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特权只有厉太太有/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川缓步走来,语气不紧不慢,“厉氏同样不做岑家的生意,有意见吗?”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遭到两大公司的排挤,岑氏还能有发展吗?尤其是还有厉氏在,旗下的酒店产业丝毫不比岑氏差,若真的竞争起来,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

生意场的人想的是以后珠城商业布局,而无所事事的阔太太千金小姐,想的却是截然不同。

她们在意厉氏总裁怎么会突然放狠话,要说倪初夏为了朋友得罪岑家还能说得过去,那么他呢?仅仅是因为附和倪初夏,为了撑场子?

岑奕兆脸色铁青,双手都不自在地发抖了,不知是被震慑的,还是被气的。而站在她身边的朱琦玉,用手擦拭着脸,脸上已经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厉总,私事与公事还是不要混淆为好吧。”岑奕兆想到了母亲对他说的话,如今在商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厉氏,不说他的背景是城西厉家,就是掌舵人是厉泽川这个令人摸不透的男人,做事也要退让三分。

众人都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妥协,想必是想给彼此一个台阶,很多人已经在分析,甚至得出结论,厉泽川一定会顺着岑奕兆的台阶走下来,但结果却是大为震惊。

厉泽川垂头低笑,随后开口,“难道岑总不知道我的原则就是公私不分吗?”

“咳咳……”

倪初夏忍着笑,最后干脆将头埋在身边厉泽阳的怀中,肩膀抖动,乍一看还以为在偷偷地哭。

男人单手搭在她腰肢,低声问:“大哥气起人来丝毫不比你差。”

倪初夏笑出了眼泪,在他衬衫上蹭了蹭,仰头说:“看样子你也被我气过?说说,是不是对我很有意见?”

厉泽阳深邃的眼眸潋滟光泽,亲昵抬手轻弹她的额头,抿唇没有说话。他比她大不少岁,还不至于生小女孩的气。

围观的人有人注意厉泽川和岑奕兆之间的紧张氛围,但更多的人却是在议论倪初夏和厉泽阳。

“原来和倪小姐有暧昧关系的不是厉总,是他的弟弟啊,听说是军官。”

“别说了,我要是有这样的男票,韩家那位放那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关键两人真的配一脸血啊,那男人看向倪小姐的眼光,简直宠溺地让人腿软啊啊啊!”

……

“衬衫西装什么的好禁欲,好想扑倒他。”

倪初夏听到议论声,凑到他身边,调笑地说:“厉先生,周围的美女都想要扑倒你,有什么想法?”

厉泽阳冷眼扫了一眼,哄闹的场面顿时鸦雀无声,皆是被他的气场所震慑。

安静后,他才缓声开口,“扑倒我的特权,只有厉太太有。”

倪初夏脸颊发烫,不自在移开视线,正巧对上倪柔嫉妒含恨的目光。

倪柔拽着韩立江走到人群中间,轻声细语地开口,“厉大哥、岑叔叔,今天是我和立江的订婚宴,两位各退一步好不好?”

岑奕兆见终于有人过来,自然是很乐意,脸色缓和对着倪柔点头。倪家的女儿,还是这个识相。

要说这是倪家和韩家的订婚宴,这里闹得这么僵,没道理两家人一个能做主的都不出现,那么就是故意避开风头。想到这里,岑奕兆暗自咒骂,一个两个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任由这些晚辈胡闹。

厉泽川眉头一皱,不悦开口,“你是谁?”

他和岑奕兆对峙,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插手?!随后目光凛冽地落在韩立江身上,意图让他管好自己的女人。

倪柔笑意随之敛下,语气有些僵硬开口,“厉大哥,倪初夏是我的姐姐。”

“哦?”厉泽川嘴角上扬,从口袋掏出烟,娴熟地点烟抽起来,“和我有关系吗?”

韩立江不得不走上前,他也算是成功人士,个头和厉泽川不相上下,站在他面前还是差了不少,或许就差在内涵和气度上。

“厉先生,这件事你想如何解决?”他没有自作聪明出主意,反而是将主动权交给厉泽川,让他定夺到底怎么办。

至于岑奕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把厉泽川得罪死了,韩家和岑家、厉氏都没什么生意往来,自然不会为了小头而得罪大头。

“我和弟妹想法一样,让这两人给她道歉,真诚的、毫无怨言的道歉。”厉泽川说着,将视线落在身后的岑曼曼身上,神色与以往无异。

在厉泽川出现后,她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心里是震惊吧,不论他是为了力挺倪初夏,还是为了别的,能当众开罪岑奕兆,是她所没有想到的。

甚至,心中除了震惊,还有些忐忑和不想承认却真实存在的欣喜。

女人都希望在自己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有人能保护她,而厉泽川的维护,对她来说与倪初夏的保护又不太一样。

岑曼曼走过来,收起心中颇为复杂的心情,抬眼看向岑奕兆,“你不想道歉?”

“我是你爸,你让我给你道歉?”岑奕兆怒视着她,显然不会轻易道歉。

他对岑曼曼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可以说从来没认真对待过,领养她不过是林凤英的意思,等她长大,得知珠城各大企业都选择家族联姻,忽然就知道了她作用,才逐渐对她有所关注。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他吃着喝着供着她,到最后竟然养出了吃里扒外的东西,看着外人爬到他头上也无动于衷。

“岑曼曼,我们把你养大,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养父母?”这么长时间,朱琦玉终于缓过神,带着哭腔继续说:“纵然我们有不对的地方,咱们关上门回家好好说,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你爸难堪?”

岑曼曼对上倪初夏鼓励的眼神,而后看了眼厉泽川,开口说:“你刚刚骂我的时候也没看你选地点啊?”

“给我少说两句话!”岑奕兆用力将朱琦玉扯回来,语气不好地说:“刚刚的事是我们不对,以后我会管教好内人,抱歉。”

说完,他拽着朱琦玉快步离开,将已经不能补救的场子甩在身后。厉氏已经彻底得罪,他们岑家的企业今后势必步履艰难,看来得另寻出路了。

众人见没有热闹看,在倪柔和韩立江的劝说下才散了。

倪柔的面色依旧不好,显然没有从厉泽川奚落的言语中走出来。今天的订婚宴会,是她和韩立江的,厉泽川从开场到现在都在,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她?

所以,那么做就是为了让她难堪、丢脸。

今晚的订婚宴,从叶雨齐烁出场,她成为了众人的笑柄,那些同情、鄙夷、厌恶……的眼神、言语交织,围绕着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甚至,一向疼爱她的爸爸,再不问事由的情况下,就责骂自己偏袒倪初夏。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女人。

明明是他和厉泽阳勾搭不清,凭什么把所有的脏水泼给她?明明她才是最擅长伪装的,凭什么外界还要对她高度赞扬?更有甚者,她身边站着的男人,她未来孩子的爸爸,还对她余情未了!

眸光注意到倪德康过来,倪柔眼眸闪过一丝精光,“姐姐,我知道你刚刚是为了给曼曼姐出气,但是不和岑家有生意来往说的太重了,我虽然不懂生意场上的事情,但凡是也没有绝对。”

她不信在这么多人面前大放厥词,爸还能不管她?!

倪初夏瞥了她一眼,冷声说:“你都说了不懂生意场的事情,那还啰嗦什么?”

倪柔有些不死心地开口,“我……我不是怕影响公司嘛?”

倪德康走过来,看着倪柔眼眶泛红,没来由地觉得心烦,这个一向令他不费心的女儿,如今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倪德康对着韩立江吩咐,“立江,你先带柔儿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和你爸就好。”

倪柔睁大了眼看着他,似是不敢相信。

爸怎么会那么纵容她?

韩立江看向倪柔,也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和不满,开口说道:“倪初夏背后有厉氏,你觉得你爸会怎么选?”

倪柔暗自咬牙,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倪德康随后看向厉泽川,“厉总,刚刚才得知你和岑总发生了冲突,怪我照顾不周。”

“不是什么大事,亲家不必放在心上。”厉泽川略微一点头,表示并没有在意。

他对倪德康还有几分赞赏,在刚刚那样的情况下,不出现是最好的选择,等事情平息,再向两方表达歉意,各不得罪。

“倪氏也多亏了厉总帮忙,不如移步去包间坐一坐?”倪德康发出邀请。

厉泽川婉言谢绝,“倪董事长客气,我晚点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说完,他向厉泽阳和倪初夏告别,转身向酒店大门走去。

倪德康见他真的离开,也没多挽留,虽然厉泽川是女婿的大哥,但他到底还是厉氏的总裁,攀亲戚还是要分场合的。

“爸,要没事,我也先走了。”倪初夏开口,这里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

“这……”倪德康看了眼厉泽阳,最后点了点头,叮嘱道:“回去让泽阳开车,注意安全。”

岑曼曼跟着倪初夏离开宴会,嘈杂的声响逐渐远去,她才算松了一口气。

今晚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实在太压抑,头一次有了倾吐的欲望。

她看着倪初夏和厉泽阳并肩的背影,唇角微微上扬,两人之间很和谐,能看初夏很幸福,她不应该去打搅的。

酒店外,张钊看到岑曼曼的身影,迎了上来,“岑小姐,老板让我送你回去。”

倪初夏审视地看着张钊,接近三十岁的男人,模样并不出众,但穿着西服正装,很精神。

“他是大哥的助理。”厉泽阳在一旁解释。

倪初夏把车暂钥匙递给厉泽阳,转身看向岑曼曼,“曼曼,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实在没道理让大哥帮她撑了场子,还要再麻烦他。

岑曼曼的目光落在路边的黑色卡宴上,隐约还能看到车内后座的人影,回神后说道:“我……我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和张助理说,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倪初夏看着她和张钊离去,坐进副驾驶,并没有多想。

反倒是厉泽阳,深邃的目光落在停靠在不远处的车上,眼底带了深究。

“怎么了?”她偏头问。

厉泽阳转头看过来,情绪已经收拾好,抬手将她的发别在耳后,随后发动车离开。

另一边,张钊打开后座的门,让岑曼曼坐进去。

昏暗中,她看到厉泽川的侧脸,喊了一声,“老板。”

“嗯。”厉泽川意味不明应下,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披着白色羽绒服,里面是浅紫色的礼服,她适合一切浅色系的衣服,衬得她皮肤又白又嫩。

而此时,即使灯光昏暗,也能看到她脸颊两侧的红晕,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其他别的什么。

“刚刚谢谢你。”顶着厉泽川过于炙热的目光,岑曼曼再次开口。

再次听到她的声音,厉泽川才收回视线,说道:“举手之劳。”

车内再次陷入安静,岑曼曼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为了避免尴尬,将头看向窗外。

车子还未驶离市区,外面一片灯火阑珊。

酒店大厅,黄娟跟在倪德康身后,做最后的送客。

趁着身边没人,她才开口,“德康,柔儿今天受了那么多委屈,你……你不应该再凶她的。”

“难道让她在韩家人面前诽谤夏夏嘛?”倪德康想到这,不禁多说了两句,“平时在家里她使性子也就算了,偏偏当着外人的面,是还不嫌丢人嘛?”

“德康,柔儿马上就要嫁到韩家了,怎么能说是外人?”黄娟像是故意没有抓到重点,别扭说道。

“一天没嫁过去,都还是两家人。”倪德康深深看了她一眼,最后说道:“今天我语气是有些重了,但那也是为了她好。”

“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气,哪有爸爸不疼女儿的。”黄娟见状靠近挽着他,脸上含着娇羞的笑意。

“嗯。”倪德康轻拍她的手,“我会找时间和立江谈一谈,让柔儿别急。”

黄娟闻言,是明白他说的是宴会刚开始出现的那个女人。

珠城待在家里的阔太太平时都会有聚会,她自然不会落下,自然听过传言,当时因为韩立江还是倪初夏的未婚夫,也就当是笑话听过。可如今不同了,女儿要嫁给他,怎么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我明白。”黄娟回答,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刚刚去请厉总,我没见他来,是走了?”

倪德康意味不明的轻“嗯”出声。

“初夏和他老公都在,厉总又是他们的大哥,这点面子不会不给吧?”黄娟小心翼翼观察他的面部表情,问出来。

“你懂什么?亲兄弟还明算账,何况我们倪家还只是他弟弟的亲家。”生意人想到的永远是利益最大化,否则怎么能管理好偌大的公司。

厉泽川能把厉氏管理的那么好,在珠城占据龙头地位,哪能是随便就能攀关系的。

不过,他能在倪氏建材陷入困境时提供帮助,也能在夏夏被人为难时挺身而出,说明他很在意这个弟弟,以后若真有合作,应该不会太刁难。

黄娟抿了抿唇,不死心地问:“我听立江说,初夏当着众人的面说是以后与岑家生意上不来往,驳了岑总的面子,这事该怎么解决?”

倪德康沉吟片刻,开口道:“我既然把倪氏总裁的位置交给夏夏,就不会过多的干涉她,这些事不是你操心的。”

“德康……”

“好了。”倪德康打断她,视线落在不远处还在和人胡扯海聊的两位“哥哥”身上,“你有空带两位兄长的女儿出去转转,我看他们短期不会回去了。”

“嗯。”黄娟突然想到一件事,当下立刻提出来,“芊荷和琴琴说是要进公司,你给她们安排两个职位。”

倪德康眉头一皱,显然对这事不感冒,“交给夏夏处理就好。”

夏夏!夏夏!

张嘴闭嘴都是她,将股份转给她,自己忍了!她成为副董事长,她也忍了!现在连总裁都给了她,今后自己在那个家还有什么地位?!她的一双儿女又该如何立足?!

倪初夏——

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绝对不会!

……

“除了感谢,没有要对我说的?”

快到厉氏员工宿舍,厉泽川开口了。

岑曼曼思绪正翻飞,猛地听到他的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从小都这样?”厉泽川拧眉想了一会儿,“都这么反应迟钝,大脑不在线?”

岑曼曼皱起修眉,一双眼睛染了些许不满,“我,我哪有?”

只是凑巧每次他开口的时候,她都在想事情而已。

厉泽川仔细观察,最后开口,“这么一看,你都比不过厉亦航。”

岑曼曼:“……”她不想说话了。

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的,可听他这么一说,她连眼神都不想给他。

厉泽川见她不说话,低声笑了笑,抬手轻揉她的发,“不逗你了,真没有想说的?”

又来了,为什么男人这样暧昧令人误会的动作,都能做的这么信手拈来?

岑曼曼眨了眨眼,偏头看着他。

她想问那次在餐厅偶遇说过的话还算数嘛?想问为什么屡次帮她?可偏偏这些话在对上他的时候,一个字都问不出口了。

好像从小都是这样,什么话都只藏在心里,后来有了初夏这个好朋友,她才能偶尔倾吐一下。

对她来说初夏就像是一束温暖的阳光,在她累了、困了、伤心的时候能汲取暖意。可如今那束阳光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她不应该总是去打扰她的生活。

那么眼前的男人呢,她能把心里的事说给他听嘛?

想法经过脑中,岑曼曼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眼前的男人赚钱都是按分钟计算,怎么会有听她废话的时间?!

“你不说,那么我问了。”厉泽川缓声开口,语气不紧不慢,还刻意压低嗓音,“我明天要去临市出差,为期三天,愿意一起过去嘛?”

“老板,你是去出差,我过去……”

“不会打扰,我办公的时候会让张钊留下来,当然我会尽快解决工作,剩下的时间亲自带你去转转。”厉泽川没等她说完,直接接话。

岑曼曼睁大了眼,显然没有想到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你有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上午八点,我在公司停车场等你,逾期不候。”

“你也不必有压力,就当我是为了感谢你照顾亦航。”

……

车内,都是他的声音,成熟、好听,令人觉得心安。

他给的理由没有任何瑕疵,根本容不得她拒绝。

到达厉氏员工公寓,厉泽川最后开口:“上去吧,今晚好好休息。”

------题外话------

厉泽川: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用厉亦航为借口追女人。

厉亦航:哼哼,爹地不要脸

厉泽川:……

感谢

【昨日花一开】1月票

【135**1337】1五星评价票

【夏冰夜風】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