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厉泽阳的技术很差【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碍于饭桌上还有三只电灯泡,倪初夏也不能不顾及面子,含糊开口,“回家再说。”

“好。”

厉泽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眼底染了暗光。

岑曼曼抬眼,无意看到这幕,心里微怔。

想离开珠城去散心吗——

脑海中恍然冒出厉泽川的话,那天他说完这句话没等她反应,也是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开了。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出去散心,是对她的同情怜悯,还是他感同身受?

似乎在认识他之后,麻烦他的地方就与日增多,所以,对于他的好意邀请,她并不想答应。

严瑾碰了碰她的胳膊,凑近轻声说:“你总盯着初夏老公看做什么?”

“啊?”岑曼曼回神,有些无措地垂下头。

“你和初夏抢男人,不是找死吗?”严瑾眼底划过无奈,这姑娘不是被岑南熙伤害狠了,想不开吧?

“我没有,我只是……”她只是看到他做的动作,联想到厉泽川,才盯着发呆的。

严瑾摆手,说道:“别解释,赶紧收拾你那点小心思。”

她是娱记,最擅长的就是通过人的表情揣测别人心中所想,岑曼曼看厉泽阳的眼神,就是那种迷茫、纠结又有些眷恋的小女生会有的眼神。

岑曼曼无声叹了口气,就让她这么瞎想吧,她也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想到了厉先生的大哥吧。

云辰觉得自己实在是贱!

明知道倪初夏有了喜欢的人,也听岑曼曼提及过这个厉先生,还要上杆子看他们秀恩爱、撒狗粮!

心里憋了一股怨气,打算用喝酒来消散。

“你们谁陪本少爷喝酒?”一个人喝没意思,得找人陪着。

倪初夏正愁没人提,举起酒杯,“我陪你喝,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

严瑾‘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喜的日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天结婚呢?”

“就是很高兴嘛。”倪初夏笑得弯下眼睛,其实她是想说那天结婚还没今天高兴,但碍于旁边坐着结婚主角,她没敢说出来。

她将头靠在他身上,撒娇说道:“今天你在场,就让我喝吧。”

厉泽阳抬手轻弹她的额头,“不准贪杯。”

倪初夏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下巴,“奖励给你的。”

“哟,这恩爱秀的,曼曼,我也要KISS。”严瑾伸手环住身侧岑曼曼的肩膀,在她脸上印下豪爽的吻。

岑曼曼故作嫌弃地擦了擦,“严瑾,口红全蹭我脸上了。”

杏眼中全是笑意,她抿了抿唇,无辜地说:“哦,吃掉伤害身体,就送给你了。”

岑曼曼:“……”

她能不要嘛?

气氛就从这里转好,云辰努力让自己忽略倪初夏身边的男人,像以往聚餐一样,谈天说地。

厉泽阳沾酒很少,也只是在有人敬酒时才轻抿几口,大多数时间都在替倪初夏夹菜,照顾的很周全。

他看着她笑靥如花的脸,薄唇不自觉挽起。

他知道,此刻,倪初夏的笑是直达眼底,发自内心的。

世界上有一种幸福,是看着她笑。

饭局结束后,倪初夏眼中染了微醺,站在那里不倒完全是依着身侧的厉泽阳。

“时间还早,赶下一场去?”云辰三两步走过来,刚要碰到她的胳膊,就被厉泽阳拉开了,他面无表情说道:“她醉了,你们去吧。”

云辰梗着脖子,瞪着他,“你是她老公也不能限制她的自由,夏宝贝,咱们去K歌!”

岑曼曼扶着醉了的严瑾,腾不开手拉云辰,只能让他不怕死地去骚扰夫妻俩。

倪初夏眨眼,先是看向云辰,然后瞅着身侧的男人,最后拿出手机为难地说:“你们去吧,我家九点就门禁了。”

厉泽阳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眼底氤氲的笑意晕染开。

而站在一边的云辰,脸色彻底黑下来,冷哼着拽着严瑾和岑曼曼离开。

他妈的~他就是个大傻缺!

厉泽阳搂着醉鬼立在那里,直到云辰他们的身影消失,才带着走到车旁。

刚将她按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倪初夏不干了,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我的车在那边。”

“明天让裴炎过来取,你坐好。”厉泽阳扶着额头,头疼。

“不行,它一个人晚上在那里多孤单啊。”倪初夏不依,径自走到自己开来的车旁。

厉泽阳无奈,只好锁上车,跟着她走过去。

“安稳地坐好,否则有你好看。”佯装生气说出的话,对治她很有用,乖巧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车行至马路,良久后,她才嘟囔,“是不是要过门禁了啊?”见开车的人不搭理她,自顾自说着,“你一定要在九点前送我回去,要不然我就惨了,厉泽阳那混蛋肯定会想办法坑害我,呜呜呜,我好惨……”

厉泽阳眼底划过异样的目光,搭话问道:“你很讨厌他?”

“讨厌、不讨厌。”倪初夏点头又摇头,然后贼兮兮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哦。”

“嗯。”厉泽阳好脾气地应着。

“厉泽阳的技术很差,哈哈……”倪初夏说完,捧着红彤彤的脸没心没肺地笑了。

男人面色一僵,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蓦地握紧,脑海中盘旋着‘技术差’这三个字,内心百感交集,最终只发出一声冷哼。

于是,这一晚,倪初夏被拧成各种形状,哭喊着夸赞他男人,直到第二她醒来还有些懵然,昨晚到底发生什么刺激了他。

倪初夏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浑身酸胀像是被碾过一样。

“厉泽阳,流氓、无耻、禽兽、色鬼、淫魔……”各种词从嘴里蹦出来,有几分咬牙切齿。

“看来昨晚还没教训够?”男人一身清爽的从浴室走出来,裸露上身,浑身散发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你混蛋,就知道欺负我!”

倪初夏抱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愤懑不平地瞪着他。

他坐到床边,表情莫测看着她,开口说道:“昨晚是你主动的,我都是在满足你,你才是女流氓、女色鬼。”

倪初夏:“……”

她才不信,才不信,不信!

“以后喝酒,也要记得谨言慎行。”他不敢保证,再听到类似质疑他的话,还能忍着不操练她。

倪初夏歪着头眨巴眼睛,听他这么说,她已经能肯定一定是昨晚自己说了什么?

但是,她到底说了什么呢?本来她喝酒就健忘,再经历昨晚的混战,她一点都记不得做过什么,说过什么。

目光跟随他,见他准备进衣帽间换衣服,眼眸晶亮闪烁,“你说过会给我奖励的。”

厉泽阳的手搭在裹在腰间的浴巾上,回头别有深意看着她,“昨晚的奖励还不够?”

“那不应该是我给你的奖励嘛?!”倪初夏气愤地哼了哼,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最后落在他精壮的腰间,“咳咳,你给当模特,裸模的那种。”

昨晚把她害那么惨,等今天订婚宴过去,就是她翻身做主的日子了,想想都觉得兴奋无比。

傍晚时分的订婚宴会,倪初夏并没有照倪德康说的早到,而是跟着客人卡点到的。

原因无他,为了挑选能遮挡印记的礼服,耽误了时间。

最终,她选了一条浅蓝色长款礼服,配上白色披肩,才勉强能遮盖。

“你是不是故意的?”倪初夏挽着男人的手腕,没好气地掐他的腰。

厉泽阳抿唇不语,眼底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他的确是故意的,那些暴露的衣服在家穿给他看就好了,没必要穿在人前,他老婆美不美,不需要别人妄加评判。

倪家和韩家联姻,算得上珠城近段时间的大事,自然少不了各路媒体。两人刚进酒店大厅,记者便围了过来。

“倪小姐,对于你妹妹和韩先生订婚,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倪小姐,前段时间你和厉氏总裁传出绯闻,对此做一下解释吧?”

“请问站在你身侧的男人除了男伴之外还有其他身份吗?”

“……”

倪初夏嘴角弯下弧度,脸上表情很到位,反观厉泽阳,脸色冷硬,目光带着寒意看向眼前的记者,尽显不耐。

“只回答一个问题,他即使男伴也是男友。”话落,记者的目光纷纷落在厉泽阳身上,显然对他很感兴趣,在他们问话前,倪初夏开口,“我今天并不是主角,各位让一让吧。”

摆脱了记者,两人走向大厅。

倪初夏边走边开口,“这些记者都是经过审批才能进来的,他们不会乱报道,我会打招呼让他们不要把你的照片登上去。”

厉泽阳眸色转深,他刚才的确在盘算让裴炎和各大媒体报社打招呼,却没想她已经替他想到了。

两人刚进大厅,就见倪德康匆匆走过来,看了眼厉泽阳,最后低声说:“夏夏,你和爸过来一下。”

倪初夏点点头,和厉泽阳并肩跟在他身后。

倪德康将两人带到酒店二楼的休息室门口,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先进去吧。”进去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进了休息室,一眼就看到韩立江跪在地上,倪柔哭哭啼啼被黄娟揽着。

倪初夏眸光一亮,所以说自作孽的下场就是不可活啊!都指了明路给她,偏偏不走,上杆子作死。

“混账东西,瞧瞧你干的好事,我们韩家人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韩英杰直接将拐杖回到韩立江身上,显然气得不轻。

“爷爷,你别打了。”倪柔挣开黄娟,挨着韩立江跪下来,“韩大哥,对不起。”

她以为倪初夏不会那么好心,所以才自作主张,在今天晚上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韩英杰,却没想到老人家这么生气。

韩立江硬生生挨了韩英杰两棍子,疼不必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来,心情自然不会好,脸色阴沉,没有理会倪柔。

他不指望倪柔有多聪明,帮着他对付齐泓,却没料到她这么蠢,明摆着把把柄往他手里送。

倪初夏走上前,越过跪在地上的两人,“韩爷爷,什么事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

韩英杰见到是倪初夏,缓声说:“丫头来了啊。”

“客人都到齐了,在这里耗着也不是事,我妹妹毕竟怀着孕,让她吃苦可就是让您的小重孙吃苦,韩爷爷您舍得吗?”

“在你眼里爷爷就这么不近人情?”韩英杰看了她一眼,对着韩立江说:“还不扶着你未婚妻起来,丢人现眼。”

韩立江将倪柔扶起来,神色异样地看着倪初夏。

她在这时候替他和倪柔求情,应该只是看在她爸的面子上吧。如果今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和她身上,爷爷或许就不会这么生气,毕竟他对倪初夏的喜欢并不是假的。

“这位是……丫头的男朋友?”韩英杰抬眼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厉泽阳,眼中堆满了赞赏。

倪初夏将他拉过来,亲昵地挽住他的胳膊,脸上带着娇羞,“韩爷爷,他就是我上次跟您提的那个人。”

“的确是比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好,丫头的眼光果然好。”这小伙子的气质,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厉泽阳朝着老人点头,“您好。”

韩英杰频频点头,最后说道:“别让客人等急了,都下去吧。”

倪德康和韩英杰先出去,黄娟留下来替倪柔补妆。

韩立江在门外等着,看到两人并肩出来,目光不善看向厉泽阳,这个男人不过几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倪初夏身边,可如今他们两人之间的亲昵、默契却又是那么自然。

回想起他和倪初夏在一起的那四年,从未这样过,心中既觉得遗憾又对厉泽阳升起嫉妒之心。

下楼后,她深呼出一口气,“要不是看他等会要露面,我真想扇他两巴掌。”

厉泽阳莫名看了她一眼,语气不明说道:“他对你的影响力还这么大?”

“不,是他纯粹找抽。”倪初夏眼底划过鄙夷,从桌上端起酒杯,正要喝的时候,男人略带警告的声音响起,“你确定要喝酒?”

倪初夏手腕不禁一抖,想到昨晚的下场,慌忙换了软饮,“我拿错了,想喝饮料的。”

“出息。”倪明昱看到这幕,轻嗤出声,目光意味不明地看向厉泽阳。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将她的妹妹驯服的这么乖,连爱好的酒都可以放弃。

“就属你最有出息了。”倪初夏郁闷地抿着软饮,她心中的痛楚又有谁能明白?!

别人喝酒是助兴的,她喝酒伤肾啊!

倪明昱上下看了她,嫌弃地指着她的衣服,“选的什么礼服,一点特色都没有。”

倪初夏干笑两声,咬牙切齿道:“你不打击人会死吗?赶紧上台致辞去吧!”

讨厌!

这件衣服最大的亮点就是百褶设计,只是锁骨上的痕迹太明显,只能把遮住,她这个大哥生来就是为了戳她痛楚的,也或者说他的乐趣就在于打击她。

宴会在韩英杰洪亮有力的声音下开始,韩正荣和倪德康先后说了话,倪明昱最后上台,背了一大段从网上节选的话,让台上两位主角交换戒指。

倪初夏站在台下,朝着厉泽阳说道:“大哥竟然没使坏,真难得。”

“不是还没结束吗?”如果是他,使坏自然会放在最后,也算是宴会的压轴了。

新人交换了订婚戒指,台下人纷纷起哄。

“接吻,接吻!”

“要拥吻,三分钟!”

……

倪明昱略微一抬手,台下人瞬间安静下来。

“今天妹妹订婚,我这个常年不在家的大哥,送上一份小小的心意给两位,也算是送给大家的福利。”平光眼镜下的那双眼睛染了几分笑意,唇角轻狂地上扬。

倪初夏看到他这般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看向厉泽阳,真的让他猜中了,重头戏在后面啊!

------题外话------

厉先森:我技术差?

夏夏毫不犹豫点头,随后慌忙摇头:老公技术最好了!

厉先森:呵呵,现在奉承晚了。

倪大哥焉坏焉坏的,会给什么惊喜呢?

厉大哥和曼曼的,不急不急哈~很快就能写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