让厉氏撤回资金,把倪氏建材再次推向濒临破产的边缘。

“三弟,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是要帮着外面人整垮自家人吗?”倪德福眼睛微眯,其中尽显不悦。

倪初夏语气变得冷硬,“倪董事,我希望你放尊重一点,这里是公司不是倪家,还请称呼我爸为董事长。”

倪德福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握拳,有气也不能撒。

她的视线轻落落扫着众人,最后落在王立全身上,微微一挑眉,说道:“你们大可继续拖着,我的话就到这里,信或者不信,随你们。”

单手落在桌面,如玉指尖慢慢划过,最后看向倪德康,“董事长,我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你们继续。”

倪德康在听到她的话后,内心异常震惊,很快看清局势,对她点了点头。

方旭看着她转身离开,动作不慌不忙,端庄优雅,低头笑了,果然和明昱料想的一样,这丫头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

出了倪氏建材,倪初夏打车到了和岑曼曼约好的地方。

因为早到了,就到了一家甜品店,点了饮料和吃的用来垫垫肚子。

岑曼曼到的时候,她已经把两个人的分量都吃了。

“你这是饿死鬼投胎?”岑曼曼看着桌上的残局,轻笑着开口。

倪初夏抿了一口饮料,秀眉蹙起说道:“我开了一个上午的会,刚刚才脱身。”

面对那群人的刁难,她还真想让大哥撤回资金,就和他们这么干耗着,就不信握着那么多股份会不抛出去选择明哲保身。

“下午不用上班?”

岑曼曼是知道倪氏进行了制度改革,原本的双休全部取消,一个月只能修三天,请假必须按照正规的流程。其实不论是她在岑氏旗下的酒店上班,还是在厉氏,公司的规定基本都时如此,只是倪氏比较特别,用的还是老一辈的管理方法。

倪初夏弯下了眼睛,“老娘很快就是倪氏总裁了,给自己放半天假。”那样枯燥无进展的会议,她根本不想参加。

岑曼曼睁大眼睛,似是不敢相信。

“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结果。”对于身份的转变,她在会议中就很震惊,后来陷入僵局的时间正好给她消化,同时脑中也想到了对策。

现在她就在期待,黄娟和倪柔得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表现呢?

岑曼曼喝了一大口冰凉的饮料才算缓过神,打了冷颤后说道:“这顿饭必须请,叫上云辰、严瑾,我们要商量怎么宰你一顿。”

倪初夏不在意地点头,“随你们。”

填饱肚子,两人出了甜品店,进入了珠城的世纪百货大楼。

一楼是珠宝首饰,两人都没有兴趣,直接去了女装楼层。

“把这件试一试。”倪初夏挑了两件衣服,递给岑曼曼,“对了,还有这件。”

岑曼曼接过衣服,看了眼标签,有些迟疑。

要是买下这两件衣服,她这个月的工资就交代出去了。虽然这些年她有攒钱,但那些钱她是想用来应急的,并不想花在生活上。

“穿的好看我送给你,毕竟快要升职加薪了。”看出她的为难,倪初夏将她推进换衣间,“不许和我客气,也不许推脱。”

趁着她试衣服的时间,倪初夏坐在沙发上,点开厉泽阳的短信会话框,发了一条短信。原本想着他应该不会看到,却没想到还不过十秒钟,他的电话就进来了。

倪初夏看了四周,发现没人才含笑接了电话。

“我在爷爷这里。”电话刚接通,男人便开口了。

“嗯,我在逛街。”倪初夏起身,慢悠悠走出了店里。

“会议结束了?”

“还没有,我开溜了。”

厉泽阳靠在梧桐树旁,低头轻笑,“需要我去接你吗?”

……

岑曼曼换好衣服出来,左右张望没看见倪初夏,偏头见她靠在商场栏杆旁打电话,一副笑靥如花的模样,就没有过去找她。

刚准备进去换另一套衣服,身后传来李娜的声音,“这不是咱们老总身边的红人,这个时间不陪着老总,还是说他陪你来的?”

李娜自然是知道厉泽川不会出现在这里,但自那次看到那个男人抱着她离开,心里就有气。那段时间岑曼曼请病假,她心里很忐忑,只要设计部来人,她就害怕是通知她被开除的消息,但接连一个星期过去,都是风平浪静,直到岑曼曼回来。

她当然不会去问岑曼曼原因,但想起那次她不过撞了一下,她就请了一个星期病假,在娇弱的人也不可能疼得晕过去,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装的。

想到她用这种方法博得厉泽川的注意,心里就一阵不痛快。设计部的人基本都已经和她混熟,自己也不能找她麻烦,如今见她在这里,忍不住就上前了。

岑曼曼转身看着她,开口说道:“我既不是老板的秘书,也不是他的助理,为什么要陪着他?”

李娜踩着高跟走上前,抬高下巴轻蔑开口,“你还装清高,我可是听说岑老夫人已经对外宣布和你断绝关系,你还有什么好自傲的?”

岑曼曼脸色微变,抿了抿唇,并未说话。

断绝关系嘛?

本来就不想和他们有牵连,如今岑家放话了,也好。

“你以前还沾着岑家养女的身份,现在连岑家都不承认你了,你还有什么?”李娜上下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身上衣服,“靠着你那点实习工资,能买得起这件衣服吗?”

倪初夏瞥了眼店里,见李娜正趾高气昂地对曼曼指手画脚,眸光陡然变暗,“我还有点事,先挂了。”

挂断电话,她快步走进店里。

“导购,她身上的衣服我买了,给我包起来。”李娜手指向岑曼曼试的衣服,对着店里的导购说。

“这……”导购为难地看向两位,一时没了主意。

倪初夏从包里拿出卡,直接递给了导购员,“拿去,衣服试穿的这位小姐要了,你应该知道规矩。”

导购赶忙接了卡,先来后到的规矩她当然知道,快步转身走去柜台结账。

“最后不还是让别人替你付钱。”李娜说着,伸手挑选衣服,她并不打算招惹倪初夏。

在她刚要拿起衣服,倪初夏按住那件衣服,笑看着她,“怎么能说是别人替她付的钱,那张卡是厉总的哦。”

李娜面色骤变,手死死掐着衣服,艰难开口,“是吗?”

所以说,和厉泽川有关系的是倪初夏,他只所以格外照顾岑曼曼也是因为她?!

心中已然这么想了,却在听到倪初夏的后话时,眼中满是震惊,她刚刚说了什么?

‘这张卡是厉总托我转交给曼曼的,她皮薄,一直都不用。’

倪初夏拉住岑曼曼的手,“去把衣服换下来,我们换一家店逛,他可是让我好好照顾你。”

岑曼曼一脸无奈,但看到李娜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也就笑笑配合着她。

“倪小姐,外界都在传你和厉总,你当我好骗吗?”对于倪初夏的话,她自然是不相信的。

“信不信随你,反正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倪初夏接过导购小姐购物袋,把卡随便扔进了包里,抬眸看向她,“有一点你最好记住,岑曼曼脾气好不代表我脾气好,你屡次挑衅辱骂她,她不在意不代表我不在意,明白吗?”

明眸皓齿,红唇一张一合,却令李娜觉得冷意袭来。她知道自己惹不起倪初夏,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离开。

“她在公司一直找你麻烦?”倪初夏拧眉问。

岑曼曼摇头,“在公司倒还好,今天可能是看我落单了。”

她其实明白李娜的心思,最先开始结梁子是在岑家的宴会上,当着众人的面让她失了面子,后来进了一家公司,她自然就对自己产生敌意。

“对付这样的人不需要客气,知道吗?”就算两人真的在公司闹开了,她刚保证大哥一定会把李娜开除。

“其实她说的我都没放在心上,”岑曼曼挽着她的手,有些无奈地说:“她看到老板送我去医院,心里就会嫉妒,知道岑家要和我断绝关系,心里就很得意,其实不管我好我坏都和她没有关系,但这种人吧,就是脑子一根筋。”

“按照云辰的话总结,嗯……他妈的就是傻缺。”岑曼曼又补了句,说的有些别扭。

倪初夏眼眸一亮,偏头望着她,“不错啊,总算听你爆了句粗口。”

岑曼曼抿唇笑了笑,这算说夸赞吗?

“陪我去买点东西。”倪初夏眼中划过狡黠,拽着她走进一家店里。

看着琳琅满目、各种款式的商品,岑曼曼脸颊倏尔红了,

倪初夏双手举起黑色的、点缀了性感蕾丝边的小内,“这条怎么样?”

岑曼曼不忍直视这条不料少的可怜的小内,这东西穿身上能遮住吗?

她伸手扯了扯倪初夏的衣摆,小声说道:“我觉得那边挺好的,去那边吧。”

倪初夏瞥了一眼,嫌弃地说:“我就是买情趣内衣,那边太保守了。”

岑曼曼:“……”

她觉得今天逛街,应该叫上严瑾的。

再三斟酌之下,倪初夏买好了她此次逛街的必需品,店家还贴心的用盒子包装好,装进了购物袋里。

两人在商场又顺便逛了一会儿,便在商场门口分开。

倪初夏回军区大院的厉家,岑曼曼回公司分配的公寓。

回到公寓,岑曼曼将新买的衣服放进了衣柜里,想到许娇这两天双休回了老家,就准备打扫卫生。

把客厅扫完拖完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她端了盆放在地上,开始擦拭家具。

原以为厉氏的公寓也会和其他地方一样,是六人或八人一间的上下铺,住进来才知道是两人间的公寓,并且家具都是八成新。

想着公司待遇这么好,她也应该好好努力才是。

将客厅和自己房间收拾好,她发了微信询问许娇,是否介意她进房收拾,得到她允许后,拿着抹布进了她房里。将她的书桌整理好,用抹布擦拭干净,注意到她的抽屉上了锁,并没有在意,收拾好便出了房。

所有工作结束后,已经到傍晚时分。

靠在沙发伤打算休息一会,感觉到小腹传来阵阵疼痛,她翻看手机日历,才察觉已经到了月底。

岑曼曼拿了钱包和钥匙,出门去外面的超市买些生活用品。

进了超市,她先将生活用品挑好放进了购物车里,转而去挑选晚上的食材,许是因为中午喝了冰的饮料,小腹一直隐隐疼。

拎着袋子走在路上,她感觉疼痛越来越烈,不得不停下来靠在路边的树上。手中的袋子落在地上,她顺着树蹲下来,企图缓解绞痛。

天色渐晚,行人也都急着赶回家,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一辆黑色卡宴行驶在路上,速度并不算慢。

后座的人无意向车窗外望了一眼,眉头略微一皱,“张钊,停车。”

“爹地,干嘛停车?我要去太奶奶太爷爷家。”厉亦航坐在后座的儿童座椅上,不满地抗诉。

厉泽川推开门,对着张钊吩咐,“你送他去厉家。”

张钊应下,从后视镜看着男人向后走,心里有些疑惑。

向后走了约莫一百米,厉泽川看到她依旧维持刚刚的动作,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听到脚步声,岑曼曼以为是路过的行人,也就没刻意去看,在眼前出现锃亮的皮鞋时,心里一怔,抬头望过去,眼底浮现惊讶,“老板?”

------题外话------

情趣内衣都买了,离滚床单还远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