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你就是喜欢我【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隐约听到几句话,倪初夏仿佛都闻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

黄娟踮脚探望,眼中有些担忧,更多的却是隐藏的兴奋。

任职发布会上见血,可不是什么吉利的兆头,看来不仅是她,有太多人看倪初夏不满,专门挑这个时候触她霉头。

“快,别让他再疯下去了……”

突然一道人影冲过来,黄娟吓得脸色煞白。

“啊!德康……”

倪德康离她最近,顺手将她拽进怀里躲过了。

只是这样一来,这道人影直接窜到倪初夏跟前,举着带血的水果刀大吼,“你去死吧!”

人群传来惊呼,离她最近的倪德康也愣在了原地,完全忘记了女儿还在他身后。

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以为倪初夏少不了挨一刀的时候,有一个人速度更快地冲过来,再刀尖离她相差几厘米的时候,用手握住了。

倪初夏的目光触及那抹血红,才总算反应过来。

男人一脚将人踹开,用未受伤的手将她揽在怀里,“没事了。”

嗓音低沉暗哑,却像是有令人安心的魔力。

那人摔倒的时候,水果刀脱手落地,被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制服住,场面才总算得到控制。

方旭看到刚刚那一幕,也是一惊,他想,好在是那个男人在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没办法想象若是倪明昱知道她受伤,会干出什么事情出来。

有条不紊地安排工作人员疏散人群后,随后方旭跟着救护车送受伤的人去了医院。

毕竟是在倪氏建材地盘出的事情,理应由他们来负责、解释。

倪初夏握住他的手,眸光隐隐闪着水雾,“我们去医院包扎。”

“没事。”厉泽阳自然地抽出手,不让她看到伤口。

这是他自事情发生到现在说的第二句话,却都让她觉得心安,又难过。

“爸,这里交给你处理,我陪他去医院。”倪初夏吸了吸鼻子,对倪德康开口。

“好。”倪德康点头,脸上有愧疚,“夏夏啊……”

刚刚那么凶险,他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多想,以至忽略了她。

倪初夏目光落在行凶的人身上,“爸,在警察来之前好好询问他,这不是意外。”

持刀的男人面孔很生,她确信没有见过他,刚才他从人群中冲过来,目标也是她,一定有人指示。

厉泽阳眸色转深,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给裴炎拨了电话,把情况简单交代,收了线。

两人没有等倪德康说完,便离开现场。

李秘书已经将车开到路边,在两人上车时,将纱布递给倪初夏,“救护车来的时候我问医护人员要来的,先按住伤口吧。”

“谢谢。”道了谢,倪初夏接过纱布小心地按住他的伤口。

厉泽阳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从头至尾眉头都未皱过。

她看着白色的纱布被染红,眼底氤氲水汽,声音颤抖问:“疼不疼?”

那是一把很利的水果刀,那个男人又是那么不要命地冲过来,可是他却这么握住了,该用多大的劲才能做到?

看着流出来血,也能想象伤口很深。

厉泽阳再次抽出手,自己握住纱布,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抵在自己怀中。

他在庆幸,受伤的不是她。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的心像是在那刻停下了,也才意识到,即使他为了保护她而不公布两人已经结婚的消息,她的身边也还是会存在危险,并且是随时随地。

倪初夏将头埋在他胸口,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发生刚刚的事情,说不害怕是不可能,但只要想到他在身边,恐惧就慢慢驱散了。

甚至,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她内心深处笃信自己不会受伤,因为有他在。

对他的依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加深,或许很快她就真的离不开他了。

厉泽阳有些粗粝的手掌落在她肩膀上,指腹摩挲她脖颈,是安抚的动作。

这个时候,话并不需要多说,一个拥抱就能表达内心的想法。

李秘书透过内后视镜看到两人,眼眸有一瞬的怔住,随后唇角略微勾起来。

这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状态,即使在外面有多坚强,回到家中或遇到那个人之后就会卸下所有的防备。

珠城市立医院。

李秘书交了钱挂了号,所有都弄好,联系方旭去看被那个男人伤到的人。

医生把纱布、药水准备好,正要用镊子夹掉缠在厉泽阳手上沾血的纱布,却被他抬手阻止。

他转头看向倪初夏,“出去等。”

倪初夏眉头一皱,下意识拉住他的衣服下摆,眼眸是倔强,坚决地说:“我不要。”

医生看了两人一眼,温声说道:“就让女朋友陪着吧,摊开手先止血。”

倪初夏紧紧揪着他的衣服,慢慢挪步靠近他,小声说道:“要听医生的话,更要听女朋友的话。”

双氧水浇上去,厉泽阳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旋即用另一只手握住她,也就随她去了。

手上的伤口很深,缝了八针。

处理好伤口,倪初夏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受伤的手,生怕磕了碰了。

“没有用麻药,会不会很疼?”

厉泽阳摇头,想抽手,又怕她失落,就任由她捧着。

倪初夏为难看着他,说道:“我还要去看刚刚受伤的人,让裴炎过来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受伤的人是倪氏建材的老客户,这个意外又发生在她的发布会上,是在倪氏的地盘,情理之中她是得去看一看。

“一起吧。”厉泽阳顺势抽出有些肿的手,另一只手牵着她走向住院部。

病房里,方旭和李秘书都在。

“徐总,这件事是我们的大意,你住院期间的一切开支我们都会负责到底。”方旭正努力交涉。

坐在床头的女人脸色拉下来,“谁稀罕那些破钱,你们就算负责了,我老公身上还是被捅了一刀?!”

李秘书适时开口,试图安抚她,“徐夫人,我们倪总也受到了惊吓,她身边的人也受了伤,这个意外没有人愿意看到。”

“哼,别以为我们好忽悠,那个疯子就是冲着她去的,这个责任就应该是她全权负责的!”徐夫人冷眼看了方旭和李秘书,“你们能代表她做决定吗?人在她的地盘受伤,面都不露,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里,倪初夏推门进去。

徐夫人张了张嘴,没好再说什么。

倪初夏走过去,眼底带着愧疚,“徐总,徐夫人,关于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

说到底,也是她连累了他们,的确该道歉。

“道歉我老公就能不受伤了吗?”徐夫人依旧不让理,她的目光落在倪初夏年轻的脸上,而后看向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觉得面生。

倪初夏并未理会她,而是对着病床上的男人开口,“照公司副总刚刚所说,徐总住院期间一切费用都由我负责,并且关于明天上半年的合作,我们也会酌情让利。”

男人除了脸色有些发白以外,精神不错。

在听到倪初夏的话,眼睛一亮,显然她说的已经打动了他。

近些年国内经济形势严峻,各家公司生意都不好做,他的公司是提供原材料给倪氏,同行压力太大,他还正担心倪氏换了最高管理层,会不会影响以后的合作,现在机会就来了。

真正打动他的并不是酌情让利,而是她既然说出这句话,就说明明天上半年倪氏依旧会从他的公司进原材料,也算是一个保证。

“倪总,这件事你也是受害人,我内人是因为担心我才说话有些难听,你别放在心上。”徐总适时开口,给双方台阶下。

“老公?”

徐总瞪了身边的女人一眼,朝倪初夏赔笑。

方旭和李秘书也放下心,刚开始还怕这个徐总不识相,狮子大开口,只是答应继续合作,对公司并没有实际损失。

解决完徐总的事情,四人离开医院。

回公司的路上,倪初夏接到了严瑾的电话,是关心她是否受伤,并将网上的情况告知。

现在网络发达,不过一个小时的样子,发布会发生的事情已经算是人尽皆知。

倪初夏点开新发上来的视频,看到事件发生的全过程,秀眉不由得蹙起来,开口问:“方旭,能把网上的视频、照片处理掉吗?”

“联系这些网站的负责人就行,但被保存在手机里的就没有办法处理了。”方旭说着,已经拿出手机开始联系他所认识的网站负责人。

倪初夏看向身侧的男人,“我会想办法把视频和照片处理掉,放心。”

厉泽阳的身份特殊,即使他拥有的身份足以让媒体记者争先恐后的报道,却没有一张清楚的正面照曝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不暴露行踪。

男人眼底染了惊讶,看向她时是意味不明,压低嗓音说:“让飞扬处理就好。”

话落,拿出手机编辑短信发给了叶飞扬。

当方旭挂断第三个电话时,报道了今天发布会事件的网站全部瘫痪,十分钟恢复正常后,关于那件事的所有视频、照片以及内容全部被清理干净。

网站上‘该内容已被删除’的字样,确切证明了不久前有这件事情。

靠!

方旭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回头看了眼沉敛冷漠的男人,有这么大本事,怎么不早说?害得他像傻逼点头哈腰给那些人打电话!

回到公司,倪氏已经下班,招待室里倪德康正在和两位警察说明情况,倪明昱站在窗户边抽烟。

“泽阳的手怎么样了?”见两人回来,倪德康询问。

厉泽阳不在意开口,“没伤到筋骨,不碍事。”

警察问出口,“倪小姐,我们是想和你了解情况,请你配合一下。”

倪初夏坐到两人面前,点了点头。

“你认识行凶的男人嘛?”

一人问,一人拿笔记录。

倪初夏摇头,“不认识。”

“那么最近有没有和谁结过怨?”

倪初夏眸光略微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没有?”警察继续问。

沉默片刻后,她回答,“有的,还挺多。”

两位警察:“……”

倪明昱将烟抽了,转身走过去,伸手敲了敲桌子,“老陆,意思意思就行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去问行凶的人。”

听了倪明昱的话,倪初夏才发觉,其中一位警察是大哥回来时曾经联系的陆警官。

“不调查清楚,连方向都没有,查起来会很麻烦。”陆警官一脸为难开口,却还是把笔录合上了。

倪明昱看了眼倪初夏,开口说:“等会我和你一起回警局。”

陆警官点头应下,又问了几个问题,也就离开。

“看来以后还要在你身边安排保镖,天生的招黑体质。”倪明昱的语气有些嫌弃,但眼底的担忧却不假。

倪初夏哼了哼,满不在乎地说:“说不定只是意外,别弄得这么紧张。”

倪明昱又和方旭说了几句话,最后走到厉泽阳跟前,“今天的事多亏你,她娇气的很,要是被刀子划伤,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

倪初夏没好气白了一眼,不高兴了。她哪里娇气,顶多就是怕疼而已!

男人表情凉薄,目光莫测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她是我老婆,保护她是应该的。”

倪明昱冷冷看着他,最后什么也没说,挑眉离开。

之后,倪德康让方旭和李秘书离开,看了眼外面,“天黑了,你们和我一起回家吃饭吧?”

厉泽阳拒绝,“家里阿姨已经烧好饭菜,就不去打扰了。”

倪德康见状,也就没勉强。

临走前,他的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见她并不想说话,无声叹了口气离开公司。

回去的路上,是倪初夏开的车。

在经过市中心时,厉泽阳让她找地方停车。

下车后,他带着她去了雅尚轩餐厅。

“不是说阿姨做好饭菜了吗?”

厉泽阳将菜单摊开摆在她面前,说:“在医院就已经通知阿姨不用准备饭菜了。”

“你撒谎?”倪初夏有些诧异。

厉泽阳薄唇轻挽,算作是在笑。

“你竟然敢撒谎!”军人不应该忠诚吗?

倪初夏看了眼菜单,放弃了以前必点的菜,勾选了清淡口味的。

“看出你不想回倪家。”

“……”倪初夏看着他,眨了眨眼,“嗯,我的确不想回去。”

厉泽阳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那样的情况下,你爸做的并不是不可原谅。”

“我知道。”

在那样危险的时候,人的本能都是先顾着自己,所以他并不怪倪德康没有顾及到她,但是心里多少还是会难受,只想尽量避免见他,也就不会想到不愉快。

饭菜上来,两人安静地吃着。

倪初夏没什么胃口,寥寥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

无所事事,就撑着下巴看身侧的男人,无聊地问:“哎,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男人握筷子的手顿住,抬眼看向她,没说话。他的眼睛很深邃,如墨的瞳仁潋滟光泽。

“你现在就算说不喜欢,我也不相信。”倪初夏换了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睛弯下很好看的弧度,“我爸在那个时候都没管我,你却冲过来替我挡下那一刀,你就是喜欢我。”

嗯……就是这么自信!

厉泽阳早已经习惯她这样自我感觉良好,时不时还自信心爆棚的状态,不反感,反而觉得真实可爱。

“不说话就是心虚,说明我说对了!”倪初夏洋洋得意,慢慢凑过去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

“记在这里。”

她的手贴在胸口,眼眸弯下,像是黑夜里的浩瀚星辰。

厉泽阳薄唇轻抿,细细地看着她,眼底点缀深情眷恋。

吃过饭,厉泽阳牵着她的手,两人在街道上走着,像是普通情侣一样。

男人的脑海一直回荡着她的话,什么时候喜欢的,真的不清楚。

他已经过了能随口说爱的年纪,所以在她仿佛询问的时候,他也无法张口给她答案,只能用行动去表达。

带着她向前走,最后进了厉氏旗下商场,来到珠宝柜台。

整个过程,倪初夏都是懵的,心里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甚至当戒指被推进手指时,还傻傻地问:“你要买戒指给我啊?”

------题外话------

夏夏:好激动好激动,我这是被求婚了咩?!

倪大哥:出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