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管好你的大兄弟/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熬夜看完电影,一通哭鼻子之后就睡着了,直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洗漱好下楼,厨房里有煮好的粥,是她爱吃的山药薏米粥。

厉泽阳不在别墅,倪初夏推开门,就见他站在院子外,只穿了件黑色的线衫,看上去很单薄。

裴炎站在他身后,唐风和叶飞扬在他跟前,正在说着话,唐风的脸色很不好,像是随时都要和人拼命。

海风吹拂,带来了湿润的气息。

倪初夏并没有走上前,而是靠在门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背影,像是一棵生长在悬崖边的劲松,傲然挺拔。这样的人放在人群中,也会是焦点。

她看不清他的脸,但通过唐风和叶飞扬小心谨慎的模样,大致能想到,薄唇紧抿,深邃的目光透露寒意,凉薄又无情。

从未见过他的下属与他开玩笑,就是裴炎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说话都是恭恭敬敬。反观自己,别说开玩笑,平时只要一句话不对盘,都可能扑上去咬一口解气,他对自己的这些幼稚行为,似乎已经习惯,可以说是纵容。

女人都喜欢作比较,尤其是发现这些自己所独有享受的特权,就会开心的不能自已,此时此刻,倪初夏是开心的,甚至有些窃喜,她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不知是唐风还是叶飞扬说了话,厉泽阳转身看过来,果然他的脸色很冷,但对上她的时候眉宇间少了些冷意,挥手示意她进去。

“影刹的行踪交给你们俩负责,记住,你们的目的只是追踪。”男人转过头,眉宇恢复寒意,厉声吩咐。

“是,头儿。”

唐风和叶飞扬同时应下,心里都暗自松了一口气,都在庆幸嫂子出来了。

“那…秦飒怎么办?”唐风忍不住问。

秦飒这个冷面傻小子,为了夏岚竟然连头儿的命令都不在乎,是真的打算被赶出基地吗?

厉泽阳平静开口,“杨胜已经回来,他足以顶替秦飒的位置。”

“胜哥回来了?!”唐风眼中蓦然亮起来,难得的脸颊红了。

五年的时间,她终于能在见到他了。

叶飞扬也是开心的,五年前他们失去了最亲的战友,同时离开的还有杨胜,如今他回来,他们总算完整了。

“暂时住在酒店,等风头过去会让他和你们碰面。”厉泽阳看了眼裴炎,而后转身走向别墅。

唐风凑到裴炎身边,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兄弟,带我们去见见胜哥呗?”

“放手。”裴炎捏住她的手腕,轻易将她制服,“头儿说了让你们碰面,没说现在。”

“你搞偷袭,给我放开!”唐风手腕被她拧住,疼得大叫,“卧槽,我是女人,你就不会怜香惜玉嘛?!”

“和人勾肩搭背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女人?”裴炎没放手,他最得意的就是近身搏击,除了头儿,他就没输给过谁。

“叶飞扬!你还笑,快让这死人放手!”唐风直接给了叶飞扬一脚,见他环抱着手笑的开心,更加生气。

“你就老实待着吧,穆医生那么大的别墅都关不住你。”叶飞扬握住唐风被制服的手,等裴炎放开后,替她按摩。

倪初夏进别墅后,坐在饭桌上喝粥,思绪翻飞。

她想到了昨晚,厉泽阳对她说不会有事,始终避开了她的问题,并没有回答。

其实她明白,那样的问题根本没有意义,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做出任何承诺,可就是管不住自己,问出口了。

在那样静谧的环境下,她甚至感受到了他呼吸的异样,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抱紧她,让她心安。

在两人相处中,一直都是他在顾及她的感受,久而久之会让她有种对着她任性、使性子都是理所应当的错觉。

好在,做这些她一直心里有数,任性也都未超过自己的底线。

厉泽阳走过来,抬手轻抚她的发间,“想什么呢?”

收回思绪,倪初夏顺势靠在他硬邦邦的腹部,自然地说:“昨晚的电影太可怕,我以后都不敢坐高铁了。”

厉泽阳手顿了一下,淡淡开口,“那就改坐飞机。”

倪初夏:“……”

噗!

她是这个意思吗?

这时候,他不应该深情款款挑起她的下巴,霸道又性感地说‘别害怕,我会陪着你’这样的话嘛?

“不开心?”厉泽阳用手扶住她脸,让她与他对视。

“哼,你不按套路来。”倪初夏哼了哼,眨巴眼睛说:“你应该安慰我,然后深情款款地告诉我有你在。”

厉泽阳沉默了一会,认真地说:“那你再说一遍,我试着按套路走。”

“不要。”倪初夏一扭头,别过眼不去看他,闷闷地说:“你哄哄我。”

男人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明知道她没真的生气,还要假装不知道去哄她,确定不是在为难他?

在他刚要开口时,倪初夏起身,抬头看着他,“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哄我?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大方一点不让你哄了。”

厉泽阳眉头蹙起,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却还是略微一点头同意了。

“我不是升职加薪了嘛,按道理是要请他们吃饭的,你也去呗?”倪初夏趁机邀请,他知道厉泽阳的性子沉敛,铁定是不喜欢参加聚会,但她已经应下来把他带着,总不能食言。

“今晚?”厉泽阳询问。

“嗯,在今晚。”

明天是倪柔的订婚宴,后面会是她的任职发布会,紧接着倪氏三十年周年庆典也要到来,事情太多,也只能挑在今晚。

“地方要是没定就交给裴炎去办。”他缺失的这些年,她都是与那些朋友在一起,是该去见一见的。

倪初夏弯下眼睛,直接跳到他怀里,“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木马~”

男人的大手托住她,直接将她放在饭桌上,俯身贴近,“老公这么好,要不要给点奖励?”

“你想要……唔……”

话未说完,她的唇已经被人攻占沦陷。

这个吻,刚开始很温柔,缠绵缱绻,厉泽阳反复描绘她的唇形,用舌尖试探撬开齿关,然后与之共舞,可是到了后面,他发现仅仅是吻根本不够,都说男人开荤后控制力为零,他只知道自制力如今已经土崩瓦解。

浅浅的、单纯的吻在他本能欲望的驱使下变了味道,他的手开始不老实,眼中的谷欠火也难以消散,只想将她拆骨入腹,狠狠揉进身体里。

倪初夏嘤咛出声,她睁开含着水雾的眼睛,看到他这般模样,心里想着果然是老流氓,一言不合就要滚。

“嘶……”

衣服掀起,腰肢碰到冰凉的桌面,倪初夏猛地清醒,伸手推开他,“现在是白天!”

厉泽阳眼底划过一抹暗光,声音暗哑性感,“所以呢?”

倪初夏瞪了他一眼,不顾他喷火的神色,慢条斯理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老娘不想白日宣淫,还有约,先走了。”

厉泽阳站在饭桌旁,视线跟随她,见她拿包走人,脸顿时黑了。过河拆桥,除了她也没没谁做的这么心安理得了。

男人叹了一口气,抬步上楼,走进主卧浴室。

于此同时,倪初夏哼着歌去了和齐泓约好的地方。

齐泓和莫少白已经从舒城回来,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YL传媒,不,可以说这家在珠城已经与YL总部没有关系。

来到枫林晚,是下午两点左右,人还有些困倦。

接过莫少白递来的茶水,倪初夏将轻抿了一口,刚入口有些苦涩,随着时间推移,口中留了淡淡的清甜。

她抿唇笑着,“很好喝。”

齐泓握着茶杯,轻轻转着,而后抬头看向倪初夏,“还没恭喜你成为倪氏总裁,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算你上道。”倪初夏端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你也要守住副总位置,我不想让韩立江过得太顺利。”

“这是自然。”齐泓微微笑着,目光落在莫少白身上,“少白,你不是有很多话想对倪小姐说吗?”

倪初夏看向莫少白,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想说什么?”

莫少白的表情依旧很淡,但此刻嘴角却浮现了笑意,只是静默地看着她,并没又开口说话。

其实,倪初夏挺怀疑像他这样性子淡然的人,是怎么能成为名声大噪的明星,他应该不喜欢喧闹、复杂的娱乐圈吧。

“没见到你的时候有很多想说想问,见到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莫少白修剪光润指尖握着茶杯,淡淡地笑着。

他想问最近过的怎么样,但在看到她的时候也就知道答案,不必在多此一举。

倪初夏莞尔,“既然公司的事情搞定了,接下来是资金?”

“嗯。”莫少白点头,“谈妥之后YL总部就在着手撤资,公司大部分高层也都挖走了。”

他把从国外带回来的资金已经全部交给汉娜,让她去处理,在管理方面她比较擅长。

倪初夏说道:“我手里还有些资金,不够再想办法。”

“YL背后老板突然换了,势必会引起外界的注意,少白,我和倪小姐身份敏感,对外的事宜全权交给你。”

他想的很长远,他们三人是合伙人,只有莫少白的身份最适合做公司的门面,有他在,公司易主消息会被他出面的轰动压下去。

同时,他是正荣的副总,如果让韩立江抓到把柄,势必会惊动外公,到时候他所有的计划都会被搁浅延后。而倪初夏也是刚坐上倪氏总裁,根基不稳,自然也要小心谨慎一些。

“没问题。”莫少白应下,握紧茶杯,指尖泛白,他说过,回来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这还只是刚开始。

告别齐泓和莫少白,倪初夏接到倪德康的电话,直接去了倪家。

刚进别墅,就听到倪德康的怒吼声。

“你这个当妈的能做什么事?节骨眼上给我出这种事情!”

“德康,这事怎么能怪我,我……我也没想到啊。”黄娟说到后面,气焰下去,语气带着委屈。

客厅里,倪德康脸色难看坐在沙发上,黄娟抱着倪柔坐在他对面。

这样的场景,倒是倪初夏从未看过。

印象中,倪德康虽然大多数是不苟言笑的,但是他也很少会发火,尤其是对一向‘柔弱’的倪柔,今天倒是稀奇了。

她走过去,不动声色地将黄娟和倪柔脸上的为难尽收眼底。

“你回来做什么?”黄娟看到倪初夏,火气就冒上来,语气不善地问。

倪德康狠厉瞪了她一眼,“闭嘴,夏夏是我叫回来的。”

“爸,你,你为什么让姐姐回来?”倪柔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看上去楚楚可怜。

“你,哎……”倪德康见她这样,语气变缓,“这件事总要解决,多一个人多些办法。”

倪初夏走过去,问道:“爸,出什么事了?”

倪德康一脸为难,开口说道:“你妹妹怀孕了。”

怀孕?

倪初夏惊了一下,算算时间,离那次也有一个多月,在看黄娟和倪柔慌乱的样子,的确不像假的。

“怀孕是好事啊,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倪初夏笑着说,语气轻松。

黄娟见她这副模样,脸色立刻垮下来,直接站起来数落,“有你这样的姐姐吗?和韩家说好等柔儿毕业之后在结婚,但她这肚子怎么瞒得住,我看你就是幸灾乐祸!”

倪初夏美眸浅眯,暗自冷笑,“我话还没说完就急着定罪,有你这样的后妈吗?”

“我……你!”

“娟姨,事情传出去,丢脸的是倪家,我怎么可能不管?”倪初夏看着她,脑中已经快速运转。

请帖已经发出去,明天的订婚宴不可能取消,看家里安静的样子,那么怀孕这件事也只有四个人,想瞒还是有办法的。

“夏夏,你说这事该怎么办?韩家那边要怎么交代?”

韩英杰已经在倪柔和韩立江的事情上做了让步,总不能订完婚就结婚吧。这样倪家的脸面放在哪里,韩家要如何轻看他们?

倪初夏看向倪柔,问道:“这件事你和韩立江谈过吗?”

“哪里能谈?韩老爷子要是知道,指不定以为我为了让女儿能顺利嫁到他们家,故意教她这么做!”倪德康反应很大,脸色铁青。

倪初夏沉默片刻,说道:“明天订婚宴,你要让韩立江无意中知道你怀孕了,表现惊慌失措一点,这件事交给他处理。”

倪德康不确定这样是否可行,但也想不到好的方法,“这件事就照夏夏说的做。”

倪柔已经六神无主,但她清楚这是倪初夏想出来的法子,她不会趁机害她就不错了,还会这么好心的帮她吗?

黄娟也在上下打量倪初夏,恰巧对上她那双故意笑着的眼睛,一口气憋在胸口,郁结难受,又想到刚刚在倪德康面前口不择言说的话,佯装感谢,“今晚留下来吃饭吧,娟姨亲自下厨。”

“不用费心,晚上约了人。”倪初夏对着她笑了笑,转而看向倪德康,“爸,那我就先走了。”

倪德康点头,“嗯,明天早点去酒店,帮柔儿照看点。”

坐上车,倪初夏想到临走时倪柔脸上的怀疑,唇角略微扬起,好不容易好心一次呢,怕也是枉然了。

倪初夏看了时间,直接去提前订好的餐厅。

因为是做东,到了餐厅包间后,便通知了厉泽阳。

厉泽阳到的时候,就见她一个人坐在包间里,安静地翻看菜单,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睛会一亮,然后弯下好看的弧度。

“快过来帮我选菜。”倪初夏正愁拿不定注意,他来的恰当好处。

厉泽阳也没让她失望,扫了一眼菜单后,便把后面的菜定下来。

倪初夏放下点菜器,单手撑着下巴呆愣地望着他,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

男人抬手遮住她过于炙热的眼神,“等会来的都有谁?”

“看都不能给我看了?”倪初夏扒开他的手,眼底有些不满,“曼曼和严瑾你是知道的,再加上云辰。”本来她是想叫上齐泓和莫少白,奈何两人太忙,没有时间,只好作罢。

厉泽阳眼底划过无奈,一把将她拽进怀里,低头沉声说:“你那么看着我,会让我有种你在邀请我的错觉。”她刚刚的表情、眼神,都在透露一种信息,快来亲我,快来亲我,快来亲我。

说着,他俯身靠近,吻落在她唇上。

倪初夏眨了眨眼,含糊不清说道:“这是在外面,管好你的大兄弟。”

只是浅尝辄止,他便离开了,手掌覆在她腰间,“这是在外面,回家在耍流氓,知道吗?”

倪初夏靠在他身上哼了哼,不乐意地想着:到底是谁在耍流氓?她顶多是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这货可是完全相反!

两人胡闹了一会儿,准确来说只有倪初夏在闹,很快岑曼曼和严瑾就到了,等饭菜上齐,云辰才到。

进包间,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一起的两人,虽然没有言语、眼神的交流,给人的感觉却很亲昵。

倪初夏抬眼看过去,笑着说:“大少爷来了,快坐下,你面前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别指望这些就能讨好到本少爷。”话虽这么说,但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问道:“你旁边的不介绍一下?”

“哦,他是我老公,厉泽阳。”

噗……

云辰刚喝进嘴的酒直接喷了出来,他没听错,说的是‘老公’?!

“不是男朋友?”

倪初夏眨眨眼,没有说话。

厉泽阳看向云辰,说道:“不是,我是她丈夫。”

“那你们会离婚吗?”云辰毫不顾忌地问,颇有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打算。

这次换岑曼曼和严瑾惊愣,两人不约而同地咽了口水,面对厉泽阳这样强劲的男人,都敢说出这样的话,不愧是云大少爷。

厉泽阳没料到他会问出这般话,片刻恍惚后,回道:“不会。”

在桌下握住她的手不禁加重,显然在表达不满。

“你别回答这么快,这事也是说不准的。”云辰依旧是笑着的,虎牙露出来像是孩子,看向他的眼神,却充满了敌意。

他和倪初夏认识二十多年,即使在感情上从未开始过,但他的喜欢是因为眼前的男人无疾而终的,不上前揍他已经算好了。

厉泽阳表情依旧冷漠,只是冷冷地回视,并未说话。

除非他在婚姻中犯重大过错,否则他和倪初夏的婚姻就一直掌握在他手中,而他从结婚的那刻,就未曾想过离婚。

倪初夏没好气瞪了云辰一眼,“你是巴不得我被人抛弃,离婚是不是?”

云辰嘴角动了动,咧开一抹笑,“开玩笑还不行?”

坐在他身侧的岑曼曼夹了菜放他碗里,“少说话,多吃菜。”

她也真是服了这位少爷,他们夫妻俩才刚结婚,还在新婚燕尔期,就直面表示希望两位离婚,不是找骂吗?

云辰转头看向岑曼曼,“还是我小老婆好,不如咱们吃完饭就去领证吧?”

岑曼曼打了寒颤,干笑两声说道:“别,我还想多活几年。”

云辰:“……”

倪初夏歪头看向厉泽阳,小声说:“他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

男人深邃的眼里泛起波澜,偏头对上她的眼,同样压低声音回:“已经往心里去了,你、打算怎么弥补我?”

------题外话------

厉先森:大兄弟管不住,怎么办

云辰:割了呗

夏夏:滚!

感谢

【暮暮卿卿】1月票

【gp5201314】1评价票、9月票

【178**5708】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