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曼曼姐姐是我的【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点。

许娇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吃着零食看电视。

见岑曼曼回来,起身迎上前,“曼曼,你回来啦?”

“嗯,怎么了?”岑曼曼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脸上有什么嘛,干嘛这么看着她。

许娇挽着她的手,走进房里,“今晚送你回来的是谁啊?”知道岑曼曼要反驳,先一步补充,“我都看到了,是豪车送你回来的,别想否认。”

岑曼曼无奈叹气,抿唇开口,“是朋友的车,别想多。”

许娇“哦”了一声,“曼曼,你到底有什么身份,我总觉得你和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我就是普通人。”岑曼曼无奈笑着,将她送出门外,“明早还要上班,快去休息吧。”

许娇离开后,房内陷入一片安静。

岑曼曼将自己甩到床上,缓缓闭上眼。

你也不必有压力,就当是我为了感谢你照顾亦航——

脑海中盘旋的都是厉泽川的话,挥之不去。

原本她跟着张钊上车,就是想问这个问题,等到有了答案,怎么还会举棋不定,无法抉择呢?

不管老板是否真的因为厉亦航带她离开,当听到出去散心时,她确实心动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很多事情是她还无法释怀的,就当是逃避也好,她的确想离开珠城一段时间,将烦心的事抛之脑后,好好放松。

不知不觉中,她渐渐入睡,在听到巨响的敲门声时,才猛然间惊醒。

房门刚被打开,岑北故在骂骂咧咧传来,“他妈的,老子真是抽风才答应过来找人,一个两个不省心……”

“二哥?”看到岑北故出现在公寓客厅,岑曼曼还特地揉了眼睛,过了好半天,才确定真的是他。

许娇脸色泛着红晕走过来,扯着岑曼曼的衣服,小声说:“他是谁啊?”

“是我二哥。”岑曼曼歉意地看向她,“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没关系,没关系。”许娇摆手,看向岑北故时,眼底有些许亮光。

岑北故还穿着参加宴会的礼服,粉色的领结被他拽歪耷拉着,头发也被风吹乱,是痞样的好看。

“愣那里做什么?快去换衣服!”岑北故靠在沙发上,撂下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许娇,你去休息吧。”岑曼曼看向身边的人,见她进了房间,才走过去,“换衣服去哪?”

岑北故蓦地睁眼,没好气开口,“嘿,你什么时候心肠这么毒了?你情哥哥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在医院?

岑曼曼眸光略微闪动,“很严重吗?”

白夕语是喜欢岑南熙的,不至于下狠烈的药才对。

“暂时死不掉。”岑北故见她面色放松,冷哼了一声,“不过也快了,换好衣服我送你去医院。”

其实那种药没那么严重,以后到老了男人多少会用点,但岑南熙才多大,二十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还沾了那玩意,得不到纾解,自然就进医院了。

也难怪,在那么狼狈的时候被自己的喜欢的小丫头撞上,小丫头不帮他纾解就算,还冷酷无情,清醒着还真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岑曼曼拒绝,“我不去。”

“你说什么?”岑北故瞪眼看着她,“你知道老子花了多大功夫才打听到你住在这里吗?这么冷的天从医院赶过来,你敢说不去?!”

“二哥!”

“你叫二爷也没用,这件事没得商量。”岑北故烦躁地揉着头发,注意到她穿的是浅粉色家居服,口袋里上挂了两个毛绒绒的球,帽子上还有两只长长的兔耳朵,看上去很可爱。

他轻佻地吹了口哨,“这套衣服很适合你,就穿这样吧!”

岑曼曼:“……”

最终,没能敌过岑北故的暴力威胁,换上衣服去了医院。

病房里,岑南熙躺在床上挂水,脸色泛着灰白,明显受了不少苦。他并没有睡着,看到岑曼曼来了,眼底闪着亮光。

他就知道她回来,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置他于不顾。

“曼曼……”

“你没事我就先走了。”岑曼曼的手腕被岑北故握住,不情不愿地站在床尾。

岑南熙脸上浮现的笑容凝固,只是片刻片恢复笑意,“陪我说说话吧。”

真的有好久没有和她好好说话了,是大学毕业之后,还是进入公司,原来都已经记不清了。

“陪他说话。”岑北故看了她一眼,垂头低声说:“老子就在门口,没待够一小时,呵呵……看着办。”

病房里一阵沉默,她是真的无奈了。

从前,岑南熙忙的时候,两人在一起相处的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有说不完的话想对他说,而如今,面对他,竟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时间慢慢过去,去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

岑南熙躺在病床上,就这么静默地看着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

温顺的眉宇,小巧的鼻子,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他好久都没有看她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笑意变得那么少。

岑曼曼抬眼回视,轻声说:“如果没有话要说,我就走了。”

“别走。”岑南熙伸手抓了空,“曼曼,你过来。”

岑曼曼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轻声说:“如果你没有话要说,那就听我说吧。”

“如果你想说‘我们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来找我’这些话,那就算了。”岑南熙看着她,认真开口。

他不想听这些话,更不想把和她相处的时间浪费在这样的问题上。

岑曼曼看了他一眼,只说:“今晚你妈过来找我了,她说的那些话想必我不说你也能猜到。”

“对不起,这些年我一直忽略了你,也让你为我承受了太多。”来自岑家的压力,他明白有多重,只是说一句‘对不起’,根本不够。

“没关系,反正以后不用再承受了。”岑曼曼故作轻松开口,甚至脸上还扬起笑容,“初夏和厉总帮我出了口恶气,让你爸妈当中出了丑,以后你回家就不要再提我了,免得惹他们生气。”

听到‘厉总’二字,岑南熙的眉峰皱起,狭长的眼睛危险地眯起。先前那个医生,上次在珠宝店里遇到的同事宋清,还有这次的厉总,凡是从她嘴里提及男人,都会让他不快。

“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岑南熙咬牙切齿开口。

岑曼曼垂下眼,抿唇说道:“我只是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

“呵,确定不是找到更好的了?”岑南熙眼底划过猩红,双手握拳捶在床上,“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还是你的那个同事?”

岑北故原本靠在门边,听到巨响,蓦然睁开眼,“卧槽,就不能安稳点?!”

推开门,就见岑南熙手中的吊针没了,坐在一旁的丫头眼睛瞪大,含着水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委屈地落泪。

“还是说他们都不是,是帮你出头的厉泽川?”岑南熙挣扎着起来,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肩,“说啊!”

岑曼曼只是看着他,不言不语,眼眶的泪水也不落下。

岑北故冲上前,一把将她拉到身后,然后将岑南熙按在床上,怒吼道:“老子带她过来不是让你欺负的,他妈的,别逼我揍你。”

岑南熙狼狈地喘着粗气,手上的针孔还在流血,即使被制住,双眸还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岑曼曼。

“我……我先走了。”岑曼曼眸光略微闪烁,转身离开病房。

岑南熙的话还在脑中盘旋,深深刺痛着心,她轻笑着,原来在他心中,自己就是这样的……不堪嘛?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相互喜欢的两个人,偏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她不介意朱琦玉、林凤英怎么看她、怎么骂她,可是却受不了他说出那样的话。

那个男人,是她从青春懵懂时期就喜欢的人,怎么能说出那样伤人的话。他是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不论是他的所作所为,还是她将他推开,他们都不会再有可能了吧。

岑曼曼拖着步子,离开医院,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她看到了街道旁的落叶,昏黄零碎;看到了下夜班的行人,行色匆匆,那么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面露悲伤、狼狈不堪,还是魂不守舍、伤心欲绝。

岑北故跟着她走了很远,抽了根烟,走上前,“丫头,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岑曼曼抿唇一笑,拒绝了。

“听话,你这样我也不放心。”

岑北故在路边拦了车,陪着她坐进去。

快到公寓时,岑北故有些坐立不安,最后说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对不起。”

明明察觉到她不愿意去医院,却还是不顾她的意愿带她去了,最后害她被岑南熙那个混蛋伤害,真该死!

“没事的。”岑曼曼看着他,“我还要感谢二哥,要不是你我应该还不认不清自己。”

岑北故望着她单薄的背影愣神,随后咒骂起来,“呸,岑南熙你这个孙子,老子不管你了!”

清晨,华忆公寓。

厉泽川将早点准备好,也只是现成的三明治和牛奶。

厉亦航揉着眼睛从房里出来,蹬着小短腿爬到座椅上,看清面前的早餐时,一脸嫌弃。

“一点不剩的吃掉。”厉泽川机械地吃完三明治,一口气将牛奶喝了,开始看起早报。

“爹地,虽然你有赚钱,但这样的厨艺……实在让我难以下咽!”厉亦航伸出小肥手,无奈地戳了戳三明治。

一个星期七天,除去爹地出差的时间,每天都是三明治、鲜牛奶,他都要吐了!

厉泽川一挑眉,轻笑说道:“不错,学会成语了。”

厉亦航撅着嘴,哼唧出声,“我和小婶婶学的,小婶婶说小叔的厨艺特别好,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亲兄弟,连现成的三明治都能热的这么难吃!”

“不许废话,赶紧吃,吃完去幼儿园。”

厉泽川看着他,呵,小屁孩。

听到‘幼儿园’三个字,厉亦航觉得晴天霹雳,觉得和幼儿园相比,难吃的早餐都顺眼多了。

“爹地,我能不能不去。”厉亦航吧唧嘴,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我保证在家里乖乖的,或者你还可以叫阿姨来家里看着我。”

“没得商量,想继承厉氏就必须上幼儿园。”厉泽川算是睁眼说瞎话,为了哄好这个祖宗,他说的谎已经不算少了。

“爹地,我真的怕上幼儿园!”厉亦航瘪嘴,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那你想干嘛?”厉泽川将把报纸扔在桌上,看了腕表,时间尚早,就没催促他。

“我今年六岁,可以上学了。”厉亦航嘟嘴说着,肥肥的手插着腰。

厉泽川听他说的话,也没觉得意外,一口答应,“好,让秘书今天就送你上学。”

厉亦航小朋友不干了,滑下座位,仰头看着位上的男人,“爹地,你要出差?”

“嗯。”

“和张叔叔?”

“嗯,有事?”厉泽川觉得他今天话实在太多,眉宇有些不耐。

“骗人!你明明就是背着我和曼曼姐姐去度假的。”厉亦航终于说到了重点,一脸凶相地瞪着他老子,“曼曼姐姐是我的,不许你和我抢,你自己老婆跑了,就要和我抢!”

厉泽川看着儿子憋红的脸,委屈的模样,纳闷地问:“她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呵……”厉亦航像模像样地学着他冷哼,“曼曼姐姐陪我看电影、睡觉觉,还陪我去游乐园,牵我的手,亲我的脸,当然是我的。”

“她对你是爱屋及乌知道吗?”厉泽川眼睛微眯,语气不明开口。

厉亦航记得跳起来,不服地说:“嘁,才不是,曼曼姐姐对你才是爱屋及乌,她说过我比你帅!”

厉泽川睨了他一眼,从口袋掏出手机,直接拨了电话给秘书,“半小时内来华忆公寓,替亦航找一家靠谱的……”

厉亦航气呼呼站在原地,然后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爹地拎着行李,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走了。

坐上张钊的车,厉泽川忽而笑了。

“老板?”张钊不明白他在笑什么,喊了声。

“去公司。”

厉泽川清咳,拿起身侧的文件看起来。

早晨八点差五分,黑色卡宴停在厉氏的停车场。

等待的过程,不时有车进来,基本都是厉氏的管理和员工。

这些人下车,看到专属于老板的卡宴亮着灯,都投以张望的目光。员工是带着崇拜的眼神,而管理层则是疑惑,他们是知道厉总今天出差,那么这个点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老板,已经八点零五分了。”张钊额头冒着汗,他还真的不知道岑小姐这么胆大,竟然敢放老板鸽子。

厉泽川抬眼,目光看向车外,最后垂下眼帘,“开车。”

张钊咽了口水,发动车子离开。

约莫十分钟,岑曼曼跑着过来,喘着粗气环顾四周。

此时,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却独独没有那辆最具辨识度的车。

岑曼曼眨了眨眼,将冻得发紫的手放在嘴边,无力地蹲下来。

昨晚从医院回来,已经太晚,在床上辗转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勉强睡着,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没有手机也联系不上他,只能抱着一丝希望赶过来。

还是走了吗?

周围不时有车停下,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并未注意到她的存在。

脚步声慢慢靠近,入目的是锃亮的皮鞋。

岑曼曼缓缓抬起头,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不自觉就笑了,“老板,我起迟了。”

厉泽川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刚好忘了一份文件,回来拿,你赶上了。”

------题外话------

嗯,就这么去度假了…

感谢

【暮暮卿卿】1五星评价票

【小小麻将】20鲜花

【QQddd14d32374067】1月票、1五星评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