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我老婆醋意很大【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眨巴眼睛,翻身趴在他身上,“我真没事。”

男人的手摸着她的发,只是静默地看着她没说话。

“秦飒为什么对我有敌意?”倪初夏眼珠略微转动,问道:“是因为那个夏岚?她和你什么关系?”

厉泽阳眉头紧蹙,薄唇轻抿,“她和唐风一样。”

“所以,只是手下?”倪初夏狐疑地看着他,语气中透露不信任。

“嗯。”厉泽阳坦诚点头,在他看来夏岚、唐风、秦飒他们都是一样。

倪初夏眨了眨眼,摇头说道:“她和唐风不一样,至少唐风不喜欢你,她喜欢你,对不对?”

女人的直觉往往很准,她能看出厉泽阳提及夏岚的时候并没有丝毫私人感情,但是却不能阻止夏岚对她抱有非分之想。

厉泽阳深邃的眼底泛起波澜,目光如炬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她放心。

他按住她的后脑勺,俯身靠近,唇轻轻贴着她,温柔地临摹她的唇瓣,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吻,缠绵缱绻进行着。

不多时,他离开,用暗哑的嗓音说:“只会对你这样。”

“那也改变不了她喜欢你这个事实。”倪初夏不高兴地噘着嘴,是自己的占有欲太强嘛,以至听到夏岚的名字都觉得不舒服。

“别多想。”厉泽阳摸摸她的头,“她就是无关紧要的人。”

倪初夏伸手戳戳他的胸口,“那她长得好看嘛?”

厉泽阳眼底氤氲了笑意,真诚开口:“没你好看。”

倪初夏瞬间弯下眼睛,显然对他的赞美很受用,仰起头在他受伤的下巴上亲了口,“你要是敢出去找女人,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

厉泽阳薄唇紧抿,眼睛危险眯起,“你没机会的。”

倪初夏翻身躺在床上,哼了哼,舒服地闭眼睡觉。

一夜好眠,翌日醒的也很早。

男人依旧不在床上,倪初夏洗漱完毕,好心情地哼着歌下楼。

当然,如果她没有看到周颖,或许心情会更加好。

周颖端坐在沙发上,在倪初夏下楼时,她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倪初夏呶了呶嘴,最终没有说话,在她吃人的目光下,走进了厨房。

早餐已经做好,厉泽阳站在那里,视线落在窗外,看的很远。但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眼神并没有焦虑,像是在放空思考。

倪初夏没有打扰他,将早餐端到饭桌上,看到白米粥和鸡蛋时,也没再闹,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去吃饭吧。”倪初夏小心碰着他的手,在他回神时,一根根握紧手指,拉着他走出厨房。

两人落座后,倪初夏看了眼客厅坐着的周颖,小声问:“要叫她过来吗?”

厉泽阳抬眼看着她,如墨的瞳仁染了些许意味不明,最后说道:“不用理会。”

倪初夏察觉到他情绪不对,也就不再说话。

两人安静地吃完饭,倪初夏将碗筷端进厨房,转身看男人走到客厅,倒了两杯热水端了出去。

周颖见她过来,冷哼道:“你还知道我来了。”

倪初夏抿了抿唇,她又不瞎,当然看到她这个活人坐在这里。

只是上一次不欢而散之后,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她?

“有事吗?”厉泽阳适时开口,语气很淡。

周颖听到他冷淡的声音,脸色有些僵硬,随后笑起来,“妈过来看自己的儿子还不行嘛?”

厉泽阳看了她一眼,“那你看到了,我很好。”

周颖眉头微皱,“泽阳,我是你妈妈,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哥以外,是你唯一的亲人。”

厉泽阳眼底波涛暗涌,脸色已经很不悦。

抬起手握住他的手,倪初夏对着周颖莞尔一笑,“您错了,除了您之外,他的亲人有很多,爷爷奶奶,大哥亦航,还有我。”

“我和我儿子说话,有你什么事?”周颖看向她时,眼底浮现不满。

这些天她对倪初夏的关注并不少,自然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不同往日,但她始终忘不掉那次她说的那些话。

她承认,从小对泽阳的关注就少,等她意识到的时候,他们母子的关系就已经降到了冰点,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和他交心。

甚至,他结婚的事情都是她从厉亦航嘴里听到的,反倒是她这个妈妈被瞒到了最后。

厉泽阳用力回握她的手,拇指指腹摩挲她的手背,抬眼冷声说:“如果你来是教训我的妻子,那么请离开。”

“泽阳!”周颖双手紧握拳头,深呼吸说道:“我接了一支广告,马上就要离开珠城去拍摄,过来就是想看看你。”

在厉泽阳小的时候,她忙的没有时间,错过了他一次又一次上台表演的机会,等她好不容易有空了,却发现他的儿子竟然当了兵,一年都难见一次。

他们母子俩,似乎永远都在错过。就像这次,他刚回来,她就要离开珠城。

迟迟没听到厉泽阳的话,周颖无声叹了口气,拿着包离开。

客厅里,初升的日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更加衬出此刻的安静。

男人坐在沙发上,薄唇紧抿,看上去凉薄又无情,但倪初夏却觉得他很孤独。

就如他的背影一样,孤独又傲然,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伸手抱住他的腰,倪初夏将头磕在他后背上,“你说过在你面前我不需要坚强,同样的话给你,在我面前,你也不需要伪装。”

他排斥她的母亲,或许并不是周颖从小没有给他母爱那么简单。

这其中的隐情,她不会直接问出口,她会等着他主动说出来。

厉泽阳从前面握住她的手,拉开放在唇边亲了亲,“不会觉得委屈?”

不论他有多么不希望周颖是他的妈妈,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得不到婆婆的认可,会委屈吧。

倪初夏摇头,笑着说:“我是和你过日子,又不是和你妈,再说,我要是真想讨好她,又不是做不到。”

如果有一天厉泽阳原谅了他母亲,她或许会尝试和她和平相处,过婆媳融洽的日子。

只是现在,她不想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听了她的话,厉泽阳眼中潋滟光泽,缓声说:“云轩等会过来,你可以问他瑶姨的事情。”

“前几天我还和她开视频了,她的精神很不错。”倪初夏弯下眼睛,她的病情有所好转,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临近中午时分,别墅门铃响起。

厉泽阳在书房,门是倪初夏打开的。

在看到穆云轩身侧的于潇时,她的眼眸有些微怔,旋即反应过来,对着她笑了笑。

“表嫂,关于瑶姨的病情于潇比我清楚,就带她来了。”没抵住于潇的央求时,穆云轩已经做好了被表哥揍的准备。

倪初夏领着两人来到客厅,“于小姐,又麻烦你了。”

阿姨已经把二楼卫生打扫好,见来客人,主动泡了两杯茶端了过去。将两杯茶分别放在穆云轩和于潇跟前,又将一杯水递给倪初夏。

眼尖瞧见倪初夏修眉皱着,阿姨笑着说:“厉太太,看来厉先生说的没错,您的确不爱喝没味道的水。”

倪初夏眨了眨眼,有些讨好,“所以,给我换杯吧。”

阿姨摇头,说道:“厉先生知道您不喝,特地让我在里面加了蜂蜜,您喝喝看。”

于潇握着手里的杯子,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仅仅从倪初夏和家政阿姨的几句对话中就能看出,厉泽阳对倪初夏是真的好,这种好,就像是她的爸爸对妈妈的疼爱、纵容。

穆云轩一口将茶水喝了,进入正题,“瑶姨恢复的不错,过几天就能回国了。”

倪初夏眸光一亮,这算是这些天里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于潇还想说话,在接受到穆云轩的目光时,抿唇没再说话。

之后,穆云轩上楼去找厉泽阳,客厅里只剩下两人。

于潇环顾四周,轻声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其实小时候,她和厉泽阳的交集也并不多,也只是每年寒暑假的时候会随妈妈去军区大院。

她就是在珠城军区见到的他,那时候他已经像个小大人,穿着贴身的军装,每天跟在那群兵的身后训练。

再后来,他成年,就被派去去了帝都军区,好几年的寒暑假她没有再看到他。直到她成年了,他军校也毕业,重新回来,才再次看到他。

那时候,军区大院回来那么多人,年龄相仿,穿着一样,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傲然挺拔的身影,在人群中很好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成为她的执念,她拼命想要靠近他,却被他的冷漠阻挡,怯步了。

倪初夏没有说话,只是捧着杯子,抿了一口蜂蜜水,甜而不腻,很好喝。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于潇试图找话题,免不了围着厉泽阳。

倪初夏眸光略微闪着,含糊回答,“记得不太清楚。”

于潇脸色有一瞬的变化,而后恢复问道:“刚开始见到你和泽阳的时候,就觉得关系很亲昵,还没想过你们已经结婚了呢?”

从病床醒来之后,她刻意连线了外国,旁敲侧击了林瑶,才知道结婚的事情她也并不知情,瞒的很深。

那时候关系亲昵嘛?

倪初夏想到刚开始的时候,她和厉泽阳明明算水火不容,好吧,或许只有她很排斥他。

“突然想找个依靠,正巧他出现了。”倪初夏随意回答。

只是问及厉泽阳的问题时,她都会三缄其口。

于潇看出她并不想多谈,也就没再问,将话题扯到林瑶的病情上。

书房里,穆云轩到来后,男人将目光从电脑前移开,“有事?”

“于潇在楼下。”穆云轩老实说。

厉泽阳双腿交叠,靠在椅子上,表情没多大变化,“他爸是于诚,少接触为好。”

穆云轩扬了扬眉,“我年后就打算出国进修,长时间不会再回来,没有机会接触了。”

“最好年前就走。”厉泽阳盯着他,是提议也是警告。

穆云轩为难看着他,“我答应陪厉爷爷和厉奶奶过年,不能言而无信。”

“今年有我和她在,爷爷奶奶不会注意到你。



“……”穆云轩内心受到伤害,“我都快走了,你就不能稍微挽留一下,或者对我好一点嘛?!”

厉泽阳起身,走到门口回头说:“我的决定,永远对你是最好的,下楼吧。”

从楼上走下来,他的目光落在沙发上安静坐着的女人。

乌黑的发丝盘成丸子头,会有碎发耷拉下来,却不显凌乱。那双漂亮的眼睛略微弯下,唇角浅笑带了疏离。

她的狡黠、娇俏和可爱好像只会在他面前展现,面对外人时,她都是这般落落大方,挑不到一点刺。

“下来了,工作做完了吗?”倪初夏偏头看着他,眼底的笑意加深。

男人坐在她身边,顺势抓起她的手挡在自己腿上,轻嗯了声。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自然娴熟。

落在于潇眼中却是那般的刺眼,原来他并不是天生凉薄冷情,也并不是对谁都这样,至少他在看向倪初夏的时候,眸光隐隐闪动柔情。

于潇收回异样的情绪,开口说:“泽阳,我爸一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你可以和倪小姐一起去。”

“不用。”厉泽阳想也没想地拒绝,视线都未落在她身上。

于潇脸上的笑意凝滞,最后只能将头垂下,不再说话。

良久后,她再次抬起头,却是将目光看向倪初夏,“倪小姐,我想单独和泽阳说两句话。”

呵呵……

倪初夏心里冷笑,却还是大度地起身走到了后院。

穆云轩指了指烤红薯搭的简易炉灶,“表哥给你做的?”

“嗯。”倪初夏讪讪点头,目光不自觉看向客厅,即使根本看不出什么。

“放心吧,除了你,他对异性都是这样!”穆云轩说着,模仿出厉泽阳经典淡然凉薄的表情。

倪初夏不禁笑出来,没好气看向他,“他才没你做的那么丑。”

“得儿,他在你眼里怎么样都好看。”穆云轩见她笑了,心里才好受些,“其实,表哥是真的对你好,说他是疼女儿都不为过。”

“他能生出我这么大的女儿嘛?”话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不论是没见过的夏岚,还是于潇,她想是做不到不在意。但回想自己和他的相处过程,他也从未做过令她不安的行为。

他比她大八岁,无论是阅历还是经验都比她丰富太多,既然他选择和自己结婚,她也应该相信他的。

客厅,于潇把早已凉透的水杯放在茶几上,“泽阳,你知道我爸一直挺欣赏你,只是去吃一顿饭,并不会浪费多少时间。”

厉泽阳深邃的眼眸微闪,沉声说:“那些弯弯绕绕以后不要用在她身上,你有什么不满尽管让你哥来找我,我乐意奉陪。”

“泽阳……”

“只要做过,再隐晦都能让人察觉,我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带给你哥。”厉泽阳起身,目光冷淡看着她,“再让我发现你耍诡计,决不姑息。还有,换个称呼吧,我老婆醋意很大。”

于潇脸色煞白,她哥压根没做过什么,只是探查了她的底,这都能让他愤怒嘛?!

倪初夏到底有什么特别,竟然能让他为她做到这样决绝?

“换个称呼?”于潇轻笑着,眼中含着水光,是要她称呼她为厉先生或者厉少将?

她看着他走出后院,像往常一样眷恋着他的背影。依旧是傲然挺立,却又是那么冷酷无情。

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她不相信他对倪初夏有爱,也不过就是看在她漂亮而已。

仅仅是片刻的恍惚,她便恢复如初。在倪初夏等三人进来时,脸上已经重新扬起笑容。

于潇像是来的时候一样,朝着倪初夏略微点头,和穆云轩走出别墅。

穆云轩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今天在临海苑住,你先回去吧。”

“好,今天谢谢你带我过来。”

于潇说完,转身走向车边。

“于小姐,我有话对你说。”倪初夏缓步走过来,脸上挂着浅笑,“我很感谢那段时间你对瑶姨的照顾,但一码归一码,回家吃饭这种暧昧不清的要求,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说完,没有等于潇回应,转身走向别墅。

于潇握着车钥匙的手青筋泛起,果然和他说的一样,醋意很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