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等你【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氏集团,设计部。

上班期间,设计师埋头画稿,助理筛选、整理完成的设计图。

岑曼曼拿着这一季度的珠宝设计图,看向林东升、宋清正在握笔画图,心生羡慕。她只是助理,离真正有资格执笔画图还早。

许娇把图纸收好,趁着没人注意凑过来,小声问道:“自从上次李娜把你撞进医院之后,她就很安稳了,你说是不是咱们老板的功劳?”

她抬头仔细打量岑曼曼,要说她和老板没点关系还真不信,第一天报到就被老板叫到顶层,后来李娜又三番五次地找麻烦,再后来就是老板亲自送她去医院,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这段时间其他部门都借着机会来设计部看绯闻女主角的庐山真面目。

岑曼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她想李娜不在对她气焰嚣张应该是倪初夏的功劳,至于老板……虽然她不太关注公司的一些八卦消息,但每次离开设计部,或送稿件、或复印文件,一路都会被人当猴子一样观看。如果不是许娇把公司论坛翻给她看,她都不会知道流言竟然传的远离越离谱。

“终于画好了。”林东升伸了懒腰,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岑曼曼所属的格子间,随后他站起来,走了过去,“等会有个市场调研,你跟着吧。”

“嗯。”岑曼曼点点头,问道:“需要准备什么吗?”

林东升想了一会儿,说道:“笔和纸。”

岑曼曼拿了笔和纸放进包里,然后抬头看着他,“林设计师,还有事吗?”

“哦,没事了。”林东升清咳几声,手指轻敲她的桌面,“大家都是同事,叫我名字就好。”

看着他离开,岑慢慢收回视线,继续刚才的活。

手机震动,是许娇发来的微信。

叫我阿娇啊:林东升是不是想追你?

岑曼曼无奈回道:不是,只是让我去做调研。

叫我阿娇啊:不对,我和你打赌,他肯定是想追你。

岑曼曼:我不打赌。

叫我阿娇啊:(伤心)曼曼,要是他真追你,你会考虑吗?

岑曼曼:不会。

叫我阿娇啊:为什么?我觉得他还蛮好的。

岑曼曼又看了眼林东升的位置,回复道:我不喜欢长毛男人。

这回换许娇不淡定了,她趴在桌上忍着笑。

岑曼曼将手机推到一边,手撑着下巴发呆。其实,搞艺术的都是特立独行的,林东升头发长点也正常,但是她不喜欢。

她喜欢男人的头发短一点,最好是露出额头,清晨醒来后是蓬松凌乱的模样,带着点可爱在里面。

胡思乱想中,林东升和宋清过来了,她收拾好东西跟着他们出去。

“等实习期过了,就会安排你画一些简单的设计图,这段时间没事可以多练练。”

说话的宋清,他是设计部看上去最斯文的设计师,戴着金框眼镜,穿衬衫西裤,领带是偏蓝色系,说话时会控制音量和语速,不会令人反感。

“嗯,我知道。”岑曼曼轻声回。

三人坐上电梯,一起下楼。

林东升也想找她说话,但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话题,最后至少作罢。设计部里,他和李娜关系走的近一些,甚至大家在空闲的时候还会调侃他和李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喜欢的女人和李娜的样子完全相反。

他喜欢的女人像水,细润柔和,站在那里,即使不说话也令人忽略不了,这样的气质,是眼前这个女人所独有的。

他们这一行,其实玩的也挺开的,为了灵感约一炮也属正常,他自然也不例外,玩过妖娆美艳的女人多了,就想换换口味,正巧设计部来了两个女助理,还挺对他口味。

电梯到达一楼,宋清把车钥匙递给岑曼曼,“你先去取车。”

待她离开后,宋清转而将目光落在林东升身上,目光冷冽带着警告意味。

“这么看着我干嘛?”林东升整理略长的头发,就准备朝前走。

宋清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使力让他停下,“她是你能玩的人,离她远点。”

林东升眼中划过戾气,“哟,你和她什么关系啊?这就护上了?”

“暂时没有关系。”宋清用力捏他的手腕,看到他脸色疼的变了才稍稍松开,“还是那句话,离她远点。”否则,一定会不择手段弄死你。

林东升捧着手腕,酸疼依旧没有下去,他想动手,但在对上宋清镜片后的眼睛时,退缩、后怕了。

坐上车后,岑曼曼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异样,却没有出声询问。

他们此次调研的地点是珠城世纪百货大楼,三人的任务在车上就已经分配,岑曼曼跟着宋清调研的是戒指,林东升主要负责项链。

来到专柜前,导购员询问:“二位需要看什么?”

“戒指。”宋清话不多,直接走到放戒指的柜台,开始看起来。

“先生是想挑戒指送给这位小姐吧,这一款特别适合她的气质,您看……”

听着导购员的介绍,岑曼曼只是尴尬地应着,看着宋清选的那几款戒指,都是上一季度热卖的,有别家的,也有出自厉氏设计师之手。

岑曼曼手里拿着一枚,问道:“这枚挺漂亮的,应该有很多人买吧?”

导购员看了她手里的戒指,也没有多想,说道:“女人都希望钻戒越大越好,虽然这款戒指漂亮精致,但钻戒选用小了,也不太好卖的,小姐不如看看这款……”

两人在柜台待了半个小时,才辗转下一家。

到了第三家时,岑曼曼已经昏昏欲睡,这些导购员的介绍几乎都是一样的,没有新意像是催眠曲。

“再坚持一下。”宋清拿了一枚戒指直接套在她手上,漫不经心说道。

岑曼曼点点头,打起精神做好套话的准备。

刚要开口说话,身后响起云暖的声音,“曼曼姐,真的是你啊?”

岑曼曼回头看过去,唇角要挽起时,就见云暖身后还站着人,是许久都未见却在前两天因为他而哭泣的人。

云暖看了眼岑曼曼身边的人,瞅见她手里戴着戒指,一副我明白的表情,“曼曼姐,开始选戒指了,都没告诉我你的事,不公平。”

岑曼曼张了张嘴,正坐在柜台前,她也不能说因为调研,只是扯起唇角问道:“你和……你也是来选戒指的?”

她知道云家人的意思是先订婚,等云暖大学毕业之后再结婚,所以这次选的应该是订婚戒指。

“是啊。”云暖瘪起嘴,要不是爸非得逼她,今天她才不会来。

“你们选吧。”岑曼曼笑着,将手里的戒指取下来放了回去。

岑南熙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在离她很远的时候,就看到她了,看着她的手被人执起,然后戴上戒指。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女孩连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了。

他时刻都在关注她,只稍一眼就能认出她身边的人是她在厉氏的同事,两人关系都已经近到要互定终身了吗?

云暖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变化,上前挽住岑曼曼,“曼曼姐,你陪我一起吧,我真不想和你大哥单独待着,好烦的。”

“我等会还要上班。”

“马上就下班了,留下来吧,中午一起吃饭。”岑南熙替她做了决定,转而看向宋清,“我没有兴趣认识你,也不想留你吃饭,你先走吧。”

听了岑南熙的话,宋清并未觉得难堪,低声询问:“你是留下来,还是和我一起去吃午饭?”

岑曼曼看了眼云暖,抽回她的手,“下午还要上班,就先走了,以后再聚。”

“我让你留下。”

岑南熙的话在背后响起,止住了她的步伐。

他慢慢走过来,弯腰低头靠近她,“不想留下来,也行,那就一起吃饭吧。”

最终,原本只有宋清和岑曼曼地饭局,变成了四个人。

吃饭地点定在锦海餐厅,四人并未进包间,而是落在大厅里。

云暖和岑曼曼坐在一边,她一直在找话题,知道岑曼曼话不多,只能将话题往倪初夏身上引。

“倪姐姐让我学会明辨是非,我最近一直在学,曼曼姐是值得交心的。”

岑曼曼看着云暖一脸天真的样子,唇角略微扬起,“学会了当然是好的,学不会也没事。”

云暖的身世在那里,一出生就是父母心中的宝贝,是云家的掌上明珠,她还有个疼她的哥哥,以后还会有一个比她成熟的丈夫,或许她一辈子都不用去烦心这些事。

“宋清宋先生是吗?”岑南熙挑眉看向他,用质问的语气问:“你和曼曼是什么关系?”

“岑先生以为呢?”宋清回视过去,语气也并不好。

他并不是云暖,自然能感觉到岑南熙和岑曼曼之间的异样,心里大致已经明白。

“我和他只是同事。”岑曼曼抬眸,平静地开口。

岑南熙拧起的眉头展开,显然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坐在她对面的宋清眼底却是划过无奈,并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岑曼曼的一句话,剑拔弩张的局面瞬间瓦解。

云暖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问道:“只是同事吗?那刚刚为什么他要给你戴戒指?”

岑南熙的目光也看过来,显然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市场调研而已。”她没有再瞒,只是脸上已经没有笑意。

如今,她已经不是岑家人,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市民,她并不想掺和云暖和岑南熙之间,不论他们之间是否有感情,都与她无关,她只想平静的生活。

“我去一下洗手间。”岑曼曼起身离开。

岑南熙眯了眯他那双狭长的眼睛,在见她的身影拐进走道时,蓦然起身跟了过去。

他想要对她说清楚,他已经在努力了,只需要两年的时间,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她在一起,娶她为妻。

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他倚在那里,两指间夹着烟,她的眼底闪了闪,掩住情绪继续向前走。

手腕被岑南熙握住,他将烟蒂扔掉,用力将她扯进怀里,“曼曼,我想你。”

这些天,他真的很想她,无论打多少电话,她都没有接,发的短信也像是石沉大海,他的曼曼从来不会这么狠心对他的。

他害怕、恐慌,就像是在柜台前看到的那一幕一样,他怕有别的男人出现抢走她。她是他的啊,从小到大都是,怎么能容忍别人夺走她?

“曼曼,你等我两年。”他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声音有些哑意,“两年后,不会再有人阻止我们,我会娶你,我们再生两个孩子,名字我都已经想……”

“别说了。”岑曼曼推开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再等你两年?”

“曼曼……”

“我等你的时间难道还不够吗?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没有选择我,一次都没有。”

在被林凤英和朱琦玉打骂的时候,她期待着他能带她走,在大学录取通知书下的那刻,她也期待着,在云家搭建的台上,哪怕她已经知道结果,她还是期待着。

可是,一次都没有。

一次次的等待,换来的一次次的失落,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心,因为已经碎的不知道痛了。

不论是岑家的阻挡,还是他的野心,都注定他们之间没有可能。

“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岑南熙握住她的肩膀,不肯放手。

“我的原谅还有意义吗?”岑曼曼低喃出声,眼中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落了下来。她抬手抹掉眼泪,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你现在放弃岑家长子和岑总的身份,带我走,我就原谅你。”

“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会尽快。”

岑曼曼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是说永远不回珠城,不和岑家人有任何来往,你做的到吗?”

“……”岑南熙口中的‘做到的’游荡在唇齿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只需要两年的时间而已,两年之后岑家不再是阻碍,外界也不会有人敢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为什么非得逼他现在放手?

“别来找我了,我现在过得很好。”岑曼曼垂下眼帘,转身进了洗手间,她刚刚哭过,现在回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云暖解释。

凉水扑在脸上,让她乱如麻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失落是有的,同时,压在她心口的石头也落下了下来,挤压已久的郁气消散了很多。

这一刻,她才真的明白,放手是对两个人最好的决定。他不用为了顾及她而畏手畏脚,自己也可以过上平淡的生活。

现在,她只想把重心落在工作上,摆脱助理的身份,成为厉氏的设计师。她相信奋斗下去,生活会充实,也会越来越美好。

收拾好情绪,岑曼曼走出洗手间。

岑南熙已经不再刚才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背对着她的厉泽川。

男人右手夹着烟,听到声音,转身看过来,嘴里吐出一个烟圈,声音略带沙哑,“哭够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

厉泽川见她不再惊讶,也不再小声喊他老板,心里有些诧异,对上她恼怒难为情的眼神时,轻笑起来,“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不上班来这里做什么?”

“我、现在是下班时间。”岑曼曼抿了抿唇,垂下头有些气恼地问:“你听到了多少?”

“不多。”看到她松了一口气,男人接着说:“在你推开他的时候来的。”

岑曼曼:“……”

她咬着下唇,这不等于把全部都听到了吗?真不知道,老板还有偷听员工说话的癖好。

厉泽川站在那把手中的烟抽完,烟蒂按在一边的垃圾桶上,低头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丫头,轻声问:“想离开珠城出去散心吗?”

------题外话------

看釜山行的时候又害怕又震撼,看完难过了好几天

感谢

【高冷小公举】1月票

【roudoukou】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