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你就不好奇她是谁?/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从宴会回来,倪初夏就睡了,以至今早醒的很早。

醒来时,床上已经没有人,身侧的被褥也是冰凉一片,厉泽阳应该早就起床。

躺在床上刷了会儿网页新闻,不出所料,头条是昨晚倪韩两家的订婚宴会,只是原本该光鲜亮丽的主角被喷,反倒是叶雨和齐烁成了亮点。

退出网络,倪初夏又登了微博,原以为她有一段时间没有更博,应该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却发现因为昨晚厉泽阳的出现最近一条微博评论被刷爆了。

昨晚的记者除报道了倪柔和韩立江两位新人外,没有PO出一张关于其他人的照片。

甚至于,连最有爆点的岑南熙被下药事件网络上也是三缄其口。

倪初夏眸光略微闪动,想着应该是岑家极力压下来了的,更有甚者,倪柔、韩立江和叶雨的新闻岑家也有推波助澜。

毕竟,要压下一桩新闻很难,但用另一则更博眼球的消息取代才最简单省事。

“咔嚓——”

主卧的门从外面打开,厉泽阳笔挺的身躯出现在她眼前。

他,依旧没有穿军装,米白色高领毛线,下身是黑色裤子,脚上穿了和她同款的情侣鞋。

这个男人,没什么搭配天赋,但偏偏是天生的衣服架,任何衣服到他那,总能被他衬的不一般。

倪初夏美眸浅眯,将手机扔到一边,手撑着头,心想着虽然这么看很帅很诱人,但还是什么都不穿最好看!

虽然是这么想,但她怂得很,没胆子说出来,那次醉酒就是因为说出来的话刺激到他,最后才被修理的很惨。

目前,她还不想再来一次。

“起床,下楼吃饭。”男人刚走进来,房内都是他身上刚沐浴的气味,清新好闻。

他越过大床,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

清晨的日光缕缕透进来,虽然并不刺眼,但他还是挡在那里,身影正好落在她所处的位置。

“毛病,大早上洗什么澡?”倪初夏在床上顺势滚了一下,她才不会承认闻到气味,心里荡漾了。

“在你还在睡梦中流口水,我已经从健身房出来。”厉泽阳缓步走过来,抬手轻弹她的额头,“等你下楼。”

看着他离开,倪初夏才掀开被子起床,洗漱过后,懒洋洋走下楼。

看到饭厅餐桌上摆满了小甜点,倪初夏眸光迸出亮光,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手刚要伸出去,就被男人用筷子敲了一下。

倪初夏眨巴眼睛,无辜地开口,“我饿了。”

“把你面前的东西喝了,才准吃。”厉泽阳轻抬下巴,指向她面前的碗。

白瓷碗里盛了清粥,很素很淡。

倪初夏嫌弃地皱眉,看到碗边的水煮鸡蛋,脸色直接垮下来,“为什么今天是白米粥?!”

她最讨厌没有味道的东西,所以在家宁愿开酒解渴,也不想喝白开水。

“喝完才能吃点心。”厉泽阳没回答,平静地端起他面前的粥喝起来。

“我不喝。”她噘嘴看了他一眼,双手还胸,像是和他杠上了。

“正好点心做的不多,现在够我吃了。”厉泽阳说着,已经夹起水晶蒸糕,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倪初夏咽了口水,还没反应过来,一碟甜点已经被消灭大半。

“你……”

她眼睛直溜溜地瞪着厉泽阳,压根没想到他真的没打算给她留。

“不喝白米粥、不吃鸡蛋,那就饿到中午吃饭。”厉泽阳将最后的点心塞进嘴里,深邃的眼底浸染势在必得。

在两人没住一起之前,他就发现她的嘴很叼,基本不和胃口的菜,沾过一口以后不会再吃第二口,明明肠胃不好,还偏偏喜欢吃又辣又刺激的食物。

他回来以后,自然包揽阿姨的活,但他发现,被他这么惯着,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办法一直在家里,嘴养的更叼了,最后受罪的还是她。

倪初夏瞪了他半分钟,默默地拿起勺子开始喝粥。

半碗粥下肚,她放下勺子,看到他把鸡蛋剥好扔进碗里,心里是崩溃的。

厉泽阳哄着,“乖乖把吃了,等会有惊喜给你。”

“给我当裸模嘛?”

倪初夏觉得,就算厉泽阳脱光了站在她面前,也无法弥补那碟被他吃完甜点对她的伤害。

厉泽阳看了她一眼,然后平静地移开视线,顺手拿了今早的报纸,读起来。

哼!

不给当裸模的老公不是好老公!

慢吞吞吃完早饭,厉泽阳将报纸收起来,起身走进厨房,重新端出碟子,“留了肚子嘛?”

倪初夏:“……”

她现在是欲哭无泪,能不要这个惊喜嘛?!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得到女人的身体之后不珍惜了!”倪初夏控诉,语气愤懑不平。

没滚床单之前,她想吃什么,第二顿饭的餐桌上绝对会有,滚完之后,她就成了草,一碗白粥就打发了。

厉泽阳扶额,无奈问:“你听谁说的这个……歪理。”似乎也找不到词形容那句话。

“严瑾啊!”她最近听多了娱乐圈一夜夫妻最后女方下场凄惨的例子,这些活生生的例子都在印证这句话。

“以后少和她来往。”厉泽阳走到她跟前,拉起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看吧,你就是心虚,被我说中了才让我不要和她往!”倪初夏用手戳了戳他的脸,以表达不满。

男人捉住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拿起筷子夹起甜点,“允许你每个只吃一口,尝尝味道。”

倪初夏嗅到香味,“嗷呜”咬了一口,剩下的被男人塞进嘴里。

原本心里还有些不满的倪初夏,在面对食物时彻底没了节操,管他怎么想,还是吃东西最重要。

倪初夏捧着他的手,欣喜开口,“你是左撇子哎?”

男人的右手握住了她先前做小动作的手,此时正在用左手使筷子,动作很娴熟。和他生活这么长时间,竟然今天才发现。

厉泽阳轻“嗯”了一声,“两边都能用。”

“那哪边用的顺手啊?”倪初夏掰着他的手,似乎想看看他和自己的左手有什么区别。

“差不多。”厉泽阳偏头看着她,见她目光晶亮,表情认真的像孩子,也就由着她去。

他静静地看着她,大眼睛长睫毛,秀挺的鼻梁很精致,生气时鼻翼会因为呼吸动一动,很可爱。

此时,他更加坚定要生女儿,想到会有和她模样相似的女儿,心顿时就变得柔软。

“那你平时那什么用哪只啊?”倪初夏问出口,偷偷瞄了他一眼。

厉泽阳回神,没注意她的问话,询问:“什么?”

倪初夏红着脸又问了一遍,手指无意地挠着他的手心,讨论这样的话题,做出这样撩人的行为,却丝毫不自知。

厉泽阳喉结略微滚动,伸手轻点她的眉间,“小脑袋里天天都想着什么?”

他当然知道她问的这些话完全是出于好奇,所以也尽量不去想歪,将话题往正常的方向引导。

“想你啊。”倪初夏弯下眼睛,漂亮勾人的眼睛令男人难以移开眼。

得儿,有意无意又被她撩起了一身火气。

厉泽阳倾身用唇轻触她的眼睛,低声开口,“进部队日子苦,基本倒床就睡了,没心思想那些。”

“那总有想的时候吧?”倪初夏眨了眨眼,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厉泽阳无声叹了一口气,“的确有一次特别想,恰巧有女人在场……”

“你!”倪初夏拧眉瞪着他,见他还要说,一把捂住他的嘴,“我不问了,你也不许说不许回忆。”

她问这个,纯属是兴致来了,想逗逗他,哪里真的想知道那么多,更不想知道任何细节!

“你确定不听了?”厉泽阳眉宇间略有些失落,深邃的眼眸隐隐还泛起波澜。

“不听!”倪初夏直接翻了白眼,她还没大度到听老公说及别的女人。

厉泽阳见她往客厅走,眼底氤氲笑意跟了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这个女人见到我就往怀里钻,好不容易摆脱,最后竟然大胆地爬床扑倒了我,你就不好奇她是谁?”

轰——

倪初夏紧绷的神经像是琴弦一样断掉,脑中一片空白。

他知道,他竟然知道……

“我的感官很灵敏,那晚的亮度只是对你来说很暗。”

对他,他观摩了全部,很清楚。

倪初夏:“……”

所以她先前的担心都是白瞎,她故作淡定的样子其实在他看来就和看戏没区别?!

倪初夏哼了哼,转头看向他,“有特殊技能了不起?”

“并不是故意瞒着你,如果当时就捅开,你一定不会嫁给我。”

这么天的相处,他明白她的性子。

那晚,对她来说并不算好的回忆,甚至可以称为噩梦。如果让她知道他其实是知道的,她对自己的排斥无形中就会更深。

“哼,你倒是很了解我?”倪初夏眯了眯眼,“那你大可一直瞒着我,何必要告诉我?”

厉泽阳慢慢靠近,将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因为,不想让你瞎想。”

瞎想,似乎是女人的天性,即使洒脱如她也不会例外,他捅开只是觉得到了适合的时候,该让她知道。

“以为一个拥抱一句解释就能让我原谅你欺骗我的事实?”倪初夏推开他,上下打量着,“去书房,你给我当模特。”

她偷窥他很久了,两人仅有的几次亲密接触,都是黑灯瞎火,正如厉泽阳所说,她压根看不到什么。

但是打开灯,她又觉得难为情,反正手痒想画幅画,正好能借机让他主动脱给她看。

“全裸?”厉泽阳眉头紧蹙,有些不乐意。

“当然。”倪初夏弯下眼睛,眨了眨,“老公~咱们去书房。”

……

临市离珠城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高速不堵,上午十点就到了。

张钊轻车熟路将车开到提前预定的酒店,拎着行李跟在厉泽川身后。

“厉总,张助理……这位小姐,房间已经准备好,请跟我上来。”

是客房部经理亲自下来迎接,态度恭敬,想必认识厉泽川,也有可能这家酒店是厉氏旗下的。

“岑小姐,这是厉氏在这里的酒店。”张钊的话解开岑曼曼心中的谜团。

她对着他笑了笑,“你叫我曼曼就好,我在厉氏的职位还没你高呢。”

可你是小祖宗身边的红人啊,还有可能成为老板的捕猎对象,他哪敢?!

在对上厉泽川的眼神后,张钊也是一笑,“曼曼小姐,现在你是老板朋友,可不是厉氏员工。”

岑曼曼见说服不了他,也就不再争。

客房部经理将张钊的房卡递给他,领两人到了房门口,是紧挨在一起的房间。

经理走后,岑曼曼见张钊也放下行李离开,出声问:“老板,张助理不和我们住一起?”

厉泽川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海景套房,住一晚是他半个月工资,你认为他敢住嘛?”

岑曼曼抿了抿唇,垂头不说话了。

万恶的资本家啊!

她以为老板出门都打出租车,就以为他真的平易近人,和普通人没区别,但骨子里的资本家天性还是难以泯灭。

“滴——”

厉泽川将套房的门打开,率先拖着她的行李进去,“我记得没错,你以前在岑氏工作过。”

岑曼曼看出他探究疑惑的表情,抿唇解释,“我是在餐饮部工作的,不了解客房部。”

厉泽川扬眉表示理解,开口说道:“先休息,下午有个会,中午会把饭菜叫到房里,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岑曼曼摇头,视线已经被落地窗前的美景吸引。

蓝色的海洋,一望无际,她甚至都能听到海浪拍打礁石发出的声音,令人顿时忘了烦恼。

“嗯。”

厉泽川看着她沉浸其中的模样,明白是选对了地方,她很喜欢。

岑曼曼从美景中收回视线,转身发现男人已经不见,是回自己房里了。

她将目光收回,落在洁白无瑕的大床上,跨步走过去坐下,觉得很软,又脱了鞋躺在上面。

随后,她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这么贵的套房,她住不起,所以老板应该不会狠心从她工资里扣吧?

要真的扣,她可就亏大了,随时可能拖着行李就去换一间房。

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酒店服务员敲门的时候,才将她敲醒。

打开门,服务员对后面的男人弯腰点头,转身先离开。

“老板?”岑曼曼刚从睡梦中醒来,有些迷糊地揉着眼睛。

厉泽川吩咐,“到吃饭的时间了,洗把脸过来。”

洗漱好,岑曼曼拿了房卡敲开旁边的门,进去发现张钊不在,有些局部,不知道该坐在哪。

“过来做,看看想吃什么。”厉泽川掀开眼皮,下巴轻点推车上的菜。

一份牛肉,一份意面,还有中餐的套餐。

岑曼曼手指了指分量最小的意面,“我吃这个。”

“嗯。”厉泽川将牛排和意面端到她跟前,放好刀叉。

岑曼曼皱眉看着牛排,“我吃不下这么多。”

厉泽川随意看了她一眼,“剩多少那,你就付多少钱。”

岑曼曼:“……”

于是,这一顿午饭,她吃的特别饱,连牛排里的配菜都不剩一根。

抬头,就看见厉泽川右手夹着烟,嘴里刚突出烟圈。

她曾经去皇冠盛宴看过不少人抽烟会吐烟圈,这些人给她的感觉是轻浮、不稳重,即使是他做也是如此。

但今天看到厉泽川这样,没来由不觉得讨厌,也没有轻浮的感觉,甚至会觉得这样成熟的男人就应该这么抽烟。

看来,凡事也要看人才对。

对上他的目光,岑曼曼蓦地垂下眼错开他的视线,在看到他面前摆的套餐还剩大半份时,唇角微微抿起。

“老板,你剩了好多饭。”还没有她这个女人吃的多。

厉泽川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轻笑说道:“没事,老板付得起饭钱。”

岑曼曼脸一阵变化,最终没有再说话。合着刚刚他说的话,都是在逗她的。

厉泽川指了指床上摆放的笔记本电脑,“无聊可以去玩电脑,我去阳台回个电话。”

岑曼曼双手撑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后,将目光落在阳台。

男人一手搭在栏杆上,另一只手握着手机,从她这边只能看到一个侧脸,看不真切他的表情。

收回视线,她走到床边,将笔记本电脑抱着坐回沙发,看到‘植物大战僵尸’快捷方式,不禁抿唇笑了,一定是亦航玩的。

点开后,她从第一关开始玩,等到解锁了十二关,她抬眼看向阳台。

男人换了一只手拿手机,另一只手腕撑着栏杆。中途,他挂断了电话,又有电话进来,看上去很忙。

岑曼曼知道他是来出差的,应该不会有时间陪她,关掉了游戏界面,打开网页搜索临市好玩的地方,以及公交和地铁路线。

无意中,她点进了网络推送的新闻,正是昨晚齐烁和叶雨上台的画面。

不自觉地,就将推送的相关内容都看了,舆论的走势会是初夏所期待的,她现在应该很开心。

想到这,她进了网页版微信,登录后点开倪初夏的会话框,看到她的名字改成‘请叫我美女总裁’,没忍住笑了。

想到这是她的私人微信号,的确符合她的风格。

岑曼曼:手机丢了信息电话暂时收不到,离开珠城三天,勿担心。

发完这条短信,岑曼曼正准备退出微信,看到朋友圈有消息,点进去看见岑北故最新动态。

‘帮了倒忙,他妈的~看来老子天生不适合善良。’

配的是秋风落叶,很有意境的图,与他粗鲁的言语完全不搭调,诙谐幽默。

只是点了赞,她便退了出去。

合上电脑前,没忍不住搜索了关于他的消息,没有料想的糟糕,关了浏览器,将电脑放在桌上。

此时,厉泽川终于接完电话进来,抬手看了腕表,开口说:“下午让张钊陪你去商场买部手机,附近有一处景点,可以去看看。”

看得出他赶时间,岑曼曼没多做打搅,回到了自己房里。

下午两点左右,张钊敲门。

两人去了商场,岑曼曼挑选了一部国产手机,性价比各方面都不错,两千块钱左右,是她能接受的价格。

“曼曼小姐,老板吩咐我替你买手机,自然不能让你花钱,你不能让我为难。”张钊几句话,枪先把手机钱付了,用的自然是厉泽川走时留下的卡。

岑曼曼争不过也就不争了,打算直接把钱还给厉泽川,既不让他为难,心里也能安心。

买好手机又不办了卡,将近下午三点钟,见天色没晚,岑曼曼便去了景点。

回来的路上,她注意到张钊一直在看手机,出声问:“张助理,是有什么急事嘛?”

张钊看了她一眼,最后说道:“晚上老板有个饭局,那些人上次碰到过,都是能喝的主。”

岑曼曼当机立断,让他停车,“你把我放下来,去陪老板应酬吧。”

“不行,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先送你回酒店。”张钊不同意,就怕出事没法和厉总交代。

“我已经把路线摸清楚了。”岑曼曼示意他停车,“有事会打电话的。”

张钊看着她,提议:“不如你和我一起去找老板吧?”

------题外话------

你们说厉先生会做裸模嘛?

曼曼会和张钊一起去找厉大哥咩?

感谢

【兰丰了】520朵鲜花、1月票

【nununu168】1五星评价票、2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