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行,你有老婆你厉害/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舞台上,倪柔身着纯白色礼服,腰肢纤细,容貌柔美,在听到起哄声时,脸颊泛起红晕,十足的少女害羞模样。

儿当她瞥见倪明昱的表情时,心里猛地一怔,不自在地握紧身侧韩立江的手,很害怕到了最后出乱子。

韩立江偏头看着她,以为她是累了,伸手揽住她的腰,让她倚在自己身上。

外人看来,两人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当然,如果能忽略掉前不久的那些负面新闻就更好了。

“什么福利啊?快点公布吧!”

“倪大少爷,卖关子可不好哦。”

“我们等着你新人接吻助兴呢?”

……

众人见倪明昱迟迟不说话,纷纷催促起来。

倪明昱只笑不语,将目光落在韩立江脸上,“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惊喜。”

话落,只听“哐”一声响,明晃晃的酒店大厅暗下来,从楼上打下两束光,随之音乐响起。

春暖的划开带走冬天的感伤

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

……

低沉的男音响起,熟悉的人能听出,是齐烁的声音。

“是齐烁哎。”

“早先我听说齐烁和韩先生是表兄弟,看来是不假了。”

“……”

在人们讨论声中,清亮好听的女声传来,与齐烁配合很默契。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凄寒

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

……

两束灯光跟随两人的身影移动,从大厅外慢慢走进来。

齐烁穿着白色礼服,黑色领结,配上那张老少通吃的脸,足以令人惊羡。在他右手边的女人,穿着粉色齐膝蓬蓬裙,脸上带着俏皮的笑意,很符合这首歌的旋律。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创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已经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嫁给我好吗

两人双手牵起,一步步走向舞台。

舞台上,韩立江看到那抹粉色,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他恶狠狠地瞪着倪明昱,揽住倪柔的手劲不自觉加重。

“韩大哥,你放手。”

倪柔疼得眉头紧皱,在看到齐烁身边的女人是叶雨时,脸色变得煞白,唇角都不自在地抖动,这个女人怎么会来这里?!

“两位下台吧,别打扰到他们的表演。”倪明昱抬起下巴轻点方向,笑着说:“我可是花了不少钱请来的。”

韩立江忐忑不安带着倪柔下台,他的目光落在走上舞台的女人,听着她声音,看着她与齐烁的互动,眼底转暗。

韩正荣将韩立江拉到一边,厉声呵斥,“女人都管不住,你还能做什么事?”

“爸,她、她应该不会乱来的。”韩立江说完,都觉得无法说服自己,尤其在看过倪明昱那双似笑非似的目光后。

他背叛了倪初夏,倪明昱自小就宠她,自然不会放过自己。

他现在脑中都是乱的,不清楚叶雨真的只是倪明昱顺便请来的,还是她刻意过来搅局的。他知道这个女人野心大,但对自己很有信心,认为能掌控她。可今天,他才发现,他低估这个女人了。

今天在场的都是珠城有头有脸的人,更重要的是爷爷在这里,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件事,他怕是再难翻身了。

“今天宴会结束,给我彻底解决她,明白了没有?”韩正荣目光狠厉地看着台上的人,否则他会亲自动手。

此时,倪初夏已经幸灾乐祸地笑趴在厉泽阳身上,“我已经能想象到韩立江那副便秘的样子了,大哥真损。”

她没想到大哥会直接把叶雨拉过来,就算她不做什么,也能让韩立江吓得够呛。

厉泽阳薄唇挽起,并未说话,这一招虽然没什么实际损害,却能在心理上震慑到对方。他抬手抚上她的腰,看着她乌黑柔软的发被盘起,眉头略微蹙起,“以后不许盘头发。”

倪初夏莫名地看着他,不满嘟囔,“厉先生,我可不记得协议上有这一条。”

这货管的太宽,真是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覆盖了,现在连头发是散开还是盘起都要插手。

“厉太太,你仔细看过协议吗?”厉泽阳低头望着她,眼底笑意衍生。

“你又坑害我!”倪初夏噘嘴拧眉,踮脚‘嗷呜’一口咬在下巴上,然后踩着高跟鞋走了。

厉泽阳抬手覆在下巴上,不疼,像是猫挠一样,心里痒痒的。

……

一首歌结束,大厅灯光亮起来。

齐烁和叶雨站在舞台上,正在谢礼。

韩倪两家专门请过来的记者,已经挤过客人来到前排站着,举着话筒开始问话。

齐烁站在台上,头一次没有厌烦到发脾气,“你说我和叶雨的关系?有部剧要合作,趁今天的机会,曝光宣传一下。”

“前段时间曝出韩先生和倪家大小姐解除婚约,原因是因为你,对于这点叶小姐有没有想要说明的?”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再提也没有意义。”叶雨勾起唇,目光深情落在韩立江身上,说出暧昧不清的话,“那段时间谢谢你。”

韩立江听到后,面色铁青,却又不能冲上台把她拉下来。

倪柔双手握拳,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她能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有同情、有鄙夷,甚至有人直接指责她第三者插足。

这是她的订婚宴,一辈子可能就一次,却被台上的女人毁了。

倪明昱——

对,还有倪初夏,一定是他们兄妹俩故意为之的!

不过好在她怀孕的事情已经被韩老爷子知道,台上的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根本争不过她的。

倪初夏离开厉泽阳后,便找了位置坐下,她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叶雨的表情,无论是娇羞还是失落都拿捏的很好。

严瑾捧着相机退出了人群,走向倪初夏,“这下,叶雨怕是真的要红透半边天了。”

倪初夏抿了抿唇,说道:“你要是放下手中的相机重新进入演艺圈,我也能让你红透半边天。”

“嘁,那我当初退出来干嘛?”严瑾把相机摆在一边,心里闷得难受,“初夏,叶雨出现在这里真的是你大哥安排的?”

“应该吧。”

其实,她并不确定,毕竟大哥最近做过什么,她也不清楚。

“那齐烁这小子过来凑什么热闹?”严瑾托着腮帮,无趣地望着台上。

倪初夏笑着说:“齐烁和他韩立江关系不好,出现在这里当然是为了膈应他喽。”

如果单单只有叶雨出现,那么媒体绝对会用恶意的言语攻击她,那样的结果非但不会让韩立江心烦意乱,反而是帮他洗脱了先前的负面新闻。

但有齐烁陪着就不一样了,齐烁出道以来负面消息很少,他和叶雨一起出现,就说明他是和叶雨站在一条线上的。

虽然自己不喜欢叶雨,也痛恨她背地放冷箭的行为,但她能幡然醒悟过来对付韩立江,也是乐意见得的。

注意到严谨的异样,倪初夏出声问:“当年你和叶雨闹翻,并不是单单因为她抢了你的角色吧?”

“不是,当年那个角色是我让给她的。”无论从天赋还是长相,她都比叶雨要好,那部剧本来就是找她,但中途因为其他事情,她放弃了。

“我就说选角的人眼瞎才会弃你选她。”倪初夏解开疑惑,伸手握住她的手,“有需要说一声,能帮忙的我一定会帮。”

严瑾爽朗地笑起来,“我能有什么事情,真有事当然不会客气了。”

倪初夏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所以并不想深究,只希望她不要太逼自己。

目光再次落在舞台,那群人问话还在继续,叶雨和齐烁回答的游刃有余,不仅将新片宣传了,还透露出要签约公司的消息。

听到这里,倪初夏眼底微怔。

人是倪明昱请来的没错,在此之前应该是齐泓或者莫少白的授意。既打击了韩立江,又能让外界觉察到即将大换血的YL。

想到这,倪初夏看向严瑾,“最近你们公司有什么异样?”

严瑾想了一会,摇了摇头,“没有吧,就算有异样,也和我们这些小喽啰没关系。”见倪初夏心事重重,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倪初夏对着她神秘一笑,“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采访接近尾声。

叶雨接过助理递来的礼物,打开后说道:“毕竟是相识一场,这个就算是送给你们孩子的见面礼吧。”

此话一出,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韩英杰更是火冒三丈,“这是怎么回事?”

韩正荣手心浮出汗来,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解释道:“这件事我们都是缄口不谈,不会被外人知道的。”

倪德康冷哼了一声,“正荣兄的意思是我们倪家人传出去的?”

“这……我并没有这个意思。”韩正荣反驳。

“爸,一定是倪初夏说出去的,她就是不想让订婚……”

“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人!”倪德康适时阻止她的话,这是什么场合,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难道不清楚?!

“爸!”

倪柔刚要说话,就听叶雨站在舞台上笑着说:“怀孕啊?这事我不清楚,我就是想送一份礼物表达心意而已。”

“听见没有,人家根本不知道。”倪德康狠厉看了她一眼,“夏夏是你姐姐,她怎么会害你?反倒是你,为什么不照夏夏说的做?”

“德康,柔儿只是吓坏了。”黄娟开口解释,示意倪柔不要再说了。

无论台上的女人是谁请来,也已经无力阻止,女儿所受的苦她会记下来,一定会全数还给倪明昱和倪初夏这对兄妹俩。

叶雨和齐烁下台后,并没有逗留,在记者的围堵下离开酒店。

待两人走后,订婚宴照常进行,像是刚刚真的只是主人准备的惊喜。

经过刚才发生的事,韩老爷子把后续事全部交给了韩正荣,气得直接离场。韩立江带着倪柔走到人群中,毕竟是主角,即使心里再忐忑、再不愿,也要撑到最后。

倪芊荷一直游走在人群里,自然清楚发生的事情,心里挺同情倪柔的,原本的订婚宴就被两个明星抢了风头,最后还惹来一身骚。

她端着酒杯走到倪初夏和严瑾跟前,压低声音说道:“刚刚是你搞的鬼吧?那个齐烁明明就和你们认识。”

严瑾嗤笑出声,鄙夷地看着她,“这话说的搞笑,他是我们认识的人就是我们找的?你不也认识他,我还说是你搞的鬼呢!”

“我刚才都看到你们在暗自商量,还想狡辩。”倪芊荷见她不说话,直接点名说道:“倪初夏,不管怎么说柔儿都是你妹妹,你心真狠。”

“呵……”倪初夏冷笑,抬眸看过去,原本含笑的眼敛去光泽,“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是笑话,你在他们面前搬弄我是非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你也姓倪,是我堂姐?!”

“你!”

她的确在刚认识的人面前有意无意提到了倪初夏不好,但这么短的时间,倪初夏是怎么知道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悠着点。”倪初夏的眸光很冷,连敷衍的应对都不想了。

严瑾轻抿了一口酒,嘲讽说出,“我看你对那些纨绔子弟很感兴趣,还不趁着宴会没结束多钓几个?”

看着她愤懑转身离去,严瑾乐开了花,“哎,你这个堂姐脑子真的是缺根筋。”

倪初夏没有说话,反倒是严瑾身后传来声音,温润有质感,“她惹你了?”

齐泓是和莫少白并肩走过来,因为记者都被齐烁、叶雨带走,并没有引起轰动。

“齐先生,少白,快坐吧。”倪初夏看到他们,挪了位置,让两人坐下。

严瑾本来还沉浸在那道声音中,在听到‘少白’两个字后,眸光陡然一亮,笑嘻嘻地偏头看过去,“莫先生,不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能在这里碰到莫少白,真的是天助她也,上次因为齐烁犯病硬是错过了机会,这次近距离采访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了。

莫少白看了齐泓一眼,抿唇一笑,说:“你问。”

严瑾看着他含笑的眉眼,不自在地咽了口水,正声问:“请问你是怎么长成这样的?”

这个问题一出,莫少白本人愣住,齐泓眼底划过无奈,倪初夏则是笑喷了。

严瑾摆手,解释道:“我……我有点太紧张了,毕竟第一次见到偶像。”

莫少白如玉的手指轻敲酒杯,嗓音华丽说道:“我记得这是第二次见面。”

啊——

严瑾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心,上一次、他竟然记得上一次。

齐泓看见她脸颊泛红,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唇角的笑意敛去,轻拍莫少白的肩膀,“我和她有事要说。”

话落,拽着尚在激动人离去。

倪初夏眨了眨眼,语气调侃,“他们~那什么……有猫腻?”

“看样子像。”莫少白轻靠在沙发上,无任何杂质晕染的眼睛带着零星笑意。

“对了,齐烁是你们安排的?”倪初夏将疑惑问出来。

莫少白点头,“倪先生找到了叶雨,让她随便找人配合,我们得知后就让阿烁来了。”

“我觉得要是你上台,肯定会更轰动。”莫少白自从国外回来后,即使没有接任何通告和影片,热度却是不减反增,想必有很多娱乐公司向他抛橄榄枝。

“我不会上台的。”莫少白抬眼看向她,眼底如潭水一般泛着涟漪,“我不喜欢绯闻缠身,进娱乐圈也只是希望那个人能注意到我。”

“嗯?”

“我说的是亲人。”莫少白垂下眼帘,模样很颓废,语气悲凉,“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他十六岁就进了圈子,摸爬打滚十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在所有看来,他身后耀眼的光环已经够亮够闪烁,但偏偏那个人看不到。

倪初夏无意得知他的秘密,心里很震惊,她还记得和严瑾坐在茶餐厅曾经谈及过他,严瑾感慨到底是什么样的爹妈才能生出这样精致完美的儿子,现在想想这句话像是讽刺,扎进心尖。

她不明白要有多狠心,才能把自己的孩子遗弃,又或许是真的无可奈何,亦或者他们已经不在人世。

倪初夏不擅长安慰人,心中百感交集,千言万语都没能说出口,只是轻拍他的肩膀,算作无声的安慰。

“我没事。”莫少白偏头看着她,脸上已经重新浮起淡笑,刚刚那些情绪像是从未有过。

……

酒店大厅另一处,厉泽阳傲然挺拔站立,目光不偏不倚是看着不远处并排坐着的两人,表情淡然。

身侧的厉泽川饶有兴味,调侃说道:“你要没和她结婚,她身边的男人就算得上劲敌了。”

莫少白的长相是公认的,白冠如玉、公子无双都是外界对他的评价,两人若没结婚,说不定还能看到自家二弟追人吃醋的样子。

厉泽阳扫了他一眼,“她不喜欢他。”

“可你不能否认他喜欢她。”他是男人,通过观察莫少白的神态眼神就能看出他是喜欢倪初夏的,也是爱而不得的可怜人。

“所以呢?”

生活上,为了迫使她改掉坏习惯,他已经逼她够紧,交友方面不应该再如此,否则会适得其反。

厉泽川见他又是这副冷漠的样子,好意提醒,“不放心就上去看看,没人嘲笑你。”

“大哥。”厉泽阳算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喊他,在他反应过来时,淡淡开口,“也难怪你到现在还是单身。”

听出他语气里的嘲意,厉泽川眉头紧拧,“我儿子今年六岁了。”

“那你也没老婆。”

见他已经和这个问题杠上了,厉泽川点头让步,“行,你有老婆你厉害。”

厉泽阳难得挽起薄唇,眉宇间染了一抹得意。

酒店后院。

齐泓拽着严瑾来到假山旁,脸上难得没有笑容。

严瑾拧眉看着他,“齐先生,我好不容易碰到莫少白,你好歹让我把问题问完啊?”

“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齐泓似乎觉得做的的确有些过头,清咳缓解尴尬。

“你既不是明星,又不是他,我为什么要问你?”

想到叶雨是他一手捧起来的,在想到他一连几天消失不见,气闷难忍,语气也跟着不好了。

齐泓见她发脾气,抿唇笑着,“我了解少白,可以替他回答。”

严瑾拨了拨短发,洒脱地说:“我突然不想问了,齐先生,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齐泓脸色略微一变,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严瑾……”

“该死!你给我喝了什么?”

齐泓的话被一道呵斥声打断,紧接着传来女人的声音,“南熙,你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碰我,我只是想成为你的女人。”

“滚!”

南熙?难道是岑南熙?

严瑾甩开齐泓的手,朝着声音的源头走过去。

只见岑南熙被一个女人抵在假山旁,额头青筋暴起,整个人显得很暴怒。

严瑾眯了眯眼,眼珠转动,最后还是决定转身离开,看到身后站着岑曼曼时,不禁叫出声,“曼曼……”

岑南熙抬眸看过来,眼底露出惊慌,明明浑身无力,却还是将身上的女人推开,“白夕语,给我滚!”

------题外话------

哈哈,倪大哥不需要亲自动手

曼曼要和厉老板粗去散心了…(猥琐表情)期待不?

感谢

【笨傻瓜lsl】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