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昨晚你那么热情【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倾洒进来,带了几分暖意。

倪初夏转醒时,已经是正午时分。

睁开眼,就对上了男人氤氲笑意的眼睛,她将脸埋在男人的臂膀上,有些难为情不愿和他对视。

浑身酸胀难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昨晚那种感觉还萦绕在心尖,不愿散去,除了刚开始,后面又连着来了两次,想到自己那样疯狂,更是觉得脸颊发烫不敢抬头,

偏偏厉泽阳却不放过她此时的窘态,垂头低声问:“害羞了?”

嗯,害羞……

倪初夏将被子裹在身上,抬起头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眨呀眨的,不服气地说:“你才害羞呢?老娘嫌阳光刺眼。”

厉泽阳侧身,用手撑着头挡住了那一缕并不强的阳光,“这样还刺眼吗?”

倪初夏:“……”

“厉太太,早安。”

他背对着那缕阳光,英俊的五官忽明忽暗,让人看不真切。

倪初夏的视线从他的眉宇划过,落在英挺的鼻梁,眉骨与鼻梁相接处比例完美,最终落在他的唇上,想到这片薄唇亲吻过她,眼睛忽而闪躲,再次撞上他的眼。

她糯糯开口,“早上好,厉先生。”

看到他蓦地靠近,倪初夏下意识用手抵住他的胸口,觉得触感不错,又摸了两下。

最终,那双四处惹火的手被厉泽阳捉住,他放到嘴边轻啄,缓声开腔,“晚归、和其他男人走得近,说话粗鲁……”

慢慢清点完之后,他俯身贴近,大手搂住她腰肢,“昨晚那些就当抵过了。”她才刚松一口气,就听他暗哑低沉继续说:“刚刚你是说了句‘老娘’,这个该怎么算,嗯?”

“我就晚归了一次,还是因为陪亲戚,这个不算,还有什么其他男人,我就你一个男人。”倪初夏环住他的脖颈,将头在他颈侧乱蹭。

仰头见他并不是开玩笑,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地说:“老公,我想吃你做的菜。”

昨晚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掉了。全身酸疼不说,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厉泽阳好笑地看着她,吻了吻她的发间,掀开被子起床。

倪初夏看着他毫无顾忌地站在床边,不自觉地咽了口水,不仅是老流氓,还是暴露狂!在见他望过来时,她赶忙缩进了被子里,捂住鼻子生怕流鼻血。

洗漱完毕,她拖着步子下楼。

厨房里,玻璃门上印着男人忙碌的身影,有着说不出的感动,洗手作羹汤一般都是女人应该做的,他在外面忙碌一个月,回来还要照顾自己,心里升起愧疚。

她走进厨房,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头磕在他宽厚的背上,唇角微微上扬。

“很快就好了,去外面等。”厉泽阳说着,手里的动作未停。

“哦。”倪初夏松开手,并没有出去,而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临近十二点,饭菜才算完成。

四菜一汤,无一例外都是她喜欢吃的。

坐下后,她没动筷子,而是捧着下巴看着他,“大哥说,他以后绝对不会找我这样的女人做老婆。”

厉泽阳似是明白她的意思,却也只是将盛好的饭递给她,没有说话。

“大哥还说我要是在这么下去,肯定注孤生。”倪初夏继续开口。

男人看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他看上去像是注孤生的。”

倪初夏旋即弯下眼睛,点头附和,“我也觉得,他以后肯定找不到我这么好的女人。”

她除了不会做菜以外,其他都是很好的!

厉泽阳夹了菜放进她碗里,眼底溢出笑意,“快吃吧。”

饭吃到一半,倪初夏突然想起一件事,放下碗筷走到他身边,语调轻快地说:“你今天没去晨练?”

以往,不管她何时醒来,身边都没有人,今早醒来他竟然还躺下床上,是所谓的食色性也?

对于她临时起意的问话,厉泽阳早就已经习惯,他轻“嗯”了一声,沉声说:“昨晚你那么热情,今早起不来也正常。”

倪初夏耳根发烫,在对上他探究又带着戏谑的目光时,蓦地跨坐在他腿上,没好气望着他,“骗人,明明是我起不来。”她的腰到现在还酸着呢!

男人抬手抚上她的发间,有些无奈望着她,“是我色令智昏,快去吃饭吧。”

清晨时分,他就已经醒来,就这么撑手看着她,从天刚明到日上三竿,也不过是眨眼的事而已,二十多年来的习惯就这么被打破,也没觉得多惊讶,仿佛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倪初夏刚要起身,就听玄关处传来声响。

裴炎先进来,看到两人时,愣在了原地。唐风和叶飞扬跟在后面,没察觉到他的异样,直接走进来,两人同样愣住了。

这个姿势……嗯,挺让人误会。

倪初夏干笑两声,从男人腿上起来,坐回座位上,低头扒饭。

“嫂子,我们就是过来蹭饭的,没想到你和头儿这么有兴致。”唐风的确是想缓解气氛,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更尴尬了。

叶飞扬伸手拽住她,将黑色U盘放到厉泽阳跟前,“秦飒带回来的。”

厉泽阳扫了一眼,“他人呢?”

“……”叶飞扬有些为难,没有说话。

唐风一拳捶在他腰上,瞪了他一眼,说道:“回来就去陪夏岚了,头儿你要管管他。”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们之后就走了,在他眼里,这些都没有一个夏岚重要!

厉泽阳眸光略微转冷,即使是坐着,也令人敬畏,抬眼看向裴炎,“等秦飒回来,陪他好好练一练。”

“是,头儿。”裴炎有些兴奋,基地有规矩,是不允许私自斗殴的,现在有头儿的一句话,只要打不死,就可以往死里打,话虽这么说,也顶多只会教训一下。

倪初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闷不啃声地吃着饭,偶尔抬眼看对面一眼。当听到影刹、娇娘的字眼时,心中一惊,脑海中想到了在船上的一幕幕。

刀疤男人、绑架威胁、枪声雨声……那也是她第一次遇到他,显然经历了这些后,回忆并不美好。

待裴炎等三人离开后,倪初夏还未回过神来。

替她盛了汤,厉泽阳低声问:“怎么了?”

他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惊吓。回想刚刚说的话,是因为提及了影刹?

那次给她造成的影响的确很大,很多人在第一次听到枪声时,都会产生后遗症,更何况在听到前还被人关了一夜。

倪初夏唇边扯出一抹笑,轻声问:“下次谈公事我还是避开吧,被你下属看到影响不好。”

厉泽阳眼底泛起涟漪,静默地看着她,并未应答。

吃过午饭,倪初夏窝在沙发上,收到了方旭的微信消息。

方旭:董事会刚刚举手表决,七票赞同你担任倪氏总裁一职。

倪初夏回:“所以说,是通过了?”

那边很快回过来,“虽然是险胜,但也是通过了,恭喜你,倪总。”

倪初夏把手机扔到一边,直接扑倒在厉泽阳身上,他正在翻看军事杂志,没丝毫准备两人齐齐倒在沙发上。

“厉先生,你老婆升职加薪了。”

“想要什么奖励?”男人单手搭在她腰间,温热的气息喷出,令人心痒难耐。

歪头,想了一会儿,她笑着说:“奖励可以留到后面吗?”

“可以。”

翻身,两人姿势对调。

唇瓣相贴,浸着浓情蜜意。

倪初夏感受到他的温柔,缓缓闭上眼,让自己全身放松跟着他的步调。

手机不适时的响起,震动声拉回了两人的理智。

厉泽阳起身,拿了桌上的手机走出客厅,到了阳台。

午后的阳光,柔和、温暖,照在男人身上,像是掩盖住了他的冷意,连冷硬的侧脸都变得柔和了。

大概过去五分钟,他走进来,重新坐回在沙发上。

翻看几页杂志后,抬眼看向她,“刚才是爸的电话,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哦,你答应了?”

她和倪芊荷闹起来,她势必会回家倪家向倪德康告状,添油加醋就不必说了,想来他应该是怕打给她,她会直接回绝,才想着给厉泽阳打电话。

“嗯。”厉泽阳点头,随后说道:“你在倪氏的地位虽然不稳固,但那些人动不了你,就算有事也还有我在。”

她看着他,心里一阵暖意袭来。

好像一切事情在他那里就变得不是难事,他能将利害关系分析清楚,即使前途迷茫,不知方向,他还会低声说有他在。

“后妈欺负我,你也会帮我?”倪初夏挪到他身边,将头靠在他肩膀上。

“会。”

“倪芊荷和倪柔呢?”

“也会。”

倪初夏弯下眼睛,笑得很灿烂。

傍晚时分,两人从临海苑出发,回到倪家。

虽然股东大会算是结束,但倪柔的订婚宴要到来,倪德福和倪德寿就依旧住在倪家。

这两人没有见过厉泽阳,也不清楚他的身份。

倪德福只知道,女儿回来就控诉倪初夏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多过分,于是看向他的时候,眼中就多了些打量和轻视。

“夏夏、泽阳回来了。”倪德康笑脸相迎,让出位置让两人坐下。

厉泽阳朝着倪德康问候,然后对着一旁的倪明昱点头,视线只是一眼扫过倪德福和倪德康两人,并未做停留。

“妹夫的架子可真够大的,我爸和二叔在这里,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倪芊荷坐在倪柔身边,语气犯冲。

她始终记得,昨天是怎么被厉泽阳身后的小跟班赶出来的,简直可恨。

倪德寿拦住大哥,笑看向厉泽阳,“没这么讲究,大家都是一家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倪德康作为这个男人的岳父都对他敬重三分,他的身份绝非一般,自己决不能因为逞一时之快,而得罪这样的大人物。

饭菜做好,众人落座。

倪初夏左手边是厉泽阳,右手边是倪明昱,她凑到倪明昱身边,轻声问:“黄娟呢?”

“昨天得知你成为副董事之后脸色就不对了,刚不久得知你任职总裁,直接称病不下来了。”倪明昱冷哼说道。

“没能当面看到她吃翔的表情,真可惜。”倪初夏眼眸浅眯,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倪明昱看向对面坐着的人,低声回:“你可以怼他们,尽情的,千万别客气。”

刚要回话,感受到放在桌下的手被握住,手背传来温热触感,她侧身贴近厉泽阳,“怎么了?”

男人将她的手拉到自己腿上搁着,夹了菜放进她碗中,“不是早就喊饿了吗,吃吧。”

“好。”倪初夏点点头,没再和倪明昱交谈下去。

倪明昱似笑非笑地看向厉泽阳,眼底染了不满,好小子真不错,拱了他的白菜不说,还要连根拔起。

------题外话------

夏夏:所以说我是白菜?

厉先森:不,你是面团

夏夏:?

厉先森:可以拧成各种形状

夏夏:……

感谢

【?Dai_尐媛】

【188**809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